优美小說 天唐錦繡笔趣-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討價還價推薦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李孝恭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二郎觉得这般大张旗鼓的清除关陇子弟,当真没有什么后患?”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房俊蹙眉:“郡王此言何意?这次乃是关陇犯错在先,吾予以回击乃是理所应当。总不能他们欲置我于死地在先,还不准我还手吧?这次说破天也是他们理亏,况且太子殿下在长安已经放了他们一马,吾这边只是抓捕一些喽啰,并不会伤及关陇门阀的根基,他们还敢造反不成?”
官场之上为了利益争斗不休,这是可以理解的,因利益而拉帮结派,这也是可以接受的,“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嘛,从古至今,此乃人性之根本,谁也无法杜绝。
然则所有的斗争都要有一个底线,大家务必严守不能逾越,若是这个底线被突破,斗争之规模再无约束,所导致的后果必然是天下板荡、社稷飘摇。
东征之初,以关陇为首将他与水师、右屯卫排斥在主力作战军队之外,山东、江南相继呼应,导致整场大战都没有房俊的份儿,水师运输辎重、右屯卫护卫京畿,尽皆投闲置散。
为了顾全大局,这等屈辱房俊忍了。
可是关陇暗中勾结突厥、大食,引领敌军骑兵潜行数百里深入西域腹心之地,只为了伏击狙杀他房俊,这个绝对不能忍!
你们关陇既然做了初一,那就别怪我做十五。
李孝恭摇头苦笑,长叹道:“你呀……还是未曾真正认知关陇之本性。”
拈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看着犹自不爽的房俊,缓缓说道:“自关陇崛起以来,便将家族之利益放在首要,无论是当时的北魏六镇,亦或是后来分裂的东魏、西魏,乃至于其后的北周,更甚至于代州称帝的大隋……关陇门阀从来不将国家利益放在眼中,所思所行,皆为自家之利。一旦自家之利与国家利益相悖,必然舍国而取家。否则,何以一朝接着一朝的兴起、灭亡?这种家族利益至上的思维早已贯彻至关陇门阀的每一个子弟心中,他们不曾忠于北魏,不曾忠于大隋,难道今日你认为他们能忠于大唐?”
房俊道:“这又如何?难道他们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起兵造反不成?”
既然逐利,那么首要之务自然是确保自家能够始终屹立在权力的中枢,若是当真将皇帝惹急了,还能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大唐不是大隋,不是北周,更不是北魏!
李孝恭却道:“若是放在寻常,他们这口气是一定回咽下去的,正如你所言,他们不敢起兵造反,因为他们知道他不可能获得成功,更不可能效法之前兴一国、灭一国!但是现在,举国东征!且又有阿拉伯人兴兵入寇西域,吐蕃在高原之上虎视眈眈!此等局势之下,你认为若是他们施行一场兵谏,将太子囚禁甚至予以废黜,陛下回何等反应?”
房俊默然不语。
他不是官场初哥,两世为人对于官场之中利益至上的德行一清二楚。若是李孝恭所言之事当真发生,就算李二陛下气得咬碎一口牙恨不能将关陇门阀一个两个生吞活剥,此等局势之下,却也只能采取绥靖之策,予以安抚。
或许,自己的确是轻视了关陇门阀的逆反程度……
李孝恭自然知道房俊之性格,苦口婆心劝道:“太子那边一紧一松,已经将关陇门阀安抚下来,他们也接受了一定程度的损失。可若是你在这边肆无忌惮的予以抓捕,将他们安插在丝路之上的势力尽数清除……这就触及了他们的底线,一旦那些平素见不到人好似一个个快要老死的族老们站出来,他们的疯狂绝对超出你的认知!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干的!二郎,眼下无论西域之形势,亦或是长安之形势,对我们,对太子都极为有利,切不可认为一时之意气,从而将局势朝着相反的方向推动,过犹不及啊!”
