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fbiob精彩絕倫的小說 逢春 ptt-第204章 請帖讀書-0itlc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拙夏园建在西郊,园中亭台楼榭,曲桥湖光,到了夏日风光无限好,是等闲人不可入的皇家园林。
牛老夫人把手中的描金请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吩咐大丫鬟婉书:“去晚秋居请大姑娘来。”
今日不是去长公主府的日子,冯橙正窝在院中躺椅上闭目小憩。
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细细碎碎洒下,暖意包裹着周身,让她睡意更浓。
一只肥猫挤在躺椅上,头枕着少女手臂,同样睡得香。
白露对于姑娘动不动跑到院中躺着晒太阳这样不淑女的举动早已见怪不怪,脚步轻轻来到她身边,喊道:“姑娘,婉书姐姐过来了,请您去一趟长宁堂。”
冯橙睁开眼,推了推赖在她胳膊上不动的肥猫。
太沉了。
来福也睁了眼,懒懒看来人一眼,重新把脑袋搭在冯橙手臂上。
“下去。”冯橙嫌弃赶猫。
她当来福的时候,可没这么懒。
来福满不情愿喵了一声,从躺椅上轻盈跳下来,慢条斯理走向婉书。
婉书整个人都绷紧了。
大姑娘的猫一战成名,再战名声大噪,想想胡嬷嬷两次被挠花的脸,放眼尚书府谁敢惹啊。
好在花猫走到她身边,只是懒懒看了一眼就不紧不慢走了过去。
婉书暗暗松了口气。
她居然从一只猫眼中看到了不屑。
生气是不敢生气的,脸保住了就好。
“大姑娘,老夫人叫您过去。”婉书屈了屈膝。
这个时候祖母叫她过去能有什么事?
冯橙带了几分好奇来到长宁堂。
醫女冷妃
“大姑娘到了。”
门口丫鬟喊了一声,挑起门帘。
正喝茶的牛老夫人视线投向门口,就见穿着家常鹅黄衫子的少女不疾不徐走了进来。
绾着双丫髻的少女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发间不见华贵首饰,只簪了一朵半开的栀子花。
尽管每日都见,并因为大孙女失踪回来后的出格行为常感到嫌弃,这一刻牛老夫人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一声可惜。
若没有大丫头失踪的事,这张描金请帖就不是走个过场了。放在大丫头没出事前,带出去绝不会输给任何府上的姑娘。
“祖母叫孙女来有事?”冯橙见了礼,平静问道。
牛老夫人抬手,露出那张描金请帖,冲婉书点了点头。
婉书上前来拿起帖子,奉给冯橙。
冯橙打开扫过,看向牛老夫人。
“回去准备一下,两日后随我去西郊小住几日。”牛老夫人神色淡淡说出这话,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
帖子是贵妃娘娘下的,特意提了请各府姑娘去拙夏园玩,此次去游玩的真正目的不难猜测:十之八九是要给吴王选王妃了。
孙女出过事,去了就是凑热闹的,可这个热闹想不去凑也不行。
女皇的後宮三千
苏贵妃的面子谁敢不给呢。
冯橙对这种聚会没什么兴趣:“孙女还要去长公主府。”
穿梭在遊戲世界
天道編輯器
“我会派人去与长公主说明情况的。”牛老夫人语气透着不容拒绝,“这是贵妃娘娘下的帖子,若是扫了贵妃娘娘面子,对尚书府没好处。”
见冯橙不语,牛老夫人干脆把话挑明:“你大了,也有主意了,祖母不妨给你透个底儿,这一次贵妃娘娘下帖子请各家夫人姑娘去拙夏园玩,很可能是给吴王相看合适的贵女。”
冯橙垂眸,一脸无动于衷。
牛老夫人睨她一眼,淡淡道:“带你去,你就当出去透口气,并没有别的意思,但贵妃娘娘的兴致不能扫,明白么?”
她倒想有别的意思,奈何孙女不争气,也是无可奈何。
冯橙沉默片刻,点点头:“孙女知道了。”
既然这样,那就去看看好了,她对那位享尽帝王宠爱的贵妃娘娘其实也很好奇。
“那就回去准备着吧。”牛老夫人上下扫量着孙女,微微皱眉,“挑几样像样的首饰戴着。”
十六岁已经到了可以压得住金玉首饰的年纪了,穿戴这么素净与各府贵女凑一起,岂不让人猜疑她亏待孙女。
担心孙女不听话,牛老夫人干脆吩咐婉书从妆奁中翻出几样首饰给冯橙带回去。
抱着首饰匣子回去的时候,冯橙有些感慨:倘若每次出去玩都有金银珠宝拿,她不介意多出去几趟。
苏贵妃广邀高门贵女去拙夏园游玩的消息传入太子耳中,太子忍不住对陆玄道:“这是听闻太子妃有喜,要给吴王选妃了。”
对太子来说,与宫外关系最亲密的人就是陆玄。
陆玄是他的伴读,也是嫡亲的表兄弟,来往起来不用太多避讳。
太子对陆玄说这些,既是讥笑吴王母子的急迫,亦是无奈自身处境,而能与他聊这些的只有这个表弟。
陆玄一听,登时上了心:“给吴王选妃?”
“是啊。”
“那是要请不少贵女过去?”
太子笑笑:“但凡门第不错的贵女,都在此次邀请之列。”
陆玄一听,眸色微冷。
这么说,冯橙也在受邀之列?
他本来对这些五花八门的游玩宴请丝毫不感兴趣,现在就不一样了。
神醫嫡女
想到冯橙出现在那样的场合,由着苏贵妃那个妖里妖气的女子挑剔,由着吴王那双死鱼眼打量,少年就格外不舒服。
冯橙有时精明,有时傻乎乎的,甚至不一定知道自己成了一个供人选择的物件。
这么一想,陆玄就生出与冯橙见一面的心思。
转日冯橙从长公主府回来的路上,马车被茶楼伙计来宝拦住。
冯橙轻车熟路上了二楼雅室。
風雨燕歸來
“陆玄,你找我有事儿啊。”她在对面坐下,顺手接过陆玄递过来的茶杯。
茶水是温热的,刚好润喉。
“接到苏贵妃的帖子了么?”看着因为刚练过拳脚而面颊微红的少女,陆玄开门见山问。
最強玄學教練 筆下生滑
冯橙捧着茶盏,随口道:“接到了。”
“你要去?”少年眼神微妙起来。
昭華散
他以为冯橙对这种宴请没什么兴趣,可她这反应不像不去的样子。
“嗯,明日随我祖母一起去。”
少年一挑眉梢。
異世流放
她居然真要去!
“那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少年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