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起點-第四百二十六章 掌緣生滅,成住壞空展示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名义上,东皇太一是将天地之间的无数修行者都召集回天庭当中——但不要忘了,这无数的修行者,都是在巫族的疆域之下生存了不知道多久的修行者,他们对巫族的了解,也同样是远超常人,对于巫族的虚实,他们也是知之甚详。
一旦放任这些人归返天庭之内,那巫族封锁了半个多纪元的洪荒大地,从此以后便在天庭的眼里没有了任何的秘密,和天庭发生战争的时候,巫族也将因此落于极大的下风。
一时之间,几位祖巫只觉得自己又急又气,气的是,他们都看到了东皇太一的这个提议得到了鸿钧道祖的应允之后,会对巫族所造成的威胁,而急的却是他们近照不出任何一个反驳东皇太一的理由来——从明面上,东皇太一的这个提议对于缓解巫族和天庭之间的紧张局势,是有着绝对的好处的,至于说巫族所担心的事,在天庭动手之前,他们的担心,就注定只是担心,鸿钧道祖也不可能因为他们的担心而拒绝东皇太一这个极其附和当前天地局势的提议。
“此法,倒也不错。”就如同是十二祖巫所预料的那般,鸿钧道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同意了东皇太一的这个计策,然后衣袖一卷,冥冥天地之间,便是多出了一道法度来,横贯于星空之界,九幽之界和洪荒天地之间——只待得东皇太一以天帝之名催动那法度,那法度便将是彻底的显现于天地之间,接引洪荒大地上无数的修行者们,从洪荒大地‘飞升’道星空之间,彻底的摆脱巫族的威胁。
感受着这变化的一众太乙道君们,心头也都是各有所想,而巫族也是稍稍的放下了心头的急躁。
显然,鸿钧道祖虽然对天庭有所偏向,但在巫族和天庭之间,依旧是保持着大体的公正——这一道法度,固然是对于天庭有极大的好处,但除非是东皇太一真的登临天帝之位,否则他也只能看着这一道对天庭有着极大好处的法度眼馋而已。
至于说东皇太一能够成功的参悟出星辰之间的秘密,这一点十二祖巫也此时可以说是相当的放心——星辰一脉的神圣们,占据星空两个多纪元,都不曾彻底的参悟出星辰当中的秘密,东皇太一匆匆之下,又能参悟出什么来?
更何况,这一次的听道当中,十二祖巫同样也是出于第一个层次的修行者,虽然他们的修行之路和鸿钧道祖所传的练气之路截然不同,但在大罗至尊的视角之下,他们也同样是对自己登临大罗的道路,有了隐隐的领会。
而作为他们的敌人,他们相信,在这一次的听道当中,东皇太一的所得,同样也不下于他们——是以在接下来的数万年,甚至于数十万年数百万年之间,东皇太一也都会和他们一样,醉心于修行,醉心于对大罗至尊之路的推演。
如此一来,鸿钧道祖所立下的这一条法度,也只是形同虚设而已——这非但是不会令东皇太一有所成就,反而是会在东皇太一潜修的时候,不停的提醒着东皇太一,他的使命还不曾完成,长此以往的话,东皇太一的修为,自然也就会随之被拖慢下来,甚至于在登临大罗之境和登临天帝之位的抉择之间,左右摇摆,最后道心蒙尘……
“鸿钧道祖这是也知晓了东皇太一要登临天地之位,故而打算要考验一番东皇太一的决心吗?”紫霄宫的角落当中,云中君低下头来,他似乎是察觉到了鸿钧道祖的用意。
“可惜了,鸿钧道祖的本意,只怕是想要试探一番,在众生和自己之间,东皇太一应该如何抉择——若是选择众生,那他自然便有着登临天帝之位的资格,若是选择自己,那这天帝之位,自然就与他无缘。”
“奈何,鸿钧道祖只怕是没有想到,东皇太一应该已经是将那星辰之间的秘密,给参悟出来了。”云中君闭上双眼,似乎是担心自己目光当中的紫意暴露于人前一般。
——在鸿钧道祖应下东皇太一之提议的时候,云中君便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整个天庭的气运,都是为此有了莫大的增长。
很显然,鸿钧道祖的举动,对于天庭而言,对于东皇太一而言,并不是一个考验,而只是一个单纯的送好处的举动。
在综合前后所发生的种种,云中君当然便能够断定——尽管东皇太一还不曾通知任何人,但实际上,他已经参悟出了星空当中的秘密,那天帝之位的宝座,已经是就摆在了他的面前。
“太一带天庭万族众生,多谢道祖。”感受着天地之间多出来的那一条若隐若现的法度,东皇太一亦是肃然朝着鸿钧道祖一礼。
这一艘名为天庭的巨舰,即将彻底的腾飞。
上首处,鸿钧道祖只是沉默着看着面前的东皇太一。
