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hzvok熱門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鑒賞-edm3j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陈正泰听了,顿时脸色苍白。
若是别人死了,陈正泰大抵会露出几分沉痛的样子,挤几滴眼泪,以示尊敬。
可若真说有什么悲痛,那也是假的。
毕竟……他家的亲戚太多了,真要一个个哭,哭也哭不出来。
可长孙皇后这个人,虽是他们见面不多,可或多或少,他对这位皇后娘娘,还是保持着几分敬意的。
这是一个奇女子,哪怕他当初身份卑微时,她身为后宫之主,依旧还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并不觉得怠慢。
一个能维持这样良好品德的人,实在不多了,何况还是皇后娘娘呢?
陈正泰不禁叹了口气,见遂安公主也露出了悲痛的样子,忙上前搀扶着她道:“你现在身怀六甲,一定不要悲痛,你在家歇一歇,我这便入宫去。”
遂安公主道:“我做女儿的,理应入宫去拜见。”
陈正泰摇头道:“你现在这身子,去了也是添乱,现在还不知宫中是什么样子,还是先在家里等消息吧。”
他似下了命令一般,朝几个跟着身边服侍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宫女会意,忙是搀住遂安公主。
陈正泰又安慰了几句,便命人备车,立即入宫。
太极门外头,似乎许多人已得到了消息,只见不少大臣聚于宫门之外,个个唉声叹息的样子,看着倒都是带着真情实意的!
这长孙皇后实在是极贤惠的人,从不干涉政事,却总是给人恩惠,此时听闻了噩耗,不少人便都自发的过来了。
火影之天地輪回 大塊兒頭
陈正泰乃是皇亲,所以可以直接入宫,他排众而出,便见这宫中,无数的宦官在忙碌起来。
陈正泰此时的心情自也是悲痛的ꓹ 脸色很冷,他没有理会其他人ꓹ 直接大喇喇的让人引路,随即直往紫薇殿而去。
而在紫薇殿里,人便更多起来。
“师祖。”有人唤了陈正泰一声。
陈正泰抬头ꓹ 却见长孙冲此时正泪眼婆娑,朝自己行了礼。
远处ꓹ 长孙无忌则在廊下抹着眼泪,一脸的悲伤欲绝。
陈正泰没去寻长孙无忌ꓹ 而是将长孙冲拉到了一边ꓹ 低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前几日,说是身子不好,就开了一些药,哪里晓得,今日清早就不成了,一个时辰前就断了呼吸,御医们让料理后事。”长孙冲说到一半ꓹ 便哽咽了。
他现在在礼部观政,实际上就是打杂ꓹ 什么活都干ꓹ 等观政了一年之后ꓹ 了解了朝廷的所有程序ꓹ 才会外放出去。
先前他的父亲长孙无忌听说亲妹妹出事了,便忙是带着长孙冲来了ꓹ 只可惜这个时候ꓹ 人说没就没了ꓹ 长孙无忌也顾不上长孙冲了,当初兄妹二人被赶出了家门ꓹ 颠沛流离,相依为命,这享受富贵才多久,哪怕是长孙无忌这等精于算计的人,此时也不禁伤了情。
他是吏部尚书,位极人臣,偏又想强忍泪,便孤零零的站在廊下,脸对着柱子,只有实在憋不住泪意,便又忙把那泪珠子擦掉。
长孙冲听闻姑姑没了,竟也是浑浑噩噩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陈正泰来了,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哽咽之后,便再也控制不住的流出泪来。
陈正泰拍拍他的肩,只道了两个字:“节哀。”
妖王的嗜血毒妃
随即便又匆匆向前,却是见着了长乐公主李丽质!
錦雲謠
李丽质是长孙皇后的嫡亲女儿,又是娇滴滴的小女子,此时已哭成了泪人,却是又悲又气地质问着几个御医。
御医此时大气不敢出,只是不断的点头,呢喃着死罪二字。
陈正泰趁着大家都伤情的功夫,加快了脚步,进入了寝殿。
寝殿里人倒是不多,只有李世民孤零零的坐在长孙皇后的床榻边上,正微微低垂着头看着床榻里头,一言不发,像是一下子失了魂儿似的。
李承乾则是在一处角落里,身子半蜷着,宛如一下子失去了依靠一般,显出着几分无助。
这时……陈正泰才意识到,已成为了青年的李承乾,更像是一个孩子。
陈正泰收起心神,上前道:“陛下……”
李世民像是怔了一下,随即略显迟钝地缓缓仰头。
“来啦。”李世民仰头,居然没有哭泣,只是眼里布满了血丝。
他看了陈正泰好半响,才道:“你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了,你说,怎么……这人好端端的,就出事了呢?”
