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闻言,大长老和剩下几位长老的目光,终于从“小宝贝”身上挪开,双眼化作绿色的竖瞳,幽幽的扫视周围。
接着,惊愕和茫然的表情,同时出现在几位魁梧老人身上。
在他们的视野里,周围空气是如此的清新,以往萤火虫般游离在空中的蛊神之力,此时已是零星散落,稀少的可怜。
“天才啊……..”
大长老为首的老头子们,激动的面皮发抖,齐齐看向许铃音。
周围的“蛊神之力”莫非都让她吸收了?
她怎么做到的………长老们又诧异又激动。
“咦,不对。”
火熱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
大长老摇摇头,审视着许铃音:“小娃子气力暴涨不假,但她仍然是八品层次,此地的蛊神之力浓度不及极渊附近,但也不是她能承受的。。”
众长老皱眉不语,以他们的智慧,当然不会有什么收获。
于是一个个愁眉苦脸。
这时,慕南栀抱着小白狐返回,大长老瞅了眼这个皮肤白皙的丑姑娘一眼,蹩脚的大奉官话问道:
“那小子呢?”
“他说四处逛逛。”慕南栀回答。
大长老微微点头,没放在心上,只当是外乡人好奇极渊的情况,想四处打探观赏,增加阅历。
至于安全方面,一位能杀金刚的超凡武夫,别说在地表的原始森林地带,即使深入极渊也不会有事。
…………
另一边,深入原始森林的许七安,盘坐在一块岩石顶部,以吐纳的方式,吸收着游离在空气中的蛊神之力。
此处蛊神之力的浓度是外围的十几倍,每吸收一刻,许七安体内的气血就旺盛一分,进展非常迅猛。
气血与气机无关,它所象征的是气力,气血越旺盛,体力越好,力气越大。
同样是三品巅峰,不施展气机的话,两个许七安可能都没有龙图力量大。
“气血越旺盛,我能炼化出的气机就越多,尽可能的吞噬蛊神的气血之力化为己用,然后找小姨双修,最后再拔出封魔钉,那我就是彻彻底底的三品巅峰,不,是随时都能突破二品的三品武夫。
“比当初的镇北王还要强大。”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分享
他保持着吐纳姿态,持续吸收蛊神之力,一刻钟后,七绝蛊停止了吸收。
它达到极限,无法再消化蛊神之力。
许七安“审视”七绝蛊,发现力蛊的能力不但追上了毒蛊、尸蛊和暗蛊,甚至还有超越。
他收获了力蛊的第二个能力:狂暴!
它能刺激细胞,短时间内爆发出超越正常状态的力量,代价是爆发结束后,会进入疲软状态,且饭量大增,需要胡吃海喝才能弥补消耗,不然会造成气血衰竭,影响寿命。
呼!
就在这时,呼啸声破空而来。
大片阴影笼罩,一块巨石飞旋着砸向许七安。
他轻轻侧身,任由巨石擦身而过,在地面砸出大坑,然后继续翻滚,撞断两棵变异的大树。
这里的植物吸收了蛊神气血,也发生了一定异变,比普通的树木更加坚韧粗壮。
避开巨石袭击的许七安,朝着前方看去,密林中,树荫下,站着一只高大威猛的黑背猩猩。
它双眼赤红,獠牙凸出,长嘴上方的肌肉皱起,凶神恶煞的盯着许七安,见这个人类看过来,黑背猩猩尖啸着拍打结实胸膛。
然后,从地上抓起一把碎石,用力投掷出去。霎时间,宛如箭雨瓢泼,劈头盖脸的激射而来。
这只猩猩力量大到吓人………许七安身躯融化,从黑背猩猩身后的影子里钻出来。
他用力握拳,指骨爆豆般炸响,整条右臂肌肉膨胀,粗壮了足足两倍,完全畸形。
砰!
仿佛火炮出膛,空气都被这一拳捶的炸裂。
黑背猩猩的身躯四分五裂,肉块朝着四周飞射,鲜血、脏器噼里啪啦洒了一地,腥臭味瞬间弥漫。
“我现在有找龙图扳手腕的冲动………”
许七安欣喜的感受着自身变化。
他没有耽搁,转身朝着东边行去,往东一直走三十里,就能进入“毒蛊之力”弥漫的区域。
很快,他来到一片笼罩着瘴气,枝叶浓密的地带。
许七安原以为“毒蛊之力”笼罩的区域,植被会相对稀疏,只有部分剧毒植被能生存,谁知此地的树木高大,枝叶交错,简直密不透风。
咔!
