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x48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71章 離府前(一)分享-0e7w8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贾母经过三日的修养,总算是缓过神来。
此时的荣庆堂内,王夫人,李纨王熙凤两妯娌,宝钗黛玉等姐妹齐聚一堂陪着贾母说话。
贾母叹道:“我这屋里,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众人闻得贾母的叹息,有些安静下来。
王夫人忖度着附道:“这些日子京城发生了这样多的大事,连带着咱们府里上下也有些慌乱,偏偏老太太又病了,所以她们都不大敢来搅扰。”
贾母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们老爷那边有消息了?”
“回老太太,确实有消息了。
老爷自接到家里的消息之后,便上书奏请回京,朝廷也已经准了。
前儿老爷来信,说是已经动身。”
王夫人回道。
宝玉“叛族”封王,大老爷身故,家里接连出了这样的大事,贾政自然不能再安心的在外省做官。
“能回来就好……”
贾母闻言,神色转圜了不少。
贾宝玉忙碌,现在家里家外除了女人几乎就是女人,只要贾政回来了,一切就会好不少。
想了想,贾母忽道:“我恍惚听得,那边琏儿在为大老爷办丧事,听说短了银子使?”
贾母这话仿佛只是随口一问,但是王夫人却立马紧张起来。
王夫人心想,大老爷再如何说也是贾母的亲生儿子。
如今其后事不继,要是让贾母知道她故意不管,难免不好。
因此起身回道:“回老太太,却有此事,前儿琏儿就与我说过,我担心因此误了他大伯的后事,当时便命人抬了两千银子过去,又叫凤丫头也拿了些银子出来,也一并送过去了。
我想着,要是不够的话,我们这边还能帮他筹措一些,可惜他这两日又没有过来……”
王夫人这话说的给自己留了很多余地。
贾母点点头,看向王熙凤。
王熙凤笑道:“太太说的不差呢,琏二就是爱哭穷,以前大太太在的时候,他们那边屋里就比太太这边俭省多了,如今就说没银子了,谁信呢?难道当初老公爷和老太太分给大老爷的银子都长腿儿跑了不成?
老太太放心,有我盯着呢,要是我公公的后事真的短了用度,太太和宝玉还能不管不成?真要不管,我就天天到他们屋里去闹,看她们烦不烦……”
王熙凤还是一如既往的会插科打诨,惹得屋里很多人面上会心一笑。但或许是事关贾赦,贾母不大笑得出来,反而看着王熙凤,道:“你还知道是你公公呢,你公公死了,你也不知道勤快些,帮着琏二料理后事?”
王熙凤心头微微一凉,面上不显,“瞧老太太说的,我哪儿不勤快了?您老问问他们,我哪日不是天不亮就过去帮着忙前忙后的?
不过我心里更有一层算计。
大老爷那边人再少,到底有琏二、迎春和琮哥儿几个好儿子、好女儿看着,日日在灵前磕头照顾。
但是老太太这边呢?老爷不在京中,大太太出家去了,太太又要忙着管理家中一应大小事情,脱不开身。
原本倒是有一个老太太的心肝宝玉,可惜如今他当了王爷,又做了什么辅政大臣,天天在外头忙得晕头转向的,指望他来孝敬照顾老太太?
少不得,我只能拼着在那边府里人眼中落个不孝的骂名,也要守在这边,照顾服侍好老太太呢,才不辜负老太太疼我一场。”
什么叫做舌颤莲花,莫不如是。
王熙凤一番话,便是叫那些原本还议论过王熙凤不孝罪名的丫鬟婆子们,都信服了七八分。
也是呢,老太太病重,大老爷的丧事,琏二奶奶二者只能顾一头。
看来,琏二奶奶还是更重老太太对她的疼爱,竟然明知道不去那边守孝会落个不孝的骂名,还是坚持在这边服侍老太太。
贾母瞅着她,正要说话,忽闻外头传来贾宝玉的声音:“还没进屋就听见琏二嫂子说我坏话的声音,我倒要进来瞧瞧,看她当面还敢不敢再说点别的出来!”
随着说话声,身长已有六尺(没有两米啊),越发英俊挺拔的贾宝玉便走了进来。
其行进间,飒沓如流星般,虎步生风,卷的堂内一众夫人小姐,仆妇丫鬟们的眼神都炫亮起来。
王熙凤更是两眼放光,不管不顾的笑迎道:“哟,咱们家的王爷来了!你也不用拿王爷的款来压我,有老祖宗和太太在这里,你还不准我说话不成?”
