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定河山 愛下-第五百一十七章 能留下我再說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听到这密集的脚步声,黄琼急忙的悄然跃上世子所在屋子的房顶。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给隐藏了起来。就在他刚刚借着房脊,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好。已经有人走到了世子的院子内,仔细的搜查了起来。其中一个貌似领头的人,则直接干脆走到世子门外。
站在门外直接禀奏:“世子爷,刚刚护卫发现咱们别院里面进了陌生人。卑职等顺着脚印追下来,发现脚印进了世子爷的院子。还请世子爷,允许卑职等进入您的屋子搜查。事关王爷与世子爷的安危,卑职不敢有任何的马虎,请世子爷恕卑职无礼之罪。”
说罢,也不管世子同意与否,直接推门便要进入。只是门刚一推开,已经站在他面前的世子,也是因为好事被打断,也许是感觉到自己没有受到应该有的尊重,很是有些恼火道:“混账,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搜查我的卧室?难道你怀疑,本世子与外人勾结不成?”
就在那个首领刚要说什么时,一个原本搜查世子院子的护卫走到那个首领身边,耳语了一会之后。那个首领原本就不是很恭顺的态度,变得愈发的强硬:“世子爷,刚刚卑职的属下,在您的窗子外发现了陌生人脚印。所以,卑职不得不怀疑,这个人眼下就藏在您这里。”
“卑职还是那句话,此事事关王爷与世子的安危,所以卑职今儿也只能得罪世子爷了,如果世子爷有什么不满,待搜查完毕之后,卑职自会向王爷请罪。”这个首领虽说口口声声,称呼这位世子为世子爷。但实际言语之中,对世子貌似并不太尊重。
这个首领履行完毕基本的客套后,也不管世子铁青的脸色。一挥手,他的部下一拥而入。但这个首领却没有进入,而是站在院子里面,看着世子屋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此时隐藏在屋顶上,一直都搞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暴露的黄琼,却对下面那个首领的话大吃一惊。
脚印?今儿虽说阴云密布,但并没有下雨。这一路上,自己也没有走过什么泥坑、沙路,那里来的脚印。他有些疑惑的,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脚下,才发现自己鞋底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石灰。想起来自己只是在几个墙头借过力,黄琼不由得暗道桂林郡王好狡猾。
防卫居然做的如此滴水不漏。墙头上,不仅装了这个时代的报警装置不说,还撒上了石灰。难怪自己那么小心,却依旧被发现了。这两脚底沾满了石灰,一落地走到那里又岂会不留下脚印?这么明显的痕迹,甚至就连擅长追踪的狗都不用,只要跟着脚印走就能发现自己。
只是就在黄琼,暗自恼火自己大意的时候。下面那位守卫首领,却是不待他在世子房内搜查的部下出来,向着房顶冷冷的道:“兄台,既然有心来这桂林王府别院,何不光明正大的现身?也好让兄弟,尽尽这地主之谊。否则,传出去,别人该说我飞天虎不够朋友了。”
见到自己的行踪已经被发现,黄琼倒也没有含糊,直接从房顶上跃了下来。而见到黄琼现身,除了那位世子因为真的发现有人,自己之前的春光极有可能外泄,而本就已经的脸色更加铁青之外。那位护卫首领却是神色不惊的道:“不知道,这位兄台来这王府别院为何事?”
“若是兄台手上银钱有些短缺,报出一个数来。我们主子对江湖朋友向来出手大方,千把百贯的难处,只要兄台留下名号,兄弟自然拱手奉上。更多,咱们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若是兄台不为钱来,为其他的事情而来。只要言语一声,只要兄弟能办到的,也绝对不差事。”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定河山討論-第五百一十七章 能留下我再說
知道那个世子与自己说过话,对自己声音并不陌生的黄琼。在回答那个家伙时,只是淡淡的笑道:“我要的东西,贵府恐怕满足不了。本来想要看看桂林郡王别院,与其他达官贵人相比有什么不一样,却没有想到只看到一出活春宫。既然被你们发现了,本人也不多留了。”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黄琼刻意的压低了声音。那个原本就没有被王府属下看在眼里,甚至没有得到他作为王府世子,该得到尊重而本就脸色相当难看的世子。听到他的回答后,知道自己刚刚在房中的一幕,都被人观赏了之后,却是脸色变得更加的铁青。
张嘴便要将这个该死的家伙,给拿下来抽筋扒皮。而相对于这位张狂的世子,那个护卫首领却是慎重的多。这座别院里面布置如此严密,居然还能被人悄无声息摸到这里。若不是墙头上撒布的石灰,让这个家伙暴露了行踪。恐怕这个家伙,人都走了自己还一所知。
