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9wr3b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txt-第一百九十章 忘劍峯上熱推-es8as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当年徐无鬼还是齐王的时候,就以慕道之名大肆蓄养门客,在众多门客中他又效仿青鸾卫都督府的十三太保选出了十三名心腹死士,赐姓徐,依次排列,从徐大到徐十三,这名老者在十三人中排行第七,故称“徐七”。
在徐七的引领下,李玄都和秦素继续前行,过了这里,山路又变得狭窄起来,小河在内,山路在外,几乎是悬在半山腰上,仅容一人行走,下方山谷黑洞洞的,深不可测。
不说李玄都这位准长生地仙,已经可以御风而行的秦素也是半点不惧,反而沉醉于此中之景,心中想着,日后能在此地也是不错,远胜于太平山。又走出二百余丈,隐隐传来瀑布声响,转过山壁之后,秦素眼前倏尔一亮,只见一道瀑布如白龙倒挂,飞流百尺,冲刷出一个水潭,小河的源头便是由此而来,而山路则是直直往瀑布而去。
瀑布如门帘,在其后是一个高阔洞穴,通向一个花团锦簇的翠谷,此地四面环山,朔风不至,故而在初秋时节,也是暖意融融,而且不比外面的单调苍翠,繁花似锦,绚丽异常,甚至还有麋鹿在草地上漫步,见人也不害怕惊避。
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子,大大小小十余口房子聚在一起,并无围栏,周围又有田地、桑林之属,真是好一派田园风光。
李玄都前几次来到此地的时候,还不觉如何,当初胡良曾经问他此地是否居住着许多人,李玄都回答说此地只有徐先生一人居住,他也不知道徐先生为何要将此地建成如此模样。现在李玄都终于明白了,这里的格局竟是与陆吾居处十分相似,由此看来,地师图谋“玄都紫府”并非临时起意。
李玄都曾经先后三次来过此地,第一次是巧合之下误入此地,由此与徐无鬼相识,在此地疗伤修养。第二次再来,便是带着张白月的骨灰而来,在此地盘桓多日,当时他因为帝京之变心灰意冷,生出避世弃世之念,倒是羡慕这里了。第三次就是与颜飞卿、周淑宁、胡良一道来到此地。
徐七叹息一声,“老主人每年都要回来小住几日,只是从今以后,再无归期了。”
李玄都道:“飞升成仙,此乃喜事。”
史上最強山大王
徐七点了点头,“李公子说的是。”
李玄都挽起正在四下张望的秦素进了村子,沿着以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一路来到位于村子正中的一间雅舍之前,只见这座雅舍以乌木搭建,门前种了几丛水竹,然后就地取材,竹管连缀成渠,自山崖边引来泉水,以供煮茶之用。
窗户以一根支杆撑起,可见屋内有一方软榻,旁边是一张书案,放着一张焦尾古琴,风吹琴弦有韵声;一个书架,随意放了许多书籍,或竖或躺,一看便是常常被人翻看。
乍一看去,似乎主人只是暂时出门,很快便会回来。
李玄都与秦素进了屋内,秦素来到书案前,仔细端详着那张焦尾古琴,李玄都却是来到书架前,略微扫了一眼。
书架上的书与武学、丹鼎、卜算、阴阳经纬无关,大多与农学有关,想来当年地师徐无鬼就是在此地培育种子,那些水田便有了合理解释。
秦素轻声问道:“这便是地师的住处吗?”
李玄都轻轻“嗯”了一声,“以后我们也可以在此地隐居。”
秦素不由笑道:“隐居?我倒是无所谓,你耐得住寂寞吗?”
李玄都道:“动极思静,静极思动,一年中来小住几日总是不难。”
秦素轻轻拨动琴弦,没有答话。
李玄都从袖中取出一卷名册,递到秦素的面前。
秦素抬手接过,封皮上没有任何字迹,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笔力遒劲的楷书,皆是一个个人名,其后还有详细备注标记,吃惊道:“这是什么?”
我的左眼能見鬼
我的絕品美女上司
李玄都道:“是地师留下来的,是他经营多年的人脉,或者说他以天下为棋盘,在棋盘上的落子。这些人不属于阴阳宗,甚至不属于西北五宗,严格来说,他们是齐王的人,当年蓄养三千门客而引得皇帝震怒的齐王。”
秦素恍然想起地师的另一重身份,曾经是出身于天家宗室的齐王,以崇道和蓄养门客而闻名天下的齐王。
李玄都合起手中的厚重名册,望向李玄都,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李玄都说道:“有些事情我可能顾及不上,还要有劳你了,先把名单上的人大致筛选一遍,挑选可靠有用且能为我们所用之人,依次补充到客栈之中。这件事你也不必亲力亲为,让客栈中的属下去做就可。”
秦素若有所思道:“如果有了这些人手,客栈的实力就会大大增加,可是要怎么分配?”
