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御九天 愛下-第四百九十九章 踏實能幹相伴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玫瑰圣堂。
轰轰烈烈的扩建运动开始了,周边的街道和居民都前所未有的热烈配合,王峰对拆迁户只有一句话,赔偿到位外加一个入学玫瑰圣堂的名额,有效期三十年。
拆迁赔偿对极光城的居民们来说并不新鲜,但其实再怎么赔偿,也换不来他们现在这个地段的房子,如果不是强征,他们是不会愿意的,但是玫瑰圣堂入学名额瞬间掀开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线!
谁不期待自己的孩子能够出人投地?而且,这名额有三十年有效期,自己的孩子也许没那天赋,可孩子的孩子呢?
一些不在拆迁范围的人都忍不住跑过来求拆了,而这时,被拆迁的房子,市值瞬间涨了三倍,而且还在往上飙涨。
不过这些都和王峰没有关系了,自然会有玫瑰圣堂的后勤支持部门去对接这些繁琐的杂事。
王峰现在只有一个要求,所有的建设单位都必须严格地按照他给出的施工图纸进行施工。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另一边的教学区中,玫瑰圣堂的弟子们以空前高涨的热情在学习。这一次,不是冲着奖学金去的,谁都预见得到,未来,会有无数有天赋的新人弟子加入玫瑰圣堂,他们这些学长学姐还想要脸面的话……必须赶紧加倍努力才行!
而且,有范特西这样的例子在前面,他们是有希望的,随着王峰的新教学计划出来,谁都愿意豁出命去拼了!
以前总觉得在玫瑰拼命,有一半是为了玫瑰在拼,虽然也很拼,但总归是有一丝保留的,现在的感觉截然不同了,现在的玫瑰圣堂蒸蒸日上,他们不要拖后腿,甚至说,不要因为跟不上而被退学就已经要他们去拼命了,现在撒出去的每一分力气、每一滴汗与血,都是在为了自己!
雷龙的静修室是越来越不安静了……霍克兰从天顶圣堂回来之后,他就成了这里的常客,原本用来钻研符文的工作台,变成了他和雷龙的盘桌,原本摆满台子的符文被一颗颗黑白的棋子所替代。
此时,老霍克兰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手捏着一颗棋子,他的胡子几乎都要捻断了几根,他正苦思冥想着下一步关键的落子。
雷龙淡淡一笑,“老霍,时间宝贵,要不要先封棋,明天再下。”
老霍深吸口气,啪地一声,气势十足的将手中的那颗棋子摆下,头也不抬地说道:“老雷啊,你这就不地道了,今天这棋,我可是优势。”
雷龙随手摆下一手棋,回道:“这可不好说,表面优势,其实暗地里,早就颓势了。”
老霍抬头看了眼雷龙,“你这话,意有所指啊。”
“呵呵,下棋下棋,想得太多,容易老得快。”
“老得快?老雷,你现在看起来可比我老得多,是下棋下得走火入魔了?还是修行修得走火入魔了?”
雷龙微微一笑,“我活得肯定比你久。”
“切,那可不好说。”老霍啪的一声落子,棋盘上面开始了攻势。
雷龙淡定的应招,“不错,棋艺确实涨了。”
霍克兰又捏着颗棋子苦思冥想起来,“老雷,你说说看,王峰这小子,这么搞事真的行吗?别看我们现在红红火火,可这一天天下来,我越来越觉得有点热火烹油啊。”
雷龙一笑,“就像这局棋,落子无悔,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别说热火烹油,前面就算是烈火炼狱,也得继续走下去,殊途同归,而且,这小子不是个没计划的,我们这些老家伙,先就看着吧。”
霍克兰棋子落下,这次落子的手微微有些发沉,他的脸上忽然闪过一道浓烈的情绪,说不出是怒还是恨,就像是心中一直压抑着的东西突然蹦了出来,但他很快就又收敛了回去,“老雷,我们都熬了这么久了,我还是有点……”
雷龙拈着棋子的手一顿,对着霍克兰微微的摇了摇头。
霍克兰说到一半的话顿时刹住,他深吸口气,点了点头,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话说王峰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某些人的脸面呐,也不知道有没有肿,卡丽妲是哪找来的这小子?”
