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紹宋討論-第四十六章 火光閲讀

紹宋
小說推薦紹宋绍宋
实事求是的讲,温敦思忠绝对冤枉了一个人。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紹宋-第四十六章 火光閲讀
四个被温敦思忠认为抛弃了他的人里面,韩世忠和李彦仙自不必多言,真就是视他为无物。而他多年的小兄弟,几乎跟他一起在阿骨打帐中渡过了十数年光景,的金牌郎君完颜奔睹也应该算是无视了他。
但金国太原留守、太原行军司都统、西路军实际上的总指挥完颜拔离速,却不能说是放弃了温敦思忠。
拔离速应该只是觉得没必要专门通知温敦思忠而已,尤其是这位太原留守已经派遣了主力军队极速南下的情况下。
这要是军队直接到了,自然也就顺便将温敦思忠救了。而若是按照推测大概率到不了,让河中府上上下下安心守城,最后弄个河中府五百义士,太祖阿骨打帐下旧人壮烈殉国啥的,顺便拖延一些兵力和时间,不也是大金国的忠臣了吗?
要啥专门告知啊?
只能说,温敦思忠还是情绪不稳定,不能体会上司完颜拔离速都统的一片好心。
实际上,就在温敦思忠情绪崩溃后的第三日,也就是十月初五这一日,拔离速的太原援军便与宋军在临汾盆地和河中(运城)盆地的交界处遭遇了。
而如果将战场扩大到双方遭遇点周边方圆百里,那么这一战的实际参与兵力还有吓人呢。
金国方向,最少三个金国西路军老牌万户,包括完颜拔离速本部万户、完颜突合速所部万户、完颜折合部万户投入了战斗,骑兵先到,步兵在后。而宋军这里,却是包括李彦仙本部,及其下属统制官绍隆、吕和尚、宋炎、贾何、阎平、赵成、翟进、翟琮、翟冲、牛皋、董先,合计三万五千众,外加根本无法统计编制与数量的马扩义军,一起压入。
或者换句话说,拔离速是仓促调集了他在太原周边第一时间能唤起的主力部队,直接就过来了,而李彦仙也几乎是只留下最稳重的邵云稳坐平陆,再加上自己亲弟李夔以作后方接应,其余也是全军第一时间压上。
考虑到这一战有双方都有都统级别的人物亲临战阵,完全可以说是宋军北伐后第一次大规模战斗。
但一战本身却打的极为混乱。
首先,双方都是仓促出兵,都是长途奔袭而来……对金军而言,从太原到铁岭关足足五百五十里,而且沿途还有太行义军早有准备的小规模袭扰;另一边,就算是李彦仙当机立断直接从中条山出解州,且距离铁岭关只有一百四五十里,可莫忘了,开战前中条山北面的解州一带虽然渗透到了一定程度,却依然是金军所属,所以免不了要临时建立后勤通道,并对少数冥顽不明的城镇进行分兵围困。
所以,无论是哪一方都不免要在疲惫不堪的状态下交战,并且行军路线混乱、进抵时间不一。
其次,便是双方都战力不均。
如金军那边,拔离速的直属万户,不仅是装备最好、有经验的老卒最多,便是一个猛安里的谋克数量也是偏多的,往往能达到一个猛安七八个谋克……甚至还有一个仿照着合扎猛安大略组建起的亲卫猛安,实打实的十个精锐谋克。
相对而言,之前在尧山战中损失最惨重的完颜折合与完颜突合速部,其部中兵马就不免多有战后新补充进来的士卒了,猛安和猛安之间,谋克和谋克之间也是从天上到地下那种。
类似的情况在宋军这里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彦仙这个军团因为常年活动在黄河两岸,所以素来是不点验人数,只是照着编制给他送过来军饷、军械物资,然后李彦仙再从统制官那一层发下去,所以其部众具有很强的个人山头色彩。
这里面,李彦仙本人在陕州城和平陆城的几支核心部队不提,更多的军队,他们的战斗力全看统制官本人的水平和操守,以至于部队战斗力差距往往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马扩带出来的军队,根本就是辅兵一般的装备。