明朝末年一皇帝
李玄都道:“主要是递增到你我名下,毕竟这些人是地师的属下,心思难料,还是由你我直接掌握比较好,免得生出其他事端。另外,贵精不贵多,以帝京为主,其他地方次之,若是不可靠之人,宁可舍弃,也不要强求。”
秦素明白李玄都的心思,他这是要为日后重返帝京早做准备了。帝京那里鱼龙混杂,与江湖争斗不能一概而论,许多时候刀不见光,剑不见影,倒是不能一味凭借武力横冲直撞。
秦素点头应下,收起这本名册,又听李玄都说道:“这里还不是山顶,陪我去忘剑峰一趟吧。”
秦素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问道:“这样好吗?”
李玄都看了她一眼,失笑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小心翼翼了,有什么好或不好。人死之后,魂归于天,魄归于地,万事成空。活人怎样做,死人终是看不到了,也就无所谓好坏之分,所谓祭奠一事不过是寄托活人哀思罢了。”
秦素听李玄都如此说,说道:“我刚才忽然在想,如果那位张姐姐看到我与你同去会是怎样的心情?会不会很难过?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就陪你一起去好了。”
李玄都道:“你倒是为旁人着想,只是我历来不信这些。人死万事空,如果我死了,你为我哭也好,笑也罢,我都是看不到了,那么你祭奠我也好,不祭奠我也罢,也都与我无关了。”
秦素忽然不说话了。
李玄都问道:“怎么了?不高兴了?”
秦素微嗔薄怒,“什么死不死的,不要乱说。”
李玄都笑道:“好,不乱说。我们走吧。”
两人离开这处小村庄,登上了忘剑峰。
峰顶除了洗剑池外就只有一座破败茅屋,屋顶上的茅草已经所剩无几,露出了光秃秃的房梁。屋前有一棵梨树,已经彻底枯死。
李玄都不由感慨万千。
他第一次来到此地时,梨花如雪。第二次来到此地时,梨树尽是黄叶,叶间悬挂着黄橙橙的梨子。第三次来到此地时,梨树枝叶婆娑,生意尽矣。没想到第四次来,梨树已经枯死。
在梨树下还有一座荒芜坟墓,墓前石碑上简简单单地刻就了五个字:“张白月之墓”。
李玄都与秦素并肩立在坟墓之前。秦素偷偷看了眼李玄都的神情,发现李玄都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感怀和追思,倒是显得十分严肃。
秦素心中微微一跳,只觉得自己猜测错了,李玄都此来似乎不是追忆当年那段感情。
李玄都不知何时抽出了“人间世”,脸色愈发郑重和严肃,然后就听李玄都说道:“本不该打扰你的清静,只是这次昆仑之行,你又一再出现在我的眼前,所以还是决定再来看看你……而且有件事要告诉你。”
李玄都忽然沉默了,只听得风声和衣襟被吹动的声音。
过了片刻,李玄都轻声道:“我会为你们报仇的,最迟不会超过明年。”
李玄都用右手握着“人间世”的剑柄,左手握着“人间世”的剑刃,继续说道:“之所以要提前来说,而不是事后再说,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能否成功,所以想了想,还是提前来说吧,想必你这个急性子也等得不耐烦了。而且这些年来,我没为你扫过墓,实在抱歉。”
秦素站在李玄都身旁,双手抱拳,微微低头,似是在默默祷祝。
秦素明白,李玄都说他不信人死有灵,那么他现在说的这些,其实是对他自己说的,他在坚定自己的信念,不使其动摇。
李玄都用“人间世”割开了自己的掌心,鲜血落在墓碑上。
老公大人請息怒
秦素默默地看着这一幕,没有阻止。
直到李玄都手掌的伤口渐渐自行愈合之后,秦素才轻轻开口道:“我相信人死有灵,张姐姐会保佑你的,一直都会。”
李玄都没有反驳,同样轻声道:“是啊。”
因为李玄都不相信人死有灵,便没有准备香烛等物,只是将“人间世”立在张白月的墓前,然后望着墓碑说道:“再见了,还有……对不起。”
说罢,他转过身去,向秦素伸出手,“走吧。”
名門財女
秦素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在了李玄都的掌中。
两人一起向山下走去,只剩下枯死梨树下微微晃动的“人间世”守在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