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討論-第七十三章 躲藏的精髓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维耶尔?蒋白棉有些诧异地和白晨等人对视了一眼。
这任务才刚开始,就要结束了?
商见曜握起右拳,啪地击了下左掌,一脸的遗憾。
他还没来得及发挥,目标就自己跑出来了!
——他们都是学过红河语的,哪怕白晨,也因为环境所迫,掌握了一些,虽然各自水平不等,但至少基本的听说读写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时,维耶尔笑嘻嘻回答起了主教雷纳托的问题:
“我一直在通风管道里啊。
“你们都不懂躲藏的精髓,选个地方就一动不动,而我会视情况转移位置:你们过来,我就去别的地方,你们离开,我又返回。
“唯一的问题是,要学会绕圈子,不能让爬行的动静被你们听到。”
戴着面具的雷纳托沉默了几秒道:
“你不像是饿了三天。”
“我有提前准备食物。”维耶尔笑得很是得意,“绕到离你们最远的地方后,我还能爬到卫生间里,喝点自来水,上个厕所。”
他挥了下手臂又道:
“这才是真正的躲藏,我们明明生活在一个地方,却像是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你没有戴面具。”商见曜突然指出。
他同样用的是红河语。
个头矮小的维耶尔看了这高大的“猴子”一眼:
“我掌握了全套的乔装改扮技巧,之后你再碰到我,也不会认识我。”
“你的特征太明显了。”商见曜诚恳地提醒了一句。
维耶尔脸上的笑容一下消失。
也就是一两秒的工夫,他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
“没有不能弥补的事情。”
“有。”商见曜指着自己,“我就扮不了矮子。”
维耶尔眼睛微眯,笑着提出了建议:
“可以把腿打断。”
龙悦红旁观得嘴角微动,仿佛在看两个小孩吵架。蒋白棉也不愿意这两个人继续杠下去,咳嗽了两声,示意白晨去打断。
白晨明白她的想法,上前两步,对警惕教派的主教雷纳托道:
“维耶尔已经找到了,我们的任务算是结束了?”
她没用“维耶尔已经出来”这个说法,强调是“找到的”。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在他们接下任务后发生的事情,没有功劳,也得有点苦劳。
而且,雷纳托说不定还会委托他们调查一下维耶尔这几天真实的躲藏情况。
雷纳托抬手摸了摸脸上的面具:
“是,任务完成了。
“但这种情况,报酬不会有多少。”
“没关系,履行之前的诺言就足够了,迪马尔科家族的故事就当是尾款。”蒋白棉用我很喜欢听故事的口吻插话道。
能和警惕教派搭上关系,对“旧调小组”的红石集之旅必然帮助不小。
白晨随即“嗯”了一声,表示这名成员的意思就是自己的想法。
“你们诚实、公正、谦卑,让我就像是看到了第二个韩队长。”对于“旧调小组”不纠缠报酬的行为,雷纳托给予了高度评价。
“韩队长?治安所那位?”蒋白棉对后面半句话颇为好奇。
雷纳托点了点头:
“对,他拥有旧世界的大部分骑士美德。
“如果不是这样,单纯只是因为他是‘资深猎人’,又不信仰我主,不会总是藏起来,镇民们也不会一致同意邀请他做治安官。”
“不可思议!”商见曜向来有话就说。
他感慨的是哪一方面,龙悦红完全能猜到,因为他也有类似的想法:
一个荒野流浪者出身的资深遗迹猎人竟然拥有旧世界的大部分骑士美德:谦卑、怜悯、公正、诚实、英勇……
这就像是在说机械僧侣们至情至性,为爱痴狂,不负如来不负卿。
就连同样荒野流浪者出身,较为资深的遗迹猎人白晨也觉得荒谬好笑。
她在这个群体里已经算是有较高道德底线的人,但距离那些美德,依旧很远很远。
她自问也就“怜悯”沾个边,还得是特定对象,而“英勇”努努力勉强可以够到。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些特例。”雷纳托没去争执这个问题,“哪怕韩望获的表现是伪装出来的,但只要他能一直伪装下去,那也是真正的骑士。”
“嗯。”蒋白棉表示赞同。
她更感兴趣的是另外一点:
这里虽然有不少说灰土语的人,但似乎受红河文化的影响更深。
当然,历经旧世界的毁灭和大量人群的迁徙,两种文化在很多地方都只剩下了残片,然后交融在了一起。
雷纳托看了眼矮自己不少的维耶尔:
“你去主的祭坛前祷告,完成这次的弥撒。”
“是,主教阁下。”维耶尔略显蹦跳地走向了出口。
路过商见曜时,他忽然侧头,做了个鬼脸。
目送这半大孩子远去后,商见曜握右拳击了下左掌:
“可惜……”
蒋白棉隐蔽地翻了个白眼。
她知道商见曜是在可惜自己戴着面具,没法回以鬼脸。
雷纳托没去询问商见曜可惜的是什么,指着前方,转用灰土语道:
“红石集最大的军火商人就在这里。”
“迪马尔科先生?”蒋白棉有点兴奋。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能见到那位从没离开过地下庇护所的名誉镇长?
