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七百零七章:衝上幽山看書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在胖胖即将镇压这尊大魔之际,大帝翻动手掌,顿时眼前星空寂灭,卷起一股狂暴风暴。
哧”
狂暴风暴犹如一把无坚不摧的刀光,跨越空间横劈而来。
这惊艳的一刀超越人世的理解,无以伦比,震撼宇宙万古,无坚不摧,一刀落下,令胖胖心头狂跳,举起手上的金钵挡去,顿时只听:“咣!”的一声作响声下。
胖胖本人不得不倒退千百里之遥。
“何人!”
如此手段,无不令人震撼,胖胖心中震惊之际,抬起头来正见到大帝迈步而行。
“大帝!你……”
丁小乙追在他身后,脸上布满阴云,横身想要阻扰大帝的脚步,他没想到大帝出手干预一次就算了,此刻居然亲自动手。
奈何两边差距太大,丁小乙横身上前,大帝身影却是飘忽了一下,下一刻就出现在胖胖面前,抬手间,虚空破开,而后用力一拍,顿时胖胖身后灿烂佛国都在颤动。
大帝动怒了……
虚空上所有生灵都颤栗,感受了大帝的威压,莫不抖动,跪伏了下去。
面对丁小乙愤怒的目光,却见大帝面容居然不断变化,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光扫来,顿时间丁小乙心神一颤:“无相!”
是的,他做梦都没想到,眼前的大帝,居然正是蓬莱岛上的那个神秘莫测的无相。
难怪……
这下他心中那些未曾解开的迷惑,顿时间豁然开朗。
大帝是无相,所以万象之瞳,会落在自己手上,那些从地狱逃走的阴魂也自然要听从大帝的命令。
难怪他知晓那么多久远的秘密。
“我既是无相,那么谁能阻扰我毁灭神道?”
大帝声音很轻,却是透露出天地之间,舍我其谁的霸道,是的,若是他要毁灭神道,天下间谁人能够阻扰。
仅凭胖胖恐怕远远不是对手吧。
“阿弥陀佛。”
胖胖从灿烂佛莲上站起,嘴角居然溢出血珠,显然被大帝方才那一掌伤的不轻。
大帝就是大帝。
即便已经离开了冥土,但早在古老诸神时代都无几人可与他匹敌,如今更无需多说。
胖胖也感受到眼前之人身上那股庞然气息,眉头紧锁间,口中还是那句话;“神道若损,众生何以为序,还请道友莫要至天下而不顾。”
“神道不毁,众生只能做奴隶,地藏你安心做你的佛祖,何必来管这档子事。”
“阿弥陀佛,道友错了,神道若毁,诸法无序,届时强者恒强,弱者恒弱天下大乱。”
没有秩序的世界,只会陷入无序的混乱里,到时候万族并立,每天只会上演杀戮。
“哼!”
对于胖胖的说法,大帝一点都没听进去,他冷着脸横身而来,抬手一拳砸下,顿时眼前天崩地裂,胖胖周围那片灿烂佛光顿时黯然下去。
“若是要公平,那天就只有一件事是公平,那就是死亡!神道崩溃,万物自生自灭,即便是强者也终有要作古一天,这就是公平,谁若是想要永恒,那就是冥土的敌人。”
大帝的意思更直接,但野心也更大,若是神道崩溃,从此冥土独立在外,成为掌握生死的最高权柄,这才是大帝想要留下的东西。
但这个说法,胖胖显然是不会认可,两人话不投机,再次交手。
只是很显然,胖胖的手段终究是比不上大帝,即便他已然是佛祖,可门下信徒太少了,根本不可能如当年佛教鼎盛时相比。
否则大帝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两人一经交手,所过之处天崩地裂,丁小乙纵使是有心帮忙,但也是无能为力。
毕竟这已经可以说是真正的神仙打架,他们这等凡夫俗子,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就在他们激战之时,一颗灿烂大星,骤然亮起,将黯然的星空骤然照亮起来。
此星闪烁的炽热光辉,宛若一轮大日,将天地照亮同时,更是引发群星共鸣。
“天市恒!怎么会这么快??”