最后,地形复杂。
铁岭关周边,乃是临汾盆地和河中盆地(运城盆地)的交界处,平原、山岭、丘陵混杂。而且,战斗的焦点铁岭关本身也不是一个雄关……而且,它周边也没夸张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步。
西面黄河旁边还有汾水通道,东面走绛县也可行军,铁岭关绝不是唯一一个可行军的通道。甚至周边山脉也不是什么绝路,就在铁岭关西面几十里外的骆驼岭中就有一个小关。山民穿行的小道更是谁也说不清楚。
当然了,这不耽误铁岭关本身依然是临汾盆地与河中(运城)盆地之间最重要的枢纽,依然是典型的兵家必争之地就是了,尤其是这里还是隔壁上党盆地通往河中府的轵关陉尽头。
总之,就是在这些复杂因素的作用下,战斗的过程既激烈又混乱,既血腥又极具戏剧性。
短短一日内,铁岭关便三度易手。
这日一大早,便有一支离得最近的、由马扩派出的本地义军前来夺关,而这名从五马山就跟马扩的义军首领遵照着自家总管的军令,乃是便装绕后,试图从后方诈关的,结果被驻守的金军谋克察觉,未能得手。
义军缺乏装备和攻坚能力,一时一筹莫展。
但很快,随着宋军吕和尚麾下一名统领官先锋率数百正规军抵达,发起抢攻,这名义军统领立即在关北意识到了对面的存在,然后一面做出声势南北夹击,一面却又选出义军中的山民负双层皮甲,攀绝壑潜入关中,居然得手。
铁岭关的金军只有一两百守军,一点被破,直接被涌入的宋军屠戮殆尽。
随即,后续吕和尚部、翟琮部、赵成部都有或多或少的部属依次抵达,马扩麾下几支离得近的义军,少则五六百,多则一两千,也从东面出现。
上午时分,铁岭关周边的宋军最多时居然已经过万。
而此时,金军部队尚未有踪影。
大喜过望之下,或是贪功,或是轻敌,或是思乡,或是真有抢占地理的军令,又或者纯粹是大家全都是仓促而来,四下没有个能做主的人物能约束调配这些纪律本就不佳的部队,反正诸军没有一个能忍住的,除了吕和尚知道留下几百人外,其余所有军队全都涌出铁岭关,向北面的临汾盆地进发。
乃是纷纷抢占村镇,甚至部分军队出现了劫掠与强暴,还有本地义军与外来义军的零散火并。
这么干的结果就是,下午时分,金军主力的前锋部队出现在临汾盆地的平地上后,宋军根本无法组织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在突合速大旗监督下,数以千计的金军骑兵从容渡过浍水,对散乱的近万宋军发起扫荡。
而且,金军还越来越多。
面对着成建制的女真主力骑兵,外加自己的散乱与冒进,宋军在铁岭关北面到浍水间这个十几里宽的平原上一败涂地,连赵成本人都丧失了讯息。
而且,一名金军指挥官在发现对面宋军绝大部分都只是装备低劣的山间义军这个事实后,趁势卷败兵压关,居然一路压入了铁岭关。
面对着被金军压迫,在慌乱中掉入绝壑的友军,关上的吕和尚部军官根本没有半点处置能力,稀里糊涂便丢掉了关卡,随自家部队和这些溃散友军一起散到了关南。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混乱之中,就在金军刚刚压入铁岭关中后,更多的金军和宋军还在扼口南侧乱成一锅粥的时候,真正的宋军主力抵达了,李彦仙本人更是亲临关下。
眼看着密集的旗帜和整齐的甲胄围绕着那面‘中流砥柱’的大纛自南向北如浪潮一般涌来,刚刚入关没喝口茶的金军猛安登时就有些慌了乱。而与此同时,那些太行义军也发挥了自己的特有优势……他们虽然崩溃的快,可逃入山岭中后却又能迅速集结起来,再加上此时在山岭上遥见本方主力抵达、帅臣大纛也到,更是信心满满,纷纷又往北面平原上去支援本方溃军,阻挠大队金军,尝试攻击小股金军。
