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txt-第一百六十四章 死神的女兒展示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凡人皆有一死。
在纽蒙迦德的那些年,格林德沃就深刻明白这个道理。
那冷峻的岁月,他独自站在那间牢房,透过石窗,望着雾蒙蒙的多瑙河,倾听暗夜的涛声和风响。
格林德沃一直在等待死亡的降临,等了足足五十年。
本以为往后余生,就此终老。
直到那个傍晚,他无意间做了一个预言,看见那个未来。
格林德沃感到灵魂重回躯体,不再浑浑噩噩。
他随即意识到:
自己还没死,只是因为还有未完的事业……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离开纽蒙迦德的那天,他就告诉自己:
“凡人皆有一死,
但……不是今天!”
不过,随着所有准备工作做好,那一天越来越近了。
格林德沃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深知,这是或许此生最后一次见面。
自己所知的内容,都该告诉威廉了。
“一个幽灵,一个名为死神的幽灵,在古老大地徘徊。”格林德沃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回荡。
“他始终横亘在人类头顶,只有配得上的巫师,才可能了解他,从而得到死亡圣器。”
“但圣器只是绝望者的梦。死神利用它,挑起强大巫师之间的战斗,不断收割灵魂。
即便如此,还是有那么多巫师趋之若鹜。”
“威廉,”格林德沃目光如炬,“你要谨记一件事,还要将我的话,带给邓布利多。”
威廉正襟危坐,平静道:“请说。”
格林德沃语气逐渐严肃:
“每个三兄弟的故事里,都有三件死亡圣器,这是完整的一套圣器。
九件死亡圣器,可以混合持有,但千万不要试图集齐一个故事里,完整的三件套。”
威廉顿时愕然,还有这种讲究?
“我不知道具体原因,只知道死亡圣器是死神的陷阱。
如果邓布利多试图集齐,你一定阻止他。”格林德沃严肃道。
威廉慎重地点点头。
自己手里就有三件呢,虽然是散装三件套,但危险系数也很高。
果然,死神是个老阴b呢。
威廉突然想起了那个老头……曾经分别以神父,阿訇,还有佛陀形象,出现在战斗现场。
一次是意外,两次还能是运气差……三次都出现,他肯定有问题。
威廉将这件事说了一遍,问道:“他会是死神吗?”
格林德沃思索片刻,不确定道:
“按照我的猜测,死神无法在世间行走。
他可以观察巫师,可以进行托梦,却没法降临世间,仿佛和我们隔着两个世界。”
“但……凡事都有意外,死神毕竟存在数千年了。”格林德沃缓缓地说。
“意外?”
“是的。”老人轻声道:“死神明明无法降临我们的世界,却曾经在某个时期,留下过孩子。”
“死神还有孩子?”威廉是真的惊了。
这就好像有人,突然告诉威廉:
耶稣结过婚,还生过很多孩子。
“历史的长河中,目前唯一能确定的是死神女儿的,只有摩根勒菲……”格林德沃说道。
“摩根勒菲?”威廉微微皱眉道。“她不是亚瑟王的母亲与康沃尔公爵的女儿吗?”
去年的时候,因为湖中仙女薇薇安的缘故,威廉查过梅林时代的历史。
卡多跟爵士作为梅林的朋友,那个时代的亲历者,威廉向他打听过消息。
如果说,梅林是那个时代的邓布利多,摩根就是那同时代的黑魔王。
两人是死敌。
原因很简单:
火熱玄幻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討論-第一百六十四章 死神的女兒
在梅林的帮助下,尤瑟王变成康沃尔公爵,上了人家公爵老婆,还生了亚瑟王。
所以,亚瑟王与摩根其实是同母异父的姐弟。
但作为始作俑者的梅林,自然跟摩根有仇。
“没错,但你忽略一件事。”格林德沃摇摇头:
“摩根的父母康沃尔公爵夫妇,都是麻瓜贵族。
他们家族,从来没和巫师联过姻,家族内也没有巫师。
摩根勒菲不但是女巫,还有着超强的魔法天赋。”
“既然梅林能够让尤瑟王变成康沃尔公爵的样子,死神自然也可以变成康沃尔公爵。”
“……”
这不是宙斯行为吗?
还有……那位康沃尔公爵,真的好绿啊。
儿子和女儿都特么不是自己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
摩根和梅林又因为什么结仇呢?
威廉本来还以为,摩根是为了给她爹报仇。
但她自己都不是亲生的,这个理由明显站不住脚。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第一百六十四章 死神的女兒熱推
格林德沃望着威廉,轻声道:
“为了对付圣器拥有者,死神的盘外招多着呢。
所以,不要随意勾搭女孩,要学我,在这方面,一定要谨慎。
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越漂亮就越可能是死神女儿,专门来套路你的。”
“……”
格林德沃啊,这就是你不近女色,终日打熬气力的原因吗?
就为了防止被死神算计?
果然,两代黑魔王这波都在大气层!
还有,威廉终于有一个暗示女人丑的高情商说法:
您肯定不是死神女儿!
格林德沃交代完后,威廉便起身准备离开。
但走了两步,他才想起来什么,从安全表里掏出一把信。
“那年在巴黎,我与赫敏在追踪艾莉亚·格林德沃时,碰到了达维·罗齐尔。
她让我们遇到你,代为转交这些信。”
格林德沃愣了好几秒,才迟疑道:“达维……她怎么样了?”
“已经去世了。”
老人低头沉默不语,并没有接信。
威廉将信放在地上,又用魔杖戳了戳太阳穴,勾出一份银色的、如同雾般的东西。
然后,才转身离去。
脚步声渐渐消失,格林德沃都没有动弹。
当那些记忆开始缓缓消散,老人才后知后觉地转过身,收拢在手心。
他没有冥想盆,就直接用魔法,将记忆在空气中具象化。
这种粗暴的手段,会让记忆具象化后,彻底消散。
一个小房间内,
白发苍苍的达维·罗齐尔,躺在床上,床边站着明显只有十三四岁的威廉与赫敏。
“我看到门口的门牌,是维达·罗齐尔·格林德沃?”年幼的赫敏好奇道。
“冒昧问一句,您已经和格林德沃结婚了吗?”
罗齐尔咳嗽了一声,摇摇头,有些精力不济道:
“不,我是自作主张改得名字。我们没有结婚,盖勒特甚至根本不爱我。”
威廉与赫敏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不用惊讶。”罗齐尔微笑道:“盖勒特从未爱过我,我没有说谎。”
“他是黑魔王,是伟大的领袖,从不随便爱上别人。
没错……我爱他,但我从来没有指望,他会接受我的这份爱意。
爱上格林德沃,就像爱上这满天星辰,谁会期待落日,来回馈我的爱慕呢……”
老人睁开眼睛,泪流满面,却无丝毫悲苦神色,而是向前缓缓伸出一只手。
似乎那个陪伴他半生的女人,从未离去。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堵在路上了,堵车堵了几个小时。
唉唉,手机也没电了,难受。
感谢“唯爱胡笳十八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