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pzeka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四百零二章 金丹繪圖鑒賞-im5yp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说是天定归属于苏礼的‘小千星界’,但是他自己却左右感觉不到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一块区域无法被感知……可能是他的级别还不够吧,也或者是这‘小千星界’还没完成。
简而言之,苏礼现在的脑子里有个坑,坑里埋着一个世界……
很是微妙的感觉,总觉得他有被冒犯到。
武揚天地 旗餵餵
这时感觉到了苏礼的‘吉祥’之后,椿却是决定一定要死死抱住这个男人不再松手了。她一本正经地说道:“苏礼,请问妾身今后是否可以凭此分身侍奉左右?”
苏礼稍稍皱眉随后又展开,因为他觉得这很正常,毕竟他得到了那些大神通者都很想要的至宝,所以总要看着点才能放心的吧?
而且他身边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反正也就够多的了,所以他点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我在外怎么称呼你的?”
椿侧头稍稍沉思,随后却是忽然做法,身上出现了绿意……她花叶为衣,脑袋上开出了一串小巧的海棠花作为装饰,随后俏生生地站在苏礼的掌心说道:“妾身海棠,请君怜惜。”
苏礼:“……”
总觉得他的向道之心一直在被某些东西挑衅着啊……不过他是明白了,这是椿给自己这具分身命名,也是准备以海棠花妖的身份存在于他的身边。
不,或者说是海棠花神也说不定吧!
果然,这个时候化身海棠的椿说道:“因为妾身偏爱海棠,所以百花神位分发的时候那些名花皆有主,唯有海棠独留。如今以此海棠花神之躯伴君左右,愿为君驱驰。”
“哎~”苏礼不由自主地长叹一声,随她吧,随她吧……她觉得开心就好。
“好吧,那我接下来要闭关修炼,那小千星界不会有任何影响吧?”他随后担心地问。
竹馬翻譯官 Ⅱ
椿……不,现在可以称之为海棠,她表情似乎有些失望地说:“无妨,小千星界内蕴无穷奥妙,说不定还能够助君修行呢。”
苏礼点点头,却还是注意到了她脸上的失望……随后连忙说道:“海棠若是无聊,可出门寻找肉肠它们玩耍,肉肠和暴烝都在外面,它们会照顾好你的。”
海棠一听忽然就来了兴致,然后小小的身子兴冲冲地往外跑,然后同时说道:“君请安心,妾身会照顾好自己的。”
苏礼:“……”
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这个椿的分身海棠,虽然神态举止都和椿很像,但是在心情上完全就是一副小姑娘的样子嘛。
不过随她吧,反正外面院子里差不多大小的‘小伙伴’多了去了,就让这小海棠和那些萝卜精玩去吧。
……
苏礼放心了,然后开始准备修行。
密室之内又重归于平静,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特别容易静得下心来。
《东明心经》又运转了两次,使得原本就很平静的心更干净了。无悲无喜无挂碍,然后念头沉入己身,直面自己的金丹。
上一次他在结丹时曾经刻画了一部分东洲地图。但那时候因为眼界所限故而没有将之完全,但是这次他又游历了蜀中,算是将自己认知中的东洲最后一块缺漏补齐,他也就能够顺势将之刻绘完善。
他在金丹上细心地刻画着,一笔一划都是稳重而坚定。而这完整的东洲地形图也是渐渐完整展现……东洲地形,早就已经在他心中存在很久了。
补全这张地图的过程并不怎么惊心动魄,甚至苏礼觉得很平淡就完成了。
他停止下来好好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心中甚是满意。
这次的闭关目的已经达到,但是就这么出关好像有些对不起‘闭关’这个词,所以他干脆又运转了一下《东明心经》,权当应付吧。
自己决定要闭的关居然也会敷衍,这也真是没谁了。
然而这一次《东明心经》的修炼却是反而将他带入了另一种境地之中……
他脑内的小千星界仿佛一同散发出一种奇妙的波动,使得他的《东明心经》以另一种形式完成了与外界天地的沟通……这一刻,他的整个身心都仿佛融入了这方天地中。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他的那枚金丹仿佛受到了某种影响,那浮于表面的地图纹刻一下子变得立体丰满了起来……不止如此,原本苏礼在刻画的时候是稍稍放大了一点的,整张地图是布满了金丹表面。
但是现在,这张地图却是忽然间微缩到了金丹的一侧……
