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438章 飯局推薦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中国人的饭局向来是谈工作的绝佳时机。饭,是由头;局,原是下棋术语,引申出“情势、处境”的意思,后来再引申出“赌博、聚会、圈套”的意思。“饭”与“局”的组合,是宋代文人对汉语及中国文化的一大贡献—-因为饭局上的圈套实在太多了。
不过,张汉卿在梁家吃的第一顿饭却是在融融的气氛下完成的,本来应该有的觥筹交错之中语带机锋因为双方提前把事儿解决掉了便只剩下频频碰杯。已经在商业上结成了盟友关系,双方自然说话亲切又随意。
梁炎卿虽然生活上简朴得很,在观念上却不迂腐。既是家宴,他的太太和几个女儿也都大方围坐一桌,倒让张汉卿啧啧生奇。要知道,在此时的中国,重男轻女的观点还是一种潮流,除了少数接受过洋化的上层家庭如朱启钤家等会这样外,女人是不上桌的。
这给了张汉卿一个错觉:原来这老头是男女平等的拥趸呢。不过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把这么好的青竹姑娘许配给叶家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呢?他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这个口,这个话题太敏感了,容易让人往他身上想。
因为梁青竹就坐在他的旁边,不知是谁的安排。太过突兀,反让他规矩了许多,席间就短短几句寒喧。反倒不如梁青竹大方,还给他夹过几次菜,尽管看起来更像是主人对客人的款待。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不但是她,连梁家的几个儿子都只是聆听两位一老一少的交谈,不乱插言。也许这是家风吧。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笔趣-第438章 飯局分享
酒过三巡,男人们的话题便开始了,无非是权钱二字,不过谈起来却又风雅得很:政治与经济。作为内定的天津投融资委员会主任,梁炎卿自然要关心它的组织架构,张汉卿也言无不尽:“委员会由梁老先生发起,准备由刘尚清、朱启钤、熊希龄、梁士诒四位担任副主任。”他也交了底:“此一轮融资只是为将来造势,并不指望能有多少实质进展,我们的方向还在投资上。”
运进沈阳的三百吨黄金落实在实业上的项目在目前还屈指可数:除了辽宁拖拉机厂(原为奉天拖拉机厂)、轮胎厂、机器厂和沈阳兵工厂外,一小部分投进了钢铁和煤炭等能源厂,一小部分砸进了基础交通建设里,还有一小部分通过银行转手形成了几个大集团企业,绝大多数真金白银还躺在东北银行的金库里。
这是一笔相当大的浪费,但是在东北又不得不任它浪费着。因为东北经济的突然加速大发展,让日本人产生了一些惊疑,毕竟这种超常规的发展速度是骇人的。照此速度发展下去,不用几年,日本在东北的经济布局便会被奉系远远地抛在后面。
所以,他们派出了很多情报人员,通过各种珠丝蚂迹来探究这种奥秘。对于弯道超车的经济发展速度,张汉卿认为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之前的投资也因为通过几大银行的内部操纵而让日本人无法查到资金来源。
但要在东北继续这种冒险是不行的了,按张作霖等人的想法,是要消停几年,等这股风吹过去再说,反正就以这样的经济发展速度,已给了他足够的底气。
可是张汉卿不愿意。资本之所以是资本,就在于它的流动性,躺在银行里的只能是现金,哪怕它是世界通用货币黄金也不行。在他想来,随着塞北各地—-宁夏、绥远、察哈尔和热河的控制,关内关外已经融为一体,无论如何,都不能开历史倒车,让出目前的地盘来。奉军和人民军已经有超过正史一倍的军力和不止一倍的现代化武器来有效维护这种地位,发展关内在所难免。
所以他选择了天津、秦皇岛、葫芦岛、唐山几地作为重点“撒钱”对象,融资只是个幌子,而真正的方向在于找准投资点,像汽车、造船等可以急剧提升工业水准的大项目。对于关内和关外的定位,都已经不局限于原始的能源开掘,而在向现代制造业迈进。
了解得越是详细,梁炎卿的心里越是吃惊。按照他的评估,奉系目前的经济实力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存在,这种强大是全方位的,自成体系的。虽然他还不太明白建立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的意义何在,只在直观里觉得,奉系是掌控中枢强有力的人选。另一大热门直系,首先在经济上就不过关。
这在一定程度上坚定了他跟随奉系的念头。有钱,有地盘,有军力,也有国内首屈一指的沈阳兵工厂,问鼎天下又有何难?望着眼前这位实力强大却又行为低调的少帅,他知道是押宝的时候了,他也对才不久的允诺暗暗侥幸。
所以他准备物尽其用、发挥其人脉广的特点,为这个投融资委员会尽职尽责。就在餐桌上,他提及一个人:“少帅,恕老朽冒昧,您在委员会里漏掉了一个人。”
张汉卿对他的主人翁精神还是相当满意的,也不敢忽略他的意见,能做到津门首富,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行?闻言笑笑说:“梁老,您过谦了。现在您是天津投融资委员会的主任,家父和我向来是大胆放权,只要是您认为对事业有好处的,尽管提也尽管做。”他没有添上的一句是,大胆放权还有“小心监管”。他望着梁炎卿:“这个人是谁?”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起點-第438章 飯局讀書
梁炎卿大为满意。他一向对自己的财经手段颇为自诩,虽然加入奉系,却不代表他能够容忍一个外行(姑且这么说)对他指手划脚。张汉卿以少帅之尊这么说,那是给了他很大的面子,因为颇为得色地说:“搞实业,怎么能忘掉止庵先生?”
