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gd6rm火熱都市异能 你跑不過我吧-第797章 有能力的人就是這麼任性!推薦-spgtm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苏瑾秋目光落在陈馨予脸上,她从对方的神色中读出了埋怨,也读出了理解和包容。
埋怨,不代表着不理解,也不代表着不能包容。
同样的道理,理解包容了,但却并不一定就不会埋怨。
这,或许也是一种人生哲学吧!
现场沉默了几秒钟,慕远已经重新走过来。
“妈,不好意思。今天我恐怕没时间了,要不你先去逛逛,我明天再陪你去医院?”慕远颇有几分为难地说道。
陈馨予甚是开朗地笑了笑,道:“你忙你去的吧!这西华市你老妈来过无数次了,还怕找不到地方啊?我自己去就行了。”
苏瑾秋当即说道:“那要不……我再请一天假呗。”
“那哪行啊?”老妈连忙说道,“你昨天就已经请假陪了我一天了。还是工作重要。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哪需要一直有人陪着?”
最強村長
苏瑾秋还要再说什么,却被老妈给制止了。
“行了!都别婆婆妈妈地了。吃饭!吃完了,该干嘛干嘛!”
……
許你七月相愛 麽麽醬
慕远开着那辆破捷达,直奔西华市局。
他的心情有点小烦躁。
警察要加班这种事情,他非常清楚。但以前他一直觉得,以自己的破案能力,能够很轻松地驾驭时间,如果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耽搁,他也能轻松地腾出时间——除非遇到突发性案件。
然而,刚才的情况却又给他好好地上了一课。
原来,人啊,有时候真的会身不由己。
帶著星際到末世
当然,这种身不由己并不是说自己无法做决定,而是说自己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
刚才与龚支队通话,对方所说的事情让他有了些怀疑,然后他便将电话打给了乐雅市的秦局长。
一番短暂的交谈,慕远询问了案件审讯的经过,慕远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他必须得去一趟乐雅市,晚一天都不行。
可自己明明在几分钟前才给老妈承诺要陪着她去体检的……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刑警生活吧。
与老妈和苏瑾秋道别后,慕远径直赶往市局。
途中给省厅林副总队长打了个电话,将自己的一些推断给对方说了一遍,同时提出了让厅里派车送自己前往了乐雅市的要求。
对于慕远的要求,林副总队长自然无不应许。
当慕远将车开进市局大门时,省厅的辜军开着一辆迈腾,也刚好到市局外面。
慕远直接将车停进停车场,便坐上了辜军的车。
上次去乐雅市,便是辜军接送慕远的,只不过慕远后来去了林南省,辜军也就回省厅了。
没想到这次林副总队长又将辜军给派了过来,这快成自己的专职司机了吧?
“慕支队,怎么这么急着去乐雅市啊?上次那案子,不是办得差不多了吗?”
“有瑕疵!”慕远简明扼要地说了一句。
帶著軍需來大明 浪子邊城
辜军倒是没有深问,只是说道:“那倒确实应该去看看,命案可不能出差错。”
从乐雅市高速公路出口下来,才不到上午10点。
慕远二人径直赶到市公安局,秦局长已经带着几个人在大门口等着了。
这些人慕远大多认识,都是负责办理这件案子的,其中也包括之前和慕远一起出差的方林。
“慕支队,到底是什么情况?”秦局长有些着急地问道,“刚才电话里你也没细说,只说要赶过来,我们现在心里都七上八下呢。”
慕远道:“我想去看看那姚辉。”
“他现在被关在看守所呢。”秦局长说道,“要去的话,我这就派人带你过去。”
“行!”
