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xdfgo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起點-第三百八十六章 布列塔尼的微妙之處(中)鑒賞-06y0e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就算是法国人,也不可能没听说亚瑟王。
重生傾城冷顏:暗夜血妃 鐘小瓷
亚瑟王是英格兰传说中的国王,圆桌骑士团的首领,他究竟是否存在,又或是有没有那样多的传奇故事,凡人不得而知,但从巫师那里,亚瑟王确实存在,问题是他最终卷入了教会与巫师们的争斗,教会有意湮灭这位王者的事迹——就像那些失败的罗马皇帝会被砍掉雕像上的头颅那样,他们有意将亚瑟王的种种功勋扭曲成虚假的传说,让后来人误以为这位伟大的王者从来没有真正地存在过。
亚瑟王存在于六世纪左右,当时的教育垄断在教会和巫师手中,巫师在争斗中失败不得不退避到里世界,掌握发言权的就只有教士,教士们将记录了亚瑟王与梅林的文卷销毁殆尽,敲碎雕像,处死知情人——后来的人们奇怪于亚瑟王的传说竟然无从查考最初来自于何处,也正是因为如此。
除了巫师,现在最早记录了亚瑟王的是一位威尔斯的修士,在他撰写的《布灵顿人的历史》,亚瑟王率领威尔斯人与萨克森人作战,但从最为具体详尽的还是公元十二世纪的时候吟游诗人走遍欧罗巴时传唱的与亚瑟王有关的歌谣,路易怀疑,这是逐渐在里世界站稳脚跟后巫师向外界递出的信息,毕竟有亚瑟王,就有梅林与他的巫师们。
那么也许会有人问,亚瑟王的传说如何会与法兰西的布列塔尼相关联——这是因为在十二世纪的时候,布列塔尼正被安茹王朝(金雀花王朝)所统治,所以那时候这处领地是属于英国人的没错。
在布列塔尼的首府雷恩的西南部,有一座古老的森林,名字是布斯里昂德森林,这座森林中有一株树龄超过一千年的古橡树,据说古橡树的脚下就埋藏着亚瑟王特意三次派遣圆桌骑士出外寻找的圣杯。
“是盛放过基督之血的圣杯吗?”奥尔良公爵问道。
全能修煉師:廢柴二小姐
“是,也不是。”虽然对于王室成员,里世界与魔法都不是什么秘密,但毫无疑问,现在的路易十四肯定要比奥尔良公爵知道得更多,他稍稍抿了一口甜酒,继续说道:“圣杯的概念可比基督早多了,毕竟追根溯源,犹大教派很有可能出自于埃及的唯一神教,但你也知道ꓹ 埃及的魔法,巫师与里世界曾经距离当时的人们很近……近到人们的一言一行ꓹ 一举一动,一餐一食都与神明有着密切的联系,那时候的法老将教权与王权合二为一ꓹ 并且自称是太阳神拉之子,可不是空穴来风。”
“您是说那时的统治者有可能是巫师吗?”
血色特種兵
電小二 金吉
“很有可能。”路易悠然地向往道:“在最初的最初ꓹ 非凡者对凡人来说,也与神明没有什么区别ꓹ 也许非凡者所拥有的力量不如他们描绘的那样强大ꓹ 但对于那时的人们来说,已经非常足够——不单埃及,就连古罗马与古希腊……看看那些神明留下的传说吧。
熱血長
愛在白天,你在黑夜 臘月初五
諸天萬界撿屬性系統 嚼火
神明与人类的区别在那里呢?除去无法考证的那些,他们和凡人一样有着欲望与限制,哪怕他们更聪慧,更强壮,更敏捷ꓹ 寿命悠长,面容美丽ꓹ 青春常驻……但这样的存在ꓹ 与我们现在见到的巫师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记得您曾经说过ꓹ ”奥尔良公爵说:“非凡者逐渐衰败下去是因为凡人也拥有了智慧。”
国王点点头:“是这样ꓹ 菲利普,你看ꓹ 我为什么不愿意成为一个巫师ꓹ 又怎么敢于试图并且也已经征服了里世界呢?如果我只徒然有一条舌头ꓹ 哪怕它是银的(指巧言善辩),也不可能说服哪怕一个生性傲慢ꓹ 认为自己高居于凡人之上的巫师,但我有我的臣民,我的士兵,我虽然不是巨龙,但一样可以让火焰席卷与吞没他们的身躯与灵魂。”他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盘子里的浆果,用叉子把它们按压得粉碎:“不同于沉溺在过往中的巫师,凡人总是不断地在往前走——这个过程很早就开始了,早于教会存在之前,甚至从希腊与埃及,或是更早的苏美尔文明时期就开始了。
一旦凡人的力量终于跨越了天赋的壁垒,第一个神明被弑杀,第一个被臣子推下王座的非凡者吞下最后一口冰冷的气息时,那时的祭司、萨满,无论是什么——凭借着血脉与传承凌驾于所有凡人之上的可怜虫,就被撕下了无所不能的面纱——他们能做到的,凡人一样可以做到,他们做不到的,凡人或许也能做到。
失去了距离与不可知带来的威胁,凡人自然能够取而代之,他们从被奴役者变成了奴役者,非凡者先是从神明变成了人,又从国王变成了臣子,面对着愈发昌盛的凡人世界,他们只能步步后退,直到现在,他们大概也早就忘记了自己先祖曾经有过的荣耀了吧。”
“如果正如您所说,”奥尔良公爵问道:“他们之中难道就没有远见卓识之辈想要阻止这个进程吗?”