雷龙先是皱眉,然后是脸上露出笑来,“自己冒出来的。”
“?”霍克兰盯着雷龙,开始还在微笑,然后认真起来,王峰现在的表现,已经不能用优秀弟子来形容了,他这已经是独当一面,说句大实话,全刀锋联盟,能帮玫瑰撑过上一次灾难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不是位高权重,就是实力通天,但王峰却以一个玫瑰圣堂弟子的身份做到了这件事情……
这样的人物,未来必然会成就一方霸主,说实话,霍克兰越来越觉得,是玫瑰限制了王峰的发展,远的不提,如果王峰去的是裁决圣堂,鬼都知道会少许多麻烦……
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才智,霍克兰早就认定,就像卡丽妲引进八部众进入玫瑰一样,王峰十有八九是卡丽妲从什么地方请过来的,而且王峰突然崛起的时间点也和八部众进入玫瑰的时间相吻合,他一度觉得,王峰是哪位大人物遗落在八部众的弟子……
但是无论霍克兰的眼神有多么认真,雷龙都是微微的笑着,眼神很明确的告诉老霍,王峰,的的确确是自己冒出来的,和他无关,和卡丽妲无关,和八部众和某一些人全都没有关系!
霍克兰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他相信雷龙,可是……难道真是玫瑰圣堂走了这么多年的霉运之后,老天总算开眼给玫瑰送大礼了?
雷龙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是天命。”
霍克兰也点点头,王峰为什么出现在玫瑰圣堂,又为什么会在玫瑰圣堂最岌岌可危之际展露他的才华,冒着威胁和巨大的危险来拯救玫瑰,除了天命,他还真找不到别的说法了。
“王峰,是个好孩子。”
霍克兰拿着棋的手微微一抖,好孩子?就王峰?这家伙跟“好孩子”是八杆子都打不着的关系!就他搞的那个小六道阵法,他就小小推演了一下,头晕了一整个下午,按王峰的说法,以后每个圣堂弟子都至少要去这个小六道里面历炼个五六七八次……
霍克兰暗地里拉着王峰问了,就没别的方法可以发掘弟子潜力了?王峰的答案是有,但是他懒得搞,这个六道阵法最简单也最直接……
不过话说回来,好孩子是绝对不可能把玫瑰整成现在这样,无论外面怎么烈火烹油,玫瑰圣堂内部,现在是上下一心,铁板一块。
现在的玫瑰圣堂,就差最后一口气了……
从极光城到两大圣堂,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唯一最闲的,大概就是那个引动了这场变革风暴的家伙了。
金贝贝拍卖行旁边的帆船酒店顶层,坦白说,老王以前一直都不知道帆船酒店居然是海族的产业,而且直接归克拉拉掌控,难怪连酒店造型都特么像一艘船。
此时奢华的顶层大厅中,老王作葛优躺,正悠闲的靠在抱枕上嗑着瓜子,舞台上则是十几个贝族妹子正在表演节目。
贝族是个相当多才多艺的种族,闻名于世的贝壳舞一贯都是大陆权贵们酒宴上的保留节目,此时十几只硕大的贝壳在台上缓缓开合,靓丽**的贝族美女在那贝壳中若隐若现,勾勒出一副纯洁天生、处子出镜的美景。
这是一台大型的歌舞剧,讲述的是贝族的起源,老王这已经是看第五次了,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克拉拉本来是想找他聊点事儿的,可这家伙看戏看得那么入迷,搞得她还不好打扰。
和老王这个混子不一样,克拉拉可真不想碌碌无为的混日子,也根本就混不下去。
新贸易中心的项目充实了女王陛下的钱包,加上上次王峰给的两瓶禁药,让女王陛下相当满意,前段时间亲批了诏书嘉奖,甚至表现出想让克拉拉接手整个金贝贝产业的意向。
这是好事?真不算是好事……克拉拉相当清楚,诏书不过只是一份儿虚有其表的荣誉、‘意向’什么的,更只是意向而不是实际,只要没有真的把权力交到你手里,那就都不是你的。
这不但不是自己的机会,反而是一个巨大的危机。
金钱对女王陛下来说固然重要,但相比起可以解除海族封禁的魔药而言,那就真不算什么了。
两瓶魔药,根本就不能满足女王陛下的胃口,偏偏王峰又不是她所能掌控的,以前没有这东西也就罢了,可一旦开了头,陛下就会源源不断的朝她伸手,如果到时候拿不出来……这处境,只有克拉拉才知道自己有多难,而现在,长公主殿下也已经彻底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眼下有女王陛下的光环护佑着还可以暂时无忧,但要是哪天这个光环不在了呢?上了这张桌子,她已经再无退路,到时候都不用陛下动手,长公主就会要了她的命。
当然,破局也不是没办法,关键就是那张魔药的配方,如果真能替人鱼一族拿到这张配方,手握如此逆天的功劳,那到时候别说长公主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就算是女王陛下想要动她,也得考虑她对海族的贡献和影响,那就再也不用过今天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了。
所以说白了,这场赌局,要么生、要么死,绝对没有中间的选项。
舞台上的演员们唱跳着,克拉拉却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好不容易才等这一段演完,演员们开始退场更换服装之类,她正想趁机探探王峰的口风,却见王峰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的点评道:“剧还是不错的,就是这服装不太贴合历史,要还原真实嘛!贝族刚诞生那时候哪来这么多的衣服?还不都是几条海带一裹就了事儿……啧啧啧,这方面还需要改进,需要改进啊!”
