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討論-第363章 百廢待興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五月初六,长安城攻下后三天,战乱的痕迹总算被草草打扫一空。
刘备也第一次暂时入驻北宫明光宫、以大司马的待遇办公。李素则住进京兆尹府,赵温等人也在旁边的三公办公区临时勾当,蔡邕则还在半路上,至今没有赶到长安。
这里必须强调一点:刘备并没有僭越,因为长安北宫不是皇帝住的地方,皇帝住的最正统的是未央宫,还有两侧的长乐、建章。
未央宫和长乐宫之间那个缓冲区域,本来就是人臣办公的。类似于隋唐把三省六部放在外宫,明朝把内阁放在外宫。
明光宫在这块缓冲区域的最北端,南门对着武库,再往南就是京兆尹府,再往南是霍光故居、三公府衙。
长安城内,一堆堆的废墟依然不和谐地堆在皇宫和街坊中,但好歹余烬已经全部扑灭,尸体也都烧干净了。要把废墟全部清掉,那起码得个把月的时间,再要重建,一年半载都未必完成得了。
但只要这些废墟暂时不影响其他邻接街区行使正常的城市功能,也就罢了。
三天的时间里,长安城内的人口也简单地重新普查梳理了一遍,虽然不精确,但也大致摸排出了李傕最后末日疯狂造成的损害——这几个月里,长安城及周边,至少死了十几万百姓,如果不保守估计,二十万都有可能。
李傕郭汜这些残暴军阀,让雍凉“年减人口百万”的破坏力,就是这么惊人。这还算是好的,至少194年就拿回来了,要是拖到历史上的196,整个关中就只剩百万人口了。再拖到198,也就是历史上李傕被杀那一年,可能二三十万都不剩。
如今也算是及时止损。
初六傍晚,刘备在明光宫里大致熟悉了环境之后,带着其他几个公卿来京兆尹府晃悠一下,顺便了解情况。
李素也把刚刚出炉的数据大致分享了一下,让大伙儿知道他们究竟得到了怎么样一个烂摊子——这个烂摊子,两年内能实现自给自足造血,恢复民生,就不错了。最乐观情况下,起码第三年开始,才有可能对外输血、支持对外战争的开支。谁让摊到了李傕郭汜这俩汉末最大破坏狂呢。
“今年北伐打了四个月,收复陇西二郡、关中五郡,现在统计下来,总计掌握剩余人口二百八十余万。比战前少了五十万。
天水、陇西二郡,今年倒是没有蝗灾,但旱情还是有的,只是比关中稍好一些。加上那儿农耕区稍少,人口稀薄,两郡加起来才不到二十几万人口,天水郡十六万人,陇西郡五万。所以百姓靠半农半牧也能维生,牧草所需降水远远低于农田,只是占地较多。
天水郡从事农耕的百姓不到半数,往往只在渭水、洮水沿岸灌溉便利处种麦,不太依赖降雨,今年只要暂免百姓税赋一年,即可缓过劲来,不用浪费益州的粮食赈灾。
关中五郡,灾情个个严重,目前我们治下剩余人口二百六十万,京兆尹一百四十万,扶风郡五十七万,冯翊郡四十六万,安定郡十三万,北地郡六万。
如果我们不进行水利整治和灭蝗,就按照现状放任发展,根据我的推演,灾情最严重的的北地郡会彻底绝收,颗粒无收十不存一。
那里不但有蝗虫,而且水利根本无法整治,只有富平一个县可以得到农田灌溉。就算派人灭蝗,最多也就是让草原少受些灾害,可以活些牧民,富平县以外其他县的农耕百姓依然是绝收。
