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摸寶天師-第535章 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她讀書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师傅你喜欢我姐吗?喜欢的话就追出去!我姐就怕软磨硬泡的主儿!只要你粘着她!一定能追到手的!”
秦庆磊在旁边给沈秋出主意。
沈秋却坐在原地陷入了沉思,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了另一个女人,谢静文,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女人!
又是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尽管沈秋一直没有放弃对谢静文的打听,可不管他这么努力,却始终没有打听到关于谢静文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消息,这个他曾经挚爱的女人仿佛突然间人间蒸发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线索。
我喜欢秦轻语吗?
沈秋不禁扪心自问,打从来到燕京城,秦轻语天使般的容颜就高频率出现在他的面前,远山寺的那一夜他至今都不曾忘记,白鸭村的邂逅也是让他久久不能忘怀,这是一个男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女人。
那我喜欢她吗?
我不知道,如果没有谢静文的话,我可能会喜欢上这个冷漠如冰的女人!
“罢了罢了!不用追了!”
秦虎的声音将沈秋的遐想拉回到现实当中来:“沈秋师傅莫要着急,丫头的思想工作就交给我好了!我看的出来,这个丫头对你是有意思的,否则也不会带着你去见老祖宗,之所以没答应下来是因为这丫头心里有顾虑,回头我让她娘问个清楚,有问题解决问题,横竖也不会晾着沈师傅你的!”
“别别别秦叔,我和秦轻语的事还是暂且不提吧,秦轻语有心事,我这心里也有一道坎!我还是忘不了轩宝斋的老板娘……”
“叮铃铃叮铃铃!”
一声急促的电话打破了沉寂,沈秋看到是炮爷打来的电话,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炮爷激动的叫声:“兄弟兄弟!回来回来!有好事!有好事呀!”
“炮爷咋啦?收到什么稀世珍宝了?”
“是你前天捡回来的那个破烂箱子!有重大发现!有重大发现呀!咱们这次捡到宝了呀!”
沈秋这才想起之前从马老板那儿捡回来的那件压轿箱,放在店里一直都是让炮爷和小青做表面清洁护理,没想到清洁工作进行到一半,炮爷和小青就有了重大的发现。
沈秋反而没那么激动,因为把压轿箱带回来的时候,他内心就有一种预感,那只压轿箱绝对不简单。
“兄弟!这不是一件压轿箱,是一件密码箱!打开箱子是需要密码的!恰好我们手上就有打开他的密码!你回来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炮爷在电话中越说越乱,沈秋反而听得是一头的雾水,索性匆匆告别秦虎,由秦庆磊开车送他回店铺。
……
街头的某个咖啡厅。
靠窗的位置上坐着两个个性十足的美女,俩人的年龄差不多上下,一个短发、一个长发,一个举止大大咧咧,一个貌美如同仙女下凡,这两个美女本身就形成了咖啡店的一道亮眼风景线。
“小语……”
叶梅伸手安抚这秦轻语的小手:“你不要骗自己,我看的出来,你对沈秋有感觉,刚好老祖宗对沈秋也非常的满意,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不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两个人不适合呢?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
“我不能!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害了沈秋!”
秦轻语也只有在叶梅的面前才会露出她不为人知小女人的一面。
“哎呀小语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打从我认识你开始,一直到现在也足足四年了吧,这期间你没有一票绯闻,没有对一个男人心动,要不是我上个月见到你偷看沈秋的照片,我甚至怀疑你就是个女同志!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还磨磨蹭蹭做什么?喜欢就上!喜欢就睡呗!”
叶梅大大咧咧的几句话听得秦轻语耳根更加羞红:“叶梅你说什么呢?”
“知女莫如母,刚才你妈和你爸都分别给我打电话了,说你一定有什么心事,让我趁机开导开导你,说沈秋这样的潜力股可是可遇不可求,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你要是稍加犹豫就会被别的女人捷足先登了!你这么聪明应该懂这个道理的呀!”
秦轻语没有说话,硕长的睫毛下,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眸灵动有光,绝美的五官惹人怜爱。
叶梅突然意识到什么,秦轻语的眸子中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这让她异常惊讶,因为在她的印象中,秦轻语从来没为谁流过眼泪,偏偏这一次她哭了。
“小语你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有什么委屈的话可以跟我说,是不是沈秋欺负你了!那天晚上在远山寺是不是沈秋对你做了什么!”
叶梅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可能性:“没想到这个沈秋,平日里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看到美女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小语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沈秋的麻烦,让他给你一个公道!”
“不是不是……”
秦轻语又急又躁,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簌簌往下掉:“不是沈秋,不是沈秋!沈秋没做错什么!沈秋什么都没做,是我的问题!这不关沈秋的事儿……”
这下叶梅彻底的糊涂了,很明显秦轻语肚子里藏着心事,直接影响了秦轻语跟沈秋之间的感情。
可是叶梅同时也糊涂了,纵观整个秦家的情况,阻隔最大的应该就是老祖宗这边,现在老祖宗对沈秋欣赏有加,恨不得沈秋立刻娶了秦家这位大小姐,剩下的还能是什么阻隔呢?
“小语……咱姐俩今天就敞开心扉,你心里到底受了什么委屈,全部都跟姐姐说清楚,姐姐替你排忧解难!”
秦轻语双手捧着咖啡杯,始终沉默不语,听到叶梅的话,全身甚至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梅姐,你答应我,今天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决不能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关系重大,如果透露出去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哪怕是沈秋、哪怕是我爸我妈都不能多提一个字!”
叶梅眉头一簇,她也算是道上混过来的,也是随之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直觉告诉她,秦轻语一定是碰到了什么特别恐怖的情况,否则以她秦家大小姐的身份,不至于被吓成这幅模样。
“你放心小语,今天你跟我提及的事情,我叶梅一个字都不会对外提及!”
“这件事是这样的,发生在八年前,那时候我十七岁,还在上高中的年龄……”
秦轻语的双手未曾离开过咖啡杯,反倒是越捧越紧,由此可见17岁那年发生的事情,给他留下了足够大的伤疤。
“十七岁那年我刚上初一,去学校报道的第一天我就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同时还收到了很多男生的求爱信,不仅仅是校园内男生的求爱信,我甚至还收到了许多来自校园外面的信封。”
叶梅点头回应道:“这个情况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你这幅模样放在那里都是万众瞩目的,尤其是那些男人,见到你都得流一地的哈喇子!”
“叶梅,这其中我还收到了一份特别的求爱信,信封是牛皮纸的信封,书写的字体是狂草的字体,这个人的署名名字叫做明月!他的字写得很漂亮,在众多的求爱信中脱颖而出,给我的印象非常的深刻。”
明月?
叶梅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的名字,在她的认知中,秦轻语唯一欣赏过的男人就是沈秋,没想到十七岁的时候,还出现过这么一个叫明月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