金军见状再来驱赶,但根本无法追击上岭,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行动轻便的义军再度集结,再度涌出。
一时间便是关北都陷入到了僵局。
这个时候,突入铁岭关的突合速部猛安彻底撑不住劲了,他害怕被宋军主力包围在城内,也害怕夜晚被偷袭,他连这个关卡内部构造都没搞清楚呢……于是乎,这厮心一横,却是选择了主动撤离,乃是连旗子都没升起来,就将关隘拱手相赠。
很多金军根本不晓得他们有人拿下了铁岭关……所谓稀里糊涂的攻下,又稀里糊涂的放弃。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光线阻止了所有的混战,金军大举向身后东北方向的浍水渡口一带收缩,李彦仙也下令全军夹关立营。
而暂不提李彦仙如何收拾烂摊子,然后尝试弄清楚可能一辈子都弄不清楚的白天战事经过和眼下的情势。
只说另一边,那名金军猛安撤了出去,回到不过二十里外的浍水畔某个早就空荡荡的市集内没多久,也就是刚刚天黑的时候,刚刚抢了一个房子,正准备找俩鸡蛋下个面呢,却又被自家万户突合速叫了过去。
心中当时便暗叫不好。
等随着突合速的亲卫抵达市集外一个燃着篝火的地方,见到除了突合速外,还有几名眼熟的中年将领盘腿坐在那里,就更是后脑勺一凉,然后匆匆取了出门去又戴上的兜鍪在地上,然后弯腰拱手作揖。
“起来吧。”
盘着腿的突合速微微皱眉。“哪里就学的宋人这般样子?”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学宋人也没什么,就怕好的不学坏的学。”篝火正后方那人,也就是中间位置的拔离速本人了,闻言隔着火堆幽幽言道。“我记得你叫宿悟?也是老行伍了?”
“是。”那猛安听着就不好,赶紧肃立插手。“都统和几位万户可是要听今日战事?”
插手,便有听令外加做出请罪姿态的意思了,无论宋金,倒是统一的姿容。
“叫你过来不是问那些的。”突合速一边说一边伸出腿来,却是被火烤的麻痒,直接隔着靴子锤起了脚面旧伤处。“刚刚都统与俺们已经召见许多猛安、谋克,也有跟你一起入关的……今日局势也晓得清楚了,就是一场乱战嘛,大家都累,都糊里糊涂的……但你到底是只看到李彦仙大军到了,就畏缩起来,战都不战,就弃关了吧?”
那宿悟沉默了片刻,方才咬牙下了决断:“今日事是俺少了两分骨气,但好让都统和几位万户知道,当时局面也确实糊涂,关后乱作一团,也无人来接应俺,这才想着不要轻易抛了儿郎性命……但到底是失了军机,俺宿悟也无话可说……都统、万户,俺愿意交卸了这行军的银牌猛安,回家戴罪则个。”
场面一时安静的有些可怕,突合速也好,一直没吭声的折合也好,还有在场的其余几位有资历的猛安,忍不住一起看向了篝火后根本看不清面庞的拔离速。
这宿悟到底是个猛安,见此情状如何不晓得自己犯了冲,便赶紧严肃相对:“莫非俺来之前,诸位万户就议定了说法,看俺回复,再做处置?万户!从公里说俺可是世袭的谋克,做了七年的行军猛安,从私里说,俺从灭辽的时候就跟着你,桥山战中你伤了脚,还是俺负着你下来的……多少年的情谊,难道要为这种事情杀了俺不成?”
这里多扯一句,金军的猛安谋克制度是多重作用的,兼爵位、军衔、亲民官,后来的八旗就基本上照阿骨打的发明来的……譬如完颜娄室,他是行军司都统、持金牌的万户,同时是世袭猛安,有属于自己的私军猛安,同时还是因为世袭猛安在黄龙府,所以他们父子还享有黄龙府的税收、司法、行政权力。
当然了,随着完颜希尹的改革,亲民官的作用已经算是没了,但爵位的意义还在……在封王之前,金国内部的世袭猛安依然是最硬的身份,世袭谋克仅次之……因为这代表了他们有世袭的军队。
而大金嘛,以军立国。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紹宋 愛下-第四十六章 火光讀書
但怎么说呢?
时代变了。
“都统!”