唯一庆幸的是,北地郡本来就是关中五郡人口最少的,而且全郡七县只有南部三县需要我们负担,北面四县早在中平年间、羌渠单于被害后,就落入叛汉的伪南匈奴单于,那里本来也没多少汉人了,今年那些敌对的南匈奴和鲜卑人受灾应该也不浅。过冬的时候,倒是要防止那些游牧没吃的南下劫掠。灾情其次的是冯翊郡……”
李素刚刚介绍完北地郡的情况,正要说关中其他四郡,刘备直接随和地打断了他,也不跟他讲礼貌:
“既如此,也坚定了孤暂时将北地郡划给呼厨泉作为对抗河套五郡胡人的决心。这个郡我们汉人拿着暂时也是烫手山芋,让呼厨泉作为根据地,趁河套胡人也窘迫,多杀掠圈地,咱给他们武器,抢了河套胡人的牛羊给咱过冬。
过两年情况好一些了,再把北地郡全境收回来,然后把西河、朔方、上郡,许给呼厨泉。要是怕呼厨泉势大,到时候再用类似‘推恩令’的办法,把他兄长于夫罗的遗孤赐为姓刘,名字不变,就叫刘豹,也扶持为单于,分而治之。
孤的设想,最好是收复后的河套五郡,呼厨泉的人管两郡,刘豹的人管两郡,渐渐用汉官之法管理,允许他们世袭,但每一代都要朝廷从其子孙中选取继位者,而且要入朝习学汉学,则学治优异者继位,跟如今治理西南夷的法子一样。”
刘备提到的这个刘豹,也是汉末一个非常长寿的奇葩,寿命甚至超过岭南老妖士燮。
刘豹具体生年不详,但至少是于夫罗188年迁到武都之前就已经出生了。而刘豹的儿子刘渊251年才出生,所以刘豹至少63岁还能生儿子。刘渊继刘豹左贤王之位是279年,已经是西晋灭吴的前一年,也就是说刘豹至少活了92岁。
从董卓进京前一年,活到西晋灭吴前一年,几乎可以算是活过了整个汉末三国时期。
李素本人对于刘备的这个建议,倒是也挺赞同的,因为北地郡确实太靠近河套草原了,靠汉族的治理思路没法彻底搞好,既然现在彻底一团乱麻,只要把蝗虫治理好了,旱灾只能是放任了,只要人别渴死,吃的就靠弱肉强食问其他河套草原部落抢!
只是没想到,汉人也有对胡人“打草谷”劫掠牛羊维生的时候,别的朝代根本想都不敢想,那不就相当于“汉人没吃的,反过来抢突厥/契丹/党项”了么。偏偏李素身临其境了,听刘备说得挺自然,也没觉得违和。
谁让河套五郡的胡人部落还没学会双侧金属马镫和蹄铁、木质鞍桥马鞍呢,趁着这个信息差,赶紧再多占几年便宜,多薅几年胡人的羊毛。
“既如此,北地郡就按大王的意思安排,我只派千人协助呼厨泉灭蝗,其余治理就按他们南匈奴风俗,暂时自治。这个最穷最难的麻烦暂时缓解了,咱也好腾出手解决其他诸郡的麻烦。”李素欣然答应了刘备的指令。
两个当事人都觉得这么处置没什么,刘备麾下干了多年的文官如荀攸、法正等人也不觉得有问题。但旁边的几个朝廷公卿,却面面相觑。
即将回去当司徒的赵温,以及大司农张义,按说都是也要管理民政和救灾的,专业有点对口。他们此刻内心怕不是爬满黑线:这……这李素不是才二十五岁年纪嘛?陛下念他知天命,有奇计,累建殊勋,让他二十五岁当京兆尹,已经是非常破格开恩了。
可是怎么看起来……在汉中王那儿,这李素的权柄远远不止京兆尹,这简直是雍州牧了吧,关中五郡甚至陇西二郡怎么抗旱灭蝗救灾,都由他全局统筹?
