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y51pg優秀小說 超級兼職特工 ptt-177.請神上身與借力金龍推薦-y0jnq

超級兼職特工
小說推薦超級兼職特工
小白金之前一直不肯信任郭少嘉的承诺,那是因为他自己的承诺就很不值钱。刚才他已经听到外面的枪声了,所以他现在觉得自己还是保命要紧。至于什么对付陈默凡嘛……嘿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自己没必要现在就跟对方死磕。
一下子绕过了郭少嘉,小白金边往外跑边喊道:“合作的时候来了!咱们一起杀出去干掉陈默凡!”
郭少嘉也不是傻子,他当然不会相信小白金会如此积极主动的跑出去跟陈默凡拼命。于是他便扬了扬手,对着门外的守卫道:“把小白金大哥给我请回来!”
门外的郭家打手在得到主子的命令后,马上便把小白金围了起来。
小白金是在黑社会里闯荡了多年的老油条了。此刻看到这种架势,也知道自己是逃跑无望了。因此,他便乖乖的主动走回到了之前的房间内,并且一脸无辜的道:“怎么?不想跟我合作了?那好,你自己出去跟陈默凡PK吧!要是能打赢,我到时候给你开庆功宴!”
郭少嘉冷冷的看了眼前这位大毒枭一眼,鼻孔里轻轻的哼了一声便拂袖而去了。郭少嘉现在已经不指望小白金能帮忙了,只要这位黑社会大哥不捣乱,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不管怎么说,在郭少嘉看来,自己千辛万苦的把小白金弄出来还是有一定作用的。至少现在自己的院子外面多了五六百的炮灰。这些个渣滓即使不为了效忠老大,就算是单纯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也会拼命向外突围的。
“通知咱们的人,不要管陈默凡带来的那些个手下。那些个人全部交给小白金的人就好了。相信那些个小混混们是可以拖延一点儿时间的。咱们要做的,就是专心的等陈默凡现身。一旦他出现了,那么马上就过去围攻他。陈默凡现在最起码也是橙级巅峰的高手,如果单独上去的话,估计咱们当中的所有人就没有一个够给他塞牙缝的。”
一边从地下室里向外面走,郭少嘉一边吩咐着身后的家族打手。
之前他来TS市时带来的人,加上今早家里派来的增援,除去留下两人继续看守小白金外,其余的几乎全部投入了战斗。郭少嘉是非常渴望干掉陈默凡,但是他并没有自大到以为光凭一两个手下就能轻松杀掉陈默凡的程度。
得到了主子的命令,身后的郭家高手开始去组织人手了。而郭少嘉本人,则是快步的又跑上了二楼。这一次他已经顾不得敲门了,而是直接推门而入。郭湘柠似乎也忘记了锁门,所以这次郭少嘉进来的非常顺利。
望着床上蜷缩成一团,像只猫咪一样睡在羽绒被子里的漂亮女人,郭少嘉叹了口气道:“郭湘柠,你想我死也好,想郭家上上下下都死也罢,那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只希望你能马上的逃走。我会给你安排车子和保镖的,相信陈默凡昨晚没有杀你的心,今天也一定会再次怜香惜玉的。”
依旧没有穿衣服的郭湘柠闻言慵懒的靠坐在了床头,而她胸前那副形状保持很好的软肉则直接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这个女人似乎已经完全不介意被郭少嘉看到身体了。再她眼里,不光郭少嘉是个混蛋,她自己也是个婊.子,大家一对儿狗男女,都完蛋了才好。
“我为什么要跑?你也说了的,陈默凡未必会杀我。外面时不时就放一枪,我出去了还可能会被误伤。说不定啊,我躺在这里会更安全一些。”
郭少嘉叹了口气,柔声的道:“湘柠姐,自打我懂事开始,就是你带着我到处去玩儿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长大以后,我更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没错,咱们是都姓郭。但是你别忘了咱们俩的血缘关系可是足够远的。远到就算我娶了你也没关系的地步。之前的很多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承认是我无意间伤害了你。但是你必须相信一点,那就是我真的是爱你的。”
听到郭少嘉这次还算文明一点儿的表白,郭湘柠并没有再次讥讽或者疯癫大笑。她只是将光洁的身子又缩回到被子里面去,然后慵懒的道:“我昨晚没睡好,需要再睡会儿。你滚吧!”