突合速见到宿悟这般说,忍不住带着祈求的姿态看向了篝火后的人。
但是,回应突合速的是一阵沉默。
突合速无奈,一声叹气,又只好看向了自己的下属:“你过来我跟前,给都统跪下!”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宿悟赶紧过来,就在突合速原来伸腿的地方,隔着篝火跪下身来,复又准备叩首。只是旁边完颜突合速忽然又作势起身,知道自家万户腿脚不好的宿悟不敢怠慢,赶紧先将突合速扶起来,这才重新下跪。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宿悟再度下跪之际,站起身的突合速忽然摸起腰中钢锤,对着自己多年下属的后脑勺便是奋力一挥。
只是一挥,也不知道这名行军猛安、世袭谋克来不来得及听到脑后风声,便直接扑到在篝火前。
随即,自有亲卫上前补刀,又在突合速示意下将此人首级割下,交予身侧军法官,让他们传首示众。
然后这位瘸脚万户也不顾地上无头尸体尚在泊泊流血,直接又盘腿了坐了下去。
片刻后,尸体也被拖拽走开,但篝火旁的气氛依然不佳。
“这一战,咱们其实是占了便宜的。”出乎意料,第一个表达不满的居然是之前一直没开口,也跟此人无关的完颜折合。
“我也是没办法。”拎了一个铁钩子的都统拔离速无奈相对。“五年没有大战,这些人早就混沌起来,干了这种事不说将功补过却只想着弃职回家,来到驻地便要抢房子住,寻鸡蛋下面,早早睡觉……根本不晓得这一战到底有多重要!打败了哪里还有鸡蛋吃?还有大房子住?”
“是这个道理。”刚刚亲手杀了自己心腹猛安的突合速倒意外的站到了拔离速那边。
“宋军也没好哪里去。”完颜折合继续顶道。“而且冒进争功,他们轻视咱们的模样,也同样可笑。”
“且不说冒进争功,轻敌骄傲,好歹是有进取心的。”拔离速继续对道。“而且怎么还比起烂了?这可是大金铁骑中的行军猛安、世袭谋克!”
“当日尧山你在塬上看的清楚,心里真没个思量?”完颜折合终于有些不耐起来。“气!就是那股子气!撼山断河的气!早就随老都统一起去了!”
“便是不能撼山断河,也不能如此!”
“好了,咱们是军议,争什么争?”完颜突合速见着不好,忍不住声音稍大起来。“咱们好歹还有二十个万户,其中铁骑十万!再加上燕山新军,此战依着俺来看,到底是个大阵势,胜败五五分的……只是都统,你到底是统兵一方的大将,心里总该有些大局上的筹划吧?真要寸土不让?”
“确实不能这么打。”拔离速恢复了清明,却是以手中铁钩拨拉起了身前篝火,引来一阵火星迸溅。“从大局上讲,战线三千里,咱们骑兵多就要有骑兵的打法……四太子已经到了真定,我写信让他务必来太原一趟……”
“你是说合大军各个击破?”突合速蹙眉道。“先破哪里?另一边如何守?”
“这个要四太子决断。”拔离速摇头以对。“但我说句实诚话,最起码这里不是个决战的好地方……又是关又是山,又是河又是岭,而且宋军补给线比我们还短……真要是在这里打一场大决战,万一败了,指不定就是跟秦赵长平之战一般下场。”
“俺不晓得啥叫长平之战,但俺也觉得这地方不是决战的好地方。”突合速点头以对。“身后临汾也不是……虽说中间平坦,可左右都是山,中间平地太窄了,骑兵优势弄不出来,不如诱敌深入,引他们到太原城下,然后用骑兵锁住四面出口,重新来一遍太原之战……你们觉得如何?”
“大约便是如此。”拔离速坦诚以对。“但凡是西路军出身,打过太原的,我估计都是这般心思……咱们以前也议论过的。”
“如此说来,眼下要撤兵吗?”完颜折合忽然插嘴。
“怎么可能撤兵?”拔离速愈发蹙眉不止,语气也终于激烈了起来。“战略是战略,战术是战术,军心士气是军心士气……河中府咱们鞭长莫及,可这里是两国多年第一遭大交战,怎么可能就这般撤了?莫忘了咱们前几年议论的,当日宋军取西夏那一次,虽说是大局使然,可四太子前期屡屡避战,结果到了河套又不能决战,致使士气大坏,这便是个教训!如今这个局面,不管该不该诱敌深入,或者分而击破,肯定是要先使出全身力气来的!先不弱了这股气才行!折合,你这几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完颜折合欲言又止。
倒是突合速见状赶紧又来打诨:“好了……都统必然有了主意,说一说吧!”