大司农张义原本觉得自己好日子快来了,好不容易逃出李傕的魔爪,留得性命,而且其他九卿同僚死了那么多,九卿就升仨了,他该苦尽甘来大展拳脚。
结果似乎没他张义什么活儿可干了……
这刘备,不会又是一个任人唯亲目无朝廷的专权者吧?把公卿视为泥塑木雕?那跟李傕时期差别也没多大了吧!除了刘备不像李傕那样乱杀人,也不抢劫。
张义等人的这点嘀咕,刘备他们当然不会留心了。李素就继续往下交待其他四个郡的情况:
“关中其余四郡,受灾最严重的的是冯翊郡,按照不治蝗不抗旱的自然状态算,今年的减收会有九成。不过这里的治理潜力还可以,大力灭蝗,能救回一两成收成,还能得到一些蝗虫供饥民不得已时食用,但治水的潜力不大。
冯翊郡濒临黄河的土地都可以得到灌溉,但黄河水量过大,无法决沟渠引水到腹地灌溉,要是引发黄河决口,危害远比一年旱灾还严重。只有黄河的支流洛水、沮水可以挖灌渠、或水位下降时筑堤截流,抬升水位确保旧渠依然有足够水流,不放余水入黄河。综合治理的话,冯翊郡能抢回四成收成,并且改善将来历年的灌溉状态,就很不错了。
超棒的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363章 百廢待興鑒賞
受灾第三的是安定郡,安定郡蝗灾治理需要的精力更多,但治水简单一些,安定人口也少,百姓沿着泾河耕种,多少有些保障。治理得当,也能保住四成收获。
情况第二好的,就是咱京兆尹,长安周边相对水网较足,水利设施自秦以来就不错,几个月不下雨也能保住一小半庄稼,再治治蝗虫,抢回半数收成不成问题,情况好甚至能留下六七成。
但京兆尹的麻烦在于人口众多,人多地少,这儿本来就无法用本郡的田地产出养活百余万人口,要指望扶风与冯翊的粮食运过来接济,所以,哪怕京兆尹的田完全不歉收,只要冯翊扶风歉收了,他还是会饿死人。
而关中五郡最有希望的,就是我们春耕时就建立起有效统治的右扶风了。陈仓、郿县、渭南等地的收成,因为灌溉得法,第一时间治水,加上我们改道了西汉水北流入渭增加了水量,如果没有蝗虫的话,今年能保住八成以上。渭水流域其他扶风诸县,也能保住六七成,郡治槐里差不多是六成。
五月到七月,扶风郡不太需要再强化治水了,只要专注灭蝗,把这平均七成的庄稼保下来,再免掉百姓今年税赋,扶风郡自给自足肯定是没问题的,还能稍稍顺流卖一些余粮接济京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冯翊、安定二郡就只能是免税并鼓励他们自给自足了,要运粮到那些地方,损耗太严重,而且是逆流而上,粮船难行,不像扶风到京兆是顺流而下。在京兆都还无法确保完全不饿死人的情况下,安定、冯翊稍微饿死一点,也是没办法的。从算数上考量,安定、冯翊要少饿死一个人,长安说不定得多饿死两个。”
运输有损耗,既然连运输最便利的地方都免不了有人饿死,那么当然优先救活运输便利地区的百姓。这不是李素残忍,而是力量只有那么大。
实在不行,最后只能是让百姓稍微冒险吃蝗虫,只要官府多教导科学灭蝗吃蝗虫的办法,尽量消弭化学危害性,而且让一部分最穷的流民集中吃蝗虫,免得大部分人都冒险吃蝗虫,这样能活下来也算听天由命。
按李素的算法,京兆尹如果管理得好,本地百姓需要吃蝗虫的比例会较低,最多只是之前的苦役营俘虏得吃,实在不行把张济那儿抓来的俘虏、之前泾原之战抓到的俘虏也派去吃蝗虫。如果蝗虫养活的人口从一万提升到三万,那么基本上京兆尹境内的蝗虫也差不多吃光了,再多你想吃都不够吃了。