秦局也没二话,当即安排人去办这件事情。
警察要去看守所看某个嫌疑人,也不是说看就能看的,这叫提讯,得有相关手续才行。
安排好之后,秦局还是忍不住问道:“慕支队,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慕远面容严肃,道:“刚才秦局你说你们在抓捕姚辉的时候,他有逃跑的行为。而在审讯的过程中,他又非常配合。除了最后凶器的埋藏地点没交代之外,其他的全都说了。”
“也不能说是没有交代凶器的埋藏地点,而是按照他所说的,根本找不到凶器。”秦局长说道,“不过我觉得按照他的解释也说得过去嘛。都过去七八年了,当时被他扔到长山市西北郊区一带,现在那一片全都开发了,找不到凶器也是很正常的。”
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话虽如此!但法院肯定不会完全按照我们的想法来判。而且,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按照正常情况推断,姚辉既然驱车上千公里到乐雅市抛尸,肯定不是胡乱找的一个方向,而是有目的性地往这边开的。而从他所交代的在长山市的杀人地点到乐雅市,并不会经过长山市的西北郊区,而凶器并不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他也没必要专门绕到长山西北郊区去扔那凶器。”
秦局长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们也考虑过,不过姚辉自称打算去甘省抛尸的,刚走出城又改了主意,这才改了方向。”
慕远摇了摇头,道:“我分析过这人的行为习惯,他不是一个随意更改自己决定的人。”
“那慕支队你的意思是……这人可能不是凶手?”秦局长皱眉问道。
慕远道:“这个倒是不一定。等我见了那姚辉之后才能知晓。”
一番沟通,那被叫去办理手续的民警回来了。
“慕支队,要不我陪你……”
“不用了,秦局。你去忙你的事情吧,让方林带我去就行了。”慕远说道。
“我现在也没什么可忙的啊!”
慕远瞅了他一眼,道:“可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呢。”
秦局长:W( ̄_ ̄)W
现场的气氛一度变得凝固。
与领导交流还可以这样?
不过下一秒,他们神情也就变得正常了。
没错,秦局长是他们的领导,他们自然不敢这样说。可慕远却是省厅的一位副支队长呢。
从级别来说,秦局长确实比慕远高,但宰相门前七品官呢,更何况慕远还是一个能力比职位更高的人。
怼了也就怼了!
穿越遠古:奮鬥在田園 豌豆莢8號
有能力的人就是这么任性。
秦局长微张着嘴,他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这种谈话的方式让他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那倒也是!”他终于还是应了一句,“我就在局里等慕支队你的好消息了。”
慕远笑笑,没再说什么……
上车,走人!
重生農家
……
看守所的格调各地都差不多,一道巨大的厚重铁门紧闭,显得庄严厚重。
上方围墙上还有一圈铁丝网。
门前冷清,一道小窗子供内外沟通。
辜军将车停进停车场,方林第一时间下楼上去履行相关手续去了。
慕远办了半年多的案子,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比大部分刑警一辈子抓的都要多,但他到看守所的次数,却不超过一手之数。
倒不是慕远心中有愧,不敢到看守所来,主要是因为他每抓到一个嫌疑人,直接就在把局里的办案中心把人给审下来了,送押这种事情,也轮不到慕远来做。
当然,办一件案子,嫌疑人关进了看守所,后期也还是要多次到看守所问笔录的。
但慕远就没办过后期的案子。
他就像是一只猴子,只负责掰玉米,掰下来便扔了……
后续的工作由别人处理。
这次到看守所,也是他入警以来第一次到看守所提讯嫌疑人。
方林很快办好了提讯嫌疑人的手续,二人一道进了看守所内。
来到一间指定的提讯室,方林进屋便摆弄起办公桌前的电脑,打开笔录软件。
在办公桌背后,是一道铁栅栏,栅栏将整个房间分割成了两半,里面有一把熟悉的铁椅子,椅子背后是一道门。
邪祖
没过几分钟,那门被打开了,两名警察押着一个穿着黄马褂的人走了进来。
那穿黄马褂的年龄大约三十多岁,剃着……呃,被剃着近乎于光头的发型。
原本这样的发型应该看起来挺精神的,可这青年看起来却很颓废。
那两名民警押着这青年在铁椅子上坐下,取下脚镣手铐,然后将手脚固定在了那把审讯椅上。
那青年木然地抬起头,看向外面坐着的慕远和方林,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慕远平静地问道。
“姚辉。”那青年答道。
“你知道为何被羁押在乐雅市看守所吗?”
“知道!因为我杀了人。”
“杀了谁?”慕远一边问着,一边低头看着面前的那份笔录。
这份笔录是之前乐雅警方讯问姚辉的笔录。
明朝閨秀
那青年张口便道:“我不认识他!”
慕远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问道:“既然你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杀他?”
“当时我下班往家走,已经很晚了。”姚辉回忆道,“走到半路上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一个人正在调戏一个年轻女子,便上去阻止。结果对方就发疯了一般地打我。我没办法,只能还手。我是修车的嘛,晚上回家晚,手上经常带着一把扳手,所以就一把手砸过去,当场就把他给砸倒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