陈正泰蹑手蹑脚的上前,关切地道:“陛下神色不好,理应歇一歇。”
李世民一副慵懒的模样,摇头道:“朕……多久没有睡过了?”
远处的张千低声回答道:“已有十二个时辰了。”
李世民此时苦笑,失魂落魄的样子:“是啊,有十二个时辰了,可是朕现在闭不上眼睛啊,生恐这眼睛一闭上,便少看了观音婢一眼了。”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几分凄苦,而后眼睛又看向凤榻,目光却在这一刹那里变得柔和起来。
萌妻逃婚99次:老公請接招 顧美美
陈正泰也顺着目光,看向凤榻,却见长孙皇后此时躺在榻上,纹丝不动。
李世民道:“已有两个多时辰了吧。”
陈正泰不由道:“娘娘……真是栩栩如生。”
李世民:“……”
“不,不是……”陈正泰道:“儿臣能近前一些吗?”
李世民叹了口气,显然此时不大想再多说话。
没有得到回应,陈正泰则是蹑手蹑脚的上前了几步。
他走近了,视线一直在长孙皇后的身上,却是细细观察着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似是没有了呼吸,也不见凤被中的胸膛起伏。
看来……
是真的没了。
唯一让陈正泰觉得惊讶的便是……
他又不禁上前几步,细细去观察。
似乎觉得不够,下意识的身子继续挪动,竟到了凤榻前,眼睛睁大,弓下身体,这眼睛几乎要凑到长孙皇后的面上了。
李世民突然低喝道:“陈正泰,你在干什么?”
霸道總裁,烈愛難逃 笑歌
“我……”
陈正泰道:“陛下,儿臣只是想看看,娘娘是不是真的……”
李世民本就一天一夜没有睡了,整个人操劳过度,也伤心的过了度,一见陈正泰如此,本是勃然大怒。
这家伙也太没规矩了,观音婢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陈正泰竟还敢冲撞冒犯?
可听了陈正泰的话,李世民似乎一下子消了气,挥挥手道:“脉搏已经没有跳动了,呼吸也止了,她而今即将登上极乐,就不必惊扰她了。”
陈正泰颔首点头,忙是道:“是,儿臣万死。”
他一面答应,一面从自己的袖里,努力的拔出一根丝来,转身的时候,将那丝故意放在了长孙皇后的鼻下。
而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丝,只是……
丝并没半点反应。
三國之殖民海外 回憶破天
陈正泰心里不禁觉得遗憾。
古人讲究的是事死如生。
也就是一个人死了,那么对待她应该像活着一样,人死之后,规矩更为森严,决不允许有人冒犯尸首。
至于皇家,那么这规矩便更为苛刻了。
陈正泰见那丝没一点的动静,心里的最后那点希望似乎也熄灭了,只好遗憾的准备退下。
却是不经意之间,却见那一根丝微微的颤动了些许。
陈正泰瞳孔收缩,整个人要跳起来,下意识地惊道:“呀,它动了,它动了。”
大清雄起 混世小黃瓜
远处的张千一听,猛地吓得面如土色,口里忍不住大叫起来:“诈尸啦,诈尸啦。”
李世民听到动静,吓了一跳,忙是抬眼,却见那长孙皇后依旧纹丝不动,安然地躺在那里。
殿外,似乎听到了动静,许多人都探头探脑进来,方才还低泣的人,一下子哭的更加厉害了。
李世民不禁大怒:“鬼叫什么?”
