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gcfxp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電影裏的倒黴反派熱推-xs9sz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那个啥,我们拜黄衣教现在的输出基本上都靠枪。”
骨川小夫有些尴尬的说道:“刘星先生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拜黄衣教才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而且招募的成员也都只是普通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拜黄衣教成立的宗旨其实是为了自保,保证我们这些普通学生不会再成为某个秘密教会眼中的肥肉,所以我们拜黄衣教除了教主和石川凌还能打之外,其他人也就只能用枪打输出了,虽然我们的枪也同样不多。”
誰是誰的北辰星 泡沫の茶
刘星点了点头,摸着下巴说道:“说来也是,你们拜黄衣教的确算得上是秘密教会中的奇葩,不过回到正题吧,这个罐头厂的幕后老板不太可能是某个秘密教会或者大家族,因为他们的行事作风就让我想到了山口组什么的,所以我很怀疑这个罐头厂的确是挂羊头卖狗肉,借着海鲜罐头的名义去卖一些不好的东西。”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手机查了一下这家罐头厂的产品,发现除了这家罐头厂自己的主页之外,并没有几条关于这家罐头厂的产品信息。
“果然如此,这家罐头厂的产品在外面毫无存在感,看来我们等会儿可以先去冰糕厂走一趟,然后再根据冰糕厂的情况来决定要不要在罐头厂转一圈,不过如果真的要去罐头厂,那我们还得叫点人过来,免得我们到时候会双拳难敌四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到自己背靠着围墙下有一个排水用的小孔,而这个小孔好像还正对着那家罐头厂。
所以流星尝试着用手机通过这个小孔去拍罐头厂,结果发现这效果还算不错,除了不能移动视角之外,大致能够看清楚罐头厂门口的情况。
正如刘星之前所想的那样,在有人不小心把箱子里的手枪掉出来之后,就有好几个人站在周围开始警戒,不断的环视着周围的情况,而且一只手也放在了腰间或者胸口处,看样子也是打算一言不合就开枪。
与此同时ꓹ 依旧有不少人在继续从火车上搬箱子到罐头厂里,这就让刘星觉得有点奇怪了ꓹ 因为罐头厂的厂门看起来是能够通过这辆货车的,而且里面也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可以停车,所以他们为什么不把货车开进去卸货呢?
庶女奪宮 松子糖
难道他们是想把这些东西都放在工厂的门口?
不对啊ꓹ 刘星能够隐约的看到有不少人拿着箱子进入了厂房与办公楼,甚至有人还把一个长条形的箱子放上了办公楼的楼顶ꓹ 看样子这很有可能是一把狙击枪。
然后刘星就看到楼顶上又上来了几个人,他们选定了面对门口的一角ꓹ 然后开始做起了木工活ꓹ 很快就做出了一个类似门卫室,但是没有窗户的房间,接着就开始对这个房间的外围进行“装修”,或者应该说是绘画,很快就将这个木屋变成了一个变压器。
“看来他们是准备在楼顶设置一个狙击位啊。”
刘星摸了摸下巴,更加疑惑的说道:“他们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啊,如果只是普通的不法活动ꓹ 他们也不至于连狙击枪都准备好了,所以这个罐头厂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所以ꓹ 我们今天还是算了吧ꓹ 这罐头厂看起来是去不得ꓹ 因为我们只要出现一点失误ꓹ 就有可能被他们给灭口。”
混世至強邪少
骨川小夫有些担心的说道:“如果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的社团,那么这就代表着他们可能收到了风声ꓹ 有人或者组织会对他们动手ꓹ 所以他们就提前做好了准备ꓹ 准备在这里和敌人一决雌雄。。。个屁啊,他们是疯了吗?虽然这里是名古屋的郊区工厂ꓹ 但是常住人口也不少啊,他们敢在这个地方打枪战的话,恐怕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權色官途 飄逸居士
“是啊,所以在这个罐头厂里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值得让这个社团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守住工厂,而且还不能把这件东西给直接带走。。。难道我们的想法一开始就是错的?这个罐头厂下的确是有旱魃,不过得到这个旱魃的只是一个普通社团而已?”刘星摸着下巴说道。
“有可能吧。”
不是壞孩子系列一貪愛無厭 Sasura蝶
全能修真狂少 君子謀心
骨川小夫认真的说道:“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一个只是普通人的反派在偶然之间发现了一个超自然的存在,在经过了短暂的错愕惊讶之后,他就发现这个超自然的存在拥有着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很有可能会帮助他成就一番事业,甚至是变成世界霸主,所以他就发动自己的所有力量来保护这个超自然的存在,准备想办法将它为己所用,结果也不想想他能不能真的控制住这份超自然的力量。。。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可以成为世界的主宰,我想很多人都会赌上自己的一切,毕竟在这些不明真相的普通人看来,他们的成功率可不止百分之一。”
“小夫你说得对,电影里的确都是这么演的,只不过这些反派往往都是以悲剧收场,而且还不是倒在主角的手下,而是被自己精心照顾的超自然存在给背刺;不过这也的确可以解释现在的情况,这个我们还不认识的神秘反派可能是听说了公武之战的主战场即将出现在名古屋,所以他为了自己美好的未来而选择死守罐头厂,因此他今天就把自己的一切都压在了这里,如果有人敢来对罐头厂动手的话,那么他就会和敌人死磕到底。。。可惜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不知道旱魃就算完全苏醒,其实力在神话生物中也只能说一句高不成,低不就。”
刘星摇了摇头,指着楼下说道:“我们现在还是先下去吧,再在这上面也看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骨川小夫点了点头,便跟着刘星猫着腰离开了楼顶。
不过刘星二人也没有直接去和冈崎太郎等人汇合,而是选择在办公楼里转了转,想要看看这个奇怪的酿酒厂里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刘星先生,我刚刚让人去查了一下这个酿酒厂,发现它的情况和冈崎太郎说的差不多,的确是一个在酒友圈里小有名气的品牌,不过口碑的话就有一点两极分化了,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在相关论坛里吹或者黑这个牌子的酒,不过在福岛发生了事故之后,大家都对这个品牌的酒产生了担忧,所以这个品牌就宣布了暂时停产,准备去国外寻找一个合适的水源地重新建厂。”
骨川小夫拿着手机,认真的说道:“至于这家酿酒厂的老板是一个富二代,他本人就是一个精酿啤酒的爱好者,在油管上也算是一个名气不错的品酒家,现在已经把市面上的主**酿啤酒给平均了一遍,所以他才决定用精酿啤酒的方式来制作精酿清酒,而精酿啤酒中的一个重要口味——海盐就成为了他的主打,毕竟果味的清酒和那些梅子酒,柠檬酒与普通酒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在这个酿酒厂成立之后,他就靠着自己的影响力开拓市场,不过他是完全走的线上销售路线,所以不关注这个圈子的人没见过这种酒也很正常,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个富二代在开了酿酒厂之后,他就没有再更新自己的视频了,因此现在已经掉了一半多的粉丝。。。至于隔壁的那家瓷砖厂就是这个富二代老爸的产业,而是这个厂区也是也是瓷砖厂的地盘,结果被富二代给借走了。”
说到这里,骨川小夫突然眉头一皱,看着刘星说道:“更重要的是,这个富二代的老爸也很久没有露面过了。”
“嗯?”