贾宝玉面上略带笑容,却不予理会,径直来到堂前,对贾母和王夫人拱手拜道:
“宝玉见过老太太、太太。”
“使不得,快别多礼,快起来。”
虽然贾宝玉一再强调过在家论家礼,但是不论是贾母还是王夫人,都已然不能再将贾宝玉完全当做自家孩子来看待了。
所以见其郑重行礼,都赶忙叫起。
贾宝玉也不矫情,起身后看了众人一眼,笑道:“方才你们说什么呢,老远就听见琏二嫂子的破锣嗓门声。”
周围的丫鬟们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
王熙凤一翻白眼,随即又笑道:“得,你说我说话像破锣声儿我也认了,谁叫我没有你林妹妹,生了巧嘴巧舌,说的话又温柔又好听呢?”
她戏谑的瞧着边上的黛玉,惹得人家软萌妹子脸都红晕起来,不满的瞪她一眼。
不过大家听贾宝玉和王熙凤斗嘴都习惯了,倒也并不太以为意。
各自笑罢一阵,贾母问道:“今儿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莫非皇帝要出殡了?”
贾母说着就看向王夫人。贾母在家休养数日,倒是不知道宫里的情况。
王夫人点头,然后答道:“皇帝确实是明日出殡,因为老太太身子未痊愈,我和宝玉商议,便没有将此事与老太太说。”
贾母倒也没什么疑虑,贾宝玉和王夫人的安排是为了她好。虽然她现在好了不少,但是既然已经请了假,她倒也不希望再去皇陵折腾一趟,因此只问:“大概多久能回来?”
这下王夫人不回话了,等贾宝玉来回答准确的数字。
“大概四十来日吧。”
贾宝玉坦然道。然后他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氛都有些阴郁下来。
心知这是姐妹们不舍的目光,贾宝玉心头高兴,便就着贾母让出来的位置坐下。
因见贾母另一边的黛玉蹙着眉瞧他,神色很是低迷,他便故意对其挑挑眉,然后在其羞然低头之后,回头对贾母道:
“这次皇帝的大丧完毕之后,很快便是太上皇的寿典。等这两件大事过去之后,我也就清闲下来,到时候就该全力筹备我的婚事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孙儿想着,等到开春,正月里就将婚事给办了。”
“怎么突然这么急了?”
虽然贾宝玉的婚事去年就决定了,但是贾宝玉自己说的要等他到志学之年才娶妻为好。
贾宝玉要到明年四月才十五呢,怎么突然就急切起来。
“倒也不是孙儿急,而是太后与皇后娘娘催了我几回了,太上皇的意思也是如此,所以,容不得孙儿不急。”
贾宝玉说着,瞧了另一边的黛玉和宝钗二人一眼,皆看见她们眼中那一抹黯然和萧索之色。
贾母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自然便都依你、只不过这件事我们也帮不得你什么,你如今本事也大了,便自己与叶家商议怎么筹备吧,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只管与你太太说。
或者等你父亲回来,再与他说便是了。”
贾母故意把贾政从“你们老爷”说成“你父亲”,看见贾宝玉听了之后面上完全无异色,心里终究又安心不少。
“别的事倒也不用麻烦太太和老爷,如今我那王府也差不多修葺好了,皇后娘娘亲自命内官帮我筹办,保管弄得张扬大气。
我只是有一件事想要提醒老太太……”
贾母愣道:“何事?”
贾宝玉笑道:“当初姑父去了,琏二哥护送林妹妹下江南协办后事,不是将姑父的遗产基本都带到咱们家来了么?
那些东西,可都是老太太一直帮林妹妹收着呢。”
贾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贾宝玉的意思,看了黛玉一眼,讷讷道:“是啊,不是你说把那些银子、产业当做你林妹妹的嫁妆,叫我派人帮她打理着的么?”
林如海的遗产,有四五十万两的银子,还有部分当时没来得及折现的房产、地产,都在贾母手中。
若是如此算,在座所有人,黛玉才是最富有的。
虽然谈银子有些俗,但这一笔银子的存在,也是黛玉在贾府立足无任何人敢轻视的原因之一。这一世的黛玉,终究底气才足,虽然她自己可能并不是太在意这笔巨款。
“老太太说这话何意?不是您将林妹妹许给孙儿了的么,难道老太太想要反悔,不打算把姑父的遗产还给我们?”
贾宝玉震惊的问道。
但是贾母等人都太熟悉他了,倒也没有被他唬住。
贾母在略微愣了愣之后,便忍不住骂道:“都是做王爷的人了,还这么没出息?
就算我把东西交出来,那也是你林妹妹的私产,难不成你还想侵吞不成?
