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wub優秀都市小說 劍骨-第四百九十章 縫隙讀書-st8js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长夜。
天下共长夜。
蜀山后山,月光漫散。
千手与裴灵素坐在山巅,几只猴子喝得醉醺醺的,挂在山顶树枝枝头酣睡,偶尔翻身,溅起一阵林叶翻滚声。
“丫头。”
师姐单手托腮,醉意朦胧,笑着问道:“师姐现在就等着你与宁奕风风光光的大婚呢,日子订下来了吗?”
裴灵素也有些恍惚。
她笑道:“不急。等他回来……”
微微停顿。
裴灵素在心中声音很轻地补充道:“也等我出来。”
她也想风风光光的大婚。
可这后山,是她无法逾越的生死之线,师姐喝醉了,往日里都是避开大婚这个敏感字词的。
“天都城有个年轻貌美的徐姑娘。”师姐喃喃道:“宁奕这次出山,一准是见她了。要是徐藏还活着,一准替你收拾他。”
裴灵素苦笑一声,双手捧着酒壶,呢喃道:“师姐,徐姑娘是很好的人。”
千手皱着眉头,恶狠狠瞪了丫头一眼,“不行……宁奕他可不能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师姐,你喝多啦。”裴灵素轻轻拍了拍千手的后背,轻柔笑道:“宁奕不会的。”
千手冷笑一声,“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难得见到师姐一醉。
东境大胜,天下太平。
裴灵素笑道:“那您的徐藏师弟呢?”
“徐藏……自然是个例外。”千手低低一笑。
裴灵素在心底默默道。
“我的宁先生,当然也是一个例外。”
……
……
天都宫内。
一座幽亭。
太子独坐亭内,面前是银白月光,铺满花圃,丝丝缕缕雾气,随着天都城上方那张符纸的飘摇,缭绕在视线之前,映射出长陵的景象。
身为天都之主,他已经掌控了“铁律”的力量。
整座天都城,都在他的眼目之中,一念之间,便可洞察四方。
太子面前的雾气,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
正如守山人所提醒的那样。
任何人登上长陵,皇宫之内都会有所感应,今夜宁奕和徐清焰的登陵,会被太子看在眼中。
铁律的监察之力,自然也将二人的谈话……传到了太子耳中。
李白蛟身子微微后仰,端起酒盏,静静看着长陵的风与雾。
……
……
“徐清焰,我的确喜欢你。”
女孩痴痴望着带自己登上长陵的宁先生,摘下帷帽,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惊喜的笑容。
听到这一句话,她是极开心极开心的。
可很快。
她意识到了不对……
这本该是一句甜蜜的情话。
可在宁奕的语气中,却听不出丝毫的爱意。
宁奕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明决。
长陵山顶,掠过缓慢的柔风,徐清焰忽然感到后背袭来一股凉意,她抿了抿干枯嘴唇,向着宁奕,像是一只猫儿,试探性地前进了一步。
“吱呀”一声。
长陵山巅的一块土石,轻轻翻动。
宁奕,向后退了一步。
徐清焰唇角的笑意瞬间凝固,那双翦水秋瞳中氤氲一缕雾气,此刻的眼神多了三分悲哀。
还有不解。
一进一退,保持着三尺距离。
两人之间,依旧站得很近。
可对于徐清焰而言,这个距离,却远如隔天堑。
“对不起。”
宁奕声音很轻的开口。
这三个字,如雷击一般,落在徐清焰心头。
“宁先生……你说什么?”
徐清焰恍惚摇晃了一下,竭力保持着礼节性的笑容,不让自己失态。
“徐姑娘。我不想欺骗你。”
“你一直都很优秀,很完美……”宁奕深吸一口气,道:“但如今,纵有百般欣赏,难掩千种陌生。天都相逢,我已不太认识现在的你。”
微微停顿。
宁奕认真望向徐清焰,道:“退一万步,我心中已另有她人。”
“我不在乎!”
女孩攥拢帷帽,皂纱在掌心变形,她再度前踏一步,一字一句泣泪问道:“宁奕,我喜欢你,与她人又有何干?”
“有。”
宁奕声音很轻地开口,嗓音沙哑,“宁某心中……已没了任何人的位置。徐姑娘,你我之间,只能做朋友。”
这就是他今日要与徐清焰挑明白说清楚的事情。
缠缠绕绕,曲曲折折。
一路走来,两个人的因果,发展至今,已是难以割舍……宁奕不希望徐清焰再追逐自己,将自己当成整个世界的光。
笼中雀,已有了一座完整的世界。
他做到了当初的承诺,替徐清焰打开了笼子。
这些话,越早说,越好。
徐清焰怔怔站在风中,泪水如断线的玉珠,被风吹成断续的丝线。
她这般模样,任人看了都会心碎。
宁奕则是选择闭上双眼,不去看,不去想。
长陵的风忽然大了起来。
风声灌耳。
我的火辣女总裁
徐清焰脑海里,有什么声音,在嗡嗡嗡的轰鸣着。
一瞬之间,眼前的世界似乎黑了下来,心中有什么东西垮塌了……一股强劲的力量冲刷而来,让人站立不稳。
原来真的只需要简单的一句话。
便可以让一个人心碎啊。
女孩的面色,肉眼可见的迅速苍白下来。
徐清焰微微躬身,想要扶住什么,她按住了长陵的一棵古木,望向那个闭着双眼,在风中如老僧站定的黑衫男人。
她颤声笑着问道:“宁奕……你何必对我说之前那些话,既然你曾喜欢我,为何我就不能在你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裴灵素的付出,叫做付出。我的付出,就不叫付出了么?”
