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462章 故弄玄虛熱推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说着,他一拳砸在石桌子上,眼里是熊熊怒火,可无处发泄。
同时的也想找个人,靠着他的肩膀,哭泣一场。
身边的亲人都没了,而身为他父皇的皇上何曾给过他亲情的感觉?
瞧清楚他眼里的仇恨,倪鸿博在一旁开口提示说:“你可以戴个面具,当初倪月杉脸上那么严重的烫伤都可以复原,你的为何就不可以?若是郡王你觉得孤援无助,你还有我,甚至你可以娶亲!只要你娶妻,你纳妾,何愁没有自己人?”
倪鸿博的话,让景承智感觉到了方向,是啊,他可以娶妻,可以纳妾。
朝中大臣就算想巴结景玉宸,可景玉宸眼里只有倪月杉,巴结不上太子,有些人就不得不选择他了。
见景承智的眸光逐渐发狠,倪鸿博在一旁继续说:“亲王,狩猎就是你选女人的机会,其实,你在狩猎时没选中女人也没关系,有个女人,和你很合得来!”
景承智皱着眉,看向倪鸿博,倪鸿博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替他决定终身大事吗?
见景承智的眼神不太对,倪鸿博赶紧开口解释:“我所说的,是提议,郡王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但,希望可以帮到你。”
“说?”
“褚郡主!褚宁央!”
那个被景玉宸强行剃光头的女人……
虽然消息瞒的紧,没什么人知晓,可头上烫了戒疤,头发是别想长出来了。
想到他要迎娶那么一位女人……
景承智皱着眉,没吭声,倪鸿博在一旁相劝:“郡王你好好想一想吧,若是你明天决定好了,是去狩猎还是不去,还请派人去相府通知我一声!”
之后,倪鸿博转身朝外走去。
第二日,要出发前去狩猎的大臣以及家眷们,皆等候在城门口,准备随同皇帝的队伍一起出发。
倪鸿博站在相府门外,着急等待,而在相府内,肖楚儿交出一个荷包开口说:“夫人,这个荷包,你每当想咳嗽时,便放在身边闻一闻,你的咳嗽就会好转!”
“多谢肖姑娘了,这个时候你还总是为我着想,要不是因为老爷说有太医御医什么的在猎场,我还真想把你带上了,可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的,这鸿博哪里舍得?”
苗媛的目光看向门口站着的倪鸿博,倪鸿博回过神来:“能为母亲治病,就算你要用楚楚一辈子,只要楚楚愿意跟着,我绝对没有一句反对的话啊!”
苗媛只是笑了笑,没回答。
倪高飞在告诉她,要让她去参加狩猎后,倪月杉有派人来告诉她肖楚儿存在问题,所以她不得不听倪月杉的提示,防范着面前的人啊。
倪高飞此时走来,对苗媛开口说:“好了,准备好了就出发吧,皇上的仪仗应该马上就到了!”
苗媛明白,笑着福身:“那妾身就走了!”
看着苗媛离开,倪鸿博只觉得不是滋味,刚刚苗媛竟然没想带着肖楚儿走,莫非已经发现了什么?
倪高飞看了一眼倪鸿博:“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回去啊?”
倪鸿博点了一下头,倪高飞迈开步子回了府中,倪鸿博却是不甘心的依旧等在门口,“看来郡王这次深受打击,是不想反击了!”
还在摇头叹息,少了一个可以合作的,这时却有一个小厮打扮的人飞快走来,开口道:“倪少爷,倪少爷,郡王随着皇上的仪仗一起出发去城门口了,你也快点骑马去城门集合吧!”
倪鸿博的眼神中满是惊喜,之后他回头看向肖楚儿:“我没有办法带你前去,但等狩猎开始后,若我与郡王说说后,郡王同意了,我便让人接你去!”
肖楚儿面容上只有平静,她淡淡的点头:“好。”
声音不急不躁,好似,结果究竟如何,根本不甚在乎。
之后倪鸿博驾马离开,跑的飞快。
倪月杉和景玉宸虽然没去参加,但景玉宸却相送皇帝和皇后出城门。
在皇帝的轿撵旁,景玉宸骑着高头大马,对皇帝开口说:“父皇母后,你们一定要玩的尽兴,等你们回来,儿臣托您二位的福,吃一席美味盛宴!”
皇后坐在凤撵上,扭头看他,笑着说:“那你这段时间可要好好处理政务,别让你父皇失望了!”
“儿臣一定谨慎处理大小事宜!”