克拉拉一怔,被他说得哭笑不得:“我说王哥哥,你那是还原真实吗?你那是想看人家穿得更少吧?否则什么人能天天盯着一出戏看?”
“瞧你这话说得,俗,太俗!怎么能用这么俗气的眼光来评价艺术呢?”老王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而且什么美女不美女、穿得少不少的,对我来说那压根儿就不重要,多看了几次,主要是想多了解一下贝族的起源嘛,这个世界啊,知识就是力量!我王峰这个人没别的,就是勤奋好学、踏实能干!”
“好吧,就算你勤奋好学又踏实,”克拉拉都忍不住乐了,虽然知道这家伙没脸没皮,可这么自夸还真是欠扁啊,她换了副一本正经的表情,似是疑惑的问道:“可到底能不能干,这就真不知道了……我又没试过,玛佩尔妹妹,你试过吗?”
这也算是个问题?还需要试?
玛佩尔皱了皱眉头,如此简单的问题,克拉拉这个女人似乎话中带话,正常情况玛佩尔是不会搭理她的,但她知道这位人鱼公主对王峰师兄的重要性,见她期待的眼神,终究还是冷冷的回答道:“王峰师兄当然能干,这天底下就没有比王峰师兄更能干的人了。”
克拉拉笑得都快弯下腰去了,玛佩尔似乎意识到自己上了什么圈套,冷冷的看了克拉拉一眼,没有吭声,老王却是捂了捂脸。
这妖精……撩自己都算了,现在这妞动不动就连玛佩尔一起撩,还好玛佩尔大多数时候压根儿都没意识到她是在撩她,师妹在这方面确实还很单纯啊。
“我说克拉拉,你怎么说也是一位公主殿下,”老王哭笑不得的说道:“咱们能像个公主殿下一样正常的说话吗?”
“好吧,那就来聊点公主的事儿。”克拉拉笑颜如花,这可是你让我说的,至于旁边的玛佩尔,早就什么都知道了,也用不着瞒她:“王哥哥,女王陛下又在催魔药的事儿了,你那边到底什么个情况,多少给我点进展啊?”
就知道这妞在惦记这个,老王咬了颗葡萄:“克拉拉公主殿下,这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你看看我,这些日子又当爹又当妈的,刚把两个笨蛋弄成鬼级,每天快忙成狗了都,我容易吗我?哪来的时间搞魔药啊!你们女王那边再急,也不能让我放着自己的事儿不管,先帮你们的忙嘛!”
“什么你们我们?”克拉拉委屈的皱了皱那精巧的小鼻子,眼泪说来就来,两眼泪汪汪的说道:“王峰你这个没良心的!咱们也算是出生入死了,我人都给你了,你竟然还和我分你们我们?”
“别!”老王一个激灵,这妞现在改撩为诬了吗:“殿下,熟归熟,我还是处男呢,你说这种不负责的话会玷污了我名声的!”
克拉拉张了张嘴,这家伙也有名声?再说了,亲也亲了摸了摸了看也看了,这还真是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
坦白说,她是真的很想打这个混蛋一顿,可是……以前打得过的时候没打,现在打不过了。
说起来,这人真的是可气,就没见他修炼过,怎么就那么厉害?当真是天生的?
