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2x3js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七百七十二章 三女相見眼分紅看書-sf7ya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一大清早。
钟文就已是起来了。
当然。
李道陵他们也已是起来了,包括观里的其他人也基本是如此。
对于昨夜发生的事情,他们好像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哪怕钟文和曼清二人离开的动静,他们都未察觉到什么。
“师傅,请随弟子来一下。”钟文走近李道陵,小声的言语了一声。
李道陵有些不解。
自己这个弟子昨夜才回来,今天怎么一大清晨的还有什么事不成吗?
漫畫中的美食
李道陵跟随在钟文身后,“九首,有何事吗?”
“师傅,昨夜有两人闯入我龙泉观附近,其中一个逃走了,而另外一个被逃走之人杀了。”待钟文引着李道陵快要出了龙泉观后,钟文这才向着李道陵说了昨夜之事。
李道陵乍听一下,先是一愣,“怎么回事?这两人是冲着我太一门来的还是路过此地?”
“弟子暂时也不知道。”出了观门后,二人往着龙泉观左侧山林边方向行去。
片刻之后。
李道陵已是瞧见了一个早已死去多时的老者。
“九首,此人你可识得?”李道陵心中有些忧心。
钟文指了指那死去的地煞,“师傅,此人弟子并不识得,昨夜听慈航殿圣女曼清所言,此人乃是地荒之人,至于叫何名,弟子不知。想要知道此人的具体身份,一会我得去把二师傅他们请过来看一看。”
“嗯,这事是得让他们过来看看。那另外逃走之人你可有什么眉目?这二人又为何在我龙泉观附近撕杀?”李道陵对于死的人乃是地荒之人,心中更是紧张不已。
地荒。
李道陵虽不是很了解。
但也听钟文以及理竺他们聊过。
知道这地荒乃是三荒之一。
每一个三荒中人,均是武道之境的境界。
而这地荒的人突然出现在龙泉观附近。
可想而知,李道陵心中猜想着这是不是冲着太一门来的。
更或者是冲着理竺他们师兄弟二人来的。
“师傅,这事我也猜不出什么来,只有请二师傅他们过来看过之后,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原由。”钟文连死去的地煞是何人都不知道,他哪里又会知道逃走的人是谁,而这二人又为何在此拼杀呢?
话不多说。
李道陵心中焦急,差了钟文去几里之外去了。
没过多久。
钟文来到理竺他们所居住的山洞。
“哥,哥。”当在山洞外习练功夫的小花一见到钟文后,就兴奋的直扑自己的哥哥。
而钟文见到小花后,也是欣喜不已,“不错,看来我家小妹不用两年就可以突破到先天之境了,你可得好好学,说不定到时候你都能打败哥哥了。”
“哥,我很努力的,只是师傅说最近我不能回家,我想阿爹阿娘和小弟了。”小花以前或许不怎么念家。
可自打来到这山林之中后,却越发的开始有些念家了。
或许是因为没有玩伴,也没有能说话之人。
除了理竺和伯溪二人,能找着说话的对像,估计也就是这山林之中的动物们了。
况且。
依着小花的性子。
以前可是满山遍野的跑。
而当下成了天地宗的弟子,又成了伯溪的弟子之后。
她的好日子,也算是到了头了。
这不。
每日的作息时间,基本都被伯溪给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天不亮就得起来练气。
醫手遮天:千面皇妃
然后习练拳脚。
到了午时再练气,下午练兵器。
而到了晚上,那更是需要与自己的师傅对打一番。
睡觉前,还要练气一个时辰。
就这样的作息,小花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想别的。
除了依着计划来,她想反抗都反抗不了。
这不。
当小花见到自己哥哥之时,这兴奋之色自然而然的起显露了出来。
好在小花很少有哭鼻子的,要不然的话,换一个人非得抱着钟文哭天喊地了。
再加上小花也都快十五岁了。
都这么大了,想要哭鼻子估计也难了。
再者小花性子本就要强,想让小花哭鼻子,估计得是很伤心的事情了。
“没事,等年的时候我跟师叔说一声,到时候你也可以回家去看望阿爹阿娘他们。”钟文摸了摸小花的脑袋安慰了一声。
“小文,何时回来的?”正当钟文与小花说话之际,伯溪突然出现在山洞门口处。
钟文见伯溪出来,赶紧上前行礼,“弟子见过师叔,我于昨夜才回的,今日前来拜见二师傅和师叔,顺便有件事情还想请二师傅和师叔出山一趟。”
“哦?何事啊?”伯溪走近钟文。
而此时。
理竺也从山洞内走了出来,见到钟文后也是一喜。
“弟子见过二师傅。”钟文又是行礼。
“好,回来就好,刚才听闻你有事让我们出山,难道龙泉观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吗?”理竺走近钟文,拍了拍钟文。
钟文见二人已是到场,直言而道:“二师傅,师叔,昨夜地荒的人出现在龙泉观附近,另外还有一人出现,那人杀死地荒之人后见我追袭而至,被迫逃离进了这山林之中去了。”
当钟文的话一起后,先是一惊。
情有不甘
随后二话也不说,直接纵身往着龙泉观方向奔去。
钟文见二人如此,只得转向自己的小妹交待道:“小妹,哥还有事要做,你好好在这里习练天地宗的功法,等年节之时,我再过来。”
“好的,哥。”小花嘟着小嘴,无奈的点了点头。
没过多时。
理竺师兄弟二人已是到了龙泉观附近,见到李道陵后直接落下地。
钟文也是紧随其后。
“师兄,是地煞。”伯溪见到已是死去多时的地煞后,急声望向自己的师兄理竺。
理竺蹲下身来,把地煞反转身来查看了一下背后的伤口,“地煞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龙泉观附近?难道地荒的人已是发现我们的踪迹了吗?”