他折下一根树枝,把枝上的树叶摘下来塞进嘴里,嚼了几口。
“有毒,但品质不行。”
接着又品尝了灌木和杂草,全是含着毒素的,只是毒性不大,对毒蛊不会有什么增益,但能充当缓解副作用的零嘴。
他一路走着,尝着,偶尔抓住几只毒虫,摘几株毒草,越往里走,植物和毒虫的品质越高,毒性越强。
到了一处让他吃的津津有味的地方后,许七安盘坐在树影下,吐纳弥漫在空气中的瘴气、毒气,滋养毒蛊。
没多久,七绝蛊再次到了瓶颈,无法再吸收毒气。
许七安掌控了新的毒蛊能力——毒体!
毒体有两大能力:转化和吸收。
转化:把一切无毒之物转为成有毒之物;把一切有毒之物转化为无毒之物。
吸收:吸收一切有毒之物化为己用,这包括敌人的气机、剑气等攻击。同时,它还能通过吸收毒物,来修复身躯。
即使缺胳膊断腿,只要周围的毒物够多,就能把它们吸收,转化为毒体。
不过对许七安来说,这项能力有点鸡肋。
粗鄙的武夫最不怕的就是缺胳膊断腿。
他接着去了其余五处笼罩蛊神之力的地带,没有深入,但对极渊有了大致的认识。
尸蛊部生活的全是一群行尸走肉,有动物,也有人类,他们就像丧尸一样漫无目的的行走在特定区域里,遇到有活着的生物进入,便蜂拥而上。
不是为了进食,而是传递子蛊,把生灵化作行尸。
情蛊所在的区域,空气中弥漫着催情气味,这里鸟语花香,植被疯狂繁衍,因此花草树木极为茂盛。随处可见“多人运动”。
动物们心无旁骛的做着原始的基因传递活动。
鸟鸣声和兽吼声是这里唯一的旋律,许七安尝试着用心蛊的手段,听取动物的语言。
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可以归类为两种:
“快来上我”和“卧槽”。
真是一片鸟语花香之地。
暗蛊区域步步杀机,随时都会有蛊虫和蛊兽从阴影里跃出来,给予你致命一击。
许七安在这片区域逗留的最久,因为无法安静下来吐纳,直到把周围的蛊虫和蛊兽杀绝,才有了安心吐纳的环境。
释放超凡境的气息不起作用,蛊虫和蛊兽只惧怕同类中的高位强者。
心蛊之力笼罩的区域,是最正常的,但也只是看起来正常。
实际上那里最危险,因为所有的动植物都有“统一”的思想,就像一支庞大的军队,协作密切,吞噬着进入此地的生灵。
对于这样的区域,许七安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开启金刚神功,任由心蛊控制的兽类、植物攻击,自顾自吸收该区域的蛊神之力。
等到心蛊进一步蜕变,受到高位同类的压制,该区域的心蛊便再不敢攻击他。
当许七安逐一吸收蛊神的七种力量,七绝蛊达到均衡后,脖颈猛的一麻。
“要蜕变了………”
许七安当即盘坐在地,用心感应七绝蛊。
…………
大长老带着三长老、四长老深入原始森林,他们的瞳孔保持着绿色,仔细审视周围的“蛊神之力”。
“这边的蛊神之力浓度没有变化………”
大长老环首四顾,目光在东侧顿了一下,道:“去那边看看。”
三位长老走了几分钟,停下脚步,发现此地的“蛊神之力”略显稀薄,这还是周边的蛊神之力弥漫过来,有所填补。
四长老摸着下巴,分析道:
“有大蛊物出世了?”
他指的是超凡境的蛊物。
在蛊族过去的历史里,极渊深处偶尔会出现超凡境的蛊物,诞生灵智,而后从大裂谷深处出来,猎食周边的生灵,其中包括蛊族。
大概每隔六七百年就会有一只超凡境的蛊物诞生。
蛊族对此的应对措施是,每隔一甲子,各部的首领就会结伴深入极渊,清剿里面强大的蛊物。
但这并不能完全杜绝超凡境蛊物的诞生,因为蛊神状态不稳定,它有时溢散出的力量磅礴浓郁,有时则稀薄量少。
没有固定的规律。
这就会导致可能前几百年都没有强大蛊物诞生,后几十年,忽然诞生一批强大蛊物,甚至诞生超凡。
而蛊族各部首领,不可能一直守着极渊。
大长老目光陡然一凝,沉声道:
“有情况。”
三长老和四长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里散落着一地的肉块,鲜血和脏器洒了一地。
大长老健步如飞的靠拢过去,抓起一块碎肉,道:
“尚有余温。”
三长老在旁边的灌木丛中找到了黑背猩猩的头颅:“是猩猩。”
四长老则说:“把肉收集起来,带回去给孩子们熬肉羹。”
大长老和三长老欣然同意。
把能吃的肉收集起来后,三位长老这才开始分析起来,大长老提出疑问:
“如果是超凡蛊物的话,怎么只杀不吃?”