哪怕是隔着电子产品见面,那也是好的。
只要能交流,就可以询问迪马尔科家族对于旧世界毁灭的了解!
“对,严格来讲是迪马尔科先生,但实际负责的是他三大管家之一的卡尔先生。”套着黑色斗篷的雷纳托解释道,“我等会就介绍你们认识。”
“好啊好啊!”蒋白棉学起了龙悦红的口头禅。
“她好兴奋。”商见曜“悄悄”对龙悦红说。
“去掉好,改成有点。”蒋白棉回了一句。
听到他们的对话,雷纳托侧头看了眼白晨,仿佛在说带这么一群不太成熟和稳重的队友真辛苦啊。
白晨怎么也不好意思告诉他带头那个才是团队的首领。
当没法改变商见曜的时候,只能加入他。
而精神病向来是顽疾。
出了这条走廊,绕了几分钟,商见曜等人看见了另一个电梯厅。
这里共有三台看起来很厚重的灰黑色电梯,并在间隔区域镶嵌着两台不大的液晶显示屏。
雷纳托上前几步,摁了一个按钮,耐心等待起来。
过了一阵,靠左侧那台液晶显示屏画面浮动,映出了一名中老年男子。
他穿着旧世界的黑色礼服,打着一丝不苟的领结,黑发略有点花白,但后梳得整整齐齐。
他的五官轮廓是典型的红河人,眼眸呈浅蓝色,长相虽然一般,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说高贵优雅吧,肯定谈不上,可他的存在,让“地下方舟”的主人迪马尔科有点这方面的感觉。
“正好,卡尔先生,我有几位朋友想和你见一面,谈点生意。”雷纳托本想请屏幕对面的人通传一下,结果发现今天值守的正是管家卡尔。
这一次,他又改用了红河语。
卡尔透过摄像头,扫了雷纳托身后戴着面具的四个人一眼:
“请他们明早九点至十点间到我办公室见面。
“我今天还要忙先生交代的任务。”
白晨看了蒋白棉一眼,对雷纳托点了点头。
“好。”雷纳托答应了下来。
卡尔转而又问:
“本次弥撒结束了吧?”
“结束了。”雷纳托的语气透着股轻松。
“警惕之心永存。”卡尔交叉双手,放在胸前,退了一步。
他礼貌地又说了一句:
“明天见。”
等到液晶显示屏上的画面消失,雷纳托转头对白晨道:
“卡尔先生的办公室在红石集五楼,挂着‘维萨贸易公司’的牌子。”
“维萨?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蒋白棉新到一个地方,总是很像好奇宝宝。
“这是迪马尔科先生祖父的名字。”雷纳托解释了一句。
蒋白棉随即望向电梯和液晶显示屏:
“这都是旧世界遗留的事物?”
“框架是,后来经过‘机械天堂’的改造,把一些旧的、坏的东西都换掉了。”雷纳托对此倒是知之甚详,毕竟需要经过他主持的教堂进入地底。
对于迪马尔科家族与“机械天堂”有合作的事情,蒋白棉一点也不诧异,因为这里是重要的走私节点,有不少“机械天堂”需要的资源,而且,比起野草城,这里更靠近南方的入海地,也就是“机械天堂”所在。
她好奇问道:
“人类不能进‘地下方舟’,机器人可以?”
“对,但必须是非人工智能非武装化的。”雷纳托随口说道,“当时‘机械天堂’专门组建了一支小型非人工智能化工程队,嗯……迪马尔科先生内部应该也有专门培养这方面的人才,两者结合,没用多久就完成了‘地下方舟’的翻新和改造。那支工程队离开的时候,相应的数据和资料也都被销毁了。”
说话间,他们回到了地上那座堡垒式的教堂内。
告别雷纳托,上了吉普车,坐到副驾为主的蒋白棉忽然笑道:
“你们觉得那个维耶尔说的是真话吗?”
开车的白晨相当平静地回答道:
“至少有一部分话撒了谎。”
PS:明天就恢复正常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