郭少嘉在床头呆呆的站了足有半分钟,最后只能无可奈何的退出了房间。
院外,打斗声乱作一团。
巔峰痞少 謙謙二君子
灰熊和黑狼毕竟是军中兵王,而他们带领的弟兄们更是退役的特种兵。对于这两支特种小分队而言,分头攻击几倍于自己的散兵游勇,其实并没有什么压力。按照陈默凡的吩咐,这些个退役特种兵们并没有过多的开枪。一般情况下,他们只是用枪威吓一下敌人不要靠近而已。
而小混混们望着眼前这两支行动极为专业的作战小队,第一时间就将其误认为了没穿军装的正规军。在手枪枪口的瞄准下,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双手抱头的蹲在原地。这个动作他们曾经无数次的做过了,再多做一次,也没人会觉得丢人。当然,除了大多数选择投降的混混外,少数身负命案或者其他重案的黑社会成员则企图突围出去。这种时候,在灰熊和黑狼的授意下,手下的退役特种兵队员们则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去打他们的大腿,以阻止他们逃跑。说起来这场混战虽然看起来鸡飞狗跳,但实际上战况确是超乎寻常的一边倒。
与大部队分开行动的陈默凡此时孤军深入。他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擒获小白金。至于院子外面这些个阿猫阿狗,他实在没什么兴趣搭理。只不过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陈默凡没想着去欺负人,这些个小混混们却都想来欺负一下手中没有砍刀更没有枪支的陈默凡。不过他们中率先挥舞着手中家伙冲过来的二货在被陈默凡一脚一个的踹飞出去后,后面的人也就放弃了再来这位活阎王面前找打的念头。
一路跋山涉水穿过人流的陈默凡最终来到了小院的大门前,而从院内紧紧锁闭住的大铁门也并没有能够拦住陈默凡这个专业杂技演员的去路。
轻轻的一个腾跃,身轻如燕的陈默凡便双手扒住了大铁门的最上沿。在固定好身体后,陈默凡又是一个类似于引体向上的动作,便靠双手的力量将自己整个身子都送进了院落内。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陈默凡,既然你自己来送死,那我今天就成全你好了!”
听着郭少嘉类似于评书似的开场白,陈默凡不禁笑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叫郭少嘉的,对吧?啧啧,资料里说你是个双重人格的伪君子,心理变态的厉害,不过今天我看你挺爷们儿的呀!你不会是跟郭建郭辉父子有仇吧?要不然他们干嘛在给我的资料中如此的污蔑你?”
郭少嘉闻言冷笑道:“陈默凡,你不用知道我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自己马上就是个死人就可以了!”
说完,郭少嘉拍了拍手。院落内马上蹿出了三四十名郭家的高手来。
陈默凡望着将自己围在中间的这些个郭家所谓的高手,很是有点儿失望的道:“郭少嘉,你们郭家是不是都死绝了?怎么就派这么几个烂番薯臭鸟蛋来对付我?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不过说实话,就这些个顶高了是个赤级水平的垃圾,跟本就不够我打的。”
郭少嘉一边双手做着古怪的动作一边继续冷笑道:“我自然是没想过光靠他们就能够杀了你。不过只要他们能拖住你十分钟,那么你就死定了!”
陈默凡看着对方双手不断变化的形状,极不确定的试探性问道:“你是在结印?我勒个擦的!你火影忍者啊?”
郭少嘉并没有回答陈默凡的问题,而是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陈默凡也不是那种喜欢打嘴炮的人。此刻看到对方不愿意多说,他也就懒得继续再追问了。默默的运起潜龙功法,身体表面瞬间呈现淡淡橙色的陈默凡向着包围圈最薄弱的一环攻了过去。霎那间,两方人马便混战在了一起。
陈默凡虽然实力远远的高出于眼下这帮人,但无奈对手太多。一个被打趴下了,还没等自己过去补上致命一击,后面的两个甚至三四个人的救援便已经到来了。于是,这场实力相差悬殊,双方人数也相差悬殊的战斗便暂时的僵持在了那里。
在战斗期间,陈默凡曾经几次偷眼观察郭少嘉。起初,陈默凡并没有搞清楚对方在搞什么名堂,但是随着郭少嘉吞了一张黄纸符文后,陈默凡才头皮发麻的猜到了对方的意图。
“喵了个咪的!请神上身!这特么的都解放多少年了,怎么还有人会搞这破玩意儿?”