“能有什么可说的,当然是集中骑兵,绕后突袭了。”拔离速肃然以对。“我想了下……虽说都是急行军过来的,但宋军主力是步卒,比咱们更累……咱们的骑兵耗费的是马匹,尤其是今日后来赶到没参战的,精神气还在……所以,不要吝惜战马了,趁着李彦仙立足未稳,此时连侦察兵恐怕都来不及派,咱们现在就合一支精骑出发,从绛县那里来一次绕后夜袭,说不得能有奇效!”
突合速微微颔首。
完颜折合怔了一怔,复又看了看这二人……突合速的部队是先锋,普遍性今日参战,刚刚杀了一个猛安倒无所谓,关键是很疲惫了,而拔离速的军队虽然精锐,骑兵数量也庞大,可这种军队是用来夜间奔袭包抄的吗?
那是用来决战的。
一念至此,完颜折合想了一想,认真在篝火旁问道:“若是奔袭,甲胄要清减到什么地步?”
“头盔、甲身、甲裙……面罩、重檐(护脖)、肩胄……这些影响活动的,都不必带了。”拔离速脱口而对。
都市小說 紹宋 線上看-第四十六章 火光
“还有。”完颜折合认真再问。“我为万户,孤军敌后,相隔一座山岭,若战事不利,能不能自家做主随时后撤?”
拔离速本能便想应声的。
但不知为何,他刚要开口,忽然便想到了一件事……尧山之战,完颜娄室让折合从宋军军营东北面突击,结果无意间陷入到了沼泽地里,沦为活靶子,那个时候折合分毫不敢擅动,乃是连番遣信使去问娄室的,在娄室下令之前,折合就与本部在泥淖中与宋军对射,丝毫不动,以至于损失惨重。
今日若是娄室在此,折合哪里会敷衍到这样?又哪里会问这种事情?
“不能撤吗?”折合蹙额以对。
“要不俺去吧!”突合速见状无奈插嘴。
“不是……”拔离速反应过来,立即点头。“折合你自是万户,而且我也说了,这只是尽力而为,争这第一战的那口气罢了,真遇到危险,怎么可能让你和你部浪死在战前?便是河中温敦思忠那般疯子我都没放弃呢。”
折合点了点头,直接起身准备去了。
拔离速见状,赶紧起身追上,却是就在篝火旁又拽住了对方,恳切相对:“折合,咱们也是几十年的生死交情了,这个时候真不该赌气……我若是哪里做的不如意,公事你尽管在军议之上说出来,私事也可以现在来讲……”
胡子拉碴的完颜折合看了眼拔离速,又看了眼摸着血渍匆匆爬起来的突合速,终究是微微一叹:
“都统想多了……我如何不知道这一回是国战,是两国生死大战?如何不晓得那些混账一日比一日混账?如何不晓得这铁岭关前后,无论胜败得失,这时候都该使出浑身解数顶上去?而且俺这人只会打仗,你若有军令下来,我也一定会尽力而做……你刚刚若说一句不许后撤,我也不会说啥的……只是都统!我就是不明白,大金国的铁骑为何会成这个样子?不是说宋人为啥能打敢打了,而是说咱们女真人为啥就不愿意吃苦了?为啥想的越来越多了?当日老都统在的时候,可没这些事情!”