大帝抬起头,不禁有些意外,今天发生的意外有些超出他的预期。
先是被丁鹏给框出来,后来地藏居然成功度化掉千万恶鬼所化的吞天轮,现在本该至少两天后才会被点亮的天市恒居然被提前点亮。
这意味着女娘的帝之位,几乎已经成型。
这个速度远远超出了了大帝的预期,他不禁手下一缓,心中沉思道:“莫非这就是神道的反击么?”
“哼,那也无妨。”他冷哼一声,正要先镇压下胖胖,再带丁小乙离开时。
突然天空一黯,远远的一阵杀声临近。
杀声犹如奔雷,只见远方有一行大军浩浩荡荡从远方星空横渡而来。
人还未到,震耳欲聋的杀声涌动,磅礴杀气像是要把苍空撕裂。
“这是哪来的大军??”
众人无不震惊,心想神庭都完蛋了,哪儿来的这样一支军队。
大帝目光望去后不由眉头微挑:“是他啊!”
等丁小乙他们看清楚后,才见原来来者之人,居然是最早离开冥土的五方鬼帝之一,杜子仁。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家伙乘骑在战马上,一身黑色的虎皮长袍披挂在肩膀上,冷峻的脸颊,长发舞动,双眼死死盯在大帝的身上。
而他身旁,正是当初他从冥土带走的阴兵,这些人最初就是杜子仁一手提拔的亲信。
跟随杜子仁时间最久,最为忠诚,而且实力也是最强的。
几乎是罗浮山最为精锐的核心战斗力,这也是为什么当得知杜子仁居然带走了这些阴兵后,糟老头会如此大动肝火。
“大帝,好久不见。”杜子仁开口喊道,言语间已经没有了对这位昔日的顶头上司敬畏的神态。
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大帝座下的五方鬼帝,而是执掌群星的斗姆星君。
“你是谁,我印象中可没有你。”
大帝见他杀来,却不正眼看他一眼,令杜子仁心头冒起一股邪火,他一项自负,甚至连糟老头都不看在眼里,只将大帝视为一世大敌。
如今居然被大帝直接无视掉,不禁恼怒道:“今日我已成就神体,我们再来一战!”
说话间,杜子仁眸光闪烁着炽热精芒,已然飞身来到大帝面前,抬手间,就见群星闪烁,无穷星光齐聚一团,化作五把异色神剑。
无数星光笼罩,更是为杜子仁身上披挂上一层星光编制的神甲。
见状大帝单手结印后拍出,无穷符纹闪耀,化作灿烂光辉,“轰!“的一声击在在了五『色』神剑上,撞出了让大宇宙崩溃的力量。
大道之花在绽放,两者间绚烂的芒剧烈燃烧。
这时候诵经声响起,胖胖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双手合十,口诵经文,成为了永恒之身,无数金莲飞起快速砸向大帝这边。
一位是坐镇冥土万古岁月的泰山大帝,一位是释迦摩尼亲点为佛教继承者的的地藏佛陀,加上一位晋升为斗姆星君的杜子仁。
这是一场惊天大战,是最强音的碰撞,三位绝代天骄之间的碰撞。
这场对决,即便是在古老的诸神时代也难以见到。
怎是一个惊天能述说,太过震撼,足以轰动古今,令群星都要颤栗。
三人交手速度极快,转眼已然是千百回合。
这时,大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张击飞胖胖后,双手抱拳对准杜子仁道:“镇!”
偌大的虚空轰然碎裂,杜子仁眼前一黑,失去了和群星间的联系后,身上燃烧着的星辰战甲也骤然消失。
惊讶之中,只见一只大手击穿黑暗,狠狠砸在杜子仁头顶,差点将他头颅击爆掉。
不等他回过神,就被大帝一脚踩在胸口。
“神体?不过如此尔!”
看着脚下的杜子仁,大帝默然的目光下,嘴角扬起一份讥讽不屑之色,这比任何攻击都要刺疼杜子仁的心神。
他太自负了,从他独掌南方鬼门关就不难看出,他内心的自负,决不允许他和其他的鬼帝平分权柄。
而在神道即将开启前,他更是毅然决然的抛下冥土一切,离开冥土,这一切正是因为他并非是愿意屈居人下之辈。
如今成为执掌斗姆,已然是神道之中的顶层主神之一,意气风发之时,居然在此被大帝随手镇压,这叫他怎么能够不怒。
只是大帝并未趁机再向杜子仁出手,而是目光看向远方,严肃的目光,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威胁的感觉。
这种严禁以待的眼神,目光的对象却非自己,这无疑更是打击到了杜子仁的自尊。
难道自己成就神体,居然都不够让他正眼看自己一眼么?
