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愛下-第四百九十七章 比賽中斷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换场”
“呦西啊!三振!!”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最后用力量制服了对方!!”
“这个小鬼!!
也是燃烧着的!!”冈本教练已经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惊讶了。
“厉害啊~!”瀬户拓马跟着惊叹道。
“Nice投球!降谷!!
我都稍微被你折服了哦!喂!”金丸有些词穷了。
“很好的集中力!好好的挺过来了呢!”片冈教练也夸奖道。
“嗯!”降谷对着教练点了点头。
随后,满脸桃花开……
“快去换衣服吧!”仙道温和的说道。
降谷就带着他“满脑袋桃花”走进了板凳席后面的更衣室。
“呦西啊!该我们的上位打线了!”金丸大声喊道。
“这次轮到我们给他施加压力了。
他们本身的压力就很大,只要有一个人上垒就会轮到仙道了!
仙道!拜托你了哦!说真的!”御幸也是斗志昂扬。
然而,
雨下的更大了,几个裁判聚在一起商量了几句。
御幸看到这一幕一愣神。
“如各位所见,因为球场的情况,比赛即将终止,再开之前,请大家耐心等候!”随后广播传出了比赛中断的广播。
“所以说,我才讨厌雨天比赛!
这不是强行打断阿晓的气势嘛!
那家伙就靠气势活了!”已经换完衣服的仙道,开口吐槽道。
“降谷不在你就这么说他啊!”御幸笑道。
“不过,我也一样啊!
那个气势……!
我也不想在那个时候中断啊,”随后御幸也正色说道。
“篮球比赛里面,也经常在对方选手状态特别好的时候,用暂停来打断他的气势!
我们今天真的是倒霉到家了!
特别是我!
一支本垒打就那么被吞了!”虽然这么说,仙道不管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是一副自我调侃,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已经发生的事情,仙道是不会去纠结的,他一直都是只做能做的事情。
做不到的就学会接受。
“开什么玩笑!那只是可能!
说不准就算不下雨也会被接杀呢!
出局就是出局了哦!”御幸看他的样子,也忍不住和他聊了起来。
受到仙道的影响,他也不在想这些事了,而且看样子中断的时间不会短,就放松一下。
“唉?你不反驳吗?”一直等仙道回话的御幸发现,仙道并不想反驳他。
“没什么可反驳的!这种事!
打击本就是这么一回事!”
“搜嘎!
果然,还是你这家伙,是最可靠的啊!
真的拜托你了哦!”
“你偶尔也拜托一下自己怎么样?”仙道微笑着回道。
“嗯?”
“你也是中心打线哦!
我想你心里很清楚……
之所以把你降到五棒而不是升到三棒去,就是因为你也是一个让人畏惧的打者啊!
你……也是一个可靠的打者,和夏天的时候不一样了啊!
……干嘛啊?这个表情?”仙道说着说着,发现御幸的表情很奇怪。
“没什么!难得你在和我闲聊的时候,这么正经啊!”
“你没资格说我!”
“说起来!哲桑在第一场练习比赛的时候也说过类似的话!”
“我知道!”
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间,降谷已经换完衣服找个地方乖乖坐好了。
“择日比赛什么的,希望还是饶了我吧!
我明天可能就来不了了!”瀬户拓马叹道。
“说起来,我在观众席上看到早川了哦!……带了一个女的!
不会是女朋友吧?一起去同一所学校什么的……
大概,城南Senior的黑木也在!
那些家伙,果然是想要去青道吧!
我记得黑木Senior的前辈去了稻城实业,那个一棒的卡尔罗斯!
就是不知道他们考不考得上!
我们也差不多该决定进路了吧?
虽然已经决定不去神奈川而是来东京!
决定好了吗?光舟!
你来看这场比赛,说明这两所有你中意的吗?”瀬户拓马是知道,奥村光舟没打算看西东京另外两家豪门的比赛,才这么问的。
“现在还不知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场比赛会给我们答案吗?”小狼崽开口道。
……
“中断的时间还真的长啊!”大和田秋子感叹道。
“毕竟球场的情况这么糟糕啊!