拔离速无法回答对方,或者说他虽然知道答案却不愿回答对方,更兼对方表态一定会遵守军令,反而瞬间没有之前的那般推心置腹之意。
完颜折合见状,也不多话,与有些愕然的突合速点了下头,便直接转身去了。
须臾片刻,只能说女真人的军纪尚在,折合部虽然叫苦不迭,却还是速速依着猛安谋克迅速集合起来,然后集中了大约五十个谋克,合五千精骑,连夜向东,准备从东侧绛县与太行山之间的通道绕过去,去夜袭李彦仙。
在河东数年,金军诸将对地理还是通晓的,大约一算,一百二十里距离,在战马一次远程奔袭极限之内(两百里)。
这个距离,如果快了,估计两三个时辰(四-六小时),也就是午夜前就能到了,再慢一些,比如说折合想留下撤退的余地,把马速缓下来,那也最多就是午夜偏厚。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在骑兵作战理论半径之内……而且女真骑兵绝对玩过比这更苦更极端的战术动作……但是依然很危险,很考验部队能力的突袭。
尤其是眼下,金军似乎失去了那种撼山断河的气,却不晓得能不能撑下来了。
但事实就是,完颜折合不折不扣的完成了军令,午夜时分,在不确定有多少人掉队的情况下,这名金军宿将成功抵达关后,稍一整备,便开始对极为简陋的宋军营盘放火突袭。
这就是骑兵,这就是精锐骑兵的强大与存在意义。
骑兵从来不具有什么战略上的机动性,没有骑兵可以脱离后勤日夜行军,来个半个月转战三千里,但数日内,从战术上,他们就是可以做到步兵做不到甚至想不到的事情。
而完颜折合既然发动突袭,火光四起,杀声震天,随即,拔离速也即刻率本部自关前发动突击。
坦诚说,李彦仙轻敌了。
他也是人,在老对手娄室死后,在枯坐八年以后,全军北伐,他作为唯一我有河东据点的方面帅臣,与韩世忠战前的姿态不同,他分外渴望能够伸展拳脚,能成为主攻方向的先锋。
他也是事实上率先抢得到了铁岭关,但委实就是轻敌了。
其实,他来到铁岭关后也并没有什么过失——夺取了铁岭关后,立即夹关设营,而且不许关被溃军入关,只让他们背关立营,然后来不及去处置白天的混战,便派出了哨骑穿越了刚刚平息的战场,去侦查金军动向。
但拔离速在白日混战的部队刚一撤下来的同时,便敦促完颜折合趁黑出兵了。
所以,他只是没有做出预判而已。
但依然是轻敌了。
与此同时,更直观和要命的是,李彦仙的部众战斗力也委实是良莠不一,这点从战斗过程可以轻易窥出。
混乱从阎平部开始,其部仓促立起的营寨被金军轻易踏平,但很快就被董先部给拦了下来……董先这个人,公认的贪财,但公认的善战,混乱在他防区内明显缓了下来,这给了宋军一个喘息之机。
李彦仙登关,遥遥望着这一幕,面沉如水,却偏偏没有什么好法子。
夜袭嘛,自古以来如此,他只能坐镇关内,自内向外稳住各处营盘。真要是强行夜间出兵解救,以自己这些外围部众的兵马水平,怕是混乱本身吞噬的士卒数量会远远超过这支奔袭骑兵本身的杀伤。
好看的言情小說 紹宋笔趣-第四十六章 火光展示
而且这是关南,到底是成建制的部队,关北已经乱成一团了,那些白日间经历了一整天乱战才收拢起来的义军和少部分御营中军残部根本就是在拔离速的突袭炸了营。
好在白日的经历让他们晓得可以往山岭里钻。
“节度。”
纷乱之中,一人随李彦仙亲卫匆匆登关,拱手相对,正是董先副将张玘。“我家统制让我来报,说是金军在我们那里占不了便宜,似乎准备撤出去,换别的营盘来冲……”
“看到了。”李彦仙深呼吸了一口气,语气冷淡。
而张玘在旁顺势往下一看,便晓得李节度为何如此了,关北这里,宋军七个营盘,溃了一个,一个正在交战,剩下五个此时居然只有三个全亮了起来,还有两个半亮不亮的,而且有些混乱……很显然,这两个营盘在面对突袭时,用这种方式给金军提了醒,他们是弱军,可以来冲他们!
张玘本想劝一劝李彦仙,但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今日一战,宋军轻敌贪功、骄纵之态显露无疑。
这不是一家两家,这是三年的鼓动宣传、休养生息和优厚待遇下系统性存在于御营大军中的问题。
其他地方也肯定会出各种奇葩乱子,都要拿血来买教训的。
就这般想着,忽然间,张玘觉得身前似乎更亮了一些,他朝关下营盘去看,却发现只是一瞬而已,关下营盘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本质性的改变。
一时间,张伯玉(张玘字)只觉得自己是夜间哪里被光闪了眼睛而已,但下一刻,他就注意到,原本面沉如水的李彦仙李节度没有再看下方营盘的乱象,而是看向了东南方向。
东南方向是山,是中条山,是王屋山,是太行山,全是山……初冬农历初五,黑夜之中应该是一片漆黑才对。
但是张玘在山中看到了星星之火。
虽然很小,但绝不是近处火把的火星,而是真有微微火星在东南方向一片漆黑的山间闪现。
张玘比划了一下,按照他的判断,那里应该是太行王屋山的入口处,是钻天岭,是西冷山口,是轵关陉从山脉中钻出来的通道所在。
是隆德府的金军援军吗?