“你葬在冰陵的那三年……我日夜汲血,榨取神性……”
“走紫山,访雪原,为求你回来,你可知我熬了多少长夜,白了多少头发,燃了多少香火?”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对我?”
字字诛心。
宁奕尽管闭目不看,但难掩痛苦之色。
他数次擦拭剑心,数次扪心自问,决定今夜挑明一切,与清焰说明自己的心意,想法。
可此刻,他的心亦如万般刀割。
宁奕压下一切,声音沙哑地低沉回应:“你……什么都没有做错。”
这个回应,太无力了。
徐清焰依旧在笑,“是,宁先生,我成了你眼中所不齿的天都监察司大司首,只因我想为我兄长复仇。你后来告诉我,不愿我这么做,可那时候你在哪?我为蜀山送了近百封信,上万个字,你又何曾回过我一个字?但凡在我迷茫失落之时,你告诉我不要如此……我又怎会成为如今这样?”
她抬起双手,自嘲笑道:“如今这双手,沾了天都上千条人命,你觉得脏了?还是说,我就该当一只笼中雀,任人拿捏,戏弄掌中?”
直到这一刻,宁奕才切身体会地明白一个道理。
这世上最伤人的不是刀剑。
而是言语。
天都夜宴,他已伤了徐清焰一次。
那道缝隙,或许随着时间越来越小,或许会愈合成为一个伤疤,可终究还是存在,终究还是不可弥补。
这道伤口,一旦撕裂,便只会更疼。
“那日,沉渊派铁骑给我送信,还给我送了一句话。”
徐清焰惨笑道:“他对我说,世间因果,皆有注定,强求不来……凭什么他觉得我所做的,就是强求?”
锵的一声。
徐清焰攥拢骨笛叶子,握在掌心,一把拽出。
神性引召,宁奕腰间的细雪,毫无预兆地出鞘,化为一缕流光,掠入她的掌心。
宁奕闭目的神情陡变。
他没想到,徐清焰的神性,竟然可以引动自己的细雪!
下一刻,徐清焰已经握住细雪。
她声音颤抖道:“宁先生,清焰知道裴姑娘是不可辜负的良人,她的确与你是天作之合,但将军府大先生的话,清焰不认同。”
“这世上,不可强求别人,难道还不可强求自己么?”
徐清焰将剑锋缓缓抬起,搁在自己脖颈之前。
剑音铮鸣——
她抢剑之后,望向宁奕,想要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愧疚的,痛苦的,后悔的,情绪。
她看得出来,刚刚那一番话,宁奕已经动摇了。
只要有这些情绪,那么今日这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宁奕缓缓睁开双眼。
他沉默看着这一幕。
剑在颤抖,手也在颤抖。
他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女孩,是在害怕。
她不害怕死亡。
她害怕……失去自己。
所以一味的付出,无下限的讨好,无止境的认错……这就是她口中所谓的强求自己。
只要宁奕愿意,她可以献出一切。
这正是宁奕所害怕的。
牺牲自我的“追逐”。
爱一个人,不会因她生出改变而不爱。
爱一个人,也不是要变成他心中的完美模样。
爱本来就是不完美的。
让宁奕觉得心碎的,是自己倾尽一切帮助的徐姑娘,即便离了笼牢,终究是为自己而活的病雀。
长陵山巅,一片死寂。
簌簌落叶飘飞,如雪屑,如枯灰。
“珰”的一声。
一滴细长的泪珠,溅在细雪银白锃亮的剑身上,荡漾出清脆的,刺耳的心碎声音。
徐清焰看到了。
宁奕眼中是平静,是冷漠,是麻木,是不在乎。
搁在脖前的那一剑,终究没有落下去。
宁奕来到徐清焰面前,他取走细雪,将其重新归于鞘中。
宁奕轻声道:“徐姑娘,就当宁某是个负心人吧。”
那张好看的面孔,已经哭花了妆容。
宁奕伸出一只手,“还给我。”
女孩拼命摇头,紧紧握着掌心的骨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哽咽:“宁奕……我不要这样……我们做回朋友……好不好?”
“徐,清,焰。”
宁奕一字一句地开口,最后一遍地念出女孩名字。
那个女孩,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女孩,乖乖将骨笛叶子还了回来。
这次,是宁奕主动要回了这半片骨笛叶子。
接过骨笛,擦肩而过。
徐清焰还想说些什么,被宁奕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全都噎了回去。
“以后,就当我是陌生人吧。”
宁奕向前走去。
他没有回头去看背后崩溃大哭的姑娘。
他一路走下山阶,身形淹没在长陵雾气中。
……
……
(辛苦大家等到现在。这章写完,我个人还是比较难过的,大概也能猜到各位看到这里的反应。清焰和宁奕的故事到这里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转折点,但仍然在继续。晚些会在公众号发一篇文章,也会在那里作出对书评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