她歪着脖子看了看旁边的玛佩尔,似乎是想在玛佩尔身上找回点什么,可对面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完全不再搭理她。
“我不管!”女人没辙的时候永远都是这招:“你反正要对我负责,王峰你听好了,我要是被女王召回,那你的乐子可就大了,到时候换来的新公主能有我这么好说话?别说你这边了,怕是连极光城的发展也会停滞,就算为了合作,你也得帮我!”
“帮帮帮,一定帮!你等我先缓过这阵儿,这鬼级班才刚开呢。”
“王峰,你想要什么干脆就直接说吧,”克拉拉这次是真没撩,这家伙的难缠程度世所罕见,美人计压根儿就不好用,明明不是个正经人,偏偏定力这么好,那就只能谈利益了:“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只要是这九天大陆上有的,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想办法!”
“那要不你搞颗太阳来玩玩?”
克拉拉一头黑线,好不容易才按下性子,再这么下去,她感觉自己会减寿的。
“前不久陛下给我发了诏书嘉奖……”她将自身现在面临的困难说出,最后神色黯然、楚楚可怜的说道:“王峰哥哥,这世上就你对我还有那么点真心了,也只有你才能帮我,如果……”
说来说去就是想要破除诅咒的配方,可惜那玩意儿压根儿就不存在,给海族的那几瓶魔药不过只是在诅咒已经出现松动的情况下,撬动一点诅咒的平衡而已……当然,效果确实存在,但自己可还没傻到把配方交出去,那还不得被海族把自己给养起来当个血袋抽血?
至于说克拉拉的困局嘛……这天底下无论什么事儿都不可能只存在一种解决方法。
“克拉拉,你想进入鬼级吗?”老王没接她的茬,反而打断了她,然后笑着反问了一句。
克拉拉愣了愣,她是个聪明人,瞬间就领会了王峰的意思。
人鱼一族的皇室关系本质跟人类一样,甚至更严苛一点,血统非常重要,当然想要改变这一点就需要作出更大的贡献才有可能获得女王的青睐,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展现出天赋异禀的力量。
九天大陆始终是一个实力说话的地方,进入鬼级,本就是公主,哪怕是个边缘公主也会进入女王的视野,如果进入龙级,呵呵,就算得不到王位,至少也能封个领主。
不得不说,长公主的权谋心计很快就展现出来了。
像金贝贝商行,原本就完全归长公主管辖,之所以放权给诸如克拉拉这些刚刚表现出修行天赋的杂牌公主,看似是长公主体恤兄弟姐妹,给他们努力修行的奖赏以及上位的机会,实则却是想用繁杂的工作把和诱惑那些在她看来天赋出众的兄弟姐妹的给拖在一线,自己却在修行圣地的鱼宫潜修,让这些人永远都没有超越她的机会。
克拉拉就是这样被派遣的一员,曾经她也是人鱼族中天赋纵横的修行者,可来了陆地之后,诅咒的存在让修行变得更加艰难,且受工作的束缚,加上那时候年少无知,金钱在手,难免会贪图享乐、沉迷于安逸,修行就这样被一直耽搁了下来,等她回过神醒悟过来时已经迟了。
这几年虽是暗中奋起直追,但错过了最好的修行年华,又在遭受着诅咒的困扰,无论怎么努力也只是事倍功半,克拉拉都觉得自己或许将终身受困于虎巅,永远窥探不了鬼级的境界了。
女王陛下不是不知道这些事儿,但却从来不管,在陛下的眼里,长公主有这样的心计权谋并不是什么坏事,至于那些被阴了一把的公主们,如果真的是人中龙凤,即便派遣到了岸上、即便修行条件再艰苦,也该自律自修,是金子总会发光,对这样的人而言,这种艰难反而是一种磨练;比如现在的几位封号公主中,就有两位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要是迈不过这道坎,那只能说明无论天赋、心志都次了一等,女王陛下压根儿就不会在意她们的死活。
但没想到啊……王峰竟然在这个时候和她提到了鬼级,这就仿佛是像撬动到了克拉拉已经尘封了许久的内心深处,让她心里忍不住一颤。
鬼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