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玩家兇猛笔趣-第六十二章 響應推薦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哒,哒,哒。
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宅邸一楼的阴影之中,缓缓走出了一个高大而瘦削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和服的男人,其身高足有两米,双目浑浊腐烂,下颚骨骼断裂,整张嘴巴连同下巴的皮肤肌肉一起,垂至胸口。
而它的双臂,则非常的长,像大猩猩一般垂落下去,在地上拖拽。
新出现的巨嘴鬼怪,似乎是被水井边上的血肉吸引过来的,
它走下台阶,浑浊双目盯着被黑毛怪物撕扯下来的残肢断臂,缓慢地踏出一步,停顿片刻,再踏出一步。
看起来就像是在….害怕那个黑毛生物一样?
两名玩家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
瘦高巨嘴鬼怪靠近水井十米处时,突然蹦跳上前,双手前伸,在极限距离各抓起一块残肢,然后猛地转身逃窜。
但是,
那头一直在绕井踱步、像是对外界毫无察觉的黑毛生物,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拦在了瘦高巨嘴鬼怪逃窜道路的前面,抬头仰望对方,再一次发出了“不是…”的自言自语。
瘦高巨嘴鬼怪眼见无处可逃,本就垂到下巴处的嘴巴,继续张开,几乎可以吞下一整个人,朝着黑毛生物覆盖而来,
而后者却抬起手臂,双手撑住对方嘴巴上下颚,缓缓一撕。
血液四溅,头颅落地。
李昂眼皮一跳,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他都能感受到那头黑色毛发生物身上的力量感。
在杀死了瘦高巨嘴鬼怪之后,黑色毛发生物又一次回归到了茫然徘徊状态,回到枯井边继续绕圈。
“唔…这是在系统暗示我们不能靠的太近,否则就会被攻击?”
李昂眯了眯眼睛,前方这座名为【归泉】的枯井出现在小笠原哲也的画上,明显就是重要的通关线索。
不过井中会爬出鬼怪,井外有黑毛生物看守,要怎么过去呢…
正当两名玩家陷入思索之际,一阵阴风迎面吹来,那头黑色毛发生物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跨越小半座庭院,直接出现在了二人身前。
“不是…”
它口中喃喃有声,毛茸茸的手臂猛地抬起,挥向李昂。
砰!
旁边的王丛珊当机立断扣下扳机,附魔子弹飞旋着命中黑色毛发生物的头颅。
后者脑袋一歪,脖颈中传来咔嚓声响。
与此同时,其挥来的右手手臂,也被心猿棍棒所勉强挡住。
力气,好大。
李昂已经给自己施加了心灵自塑系的【魄力术】,略微增强体质,却还是得双手握持心猿,才能与对方的单手抗衡。
眼下不是珍惜灵力的时候,李昂从意识海洋中调集灵能,
【燃烧一指】、【晕眩术】、【生物电流】、【瘫痪暗示】等异能准备就绪,正要瞄准释放的时候,
对方却像触电一般,收回了手掌。
“是…不是…是…”
黑色毛发生物站在原地自言自语了一阵,竟然沉默了下来,不再做出攻击举动。
李昂试探性地追问道:“是什么?”
“…真澄…凉介…阳一…”
黑色毛发生物反复念叨着这几个词,低垂着头,慢慢转身,向石井走去。
“你在找藤村真澄?你就是藤村修平?”
李昂试图追问,刚踏出几步,
黑色毛发生物就猛地转过头来,额头毛发飘荡,露出了饱含凶光的赤红双眼。
看起来意思非常明显,不准再往前靠近了。
李昂止住脚步,站在原地继续追问,“藤村家、平塚家还有缘刻村发生了什么?藤村家的两个孩子是失踪了么?你为什么会待在这里?这个铁盒子你认识吗?还有这两张能面、这盏灯笼。”
他从书包里拿出从藤村家屋子里得到的铁盒,摇晃了一下,
但是对方毫无反应,只是继续绕着水井行走。
“…”
李昂站在原地释放灵能,然而【次级连心术】等异能如石沉大海,毫无回应,只好作罢,将铁盒与能面重新收回书包。
王丛珊犹豫道:“现在该怎么做?”
“唔…看样子,现在应该没法互动了。”
李昂说道:“如果他真是那位能面制作师藤村修平,而我们从藤村家得到的铁盒与能面也无法让他有所反应的话,
可能需要别的东西。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玩家兇猛 線上看-第六十二章 響應
比如我们之前在藤村家看到的那个躲在鞋柜里的、疑似藤村凉介或者藤村阳一的小孩。
不过奇怪的是,藤村修平为什么会出现在平塚家,还守在水井旁边。
难道又是什么豪门恩怨?”
这个问题暂时得不到解答,李昂与王丛珊思索一阵,只好绕过水井区域,回到了平塚宅邸主楼。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期间李昂还用心猿棍棒,撑杆跳跳上二楼,站在二楼向外延伸的屋檐上,朝下方张望,
隐约看见归泉井中,非常正常地积蓄着井水,看不出异常。
李昂翻下屋檐,与王丛珊走回主楼当中,按照地图指引,踏上二楼,走向绳之回廊的方向。
很快二人便再一次看到了那满是麻绳的L型走廊。
由于建筑设计的缘故,通往中庭的绳之回廊这一端要更长一些,并且隔着密集麻绳,能隐约看见走廊中间有一扇木质推拉门,门上糊着一张扁平的、闭着眼睛的巨大人脸。
根据地图显示,那应该就是平塚家族用来制作注连绳的结绳室。
和上次一样,绳之回廊中的麻绳,会疯狂攻击任何进入走廊中的物体,
李昂先是尝试躺在地板上向前挪动,无效。
再尝试从其他房间搬来桌椅板凳等物体,丢进走廊,想要让所有麻绳都有攻击目标,还是失败——那些麻绳的绞杀力度太大,桌椅板凳等物体经不起破坏。
“难道说…”
李昂沉吟着将人头灯笼拿了出来,照向走廊,
只见光芒所及之处,所有麻绳的影子都活了过来,缠绕起它们的本体,
一根根麻绳如同衔尾蛇一般,各自绞成一团,无暇分身,整条走廊畅通无阻。
“好吧,真的能行。”
李昂叹了口气,拎着灯笼与王丛珊踏入走廊,站在了结绳室门上的人脸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