也没办法马上就开始啊!
话虽如此!单从日程安排考虑也不会轻易的另择他日!”峰富士夫回应道。
“目前为止,两边的投手一步不让的投手战……
这次中断会给比赛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峰富士夫本人还是更担心比赛局势的走向。
“噗!”
“咻!”
“啪!”
“啊呦西啊!”牛棚之中,泽村的气势反而越发的高涨了。
但是他平时一直都那么大喊大叫,牛棚的小野没注意到而已。
“泽村!!差不多改回板凳了……”所以,小野反而劝他回去。
“还不够!!
拜托了!小野前辈!”意识到自己口气有些冲的泽村,赶快还上敬语拜托小野前辈。
“比赛中断中还有在那表现自己的家伙啊!”
“这么大的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呢!
真是的个笨蛋啊!
是吧!……向井!”帝东的一年级开始对着泽村评头论足了起来。
“说的也是啊!”向井随意的敷衍道。
“其实就这么打下去也挺好的啊!”心中其实也是希望继续打下去的。
也就是仙道没听到这群家伙的叽叽歪歪,不然能怼到他们怀疑人生。
让他们知道一下,什么叫做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荣纯那家伙!”仙道这个时候,已经感受到了泽村的气势!
这货能感受到,完全就是凭借着感觉了,没有任何根据。
凭借着青梅竹马的熟悉!
如果仙道走近点也许能知道原因,因为泽村的表情,和平时有着明显的不同。
“泽村!
你要投到什么时候啊!
大家可都在看你啊!
你还真的会表现自己啊!
真的应该和你学学!”狩场看不下去了,上前说道。
“我的目的可不是表现自己!!
如果不活动身体的话!我会受不了啊!”泽村看到降谷再上了一个台阶,早已经炸裂了。
他可不想就这么被甩开啊!
“大人物!”在板凳席热身的川上前辈看到降谷睡着了,失声说道。
“你也放松过头了吧!八嘎!
你这样还能找回状态吗?
一不留神,你就变成这样了!
攻击是我们先开始的,你可不要让肩膀着凉了哦!”御幸用扩音筒将他敲醒叮嘱道。
“去洗把脸吧!阿晓!”仙道拍了拍降谷的肩膀说道。
“哦!”降谷呆萌的答应道。
看着降谷离去的背影,仙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向井的球数多少了?”这时,不远处的片冈教练问道。
仙道听到这句话,也靠了过去。
“45球了!”幸子前辈答道。
“虽然球一直没有失控,但是我们确实让他投了不少球呢!”太田部长开口道。
“只是四十多球不会影响什么,消耗他的战术还需要继续下去。
现在真正的关键,是这次中断是否有可乘之机!
如果第四局的现在就把他打下去,我们就基本可以说赢定了。”仙道开口道。
“嗯!和我想的一样!”片冈教练认可仙道的观点。
“这次中断肯定对向井着的节奏有着很大的影响!
如果出现好打的球路,一定不要放过!”
“嗨!”
……
“比赛在五分钟后再次开始,请两边的选手做好准备!”
没多久后,场内的广播终于响起。
已经有工作人员开始去整理盖在本垒处的防水布了。
“这次中断是吉呢?还是凶呢?
马上就要知道了!”御幸开口道。
“是吉是凶……,你还真的爱说这样的问句呢!”仙道吐槽道。
“不过,这个雨一会大一会小的!
而且我们先攻击,所以我们攻击的时候是雨小……
至少天气方面,我们运气不太好啊!”
“都说了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还有你,不要在仙道面前说这些好吗?
难道你不知道,这家伙在这种情况,满嘴都是不吉利的话吗?”仓持忍不住骂道。
“哈哈!
拜托你了,给我们一个好的开局哦!
开路先锋!”御幸哈哈一笑。
“额!
我就不爽你这一点啊!