着实。
理竺师兄弟二人到了这龙泉观。
这地荒的人就出现在龙泉观附近,这不得不让理竺心中怀疑了。
从伤势上看。
理竺想不到能杀了地煞的人是谁。
依着理竺所知。
地煞后背的伤口,绝不是他所认识的人所为的。
这背后到底是因何而起的,理竺也想不出原因来。
但对于地煞突然现身于龙泉观,这不得不让理竺心中担忧。
“二师傅,昨夜那逃走之人,其纵身术很是高绝,估计连我施展轻功都不一定能追得上,而且那人见我追击而至后,像是怕我见到此人似的,二话不说就把这人杀了逃离,那人会不会是天荒和地荒之主?”钟文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癡相公
伯溪闻言后,直接反对,“不可能,天折杀人喜欢从正面而进,而且天折绝不会从背后下手的。”
“是啊,你师叔说的对,天折杀人绝无可能会从后背下手。而地岩那更是不可能了,因为地岩最擅长的是刀法,剑法虽说也不错,便刀法才是他最为拿手的。再者,地岩也没有理由要杀地煞的。”理竺也是反对钟文所提出的疑问。
而且。
理竺也未把话说透。
伤口就能说明一切。
更别说他们二人对于天折以及地岩二人可以说最为了解的了。
正当钟文他们在龙泉观外说着此事之时。
观内这才将将起床的墨离,顶着一个鸡窝似脑袋,从自己的屋子走了出来。
而巧不巧的,正好遇上从屋中走出来的曼清与龙玉二人。
当曼清瞧见昨夜偷听钟文师徒几人对话中所提及的女子墨离,这一乍见之下,曼清突然发现这墨离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好。
而这个好。
天吟劍訣 離情別緒
毒師
取决于墨离此时的形象。
曼清身为慈航殿的圣女。
形象可以说最为注重的了。
每日里,总是会花去不少的时间洗漱装扮。
可眼前的这个墨离,看起来犹如一个乡下丫头一般,一点都没有所谓的大家闺秀模样。
墨离盯着曼清与龙玉二人。
曼清与龙玉同时也盯着墨离。
此时的她们三人,各有心思。
墨离心中却是在想着,这太一门怎么还有这么美艳的女子?难道这太一门人喜欢收一些美艳的女子成为弟子吗?
曼清的美艳是淡扫蛾眉的淡雅之姿,而龙玉的美艳乃是雍容华贵。
反观墨离。
墨离说来也是不差的。
墨离的美,用裸袖揎拳一词来形容也不为过。
因为此时的墨离,除了脑袋顶着鸡窝状之外,臂袖早已是捥到了臂膀了,显露出好一片白来。
更甚者,这衣裳也是上下不齐,一看还以为就是一个村姑。
三人六目相对,谁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瞧着对方。
此时,从饭厅回来的陈丰,正好瞧见三人的状态后,赶忙走上前去介绍道:“几位娘子安好,想来你们并不认识吧?墨离,这二位是曼清和龙玉。二位,这位是墨离。”
暴戾世子的狐貍妻
当墨离得了陈丰的解释后,嘿嘿一笑道:“陈道长,你们龙泉观怎么跟别的门派不一样啊?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啊?”
可随着墨离的话一出。
这下算是双方都给得罪了。
这也使得陈丰显得异常的尴尬。
着实。
在龙泉观当中,除了有曼清龙玉二人之外,还有不少的女子。
当然,这些女子非龙泉观或太一门的弟子,但基本都是各道人的家人。
说这些女子是龙泉观人也不为过。
神的天使帝國 月空樓閣
而曼清龙玉二人听了墨离的话后,眼神顿时就有些不悦了,率先说话的自然是龙玉了,“你不也在龙泉观吗?不过我看你虽是女子,怎么像是一个村妇一般。”
芙蓉簟(裂錦) 匪我思存
網遊-屠龍巫師 宛若新衣
“我是村妇?你见过我这么漂亮的村妇吗?你才是村妇,你全家都是村妇。”墨离见龙玉出声讥笑于她,立马就遭到了墨离的反讥了。
陈丰见这像是泼妇骂街的状态,赶紧劝阻,“二位莫要如此,你们都是我龙泉观的客人,切莫要伤了和气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