张千苦着脸,忙道:“奴万死,是……是韩国公说……她动了,奴……奴才……才口不择言的。”
陈正泰便忙道:“儿臣说的是那一根丝动了。”
“那一根丝动了,又如何?”李世民怒不可遏的道:“张千,你越发的放肆了,可谓胆大包天,给朕滚出去,来人,拿下张千。”
张千张口想要说冤枉。
至尊狂少
可此时,对上盛怒的李世民,却吓得魂不附体,直接大气不敢出,只得匆匆忙忙的出去。
李世民随即又看向陈正泰,声音冷然:“你也出去。”
陈正泰心里松了口气,还好有张千给自己挡灾!
接着忙是碎步出去,临出殿时,努力朝李承乾使了一个眼色。
李承乾已是惊得瞠目结舌,此后浑浑噩噩的跟了出来。
外头还有人低声道:“诈尸了?怎么会诈尸?莫非娘娘……还有什么不甘愿的事?”
茅山後裔 王十四
“嘘。”
一见到陈正泰和太子出来,所有人都连忙噤声。
陈正泰没理他们,径自走到廊下的一处拐角,身后是李承乾病恹恹的样子跟来。
陈正泰看着李承乾,忙低声道:“我觉得有些蹊跷。”
都市超級強者
李承乾本是无神的眼眸,此时突的有了一丝精神气,看着陈正泰,警惕地道:“你想做什么?”
陈正泰道:“娘娘……看上去确实是崩了。”
“什么叫看上去。”李承乾打了个寒颤,随即又耷拉着脑袋,摇摇头:“是呢,孤其实也是这样想的,总觉得母后还没有死,她一定活着,可是……”
说着,不禁又悲从心来。
“你先听我说。”陈正泰认真的道:“这已过去了一两个时辰,按常理来说,娘娘现在身上该长斑的,这叫尸斑,人死之后,血气不流动了,开始沉淀,这肤色会变成另一种样子,可我看娘娘……虽是脸色死气沉沉,却似乎……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因而我就想再试一试,便取了一根丝线,放在娘娘的鼻口处,那寝殿之中,密不透风,方寸那丝线竟是极轻微的动了,这说明什么?”
李承乾心如乱麻,下意识地皱眉道:“诈尸了?”
诈你MGB!
陈正泰忍不住想给李承乾几个耳刮子,深吸一口气,很认真道:“所以,这极有可能是假死或者休克。只不过……我也说不好,只是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判断,你也知道,娘娘倘若真的驾崩了,若是我还折腾,陛下对张千如此,肯定也饶不了我。”
李承乾不由道:“御医们连真死和假死都分不清吗?正泰,你和孤一样,都是心里无法承受母后驾崩,哎……”
陈正泰认真的道:“可是我想试一试,虽然知道只有一点点的希望,可是……接下来要做的事,可能有点匪夷所思,陛下一定不肯接受,这才找你来商量。”
“你到底什么意思?”
陈正泰深深地看着他道:“意思很简单,我有可能,可以让娘娘死而复生。”
李承乾一时战栗:“如果没有死而复生呢?”
陈正泰道:“这才是问题得关键,若是没有,我便是万死了,惊扰了娘娘的飞升上天,陛下绝不会饶我。”
这是实在话,长孙皇后和李世民之间,感情过于深厚了。
在这个世界上,李世民是个孤家寡人,为了做皇帝,他可以逼迫自己的父皇退位,可以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的兄弟,这一路走来,注定了薄情寡义。可是身边一直陪伴他左右,能够真正将自己内心暴露出来的人,只有长孙皇后。
现在长孙皇后驾崩,对于李世民而言,是极大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之下,一旦陈正泰瞎折腾什么,都可能遭来无法预料的后果。
李承乾深吸一口气:“你有几成把握。”
“不知道。”陈正泰道:“我不敢给殿下多大的希望,只是单纯想试一试。”
“那我这便去禀告父皇。”李承乾咬咬牙:“大不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受罚,这太子,孤不做啦,谁愿意去做,就让谁去做。”
陈正泰却是扯住他:“不可,因为施救的过程,可能……会有些有碍观瞻,所以最好方法,是让陛下回避。”
“让父皇回避……”李承乾瞳孔张大,低喝道:“陈正泰,你到底想干什么?”
………………
第三章送到,自从恢复更新之后,充实而快乐,想到读者们在看书,很开心,就是不知道,大家肯支持一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