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

5s885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拉姆雷克撒-第五百二十五章:玩具熊(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求下月票!!!閲讀-i4lvu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这个梅林虽然怪怪的,但却出奇的可靠,他在拿到了方舟反应炉之后,立刻展开了对性能的测试。
顺便说一句,要不是梅林的到来,凯才发现,自己家的地下室居然别有洞天。
“话说……你是什么时候在房子下面挖出这么大一个空间的?阿福。”凯看着极具科技感的地下室,怎么都想不明白,阿福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买下这栋别墅的时候,倒是有地下室,可绝对没有这么夸张。
这个地下室,有三层,在地下二十米以下,上下都需要做电梯。墙面和屋顶全部由金属材质覆盖,看上去连一丝缝隙都没有,凯敲了敲,声音很沉闷,说明厚度惊人,再加上各种夸张到爆炸的设施,内设有办公室、会议室、电脑网络室、机械车间、电子车间、化学实验室、图书馆和仓储设施等。另外还有一整天套维生系统,哪怕外面爆发核爆炸,这里也能安然无恙!
歡喜冤家之三兄弟
“这只是身为一个管家,微不足道的技能而已。”阿福非常矜持的谦虚道。
凯摇了摇头,他的管家似乎会很多奇奇怪怪的能力。凯也懒得追究了。毕竟以阿福能调动的资源来算,做到这一点虽然有点夸张,但也不是做不到。
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如果有,那就是给的钱不够!
“所以,梅林以后都在这里工作了吗?”
“不。”阿福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他还需要负责园丁和司机活。这里太小了,无法容纳那么多佣人,所以梅林需要多负担一点工作。不过蝙蝠侠以后的后勤,包括机甲维修,升级是他主要责任。”
凯扭过头看向正在做测试的梅林,惊讶道:“没想到他还这么多才多艺。”
梅林扭过头,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竭诚为您服务。”
天才小神醫 五弦
“好吧……”凯又好奇道:“你跑到我这里,难道不需要负责金士曼那边的事物吗?”
“不,您才是金士曼的效忠对象。为您服务就是在执行金士曼的任务。另外,梅林虽然是我的代号ꓹ 可这个代号的背后却代表了很多人,金士曼有专门的科技和后勤部门ꓹ 就算没有我在,也请您相信,我的同仁们会很好的完成该完成的工作。”
“行吧。”凯对自己身边多这么一个人ꓹ 其实并不排斥。虽然阿福也很好,可说到底ꓹ 阿福也是上个世纪的人,对眼下这个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ꓹ 还是有点力不从心。所以他身边需要这样一个人。
“对了ꓹ 从这个……”凯指了指方舟反应炉说道:“研究出什么东西没有。”
霸道神仙混人間(風流神仙混官場) 炎哥
说到自己老本行,梅林立刻兴奋了起来:“这绝对是一件天才的作品!明明是冷核聚变。但是却由金属钯以及其他合金与氢氦同位素引起的裂变反应,然后利用高能粒子轰击钯原子核(氘氚)瞬间高温引起真空管中的氘氚聚变来产生瞬间中子流脉冲,这种中子流拥有强大的穿透性!”(我瞎掰的)
凯听着直晃神,完全听不懂说的是什么。
“你能搞明白就行。”凯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太伤人,和他们对话ꓹ 总感觉自己那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那你能复制出来吗?”
梅林稍稍有点尴尬:“不行,里面还有很多技术我们做不到ꓹ 需要进行深入研究。不过利用其原理ꓹ 我们完全可以开发出大型的新型反应堆。”
“那就算了。”凯也没强求。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不过ꓹ 我可以根据这个方舟反应炉ꓹ 修改您的蝙蝠侠战甲,我敢保证ꓹ 有了方舟反应炉这样优秀的能源ꓹ 您的战甲性能将会提升百分之三十的性能!”