苏礼从外部看去,却发现这就好像是他在等仙台上看到的东洲大地一般。
这个变化着实是令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只觉得这应该是《东明心经》的神妙吧,真不愧是上界天庭的秘法。
他好奇地感应了一下这变化过后的金丹,就觉得这金丹似乎受到天地的洗礼一下子变得凝实了许多。
苏礼从修炼状态下脱离出来,还感受到了金丹上传来的对外界的一些牵扯力……仿佛是因为金丹的质密,使得它能够影响到一些外界的元气,将之自然而然地吸引了过来。
他好奇地以自己的神念去触摸了一下这些被吸引过来的天地元气,然后竟然就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自由地掌控这些天地元气,就好像它们已经彻底被他所驯服一般。
至尊傻妃
他惊奇地尝试直接以这些天地元气施法……罗炎织手上凝结一柄赤练神煞剑,却给他一种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感触。
这剑,竟然比先前他以真元凝结的还要真实凝练……好像这样的剑更高级啊。
说实话,天地元气绝对是一种更高级的力量。修士的修炼过程就是一点点地掌控天地元气的过程。
江山
从先天境界时的先天真气,那是以自身精气、意志来调配天地元气。然后金丹期的真元,则是去掉了自身精气然后以足够强大的意志拆解天地元气再混合形成。
而如今,苏礼操控天地元气的方法却是更进一步。这些天地元气仿佛因为他那特殊的金丹而被打上了明晰的个人印记,他只需要些许意志操持就能将之如臂使指。
并且随着他加强精神力的加持,还能够使之急剧强化……
苏礼连忙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关小黑屋’的赤老封印解开,然后挥舞这手中的火焰之剑问:“我这,难道就是法力了?”
赤老:“……”
他表示自己不想说话……这小子先前还因为古修法的事情把它给封印了,结果现在……累觉不爱就想哭。
苏礼没想到赤老居然敢不回他的问题,于是他顺手又将之给封印了。他其实也不需要赤老的回答,这是什么玩意儿他会不知道?元婴才能炼化的法力现在他也有了!
这些天地元气受到他那枚金丹的牵引,填充于那东洲地图的立体面内。于是河流仿佛有水,湖泊有波光,山巅有云气,江河可奔流入海……
那东洲地图仿佛真的是活了过来一样,显得十分有趣又神奇。
苏礼感觉天地元气便是这样受到了他的精神烙印,成为了能够被他调动的法力。
但是金丹上的除了东洲地图那一面是有法力凝结的,在其他空白地方却什么也没有……于是这种情况让苏礼明白了接下来的修行之道:踏遍百川,游历四方,然后完善金丹绘图!
他也在琢磨自己这是不是走了古修法的路子?但是很快他又觉得不像,因为古修法是以肉身承载法力。按照修炼的理念来说,那就是先强化‘丹炉’,然后再以更强的‘丹炉’更好的资粮来重铸金丹。
而苏礼现在却明显是将法力汇聚于了金丹之上而不是藏于肉身中,所以这应该还是今修法,就是有些不太一样吧?大概。
花都獵人
修炼至此他也就不再继续下去了,因为他的金丹可以缓慢但却源源不绝地自己聚敛、炼化法力,很省心的样子。
他觉得这也没啥不好也没察觉到什么不妥的地方,于是就出关了。
苏礼推开静室的大门,来到自己的院子里……
还在门口的时候他就听到了里面一片欢声笑语……嗯,海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当他入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令他有些想要捂脸的一幕……
手掌大小的海棠兴高采烈地坐在了肉肠的脑袋上指挥若定……而它们的面前,这是那骑着芝马的小参娃,被撵得鸡飞狗跳。
旁边一群萝卜娃大呼小叫欢呼加油……这一副乱糟糟的样子,宿世智慧告诉他这叫……幼儿园。
此情此景着实是令他头皮发麻,尤其是这个‘幼儿园’里还有一个温柔大方的‘大姐姐’在看场子……那是舞阳。
海棠骑着狗一路鸡飞狗跳,那当然会把那些萝卜娃给撞翻啊。
于是这时候舞阳就会温柔地过去将之扶起来,然后安抚这些萌萌大眼睛不要流泪……
苏礼总觉得自己院子的画风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所以连忙大脑急速运转,然后施展了一门临时改变完善出来的法术:水镜术!
原本这是一门侦查类法术,用于侦查远方情况的。但是现在却被苏礼用来记录此时画面,然后以凝结成冰的方式将之封存。
毕竟想想以后还要去面对青帝这种大佬,说不定多记录一些这种画面有利于拉近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