三长老回答疑问:
“可能是吃饱了?”
四长老做出反驳:
“你什么时候吃饱过?”
一阵沉默后,他们决定趁着肉还新鲜,赶紧回家。
与外头的三位长老,以及许铃音慕南栀会合,大长老用力摸着许铃音的脑袋,爽朗大笑:
“回家给你熬肉羹。”
许铃音开心的点头,并吞了吞口水。
慕南栀看着这一幕,没来由的怀疑,许七安这个妹妹,是不是从力蛊部偷回京城的?
明明是个外乡人,但她来到力蛊部,就像回了家一样,与力蛊族人待在一起,竟出奇的和谐。
“你大哥还没回来吗?”
四长老问道。
“咦,大锅怎么不见了。”
许铃音仿佛才发现大哥不见了。
大长老看了一眼怀里抱着的肉块,忽然一愣,终于联想到了什么,皱眉道:
“这是不是他杀的?”
四长老沉吟一下:
“有可能。”
大长老又问:
“那蛊神之力稀薄是不是他做的。”
四长老沉吟一下:
“没可能。
“他又不是我们力蛊部的人,丽娜不可能把族中的秘术传来外族人………”
说着说着,长老们齐齐沉默,看向了许铃音。
他们忽然想起,爱徒许铃音的蛊术就是丽娜传授的。而理由是而这孩子天赋异禀。
万一,万一那小子也是个修行力蛊的天才呢?
大长老脸色一变:“走走走,回去问问丽娜。”
……….
大长老一行人返回力蛊部,直奔族长居住的大院子。
“丽娜,丽娜!”
大长老扯着嗓子一阵嗷叫。
丽娜捧着一只木碗奔出来,碗里盛着快要溢出来的秘方:
“干嘛……..”
大长老大步奔到近前,瞪眼,一脸警惕:“你是不是也传授力蛊秘术给那个许七安了?”
丽娜边吃边回答:“没有啊,我只有铃音一个徒弟。”
二长老立刻纠正:“你只是代父授业,我们才是她的师父。”
几位长老松了口气,又有些失望。
松口气是因为丽娜这个不太聪明的姑娘,总算没有丧心病狂的胡乱泄露族中秘术。
失望则是如果此事为真,那许七安可能是比许铃音更可怕的天才。
“许宁宴怎么没回来。”
丽娜朝后面张望几眼,神色一喜:“阿爹回来了。”
众人侧头看向身后,龙图赤着脚,步伐稳健的朝这边走来。
走的近了,大长老等人发现龙图一脸凝重。
“有事?”
大长老拄着拐杖,问道。
这不需要动脑子,只要对龙图足够了解就行。
龙图点点头:“来了一个外乡人,说是云州那边的,希望我们出兵打大奉。”
他把会议的经过,云州术士的条件,仔细说给几位长老。
“你是什么看法。”
大长老没有轻易做决定,而是先询问龙图的意见。
“肯定不打,打的徒弟没了,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再说那什么监正大弟子,跟我们又不熟,没道理人家说一句,我们就傻乎乎的上。”
龙图没好气道。
“但如果是真的,其他六部肯定会打。”大长老一口断定。
“如果我们不打,将来打赢了,我们分不到好处,力蛊部在蛊族的地位也会降低。”二长老说。
龙图瓮声瓮气道:
“不怕,等将来铃音晋升超凡,我们族就有三个超凡,地位只会高不会低。
“我早就想到了,就算不大,我们也是蛊族最强势的。”
大长老一张老脸笑开花:
“真不愧是你,狗崽子,当年选你当族长没错儿。看老子我眼光多毒辣。”
慕南栀扶着额头,退后了几步。
龙图咧了咧嘴,忽然又沉下脸:
“他们准备猎杀许七安,我说了不会管,但不能真不管,这事儿不好搞。”
他刚说完,旋即眉头一皱:
“他们来了。”
话音落下,前方大树的树荫里,影子扭曲,慢慢浮出一团阴影。
阴影散去,五个身影出现在树荫下。
披着斗篷的行尸;穿白色裹胸、小裤,外罩薄纱长裙的鸾钰;双耳坠着细长小蛇的淳嫣;穿兽皮缝制长袍的跋纪;满头银丝,皱纹遍布的天蛊婆婆。
至于暗影部的首领,他并没有出现,把自己好好的藏在树荫里。
斗篷行尸淡淡道:
“姓许的在哪里。”
……..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PS:先更后改,睡了一会儿,起床上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