对于东皇太一登临天帝之位,这一点鸿钧道祖非但是没有什么一件,反而是乐见其成。
在他将自己借用给紫霄宫中的修行者,以帮助他们参悟大道的时候,他也同样察觉到了这些修行者们的心思。
在唯二的两个宁愿舍下对大道的追求反而是推演其他旁枝细节的人当中,云中君所表现出来的,是对斗姆元君的感怀,是这开天辟地以来,绝无仅有的恩义,而东皇太一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开天辟地以来,绝无仅有的胸怀和器量。
鸿钧道祖感受的很是分明——在选择放弃对大罗之路的追求,转头重新参悟那星空之间的秘密的时候,东皇太一心头所涌现出来的,并非是对那天地至尊之位的贪婪,而是真真切切的,对天地之间无穷凡俗众生的怜悯,对于那些生灵终其一生也只能是浑浑噩噩的怜悯。
——此时轮回尚未开启,生灵陨落之后,都会归于永劫之地,然后在那永劫之地当中磨灭一切的痕迹,重头再来,是以没有人能保证,自己面前那无力的虫豸,其前世会不会便是一个通天彻地的强者,也没有人能保证,他们若是陨落之后,下一世会变成什么样子。
——总而言之,鸿钧道祖当时在东皇太一的心绪当中所感受到的,便是这样一种坦荡,这样一种浩然。
当时,鸿钧道祖还一时兴起,如同是心魔一般,引动了东皇太一的心绪,问责东皇太一,他难道就不担心那些经由他所点化的生灵,不堪造就,只知晓为非作歹,肆掠天地,在这天地之间造下无穷恶业,最后牵连与他?
对此,东皇太一的回应,却是岂能因噎废食?纵然是那些生灵不堪造就,那也是那些生灵自己的事,而他所需要的,则是给这些浑浑噩噩,茫然无知的生灵们一个机会,若真的是到了最为不忍言的那一步,则万千功过,他东皇太一自是一人担之……
也正是那个时候,鸿钧道祖确定了东皇太一成为天帝的资格,这才有了鸿钧道祖顺势而为,在东皇太一登临天帝之路的位置上推了一把的事。
而在东皇太一之后,其他的先天神圣们,也是逐一的向鸿钧道祖询问了一系道途上的疑难,不管是上至掌缘生灭,下至积累法力的秘法等等,鸿钧道祖都是一一作答。
“敢问老师,太乙者,为掌缘生灭,大罗者为何?”当紫霄宫中,问道的声音越发稀疏的时候,上清道人的声音响起——他所问的,非是太乙,而是大罗。
听着上清道人的问题,鸿钧道祖还未有所回应,紫霄宫中就已经是有不满的声音随之响了起来——“上清道友功行深厚,有目共睹,但如今,太乙之路都不曾走完,上清道友便是惦记起了那至为玄奇的大罗之妙,不觉得有些好高骛远了吗?”
但那些第一层次的修行者们,却是谁也不曾出声,只是低头不语,但耳朵却都是高高的竖了起来,等待着鸿钧道祖的回应,或者说是不回应。
“太乙者,掌缘生灭,大罗者,成住坏空。”良久之后,鸿钧道祖的声音终于是在这紫霄宫中响了起来。
上清道人问了他大罗,而鸿钧道祖便真的是回应了大罗。
“掌之境,为太乙之绝巅,万事万物,皆在掌心一隅,太乙之境,是为‘得’,而大罗之境,则是‘舍’,做减求空,舍却现有的一切,然后大罗自然成就。”鸿钧道祖出声道。
如何破开登临太乙道君的关隘而登临大罗至尊之境,这个问题,他也是直到现在才有了答案——他登临太乙道君之境,便是如此。
他与罗睺的生死一战,彼此之间皆是极尽手段,罗睺手中的剑光,斩灭天地万物的同时,亦是将鸿钧道祖对道的领悟一一的斩落,剑光纵横之下,无心无念,只是醉心于剑光当中的罗睺,同样也已经触摸到了那名为‘空’的境界,可惜,终究是被斩落了一切大道的鸿钧道祖,先一步借着这一战的砥砺而参悟出了‘空’的境界,将罗睺斩杀于周山当中,然后彻底的登临大罗至尊之境。
“做减求空,即证大罗?”鸿钧道祖言语落下的时候,整个紫霄宫中,都是一片的寂然,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明白这八个字的意思,但每一个人,都是牢牢的将这八个字记载了自己的心头。
“敢问道祖,何以做减求空?”沉默之后,又一个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出声的,赫然便是西极须弥山的准提道人。
做减求空这四个字,听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却是难之有难。
生灵行于天地之间,自有无穷无尽的束缚,无穷无尽的羁绊——于人于外,是无穷的人情世故,是无数的恩怨情仇,于己于内,则是无数大道的相顾勾连。
听鸿钧道祖的意思,做减求空,便是要将这些东西给一一的舍去。
但那人情世故和恩怨情仇,尚有割舍的办法,可修行者自己所锤炼的精气神,自己所修持的大道,又该如何的割舍?