再说,你连叶家姑娘都还没娶过门呢!就算你是个没出息的,想要花玉儿的嫁妆,也得等之后再说吧?”
贾母拍着贾宝玉的手笑道。她本来也并非无趣的人,只是好久没有说笑了,还有点不习惯。
贾母和贾宝玉祖孙俩个说笑,大家看戏,只把旁边的黛玉羞的无地容身。
就想要起身坐别处去,却被旁边的宝钗拉住,才不得行。
然后,她又被贾宝玉接下来的话吸引回去了注意力。
“老太太这可就属于贪权恋栈的托词了,为什么要等之后呀?正月里林妹妹就过门了,难道老太太不该提前准备好交接仪式?”
贾宝玉故弄玄虚的话,令贾母等人不解。
王夫人道:“正月里你不是要娶叶家姑娘的么?”
“是呀,叶家姑娘和林妹妹她们一起娶啊……”
贾宝玉这话一说,众人立马炸了锅了,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王熙凤取笑道:“果然不愧是王爷,连娶媳妇儿也与常人不一样,一次娶俩?我还真是闻所未闻呢!”
黛玉越发如坐针毡,就想要躲离这儿去。
冷不防一回头,瞧见旁边宝钗那深邃却复杂的眼神,黛玉愣了愣。
她似乎看出来了,宝钗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羡慕之意。
她不由皱起眉来。她不明白,为何贾宝玉迟迟不与贾母等人宣明他和宝钗之间的事。
难道是宝姐姐的母亲不答应?
一墨成囚
不,肯定不是。不说宝姐姐的母亲是最务实的了,她再不可能拒绝这样的好事。
就说宝姐姐近来的表现,也不像是受到阻力的样子。
她甚至还听湘云说过,近来宝姐姐心情很好,她都瞧见过她一边发呆一边眼角含笑的场景。
问她为什么高兴,宝钗却含糊其辞,说是她妹妹要来京城了。
脑海中一瞬间转过这些意念,黛玉深吸一口气,回过了身子。
她知道,不论再如何羞,这也是她必须要面对的场面。罢了,既然已许了他,就学学他那厚脸皮吧……只是真的好难……!
姐妹们不知黛玉心思,仍旧七嘴八舌的议论。丫鬟仆妇们争相观望,贾母等人也总算明白了贾宝玉意思,不由问道:“你的意思是,同一日娶她们二人?叶家会答应?”
站在贾母的立场,她肯定是希望黛玉受到越高的重视越好,但是她又怕贾宝玉太宠黛玉而轻视叶家女,从而遭到叶家的不满和压力。
“有什么不答应的,叶家又不是不知道林妹妹的存在,连皇后娘娘都见过林妹妹了,对她赞不绝口呢。”
贾宝玉这么一说,湘云、探春王熙凤等人皆对黛玉投去佩服的目光。
没想到,以黛玉的处境,有缘见过皇后不说,竟然还能得到皇后的青睐?要知道皇后可是叶家姑娘的亲姑姑啊,不是应该天然看不顺眼黛玉的么?
也不知道是人家皇后娘娘宽仁大度,还是林丫头真的太过于惹人怜爱……
“况且,我现在是辅政亲王,我的婚事宫里基本是按照最高的标准来筹备的,原本就很是铺张浪费,哪里还经得住正月里办一遭,二月里办一遭,三月里还来?
如今朝廷本来就缺钱!
索性一道就全部解决了,如此既方便,也能省不少的花费。”
值得一提,皇后命人帮贾宝玉筹备婚事,走的是内务府的花销。
贾宝玉本来想自己出这笔钱的,但是皇后坚持,说他这是太上皇赐婚,理应皇家出资筹备才合正理。
于是,估摸了一下自己的腰包,觉得这一场婚礼可能就会要他半条命的贾宝玉,就没有再坚持。
唉,真不是他要给国家增添负担,实在是她们太重表面功夫。
乖乖,一个婚礼居然超出二十万两银子的预算……!
这婚除了皇帝谁结的起?
因此,贾宝玉果断决定把宝钗黛玉一道加进去,如此才不枉费花这么多银子。
不过,这出钱的是内帑,将来收的礼该归谁呢?
当然是归自己!
料想那一日只怕单是收礼,都能远远超出二十万这个数几倍,不知道能不能创造本朝婚事收取礼金之最……
嗯~?自己费尽心思办什么纺织场、染坊、绣坊,劳心劳力,这么久一共也没赚几万银子。
倒是这阵子收礼收了十来万了!
要是正月里再收个百八十万两的礼,那还真是与谁说理去?!
他总算明白,贪官是怎么炼成的了。
收礼比办产业更来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