而安定、冯翊的最穷苦流民,就只能是普遍的吃蝗虫了,哪怕他们只是普通百姓,没有罪恶,不需要以“吃蝗虫”作为服刑手段。
刘备静静把李素这几天了解到的情况和讨论出来的规划听完,内心也是稍稍有点郁闷的:
“孤早就料到李傕这禽兽肯定会留下一个烂摊子,但还是没想到会这么烂。唉,就当是休养生息吧。不过幸好,去年袁术才刚刚平灭黄邵、何仪,曹操也是去年才杀了臧霸,他们也要屯田休养生息。”
刘备这番揣测,其实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事实上他提到的这俩人,只有曹操会意识到之前连年跟徐州军、泰山贼绞肉的危害,开始努力屯田——历史上194年的曹操,可是跟吕布打得民穷食尽,最后程昱给他做不明肉类的“脯”作为军粮。
那也是曹操饿得最惨的一年,所以历史上后来的195、196两年也是曹操争霸之路上少有的尽量不打仗、纯休养生息回血的两年(政治上曹操还是做了不少事情的,主要是挟天子,军事上没什么大动作)。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63章 百廢待興分享
精品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63章 百廢待興看書
但是,同样被反复拉锯导致南阳、颍川、汝南被绞肉成烂地的袁术,显然不像是吸取教训的。他要是有机会,显然还会穷兵黩武,而且对内经济建设基本上靠百姓自然发展,没有官方统筹规划支持,他只管穷奢极欲喝蜜水就行。
而且还别说,袁术这种不与民休息的随意扩张,眼下就给刘备和李素制造了好几个麻烦——按说,京兆尹的辖区,是包括了武关道的六百里山区的,也就是包括武关和商洛二县。
但现在,因为之前袁术被董承诱惑了想来窃取胜利果实,所以武关道六百里的三县,全部落入了袁术手中。
更有甚者,当峣关的李别被李应调回来防御张飞后,每过几天,连峣关内的蓝田县也被袁术军大将纪灵占领了。随后几天,大约是四月下旬、刘备在围城长安的过程中,纪灵本人守住蓝田和峣关,分出桥蕤继续往西北推进,最近占领到了长安附近的杜陵县。
没错,就是唐朝诗人杜甫自称“杜陵野老”的那个杜陵,那地方在长安城东南方向,距离长安只有六十里路。这个县的地名之所以加个“陵”,是因为这儿是西汉宣帝的陵墓所在。
换言之,在刘备和李傕卯着劲儿厮杀的时候,袁术的先头部队已经悄咪咪占到长安东南远郊了!要不是当时纪灵、桥蕤都汇报给袁术,表示李傕还有数万死士,袁术不想损失太多嫡系兵力,加上纪灵桥蕤的兵也没比李傕强,单挑不过。
所以袁术所以指令纪灵桥蕤观望、等刘备跟李傕两败俱伤,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抢人头,否则说不定桥蕤早就协助刘备对长安展开攻城了。
当时刘备和李素也注意到了袁术的小动作和纪灵桥蕤的存在,但考虑到他们也是打着汉臣的旗号一起来讨贼的,所以除非刘协下旨宣布袁术是朝敌而非勤王,否则刘备也不好主动做出攻击友军的动作,给其他诸侯留下口实。
而最后的结果,大家也很清楚——刘备军构筑攻城装备和工事,加上围城佯攻,花了足足十几天,可最后的决战致命一击,却是一天之内就秒杀了。
所以桥蕤根本没反应过来,带着两万兵马在杜陵县干等了几天,得到刘备发力的消息时,城已经被破了。刘备占领长安的既定事实已经造成,外交困局就丢到袁术那一侧了。
