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ffcpe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神裝在都市 ptt-第967章、血肉苦弱分享-rulg2

無限神裝在都市
小說推薦無限神裝在都市
这个社会还是好的,我们法师终究还是站起来了!
只要拥有像李瑞一样的抗性,防御和血量,即便被王磊突到脸上也完全不用怕!
我们甚至还能反锤回去!
我的青蔥需要逆襲
欣喜的笑容很快僵在脸上,人们逐渐琢磨出一丝不对劲。
眉間血 陌上人如玉
正经法师谁有李瑞这样的坦度啊?
正经法师谁能跟王磊正面站撸啊?
这是法师吗?
这踏马是一头人形怪兽!
只不过刚好在某个时段,他的战术选择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法师罢了!
透过现象看清本质,法师们瞬间气抖冷,感觉这个世界对脆皮充满了恶意。
“灵气复苏”这个版本更新怎么跟预想的不一样?
说好的版本答案,法爷无敌呢?
为什么是【不灭真龙】这样的憨憨站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各大势力法系超凡者的目光中带上了浓浓的怨念,对着战场中的两尊神魔法相发出无声诅咒。
当然,这样羸弱的怨念丝毫无法影响战争进程,两尊山岳般的怪物打得天崩地裂,大海翻滚,最核心处甚至露出了近千米深的海床。
足足风筝了一个多小时,狰狞异虫动作忽然一变,拖着数百米长的猩红气流冲向黄金巨人!
陰差陽錯 口關今天不吃藥
【虚空之刃】!
【龙牙突刺】!
【不灭之握】!
【恐惧之刺】!
…………
【亡者的板甲】——碾压猛击!
还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庞大的能量凝聚到爪尖,结成一抹深不见底的紫黑幽光,借助数马赫的冲锋贯入黄金巨人体内。
然而这一回王磊并没有选择用刑天斧接下攻击,引以为傲的不灭之躯硬抗利爪贯体,憋了一个多小时的【血怒】燃烧全身能量,将手里的巨斧化作一闪而逝的凄厉寒光。
婚謀已久:總裁的心機寵妻
轰!
魔方大世 吾為妖
可怕的冲击波再次席卷世界,但这一回逸散而出的能量远没有上一次的庞大。
我和牌位結了婚 冬至
因为绝大部分破坏力都释放到了两人的法相体内,造成外人难以想象的可怖伤害!
異界之王者之旅 無盡的遠
前胸插入,后背穿出,黄金巨人被捅了个透心凉。
不过他对面的异虫法相也不好过,刑天斧撕裂甲壳,劈入胸腹间,几乎要将它拦腰斩断!
吼!
一个沉闷疯狂,一个尖锐暴虐,似乎受到了剧痛的刺激,两尊法相同时发出裂石穿云的咆哮,浑身气息翻滚,体型膨胀!
但令所有人惊掉下巴的画面出现了。
黄金巨人肌肉蠕动愤涨,身形足足膨胀了一大圈,粘稠血光化作云雾萦绕周身,宛若从地狱中归来的神魔。
但他的下巴却不由自主的上扬,疯狂残暴的视线伴随着对手体型的变化逐渐凝固,面容模糊的脸庞莫名有些呆滞。
不仅是他ꓹ 所有关注这场战斗的人此时都和他一样,下意识的舌灿莲花ꓹ 口吐芬芳。
在情绪激动的问候声中,一尊体长近千米,宛若山脉的怪兽悬浮于天际ꓹ 周身凝结着一层几十米厚的护盾。
(以下为防盗内容,十分钟后刷新。)
(正版读者请静等十分钟后替换ꓹ 自动刷新,不需要手动刷新。)
(极小概率未自动刷新的书友ꓹ 请手动清理缓存。)
“如果说ꓹ 完全体的【永恒不灭无量劫】是直通神座,没有缺陷的【道】,那为什么王磊会被卡在黄金阶不得寸进?”
“理论上的完美不代表实际操作中也能顺风顺水,以人类的精神体魄模仿神明蜕变,能得到一份真髓就已经是难上加难,更不要说这两种功法越到高阶,其存在状态越是需要靠拢神明ꓹ 也就是说,王磊从觉醒修炼【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那一刻起ꓹ 他就必须将自己的成长曲线拉到和转世神明一样的高度!”
“气血、真元、体魄这些外部条件就足以压垮凡人ꓹ 更何况灵性向神性蜕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ꓹ 于是王磊就相当于在和自己的功法赛跑ꓹ 一旦他的成长曲线被【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需求所超越,他的修炼速度就只会越来越慢ꓹ 到最后接近停滞!”
听着秦浩的诉说ꓹ 凤瀚然逐渐眯起眼睛ꓹ 瞳孔深处浮现出一丝疑惑。
“等等,同为【不灭真龙】ꓹ 为什么李瑞能进阶秘钻?”
秦浩气息一滞,沉默许久,最后才苦笑摇摇头。
“我不知道,但硬要解释的话,那就是他的成长性超越了神明。”
“这不可能!”
凤瀚然下意识的惊呼一声,但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李瑞这些年来的战绩,迟疑的蹙起眉头。
如果从觉醒阶算起,李瑞几乎稳定的一年提升一个能级,原本以为是灵气复苏导致的超凡力量提升难度降低,但现在看来,即便没有灵气复苏,李瑞也数百年,甚至数千年才会诞生一个的超级天才。
以凡人之躯超越神明,历史上这种人一般都有个共同的名字——圣人!
心境一片激荡,凤瀚然脑中不禁闪烁一个大胆的想法。
李瑞的名字会不会和李聃一样,永远印刻在【中华】的基因中,甚至成为某些神明都顶礼膜拜的对象?
“不管结论多么不可思议,但现实就摆在我们面前,李瑞作为第一名专修【永恒不灭无量劫】进阶秘钻的【不灭真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比我们更接近真神。”
“而王磊……虽然他天资过人,心智坚毅,但长久的停滞也许让他产生了自我怀疑。”
“可能就是这一丝自我怀疑,让他无瑕不动的心境裂开一丝缝隙,给了来自宇宙暗面的力量以可乘之机……”
秦浩幽幽叹息一声,满脸苦涩。
“但看起来,你似乎一点也不感觉意外?”
凤瀚然紧盯着他得双眼,清澈眼眸中酝酿着淡淡神光。
“他是我们不灭一系挑选出来的麒麟儿,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期望,几十个秘境的资源倾泻在他一个人身上,我们甚至为他去猎杀神话种……”
“但最终,我们依旧没能帮他补上“人”的短板,海量的资源沉淀在他体内而没有丝毫进展,想必这份自责也是他失控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