止庵是谁?张汉卿真不知道。民国沿袭古人传统,有姓有名还有字,有些人还有号,让人傻傻分不清楚。可是张汉卿是谁?有必要分得这么清楚吗?有人惦记着就好了么。
“恕学良孤陋寡闻,不知这止庵先生是谁?”
“呃…这个不怪您,止庵先生是我们圈内人的叫法,他的大名叫周学熙,少帅应该听说吧?”
何止听说!张汉卿哑然失笑说:“原来是他!学良和周老先生却是早有渊源了,在北京的时候,周老先生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呢。”
几年前,正是在北京,张汉卿和奉系的第一桶金就是通过他才打下的基础,抚顺煤矿、本溪铁矿都是在他的旗号下顺利筹的资。当然,“发迹”后的奉系也没做过河拆桥的事,尽管因为要做大做强而把一些重要行业如煤矿和钢铁进行统筹管理而集团化并收归国有,但老周他们当初的投资可是翻了两番有余。
原来周学熙在北方人的心目中地位如此之高,连梁炎卿都高看一等,这是个重要发现。张汉卿决定,抽空时一定要亲自登门拜访。
梁炎卿的心中又一次带起波澜。得道多助,有这么多人物都看好奉系,都和他们有各种关系,自己伸出的这一脚,看来是走对了。他哂笑说:“原来少帅和止庵有交情,那就太好了,倒是老朽多此一问了。”
张汉卿正色说:“梁老千万别这么说,有道是家有一老,有如一宝。梁老先生的‘多嘴’,正体现了对这个委员会的责任心。我倒希望能多几个像梁老这样能够时常‘多嘴’的人出来,让我们积聚各行各业的人才,共同把我国的经济和工业搞上去!”
宾主尽笑,梁青竹和梁家兄弟几人也都跟着笑起来。
尽管不敢正眼看他,梁九小姐却时常看似无意之中把目光落在张汉卿身上。他的款款而谈,在谈话中尽显魄力,又能时刻把握尺度,让老古板的父亲跟着他的节奏走,这本身就是一件奇事。年轻的女孩子,对于强势的男人,向来带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所以,她看向张汉卿的眼神越来越含有琢磨不透的意味,也更媚人。
梁炎卿充分发挥了主人翁的精神,他开始关心起更深入的层面:“少帅,我们在关内投入了巨资,您有没有想过一旦有政治变故,这些投资有可能会面临危机?”直皖大战刚刚过去不久,看似庞大的皖系顷刻间倒蹋,让阅历非凡的他特别在意这些可能、但会致命的因素。经济,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向来是政治的附庸。
这个问题问得好,张汉卿也早就和奉系高层商讨过了,因此早有腹稿。不过,在他的话里,还是少少有了些改变,因为他看到了梁青竹在一刹那发出来的风情。也许是无意,也许是他自作多情,但这是一个机会,或许能够拯救她于未来的水火。
“我们自己的钱,怎么会不关心呢?我们在关内常驻三个师的兵力,就是为了预防万一。实不相瞒,用不了多久,这支部队还要扩编,未来奉军将以关内为龙头—-我们有这个实力。”摆出实力给老梁吃吃定心丸是有必要的,省得他胡思乱想。
“关内奉军总司令是和我关系最好的六叔孙烈臣,他的参谋长是我刚刚从西北人民军调过去的副手郭松龄,家父已经默许了他对关内奉军的改编。所以,在关内的一切经济活动都在我的直接管理之下,不会有人掣肘。”这是向他表明,他在关内有着绝对的权力,可以决定很多事情了。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下面的话做铺垫。
“为了给我们的经济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我们已经在酝酿对北京内阁作一次大的调整,财政、交通两部,都要易人。”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38章 飯局相伴
石破天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