陈默凡口中的“请神上身”,其实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巫术。它是通过某种能量与气机的沟通,使得天地间未神识俱灭的能量体暂时停留在自己体内供自己驱使的邪术。这种方法听起来和陈默凡和体内五爪金龙沟通的方法相类似,其实真实的情况却恰恰相反。陈默凡与体内五爪金龙的关系类似于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而所谓的“请神上身”则是**裸的互相掠夺。暂时寄宿于人体内的不明物种能量体会想方设法的夺取身体的控制权,而身体的主人则是千方百计的盗取寄宿能量体的本源灵力。
陈默凡没有试过“请神上身”这种理论上在解放后就已失传了的邪术,但是他对自己体内五爪金龙的强大威力还是知道的。由自己的情况推断,陈默凡可以肯定,只要郭少嘉的“请神上身”一旦最终完成,那么自己除了马上逃走就基本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了。
可是郭家的那些个打手怎么可能会让陈默凡如愿呢?他们虽然每个人都身负重伤,但还是悍不畏死的以搏命的姿态拦截着陈默凡前进的步伐。这些人的心里都很清楚,如果自己现在不拦住陈默凡的话,那么一旦他打断了郭少嘉的运功,自己这些人会死的更惨。
对方在拼命,陈默凡同样也在拼命。此刻的他已经顾不得保留体力了。每次一出拳或者踢腿,陈默凡都将惊龙和潜龙运用到了极致。就这样,陈默凡终于还是在十几分钟后才解决掉了所有的难缠喽啰。
可是没等陈默凡喘口气,前方一道虚影夹杂着破空之声便朝着他的胸口砸了过来。陈默凡慌忙伸手格挡,但对方这一记重拳还是正中了他的胸膛。
一口血箭喷出,感觉五脏俱裂的陈默凡直接被轰飞了出去。
“陈默凡!别以为你是青年一辈中最厉害的一个!真的在生死相搏的情况下,你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郭少嘉哑着嗓子说话,那声音苍老的绝对不像是个还活在人间的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应有的声音。
妃常不乖,錯惹蛇蠍冷皇 金黛寒
望着对方体表涌动着的淡蓝色能量光团,倒地后艰难爬起来的陈默凡吐了口血水,然后嘿嘿的冷笑道:“如果你一直是蓝级高手,那么我当然必死无疑。只不过我很好奇,你的身体能承受的住这种恐怖的能量多久?我可是亲身体验过被澎湃天地灵气冲击身体的滋味。我想,你一个被不知道啥玩意儿上了身的家伙一定比我当初还难受!”
郭少嘉从喉咙里发出了一股及其难听的咯咯怪笑声,然后继续哑着嗓子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坚持不了太久,但是我想一直坚持到杀了你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陈默凡闻言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腕道:“是吗?那咱俩就来拼一拼承受力好了!看看到底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穿越攜帶乾坤
说完,陈默凡开始试图与体内的五爪金龙沟通。在陈默凡看来,既然对方能借力,那么自己也一样可以借力。最后要拼的,只不过是自身的承受能力而已。
龍王傳說 唐家三少
陈默凡体内的五爪金龙似乎也被对方激出了火气。它一条上古神物,居然被对方一个不值得一提的垃圾生物能量体给压着打,这可实在是有损它的尊严。于是,五爪金龙也开始逐步的强行灌注紫金灵力到陈默凡的体内。
陈默凡在运功,郭少嘉却不会等待。当他敏锐的察觉到陈默凡的功力也开始迅猛提升时,郭少嘉便一招猛过一招的攻击了过来。
陈默凡运功途中还要抵御攻击,一心二用之下必然有躲闪不及的时候。因此,几个回合之后,陈默凡便断了两根肋骨并且内脏多处产生了严重的移位和出血。
看着自己胜利在望,郭少嘉不禁大声的咯咯怪笑道:“陈默凡,你就乖乖的去死吧!只要你死了,我就能抢到家主之位了!只要我做了郭家家主,那么郭湘柠就是我的女人了!”
变态的兴奋过后,郭少嘉再一次的一拳向着陈默凡的面门轰来。而这势大力沉的一下如果击中的话,那么就算陈默凡的脑袋再硬,也会瞬间被打得粉碎。
拳头挥舞,在它带动出的破风声中,郭少嘉似乎看到了一个被砸烂了的西瓜,红色的瓜瓤溅落一地。
可实际上,当他的拳头离陈默凡的脑袋还有半尺距离的时候,就已经再也不能前进一分一毫了。
此刻,七窍流血且血管多处爆裂的陈默凡浑身上下都泛着浓郁的紫金色光晕。而他的一只手,正紧紧的攥着郭少嘉的拳头。
这个比郭少嘉更不要命的家伙嘿嘿冷笑道:“幸好哥的外挂比你的厉害!”