凯笑了笑:“那就谢谢你了。”
说着一打响指ꓹ 一道金色涟漪在空中荡开,蝙蝠战甲从金色涟漪中渐渐出来ꓹ 并落在了梅林的面前。
可现在的梅林根本没心思去管蝙蝠战甲,他直直的盯着凯的‘王之宝库’。
显然,这比方舟反应炉都要更让他感兴趣。
……
这几天洛杉矶非常热闹,托尼搞出的各种事端,让全城的媒体都陷入了狂欢,也是这样,让媒体们非常难得的放过了警察局。毕竟最近警察局的表现可算不上有多亮眼。
铁霸王和钢铁侠互殴,全程打酱油就算了,反正也没人指望警察能够参与到这种程度的战斗当中,能维持秩序,救护伤员就算及格了。可之前诺曼的案件,还有关于古斯曼的案件,可到现在都没什么进展。其中诺曼的案件还好,毕竟最丢人的是DEA,但古斯曼的案件就没的洗了。
古斯曼被认定是杀害卧底探员劳瑞·史密斯的主谋,可现在唯一可能掌握古斯曼买凶杀人的老托尼被人干掉了。
线索一下子就断了。
这些事原本是媒体可以攻击警方的点,可现在没人在乎了。
人们都去追捧托尼·斯塔克了。
但这不代表着事情就真的可以这么过去。至少上面那些大佬不太愿意让这件事就这么简单就过去。
凯今天早上就被达斯汀叫了过去,让他作报告。
也就是变相的催促凯尽快给出交代。
当然,眼下这种催促并不算急迫。
在凯打算离开的时候,达斯汀还有心思让凯去一趟医院。
“那个小姑娘已经醒了,看看从她身上能不能再弄一点线索。比如那批毒品!”
DEA探员贩毒,被毒贩坑了一批毒品,要是被洛杉矶警察找回来……既立功了,又能给DEA一个好看,达斯汀没道理拒绝这种好事。
“好吧。”凯眼下也没有太急的事,去看看那个小姑娘也没什么。
“那就拜托了。”达斯汀对凯不能再满意了。这个下属总能给他带来惊喜,他也希望这一次能够和以前一样。
……
玛蒂尔达因为中枪,经过抢救算是留了一条小命,连医生都说她生命顽强。这个小姑娘腹部中弹,流血什么的就不谈了,反正差一点就嗝屁,最重要的是感染,她的一节肠子被打断,加上中枪之后,没有经过及时的处理,导致腹腔出现了感染现象。
这让玛蒂尔达术后,昏迷了差不多三十六个小时。
或许是这一次濒临死亡的经历,让小姑娘被吓到了,醒来之后,整个人都消沉了不少。只是抱着一灰色的玩具熊发呆,也不说话。就是那样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儿童福利机构已经派人给她做过心理疏导,可据说效果并不好。
也是因为这样,儿童福利机构禁止了警察对她的盘问。
都市系統之王
直到今天,儿童福利机构才同意凯可以对玛蒂尔达进行询问,但有时间限制。
“嗨,玛蒂尔达。还好吗?”凯穿着无纺布隔离衣,走进了玛蒂尔达的病房。
为了保证玛蒂尔达不二次感染,她现在还在ICU病房。
女孩看了凯一眼,撇过头去,不理他。
偷了他一夜 唐雅
凯张了张嘴,他对孩子一向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你不能把他们真的当犯罪分子处理。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处于叛逆期的少女,还更加没有话题了。
最后凯只能硬找话题。
“你很喜欢里昂吗?”
没想到玛蒂尔达有反应,她看向凯。
“他怎么样了?”
“他自首了。”凯也犹豫过要不要说实话,可想了想,玛蒂尔达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有时候真的不要太过于小瞧孩子,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更何况玛蒂尔达了,这孩子的生长环境,注定了她不可能真的天真无邪。所以凯没有欺骗他。
至于里昂……应该算是自首吧。
“他会怎么样?”玛蒂尔达紧张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玩具熊,急切的问道。
里昂可是职业杀手,他落在警察手里……
“不清楚,这归法官管。不过大概率会一辈子呆在牢里吧。”凯已经决定不把玛蒂尔达当做一般的小孩子,所以也没有太遮掩,毕竟她总会知道的。
玛蒂尔达愣愣的看着凯,突然流下了眼泪。
“为什么!”
“因为他犯罪了。”
“为什么?”
“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凯尽量不去刺激这孩子。
首席社長我愛你!
“可那些警察呢?他们明明杀人了,为什么他们却可以什么事都没有?”玛蒂尔达略带一点激动的质问道:“为什么那些坏人可以做错事不受到任何惩罚,可里昂和我弟弟却要遭到这样的对待?”
凯沉默着听着这孩子的怒吼。毕竟现实太残酷,哪怕玛蒂尔达再早熟,他也不想让那残酷的东西污染她。
“玛蒂尔达……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会抓到诺曼那个混蛋!我保证!!”