袁术这时候再想抢,一来是刘备消耗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袁术前线的四万人也打不过。二来么袁术如果主动对已经得了皇帝勤王授权的刘备动兵,那袁术就提前成为朝敌了,他要是想这么干,还不如先攻破雒阳弘农把皇帝杀了自己称帝先。
于是双方就这么隔着六十里、敏感地对峙住了。刘备丝毫不担心袁术搞事情,打完仗就可以把大部分军队先徐徐撤回益州,以减少灾年关中地区的粮食消耗速度。
袁术要是想留下四万人、靠着武关道六百里山路运粮维持,那就维持着吧。反正蓝田、杜陵这几个县的产粮,肯定是养不活四万军队的,蓝田杜陵今年也算是灾区。
所以对峙到临近五月中旬,袁术看没机会,也把前线的大部分兵力撤走了,四万人只留下了一万多人,最善战的纪灵也走了,只有桥蕤被袁术瞎几把表为“京兆尹”,留守袁术军投到的京兆五个县。(当然袁术的这个自表刘协并没有答应,刘协只封了李素京兆尹)
这也就成了刘备和李素下一阶段治理京兆尹地区的另外一个难题:
京城周边的地盘,出现了两个京兆尹。
李素这个正牌京兆尹,下辖长安、池阳、高陆、万年、阴磐、新丰、郑县、下邽、鄠县,一共只剩八个县。
桥蕤这个冒牌货,居然也窃据五个县。
只不过李素暂时不想打嘴仗也不想主动挑衅。今年直到秋收之前,救灾是最重要的。而且一旦交恶,导致刘备军剩下的近十万人马不能撤回益州、要继续留在关中对峙打仗,对刘备军的后勤压力损耗也太大了。不是维持不住部队,但维持住部队的代价起码是今年再多饿死二三十万百姓。
而有些山区穷县拿下来,灾年暂时也是包袱,不如先让袁术拿着。另一方面,袁术的触角深入到长安附近,也可以弄一些经济战手腕,诱骗袁术逐利往长安卖粮食帮忙缓解。
等灾情一过,袁术失去利用价值,李素当然会立刻搬出皇帝的招牌让桥蕤滚,敢不滚就名正言顺把他灭了。
李素把这番道理跟刘备说清楚,刘备倒也同意了,就暂时跟袁术这个火药桶保持着“大家都是勤王汉臣”的一团和气,让他拿着这五个县多拿大半年。最晚明年春耕结束、春荒渡过,等夏粮和蔬菜收获之前,刘备一定要拿回来。
……
初六一整天的救灾会议结束,次日开始,关中数郡就有条不紊地开始了治理和外交,一边灭蝗修渠,一边稳住袁术。然后把朝中大臣也分批分拣,由刘备阵营的人事官员进行甄别。
一部分年老无用、或者有德无才的,比如司徒赵温之类,就送回弘农,到刘协身边,构筑起“朝廷”的班底,实则成为了没有实权的吉祥物。
而一些年轻的,或者确有治民才干的,一部分直接下放关中五郡的地方官,让他们下基层救灾,观其实绩再决定升降,也算是“宰相必起于州部”,中央高官必须有地方上的实打实行政成果。
另一部分专业型官员,则就地留在长安,构成“少府”下属的六曹尚书机构等办事。
刘备本人虽然还没灭了郭汜,按刘协的约定,他暂时只是拿掉“权摄”二字成为正牌“汉中王”,但“大司马”的头衔还没拿到。
所以,刘备跟李素荀攸等人合计了一下,问刘协暂时要了个“录尚书事”的临时差遣,这样刘备就可以把吉祥物公卿甩开,单独靠少府的六曹尚书管事儿了。
比如即将到任的大司农丞刘巴,作为财政改革的先锋,就可以到时候多兼一个“少府户曹尚书”,某个曹的尚书品秩才六百石,比大司农丞还低,但管的事儿却重要,有实权。
如此一来,刘备军文官普遍资历品秩低,不能当九卿的问题,也就绕过了。诸如刘巴这样的灵活任用,还有很多。
——
不小心又是六千字大章……不好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