豪門情變,渣總裁滾遠點!
“有啊,”路易说:“奴隶制。”
奥尔良公爵立刻明白了,哪怕让一个孩子来选,他也懂得统治一群奴隶远胜于一群自由人,那时候的奴隶确实与没有思想的牲畜类似,大大减缓了凡人给统治者们带来的威胁,但这种行为与制度,对人类与文明的摧残不是一般的巨大。
即便如此,他们最终还是无法改变既定的命运。
“弱者不可能控制强者,”路易说:“这是不可动摇的规则,比任何法律或是传统都要要强大——当凡人还是一群无知的动物时,巫师当然可以高居其上,但随着凡人开智,力量从弱转强,两者的立场就要倒换过来了……”国王的目光突然投向了更远的地方:“而且就算如你所说,有人看到了将来,作为一个睿智的人,他也未必甘愿驻足不前。”就像是他,他也看到了,他可以阻止——对于波旁的后代来说,能够将王冠、圣球以及权杖永远传承下去也许会是他们最大的期望,但对于路易来说……虽然如今的他正如太阳一样有着无人可以抵抗的威望与权势,他也许可以将他看到的小小火星掐灭在手中,将必然来到的未来推迟上百年或是更久。
但就像是他说过的那样,会有人愿意去统治一群猴子吗?
他不知道他对文化与思想的放纵与宽容是不是会引发另一场可怕的变革,但说为了波旁的传承,让人们重新回到混沌的黑暗时代……
他不愿意。
“王兄?”
奥尔良公爵的询问唤醒了陷入沉思的路易十四,他这才发现,自己正将话题带入错误的方向:“还是让我们继续先前的讨论吧,”他说:“亚瑟王寻求的圣杯并不如现在的教会所说的,是盛装基督之血的杯子,这只是一个称呼,正确地说,它属于巫师,是无数个巫师为了延续与研究魔法的奥秘,将魔力长时间地繁复投注在一个魔法器皿中的结果。他们将魔力储存在器皿里,而后在战争或是其他紧迫的情况下汲取使用。”
“听起来……”奥尔良公爵迟疑地说:“一个弹药库房?”
“可以这么说,”路易笑了:“一个弹药库房,可以说,那时候如果圆桌骑士们真找到了圣杯,教会与巫师们的战争也许就不是现在这个结果了,梅林是真的存在过,那时候的男女巫师也要比现在的巫师强大无数倍,而且你也知道,教会与巫师的争斗,本质上也只是两股非凡者的争斗。当然,我们都知道,圣杯没能找到,梅林死了,而后被神化,亚瑟王也是如此。
教会不能告诉人们,伟大的亚瑟王不但有着一个巫师老师和首相,他还曾经为梅林寻找过魔鬼的财产,于是他们就宣称,亚瑟王的圆桌骑士们寻找的是承装着基督之血的圣杯。”
“那么说,这个圣杯还在布斯里昂德森林喽?”
路易看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奥尔良公爵:“是不是也就这样啦,弟弟,如果它早一百年诞生,或许都会有所不同,但……”他摇摇头:“如今已经太晚了,我们的火炮可以杀死真正的巨龙,而且,”他推开盘子:“火炮,炮弹甚至操炮手都能源源不绝地得到补给,巨龙能吗?”