如果只是富二代没有更新视频的话,刘星还觉得他可能是不想在视频上浪费时间,毕竟他已经把自己想测评的精酿啤酒都测评完了,而且他也不靠这些视频赚钱,所以退出油管也很正常,何况他现在在现实里也有自己的生意要做。
毒妃傾城:清冷王爺很腹黑 公子雲瀟
但是这个富二代的父亲也同时失踪,那这件事情就很有意思了。
虽然刘星不知道这个富二代的父亲有多土豪,但是刘星知道像这种土豪只要没退居二线的话,那么他应该经常会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场合,不可能像他儿子一样说不见就不见,何况这个时间点也如此的微妙。
看着一脸疑惑的刘星,骨川小夫继续说道:“这个富二代的父亲名叫堺清人,算是一个老牌商人了,毕竟他的姓——堺就代表着岛国最有名的对外商港,所以堺清人的祖辈世代从商,虽然几经沉浮,但是到现在也算是岛国富豪榜上的前百名;当然了,如果我们把那些家族财阀推出来的代言人去掉的话,那么堺清人就可以排进前十名了。”
“那这个堺清人现在多少岁了?有没有退居二线?”刘星开口问道。
骨川小夫点了点头,又摇头说道:“堺清人现在五十岁左右,一直都担任着自家集团的董事长,不过在他和自己的儿子突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之前,他在一次董事会上宣布自己因病要去国外疗养一段时间,所以自己的管理权会全部交给他的妻子——堺梅子负责;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堺梅子是堺清人在五年前娶得二婚妻子,今年三十岁,当了堺清人八年的秘书,毕业于一个野鸡大学。”
“这就很有意思了啊,那这个堺梅子是小三上位吗?”
網遊之廢物傳奇 烈酒殘劍
骨川小夫摇了摇头,看着刘星说道:“并不是,堺清人的原配妻子在生堺昌知的时候去世了,之后堺清人虽然出了一些绯闻,但是一直都没有再婚,而且根据知情人的消息,堺昌知对自己的后妈并不反感,但是也不怎么喜欢,所以除了逢年过节之外,堺昌知基本上是不会回家了,因此堺昌知与堺清人的同时失踪就很奇怪了;不过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堺梅子的能力非常不错,集团在她的带领下已经涨了百分之六十的市值。”
刘星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道:“这还真有意思啊,一个野鸡大学的学生竟然有能力管理这么大一个集团,而且还能让这个集团市值涨了一半。。。如果她真的有这种能力,又何必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头呢?”
“所以我已经找人去查这个堺梅子了,不过我对调查结果不怎么有信心,因为这个堺梅子很明显是有备而来,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堺清人与堺昌知的突然消失也和她脱不了关系;在调查堺清人的这家集团时,我的人还发现这家集团在十年之前曾经被另外一家集团给恶意收购过,最后差点就被对手给得逞了,而这家进行恶意收购的集团是属于镰仓家的。”
听到骨川小夫提起镰仓家,刘星就下意识的说道:“哦?难道这个堺梅子是镰仓家的人?”
“现在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堺梅子和镰仓家有关系,但是在堺梅子管理集团之后,很快就和这个曾经恶意收购过自己的集团达成了合作,双方都得到了一笔不错的收入,所以这两家集团的合作越来越多,涉及到方面也同样如此。”
骨川小夫叹了一口气,耸着肩说道:“看来堺清人与堺昌知的消失是脱不开镰仓家的关系。”
骨川小夫话音刚落,刘星就看到不远处的经理办公室好像有人影闪过。
話仙
不会这么巧吧?
刘星下意识的掏出手枪,然后示意骨川小夫看向经理办公室。
骨川小夫明白刘星的意思,于是便也拿出手枪和刘星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走向经理办公室。
骨川小夫试着扭了一下门把手,结果门就这么开了,这让刘星与骨川小夫更加警惕,因为这就代表着经理办公室里有人的可能性高了不少。
想到这里,刘星与骨川小夫对视了一眼之后,便不约而同得持枪进入了经理办公室,结果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但是另一边的窗户却是打开了一扇。
刘星与骨川小夫连忙跑向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