凯能做的就只有这样了。
總裁的契約女人 風中妖嬈
“可里昂呢!”在经历过生死之后,玛蒂尔达对诺曼的执念没有那么强了,她更在意里昂。
“或许……我可以给他找一个好一点的律师。”凯不确定的说道。这已经是凯最大的妥协了。而且,也没什么用,里昂是自首,什么都交代了,物证、口供加上从里昂那收集来的武器当做证据,证据链无懈可击。律师再能颠倒黑白,也要遵守基本法。
“真的?”可玛蒂尔达不知道啊,她以为会有转机。但事实上只要她稍微想想都知道不可能,毕竟说这话的可是一个警察。但现在的她,又能指望谁呢?
異世廢材風雲 黎夜的幻想
“也许可以吧。”凯撒谎了。
也许是凯的保证让玛蒂尔达稍微松了一口气,她对凯的抗拒没那么强烈了。
“那……我还能和里昂在一起吗?”
凯脸立马黑了。
“不行!”
开什么玩笑!这姑娘和里昂相处的这段时间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开枪、设置陷阱、观察目标、指定刺杀计划……当时里昂给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凯差一点就揍了他。
这是给孩子学的东西吗?
玛蒂尔达可是在洛杉矶,不是在阿富汗!
她应该上学!
“为什么?!”玛蒂尔达觉得里昂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
“你觉得呢?”凯瞪着眼反问道!
“可我没有家人了!除了里昂。”
只婚不愛,緋聞嬌妻要離婚 鳳華雪月
“我们会给你找一个合适的家庭的。”
“我不要!”玛蒂尔达非常坚决。
“这可由不得你。”凯在这个上面绝对不可能让步。当然,就算玛蒂尔达不打算改变主意也没办法,哪怕最好的律师帮助里昂,他也要在坐几十年牢。
玛蒂尔达扭过头,没去理会凯,在她看来,像这么争执下去,实在太幼稚了。
凯刚刚吵的太投入了,以至于都忘记了自己目的,这会儿想起来了。
“那个……”
“什么?”对于凯,玛蒂尔达的印象其实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像其他警察那样讨厌。毕竟当初可是凯带着人从诺曼手中将她救走。
“你的那个混账老爹……”
对于这一点,玛蒂尔达很赞同,她不喜欢自己老爹,更何况,就是因为这个混蛋拿了诺曼的货,才导致他们全家被杀!其实继母和继姐被杀,玛蒂尔达压根没什么感觉,可她的弟弟是无辜的!他才是真正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直接说了,你知道你老爹把诺曼的毒品藏在了哪了吗?”
“我不知道……”
玛蒂尔达倒没想着隐瞒这件事,她是真的不知道。毕竟她还是个小孩,他老爹就算在不靠谱,也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她一个小孩。
“那仔细想想,你老爹在事发之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任何举动都行!”凯也没指望过一个小孩子真能知道毒品藏在哪。他真正想问的是一些细节,细节是魔鬼,很多东西都有可能隐藏在细节之中。
“奇怪的举动……”玛蒂尔达认真地思考起来。她觉得凯也是好人,不仅救了她,还帮里昂请律师。所以她想报答凯。“买玩具算不算?”
“买玩具?”这算哪门子奇怪的举动?
“对,我老爹从来没给我们买过玩具。但就在事情的前几天,他突然给我和弟弟买了一些玩具。”这是玛蒂尔达唯一能想到的奇怪之处了,他老爹虽然对比起那些真正的混蛋父母来说,相对要好一点点,至少他从来没打算抛弃他们姐弟。但买玩具?那就想太多了。
凯听到这个眼前一亮,立刻拿出电话:“克洛伊!从多兰一家那收集的证物当中有玩具吗?”
“玩具?”克洛伊一头雾水。“没有,上面既没有指纹,也没有血迹,我们收集那个干什么?”
“赶紧去找……”凯刚刚准备说话,突然玛蒂尔达递过来了一个灰色得玩具熊。“你不会告诉我……这个就是你老爹买的玩具?”
“嗯,我上次回去把它带了出来,这是我弟弟最喜欢的玩具。”
凯接过玩具熊,揉捏了下,发现玩具熊的鼻子位置有点硬硬的东西。凯立刻撕开玩具熊,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钥匙,钥匙后面还挂着一个圆圆的牌子。
牌子上写着‘埃尔斯保龄球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