“巫师的数量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路易继续说道:“最先做出退避里世界的巫师很明智,同时也很愚蠢,你知道我的意思吧,菲利普,”奥尔良公爵点点头,国王的意思是——他们聪明的是选择在居于弱势的时候避入里世界,愚蠢的是竟然就这样得过且过下去了,他们似乎从未考虑过乘着这个大好机会变得更为强大,如果他们能够强大到压过数量的劣势,他们也许能够再次统治凡人。
别说他们做不到,路易能够这样近似揠苗助长般地不断拓展在民生与军工上的势力范围,巫师的魔法不可或缺。
“您当然无需在意圣杯,”奥尔良公爵思考了一会问道:“但巫师们肯定有不同的想法吧。”
“这就是我们必须小心的地方了,”路易说道:“里世界通常都是不受人注意的地方,也就是说,不是贫瘠,就是荒凉,要么就是往来不易,但位置往往都很关键。另外,里世界的巫师们从某种程度而言,也是相当有价值的——我希望他们能够为我所用,弟弟,不仅仅是加约拉岛——所以,雷恩就很重要,毕竟对于巫师们来说,它是圣地。”
他注视着白瓷盘上的一抹黑红色的浆果痕迹:“除了圣杯,梅林当初与湖中仙女薇薇安就邂逅于此,后来梅林被薇薇安设法囚禁在一块巨石里,巫师们一直怀疑那块囚禁了梅林的巨石也在布斯里昂德森林。还有圣米歇尔山,”路易慢慢地说道:“传说亚瑟王最后沉眠的地方——湖中仙女守护的阿瓦隆就在圣米歇尔山。当初贝狄威尔将亚瑟王的圣剑投入湖中,被湖中仙女收回——你知道亚瑟王的圣剑意味着什么吧。”
“英格兰的巫师们……”
“英格兰,还有整个欧罗巴——法国、瑞典、挪威、丹麦、立陶宛-波兰、普鲁士、奥地利、葡萄牙、西班牙、瑞士、俄罗斯……甚至奥斯曼土耳其……所有的巫师,虽然论起来,他们的根源都应该在埃及,但没有那个巫师会否认梅林才是他们公认的魔法之神,亚瑟王更是巫师们最理想的国王,鉴于他们距离成功只有最后一步……”路易突然笑了笑:“你觉得如果亚瑟王重生会如何?”
靈異怪譚之人間鬼味
“别开玩笑了,”奥尔良公爵下意识地喊道:“一点也不好笑!”他这样说完,才发觉自己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你说得对,一点也不好笑,”路易说:“所以无论是为了里世界,或是我的法国,我都要彻底地掌握布列塔尼。”
“法国也曾经有巫师吧。”奥尔良公爵满怀疑窦地问道:“但就只有我们看到的那些吗?”
“法国的巫师大半出自于布列塔尼,这里是他们的祖地,但你也知道,布列塔尼成为法国的也只有一百多年,甚至不到两百年,这也是为什么法兰西的里世界力量如此式微的缘故,他们似乎更期待一个英国国王。”路易说:“当初查理七世应该和他们之中的一股势力有过合作,就是贞德,”他补充道:“但很显然,那份盟约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最后的结果可不算皆大欢喜。”贞德的缔造者们最后流散四方,混迹于波西米亚人中,路易亲政后才终于把他们重新收入王室的羽翼之下,但真诚地说一句,这些女巫们所拥有的大概还不如当初巫师们所有的百分之一,路易当初就觉得奇怪,这些人竟然连加约拉岛的巫师都无法与之相比。
加约拉岛的巫师只是拉蒂纳地区的巫师迁移到加约拉后的子孙,可不是整个意大利的……但就路易看到的,法国的里世界虚弱得简直就像是同时期的法国海军……
现在看来,当初法国得巫师们应该有一部分依然认为自己是英国巫师,还有一部分则是与查理七世合作却又失败的巫师——他们由此拒绝与王室往来,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巫师可能依然愿意接受王室的雇佣,黎塞留主教与马扎然主教也应该因此做过一些努力——像是以拉略。可惜的是路易十三还是不免一死,就连路易十四自己,也差点成为了政治倾轧与阴谋的牺牲品。
“您觉得我们能找到圣杯吗?”奥尔良公爵跃跃欲试地问道。
面对弟弟的试探,路易耸了耸肩,“你若是愿意,可以去试试。”就算是法国人,说起圆桌骑士来也不能免俗——他们几乎就是所有男士们与女士们最浪漫的幻想。
所以他就不煞风景了,譬如:只要完全地征服了布列塔尼,就算没有他们也能造个圣杯出来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