皇帝和皇后的轿撵离开,景玉宸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他调转了方向,回了太子府。
太子府内,出去打探的青蝶已经回来,她对倪月杉禀报,倪鸿博和景承智出了城门,一起去参加狩猎,而肖楚儿被留在相府了。
倪月杉听到这个挑了眉:“那个冰清玉洁的好似雪山中莲的肖楚儿,谁能想到用一身超凡的医术,不救人,反而害人。”
还在说话,景玉宸的身影已经快步走来了,他对着倪月杉说:“人都走了,邵乐成和勾琼也走了,京城如今本太子说的算。”
倪月杉错愕的看着他:“然后呢?太子你是想干嘛啊?”
倪月杉对他眨着眼睛,嘴角扬着一抹笑容。
“不想干嘛,只是想着这段时间你想处置谁,跟谁斗,本太子不怕,反正先斩后奏的人,本太子也没瞧见有几个人真正的倒大霉!”
就像景玉娥的死,几乎没人提及……
倪月杉神色严肃的看着景玉宸,眯着眼睛:“太子,你这是想反啊?”
站在一旁的青蝶赶紧开口说:“太子妃,啊,呸呸呸,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能说,万一隔墙有耳呢?”
在一旁的景玉宸嘴角微扬,端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是的,还是青蝶懂事,这种话怎么能乱说!”
倪月杉噘嘴,吐舌头,然后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我听我娘说,给倪鸿博介绍了一门亲事,其实那女人还真有不小的来头!”
景玉宸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说话不要拐弯抹角,这样吊人胃口!”
倪月杉勾唇一笑:“我才没有呢,那个人是褚郡主啊!谁知道倪鸿博会拒绝嘛,按照道理不该拒绝的,或许他是拒绝给别人看的!”
倪月杉扭头看向景玉宸:“我觉得倪鸿博喜欢哪位肖楚儿,很认真的那种!”
景玉宸皱着眉:“然后呢?”
“然后我要去相府给倪鸿博说亲了!”
景玉宸错愕不已。
“行,你开心,不,你想怎么来都可以!我要先去相府跟相爷说一说,这段时间京城中的事情,我与他怎么分工!”
“好巧,顺路!”倪月杉挑着眉。
之后二人一同出发前去相府。
在相府,因为倪鸿博走了,加上苗媛也走了,整个相府好似瞬间空了一样,只剩下了肖楚儿和倪高飞两个主子。
景玉宸前来,下人赶紧去招待。
只是倪月杉一身丫鬟的打扮就站在景玉宸的身后,倪高飞坐在客厅内,对景玉宸作了一个请喝茶的手势。
景玉宸端起面前的茶杯来,倪高飞吩咐下人全都退下。
他这才开口询问:“太子前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景玉宸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倪月杉,开口:“我想还是让我的这位丫鬟现行开口说目的吧!”
倪高飞根本没去注意景玉宸身边的丫鬟,抬头看去,不是倪月杉又是谁?
倪高飞眼里闪过意外,但很快平静了下来,开口询问:“干嘛穿成这样?你有什么事情?”
“我和太子同时出现总归不太好,所以我就以丫鬟的身份来了,爹,现在倪鸿博不在府上,不如趁机给他说一门亲呗?”
倪高飞不明的看着倪月杉,倪月杉可不是喜欢说媒的人啊,可是现在竟然想着给倪鸿博说媒来了?
倪月杉见倪高飞一副不明白的表情,无奈解释:“其实也不是故意说成亲事的!就是想看看某人的反应!”
倪月杉的话没有说明白,倪高飞眸光闪烁了闪烁:“你们俩个想如何做就如何做吧,我自然是相信你们的!”
倪高飞没有多说其他的,只一句相信,就可以让倪月杉放手去干了。
倪月杉看着倪高飞,眼神中满满是感动。
“爹,你对我真好,有你这样的爹……”
“咳咳……”景玉宸咳嗽了一声:“如果你的事情说完了,那让本太子与你爹说说正事?”
倪月杉的话被打断,噘着嘴不满的看着景玉宸,之后无奈道:“那成吧,我去旁边蹲着了!”
“没防着你的意思,你不如留下来?”
倪月杉却是说:“我不想听正事,会头疼!”
但倪高飞却是好奇般的询问:“不知道你,给你大哥,相中了谁家的千金?”
倪月杉走开的脚步一顿,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之后回答:“这个暂且保密!”
倪高飞放下了手中茶盏,“你对爹还保密?”
“嗯!”
倪月杉一副非常肯定的表情:“自然先保密,因为女方未必会答应,所以我还要去当一当说客!”
景玉宸看着倪月杉那故弄玄虚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