此人的武功高低先且不论,单就这份轻功绝对不是平常人。所以对于世子的命令,他只是淡淡一笑后,看着黄琼道:“兄弟既然如此不给面子,那就别怪本人不给情面了。现在你想走,也走不了了。来人,拿下这位兄弟,交给王爷发落。”
说罢一挥手,他的手一下子便有五个人,拎着单刀就冲了上来。他嘴上说的很轻松,但实际上却还是很慎重的。为了保险起见,直接便派出了五个手下。这五个手下真正的水平,他还是很清楚的,至少在二流中等偏上。就算拿不下此人,他也要摸摸此人的真正实力。
而对于黄琼来说,这几个冲上来的护院刚一交手,他便敏锐的发现这些人的身手都不低。虽说比不上段锦,但至少与何瑶不相上下。虽说还威胁不到自己,可这种人在宫中侍卫之中。数量也不是很多,一般都是高等级的侍卫。可这种身手,居然只在这里当一个小小的护院。
看起来,恐怕那个首领想必功夫只会更高。难怪司徒唤霜千叮万嘱,不要让自己来寻她,这桂林郡王府果然能人不少。不过单凭这个五个货,想要拿下自己,恐怕那个首领想的还是太简单了。黄琼虽说没有携带兵刃,但他临来的时候抓了一把制钱当做暗器来用。
在交手之中,黄琼凌厉的掌风之中,夹杂着作为暗器的制钱,让那五个原本并未太将他放在眼里的护卫,可谓是吃足了苦头。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此人不仅掌法极其凌厉,功力远在自己之上。而且在交手之中极其不要脸,时不时的便射出暗器,一点江湖道义都不讲。
黄琼这手明中带暗的战术,起到的效果不是一般的良好。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围攻他的五个护卫都带了伤。最重的一个,因为应对黄琼突然射出的三枚制钱,被黄琼抽冷子一掌打在了胸口。这一掌下去,几根肋骨都被打折,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见到自己几个属下,一个个被打得筋断骨折。除了那个胸口中了一掌的,眼下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之外。还有一个眼睛被制钱打瞎了一只,捂着眼睛疼的叫声异常的凄厉。剩下的三个,最轻的一个也是双腿,被此人硬生生的给扫断。
那个护卫首领,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这五个属下,若是联起手来,自己至少也要半个时辰,才能勉强的获胜。此人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重伤了这五个人。虽说手段卑鄙了一些,可这种卑鄙的手段,还是建立在强硬的实力上。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人?
看着一地的属下,知道这几个人今后恐怕要废了。就算能救治过来,功夫也要大打折扣。再看了看面前神轻气闲,居然还背着手,摆出一副大佬姿态面对自己的对手。不由得怒道:“阁下,在打斗之中居然还施暗器。手段如此卑劣,下手如此狠毒,你还算是什么江湖好汉?”
对于此人的愤怒,黄琼只是淡淡一笑:“合着,我为了自救,施展暗器就成了手段卑劣?你们上来便以五对一,手段就光明正大了?看来江湖道义如何,都是由阁下一个人说的算了?行了,你也别废话了,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就是了。套我的话,等你有本事能留下我再说。”
随着话音落下,知道时间耽搁越长,对于自己越是不利的黄琼。并未被动的等待对手进攻,而是主动的轻飘飘一掌劈了过去。他这一掌劈过去,虽说看起来轻飘飘的没有使上力气,但那个没有想到他说动手便动手护卫首领,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连忙凝神迎敌起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转瞬之间便交手了二十余招。一番交手下来,两个人都有些心惊。自从出宫以来还是第一次真正与这种高手对招。在交手不久,便立马感觉到此人的内力,深厚的程度与自己相比,即便略微有些差距,但绝对不会太多,甚至还在段锦之上。
还是第一次与这种高手对决的黄琼,打点起精神来,将母亲传授武功全力施展起来,全力以赴的应对。黄琼感觉到压力大,他对手这个护卫首领,在面对黄琼的时候,同样感觉到压力山大。他没有想到,这个感觉应该年纪不大的年轻人,年纪轻轻功力便居然如此深厚。
便是自己应对起来,也如此的吃力。王府护卫之中,自己的身手虽说不能排到前三,但绝对算是一流高手,眼下居然连这个年轻人都有些比不上。现在已经折损了几个兄弟的自己,今儿如果不能在短时间之内将此人拿下,这个脸可就丢大了,将来还怎么在王爷面前混?
想到这里,这个护卫首领也顾不得刚刚评论黄琼的那番话,对着还剩下的三个护卫喊道:“大家并肩子上,今儿若是不能拿下此人,咱们也就没有脸面,在主子面前继续待下去了。今儿我做主,抓住此人活的赏赐三千贯,就算死的赏赐一千贯。”
对于面前这个家伙,要破釜沉舟的举动,知道越拖下去对自己越不利的黄琼,又那里会给他再一次群殴自己的机会?一招逼退此人后,趁着另外三个护卫冲上来的极短间隙,黄琼一个飞跃到了世子身边,直接一把扣住了世子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