将这些都一一舍去之后,那修行者又如何还能维系自己的修为,如何还能去行那做减求空之事?
准提道人的言语之后,就算是那些连太乙道君之境都还不曾稳固的修行者们,也都是竖起了耳朵——相较于上清道人所询问的有关于大罗至尊的玄妙,此刻准提道人所询问的那做减求空的法子,显然是更加的令这些修行者们感兴趣。
“索性也只得这一次机会了,罢了,这做减求空的路子,我便与你们细说一番。”鸿钧道祖出声道。
“第一个,是为以力证之——是为太乙道君极尽巅峰的时候,寻一个对手,与之厮杀一番,至于无法无心无念的地步,自然变尽得空之玄妙,然后可登临大罗至尊之境。”
鸿钧道祖说着,听得这一法,紫霄宫中的一众修行者们,不由得都是哗然——太乙道君之境极尽巅峰,这已经是极度困难的事,在寻得另一个极尽巅峰的对手,与之生死一战,这种突破到方式,便是不成则死,若是自己不能登临大罗至尊之境,便立刻是会化作祭品,成为自己对手登临大罗至尊之境的祭品,这种方式,实在是太过于的弄险了。
“此法太难,太险——就算是找出了两位极尽巅峰的太乙道君,这两位太乙道君也愿意为之生死一战,以迈向至高,可天地之间其他的人,未必就愿意见到这一战。”
“此法,名义上是操之于己,但实际上,却是尽数托之于人。”
“道祖可还有其他的法门?”准提道人唏嘘了一句,言辞之间,却是直指人心的阴暗之处。
“你倒是贪心。”鸿钧道祖压住了想要发怒的三清道人,笑骂了一句。
“便如你所想,除了这以力证道的法子之外,我多年苦思,也还另外推演出了两个做减求空的法子。”
“请道祖垂怜,赐下玄法。”闻得此言,本是对此不抱什么希望的准提道人,当场便是大喜,然后朝着鸿钧道祖俯身一拜,其头颅扣于紫霄宫的地面上,几乎是令整个紫霄宫都是为此动摇了起来。
“第二个法子嘛,我称之为斩道。”鸿钧道祖出声——云中君则依旧是低着头,眼下的局面,已经是和云中君记忆当中的那一段神话,越发的接近了。
在云中君记忆当中的那一段神话当中,鸿钧道祖便也是在这紫霄宫中,说了三个成圣的法子,然后引得天地之间乱成一团,独自一人高卧九重云霄。
“大罗之境,便是传说当中的圣人之境吗?”云中君思索着,以鸿钧道祖所展现出来的神通看,这所谓的大罗至尊之境,那神话当中的圣人之境,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区别。
“所谓天生万物,玄极万千。”鸿钧道祖此时,也没有理会紫霄宫中一众修行者们的心思,只是自顾自的讲述着。
“而这无穷万物当中,有一类特殊的存在,天生便能够与大道相合——此物,便是先天灵宝。”
“若是修行者有缘,能够寻到足够多的先天灵宝,然后以这些先天灵宝为寄托,将自己的大道逐一斩落下来,那么当大道尽斩的时候,自然便是修行者领悟空空,登临大罗的时候。”鸿钧道祖出声。
“原来如此!”而在听到了鸿钧道祖的言论之后,云中君的身形也不由得一震。
上一世的时候,他观阅那些神话之际,有一个相当大的疑惑——那就是那些大神通们最初,明明都是一副风光霁月的逍遥模样,缘何就在紫霄宫听到之后,性情大变,变得贪婪无比,就算是自己的先天灵宝足以够用,但这天地之间,但凡是那一处地方出现了先天灵宝的消息,那些大神通者们便是闻风而至,彼此为争夺那先天灵宝而厮杀一般。
如今,云中君总算是知晓了其中的原因。
那些先天神圣们所争夺的,又哪里是那先天灵宝,分明就是斩道的机会。
不同的先天灵宝,其所容纳的大道,自然也便是有所不同——而修行者在修行的时候,时常心有所悟,便立刻是对自身的大道有更深一层的理解,亦或是参悟出其他的大道,是以,在斩道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自己手中的先天灵宝,便刚好能够承载自己所斩落下来的大道,如此一来,对于这些有志于大罗至尊之境的修行者们而言,手中的先天灵宝当时多多益善。
就算是自己现在用不到,但以后却未必就用不到。
“借先天灵宝的玄妙,然后斩道吗?”紫霄宫中,一众太乙道君们都是不由得暗自盘算起来,思索着自己心头到底有几件先天灵宝,也思索着,这天地之间还有什么地方会有先天灵宝的线索。
“天地之间,从此多事矣。”
“此外,还有第三个办法,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