一阵狂啸之中,杜子仁浑身直冒星火,双手挥起想要抓向大帝的脚裸,却被大帝一点脚尖踢飞出去。
这一脚下去,让杜子仁肋骨崩断,一口神血呕出,整张脸都变得金黄。
一旁丁小乙见状,不禁默默摇头,是杜子仁不强么,不,只怕是大帝太强了。
在他目光下,这个站在星空上的男人,背影伟岸的犹如一座磅礴山岳般的高大。
就如他坐在幽山的巅峰,漠然扫视着众生一般的孤傲。
即便是和胖胖联手,杜子仁也不可能是大帝的对手。
想到这一滴冷汗从他额头上滚落下来。
这世间谁人可敌?
想到这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循着大帝的眼神朝的星空另一端望去,一种莫名的感觉骤然袭上心头:“玉娘!”
与此同时,幽山之下,廖秋默默咽了口吐沫,目光看向一旁神荼低声道:“咱们真的要打上幽山?”
神荼没有做声,只是点了点头。
除了神荼之外,西方鬼帝:赵文和、王真人。
中央鬼帝:周乞、嵇康
北方鬼帝:张衡、杨云
以及同为东方鬼帝的郁垒也都在糟老头的号召下赶到幽山脚下。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在大帝赶回来之前,把娘娘从大帝后山里接出来。
廖秋手指勾在衣领上,狠狠拉上几下,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一样,毕竟眼前这座山岳,可是大帝的禁宫,即便大帝不在,但也足以让人感到压印的快要窒息。
“诸位,大帝无道,囚禁娘娘,以至于这些年来冥土混乱无序,今日我等自要请回娘娘,拨乱反正。”
糟老头举起手上的那根鱼竿,只见鱼竿居然在他手中缓缓化作一并权杖,权杖所指,顿时间数百万阴兵轰然化作洪流,直冲幽山绝顶。
“妈的,这老家伙疯了??”
远处血河老祖见状,一阵直嘬牙花子,他也接到了糟老头的诏令,只是没想这老东西居然来真的啊。
旋即目光看向一旁甶孑等人道:“怎么办,第六天魔王还在枉死城,幽山里就只有三万骠骑,根本顶不住啊。”
甶孑闻言不禁沉默不语,片刻只见他突然站起身要往外走。
“等下,你疯了!”
见状血河老祖一把抓住甶孑的袖子:“这是跟着他们造反啊,大帝随时都会回来,封闭冥土这种手段根本难不住他,你还往里面冲,不是送死么?”
但甶孑像是已经下定决心了一样,闻言冷声道:“法不则众,不能再由着大帝的性子胡来了,再说你觉得我还有更好的退路么??”
这句话可谓是一针见血。
甶孑这些年已经把冥土搞得天怒人怨,十八地狱里,多是那些功德之家的冤魂,为了夺走功德碑,甶孑不知道办了多少肮脏事。
但那是大帝的法旨,他不得不遵从,可如今大帝要让自己解封黄泉的事情没有办好。
还让五福猪王带着众多凶兽冲入现世,这下大帝还不找自己兴师问罪。
与其如此,不如赢回娘娘,帮着娘娘夺回权柄,到时候自己也能混个将功补过。
不然到时候糟老头他们真把娘娘接出来,大帝怕是要问责他,管理不善,以至于五方鬼帝叛乱,自己两头不讨好下场恐怕可能就不那么美好了。
与其如此,不如就加入糟老头子的队伍里面,也许能混个好结果。
只见甶孑身影转瞬间加入进糟老头他们的队伍里。
血河见状,左右权衡利弊后一咬牙:“混蛋,老子我这次也拼一把。”既然甶孑都加入了,自己还不加入进去,以后就真的没法在冥土混了。
大军浩浩荡荡的直冲幽山之巅。
然而当他们来到禁宫之时,眼前一幕,却是令所有人头皮阵阵发麻,超出他们所想的一幕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