混蛋!”
“哈哈哈!”
“哈哈哈你个头啊!”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正式比赛再次开始了。
“觉得这次中断就能影响我吗?
你们肯定是这么想的吧?
那么就来试试吧!”向井太阳看着面前的打者,心中暗道。
“噗!”
“咻!”
“啪!”
“好球!”
“噗!”
“咻!”
“乒!”
“界外!”
“可恶!完全没受影响嘛!
但是,我也不会认输的!”仓持恶狠狠的瞪着向井,心中暗道。
“那个强硬……靠力量招式,粗糙的家伙!
我可是不会输给那样的家伙啊!”
“乒!”
“界外!”
“这下就结束了!”
“噗!”
“咻!”
“乒!”
“啪!”
“出局!”
“哦!铁壁!!
从站起到传球……好快啊!”
“只要能准确的投进想要的位置,球自然就会跑到野手的正面!
棒球就是这样的比赛啊!”向井高傲的看着咬牙出局的仓持,心中暗道。
“但是……那个男人!
违反常理!”念头一转,向井将目光看向了青道板凳席。
“二棒!二垒手,小凑君!”
由于对内没有了欧尼桑的存在,广播也不需要播报小春的全名了。
“嗒!”
“界外!”
“坏球!”
“界外!”
……
“噗!”
“咻!”
“嗒!”
“出局!”
“正面!!”
“这次是直接进入二垒手手套了吗?”
“到现在为止青道还是无安打!”
“果然太厉害了啊!向井!”
“说的也是啊!
但是,接下来就是中心打线了!
第二轮的中心打线,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这个时候,青道肯定是想要安打的吧!”
“三棒!右外野手,白州君!”
“上啊!白州前辈!”
“瞄准了打啊!”
“绝对要上垒啊!”
“好大的声援啊!”大和田再次开口。
“但是,白州是左打者!
不知道他是否适应了球的角度!
没适应的左打者,面对这种左侧投,会产生球从身后的感觉!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错觉而已!
真正只是在放球的时候才会越过打者!
对于左打者来说,这种球还是很难适应的!
但是哪怕如此,帝东肯定不想在垒上有人的时候和那个男人决胜负吧!
哪怕仙道君也是左打者!
这个打席,双方都会非常谨慎!”峰富士夫一阵见血的开口道。
“噗!”
“咻!”
“啪!”
“好球!”
“来了!内角球!”大和田秋子惊呼。
“帝东先发起了进攻吗?”峰富士夫,心脏跟着提了起来。
心脏提起的,又何止他一人。
“噗!”
“咻!”
“啪!”
“坏球!”
“第二球是外角低的坏球……那么第三球会是内角!
但是会是哪一种呢?”峰富士夫知道,这个打席的关键时刻来了。
“噗!”
“咻!”
“啪!”
“好球!”
“内角低!!
这样就两好球了!,会直接决胜负吗?”观众的情绪高昂了。
“那是当然的了!”
“噗!”
“咻!”
“啪!”
“好球!”
“打者出局!”
“换场!!”
“最后是决胜球……螺旋球!!!”
“打者挥空了!!!”
“厉害!”
“这样就是四局无安打!”
场边的观众们给与了这个投手,热烈的欢呼声。
中立观众就是这样,除了他们有支持的人,并且那个人上场以外,就是谁打的好给谁欢呼。
“Nice投球!太阳!”
“干得漂亮!”
“可以让他们打过来的哦!”
“我们这边可都闲死了!”
守备的帝东选手,在跑回板凳席的过程中,互相调侃着!
看起来他们因为王牌的投球,而士气大振了。
“总而言之是安全上垒了!
下一局就能安心的一决胜负了!”而依然满脸微笑的向井心中,却只有仙道一个人。
“抱歉!”白州前辈罕见的对着仙道道歉了。
“不要在意!前辈!
那可是一个相当厉害的投手,比赛也才刚刚进入中盘而已!”仙道自然不会在意这些,打者本来就是不利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