“过犹不及么……”
房俊啧啧嘴,他承认自己被李孝恭说服了。
之所以命令裴行俭大肆抓捕,是因为他算准了就算他折腾得再厉害,关陇门阀也得捏着脖子偃旗息鼓。可是说到底,自己对于关陇门阀之了解,又岂能比得上同是出身关陇的李孝恭?
想了想,觉得只能退一步,看着李孝恭问道:“所以,这个人情就只能郡王您来领受咯?”
开工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命令裴行俭大肆抓捕,明刀明枪的意欲将关陇势力在西域一扫而空,又岂能朝令夕改,半途而废?就只能让李孝恭从中牵线搭桥,以他的名义央求房俊高抬贵手,放那些关陇子弟一马,而这个人情自然最终是要落在李孝恭身上。
得了关陇这么大的人情,以李孝恭的品性,哪是必定要折现的……
李孝恭大咧咧一摆手,道:“这说得哪里话?本王乃是为了太子殿下、为了咱们共同的利益着想,只能殚精竭虑、勉为其难插手其中,岂是为了那区区几分人情?二郎忒也小瞧本王。来来来,喝茶。”
居然亲手执壶给房俊斟了一杯茶……
“呵呵……”
房俊皮笑肉不笑:“郡王当真是胸怀四海、气量恢宏……在下佩服,佩服。”
“……”
李孝恭看着房俊这副神情,便叹了口气,无奈道:“行吧,人情总归是能落在本王身上几分……可这亦不过是顺手为之,非是本王一力谋算……行行行,说吧,你到底意欲如何?”
眼见不能轻易将房俊打发掉,李孝恭只能忍痛割肉。
好在这回能够狠狠的赚关陇门阀一波人情,舍出去一切安抚房俊,换取他的配合,倒也无妨……
房俊拈着茶杯想了想,道:“听闻府上世子素有从军之志,却郁郁不得伸展,不若将世子调往水师,担任一任副将,如何?”
李孝恭登时气得脸都黑了,怒道:“那是本王的世子!世子啊!军阵之中刀枪无眼,万一有所折损,你让本王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绝无可能!”
白发人送黑发人什么的……自然不可能发生。
水师之战力冠绝天下,这世上绝无可以击溃水师之军队存在,起码五十年内不可能有。而且李崇义乃是河间郡王府的世子,纵然入伍,谁又敢让他亲临战阵,承受一丝半点的生命危险?
当年跟随李二陛下征战天下,便是李孝恭统御大唐水师先攻夔门、再顺江而下平灭萧铣,一举荡平江南。眼下大唐之所有水师,严格论起来都算是曾经李孝恭之门下。
将李崇义调往水师,就同等于将那些游离于水师之外的水军势力尽皆纳入管辖……谁敢不服,谁就是忘恩负义。
军中最是忌讳这个。
然而若是任由水师将大唐所有水军尽皆统御至麾下,那会使得水师之规模、战力陡然上升不止一倍。
眼下之水师战力便已经冠绝全军,若是再度飙升,放眼军中,谁可能予出其右?
妥妥的成为一方军阀。
最重要是以房俊的立场,将会与所有关陇门阀所掌握的军队对立,原本房俊的声势就已经凌驾于关陇那些个宿将之上,再任由水师实力暴涨,房俊便会一跃成为军中实力最为强横的大佬……别以为水师带一个“水”字,就想当然的以为他们只能在水里作战,大唐疆域辽阔、河道众多,可以通行战舰的地方几乎涵盖了大半个疆域……
可以说,只要李崇义进入水师,河间郡王府便会被关陇、宗室一同视为“叛徒”,甚至就连李二陛下亦会大为不满——因为房俊早已明火执仗的力挺太子,水师就相当于太子的直系武力,李孝恭大力襄助水师提升力量、扩大影响,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皇帝么?
站在东宫一方可以,毕竟甚为人臣终究是要选择站队的,可若是极力帮助东宫提振武力,那性质就完全不同。
届时东宫的武力将会飙升,谁还能轻易废黜储君之位?怕是就连皇帝都得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