说完,陈默凡手掌用力,郭少嘉的手骨瞬间传来了咔吧咔吧的碎裂的声音。
“啊!”
在痛苦的惨叫声中,郭少嘉身上的蓝色能量光晕慢慢的暗淡了下去。
随即,陈默凡一脚踢出,郭少嘉的身子当时便被踢飞了出去。这个在郭家一直不显山不露水,其实却颇有才情的年轻人最终佝偻着身子倒在了地上。
“噗!”
像条抽风了的狗一样蜷缩在地上的郭少嘉终于还是吐出了一口腥臭的黑血,然后便开始了更剧烈的颤抖起来。
奪寶小妖女
陈默凡知道那是“请神上身”的反噬作用。只不过现在难受的不光是对方,陈默凡他自己现在也不好受。自己的这具身体只不过才是橙级巅峰修为,但是现在他却在强行的驾驭紫金灵力。这股澎湃灵力的冲击对于陈默凡而言,在痛苦程度上也许并不比倒在地上被反噬的郭少嘉轻多少。
農家醫嬌:腹黑夫君溺寵妻
“一切都结束了。郭少嘉,去死吧!”
强忍住撕心裂肺的疼痛感,陈默凡一个箭步冲到了郭少嘉的面前便想将他给处理掉。
正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陈默凡,住手!”
陈默凡挥舞到一半的拳头强行的停止在了半空中。
望着从楼内缓缓走出来的郭湘柠,陈默凡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大婶,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郭湘柠穿着一身睡衣,双手环胸的来到陈默凡面前道:“昨晚你的提议现在还算数吗?”
陈默凡似乎很健忘的问道:“提议?什么提议?”
郭湘柠咬了咬自己的红唇道:“就是你放了我,而我不再与你为敌的提议。”
已经有点儿受不了强大紫金灵力冲击的陈默凡悄悄将灵力级别降回到橙级后说道:“当然算数!冤家宜解不宜结。说实话,我实在是没有想过要杀一个女人。”
郭湘柠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倒在地上佝偻成一团,已经生死不知的郭少嘉道:“我可以保证他也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你肯不肯答应我把他也放了?”
權少暖愛:暗戀冷酷少帥 千千佳人
陈默凡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淡淡笑道:“刚才生死间,他也算对你表露了心声。既然你们是有情人,那么我也就不拆散鸳鸯了。不过你得把他给看好了,别让他再落到我手里。还有,以后你们也不要再回郭家了。对于郭家也好,对于我也好,你们最好都变成理论上的死人。”
郭湘柠不顾地上男人一身血污泥土的将他抱了起来,然后对着陈默凡道:“我保证这辈子你都不会再看到我们两个人,我也保证我们两个人不会以任何方式再来找你的麻烦。我们已经是死人了,这样你满意了吧?对了,小白金还在里面,他就算是我送给你的一点儿补偿吧!至于李展锋,你代我向他说声抱歉。我一个被人玩儿无数次的婊.子,不值得他动情。”
陈默凡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能照顾好小动物的女人,我相信她的本心应该怎么都不会太坏的。你也不用太作践自己了。郭家给你的伤痛,你没必要拿自己的身体来出气。即使你体内有一半的血液来自你那个禽兽父亲,可毕竟还有一半来自于你那个善良的母亲啊!好了,我也不废话了。打开大门放我的人进来吧,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我相信你们俩对郭家的仇恨比对我的仇恨更大,而且我也同样相信今天的事情会告诉你们,你们是斗不过我的。记住你自己说的话,出去后隐姓埋名,和你怀里的那个男人做一对儿普通的小夫妻吧!”
两分钟后,已经基本解决了外面战斗的黑狼便跑到了陈默凡的身边道:“老大,你真的打算放他们两个人走?”
陈默凡艰难的道:“少废话!哥现在没空给你具体解释!你听好了,马上派人去房内搜小白金,他应该在里面的。另外,我可能随时会昏倒。到时候你别一惊一乍的,秘密把我送去医院,千万别被人看见!否则郭家有可能还潜伏着的高手马上就会窜出来,到时候不光我危险,你们大家也都会很危险。”
黑狼闻言谨慎的点头道:“我明白了,老大!”
陈默凡听到了黑狼的回答,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马上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