张玘一瞬间便想到了这种最糟糕的可能,而如果是这般,今夜自军便要大溃!
但是,难道要撤吗?
这时候撤,只会引发全营崩塌,说不得关北金军主力也会趁势夺关涌入,那到时候不用隆德府的金军,宋军便会大溃。
而且,如果是金军,为何来突袭的太原方向金军只有那么一点?为什么不尽发精骑,连隆德府金军将自军尽数堵在这里?!
如果是隆德府的金军,那本就在山里的马总管没理由不察觉吧?他连太原金军的动向都能察觉!
会是金军突袭部队分出的疑兵之计吗?
而无论是哪个可能性,都要劝李节度稳下来,死守铁岭关与关北营盘。
一念至此,张玘再度看向李彦仙,却发现披着披风的李节度依然面沉如水,却看不都看身前的营盘,只是盯着东南方向咬起了手指甲。
张玘无话可说,也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指甲。
但就是此时,远处山间的星星忽然跳动了一下,变成了数颗星星,再然后是几十颗星星,上百颗星星,是密密麻麻的星星,继而一条繁复而漫长的火线出现在远方山中,而且还在不停地延长、蜿蜒与连接。
最后,在短短的一刻钟内,就像是什么法术一般,一整条火龙出现在了山间,并因为折叠、重影,形成了一片火海。
远远望去,整座山似乎都如野火铸就。
其势汹汹,既已铺山,必能燎原。
张玘如释重负,他从火线一开始展现出那种奇怪的蜿蜒之状时便醒悟过来,这不是金军,金军是从轵关陉直接钻出来的,只会是一个越来越大的火星,然后变成火苗……眼下这个样子,只能是马扩的义军在下山!
他们原本也是匆匆聚集起来,向着此处而来,然后连日山间行军,应该是被迫要在微寒的初冬山中再过一夜,明日一早再下山的。但很显然,当他们发现了这边的耀眼火光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以后,却是选择了打起火把,连夜下山。
初冬时节,草木萧瑟,露水沾湿,数量惊人的太行义军却在夜间上演了一出如火如荼。
初战告捷的完颜折合和麾下几名猛安一起怔怔看着身后忽然冒出的火光,这种明知道是人为的、却依然展现出了宛如什么自然奇观一般的景象让他们想起了很多事情。
但眼下,这满山的火光只有一个意思——他们要是敢继续留在这里,很可能会被尽数包围。
所以,应该赶快吹动号角,下令军队原路撤回。
不过,可能是这种震动人心的‘星星火山’实在是过于夺目,以至于折合怔了很久方才在下属的催促下回过神来,并下达了军令。
精彩都市小说 《紹宋》-第四十六章 火光鑒賞
号角声连迭响起,不仅惊醒了很多女真骑兵,也惊醒了关碍西南方向大约二十里外的一群人。
“好生无趣!”
骑着马的韩世忠也从那面人造火山上回过神来,扭头笑对身侧的牛皋。“你家节度和俺都以为自己才是这场杂剧的主唱,结果他上的早,只唱了个暖场的艳段,俺来的晚,只唱了收尾的散段,主戏却被这马总管居高临下,给当众唱了出来,而且唱的是这般状况……好活!该赏!”
事涉三位节度,被抓来带路的牛皋一声不吭,装聋作哑。
倒是解元在旁是在忍不住了:“五哥!你当是长安跟宇文相公一起看杂剧呢?!金军必然要撤了,但绝对疲敝不堪,速速点起火把,追上去吧!绝对有斩获!”
韩世忠仰头哈哈哈大笑,却陡然变色,直接在夜色中回头对着身后数千精骑下令,然后全军放开禁制,一起点火,又一条火龙凭空出现,与那面火山相映成辉的同时,却又以一种让金军措手不及的速度直扑过来。
号角既发,完颜折合毫不迟疑,打马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