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完美重生 夜十三-561章 不平凡的一年讀書

完美重生
小說推薦完美重生完美重生
一九九七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发生了两件载入史册的大事。一是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二是香江回家。
沈川忙乎完沈林的订婚典礼,接着李冰月专辑《独一无二》在正月十五上市,上架即爆火。虽然泰国金融摇摇欲坠,但对整个亚洲影响还不算太大,所以上架第一天销量突破二十一万张,仅仅日韩就贡献了九万张。
然后,沈川又忙着沈禾、黄思思、花样少女和极光的专辑录制,这期间他还回学校补了次考,这一忙活就到了五月份。
这个时候,泰国金融市场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国际炒家进一步逼近,五月中,开始在即期市场上大量抛售泰铢,至五月底,泰铢已下跌至一美元兑二十六点六泰铢的低点。泰国央行奋力反击,一是干预远期市场,大量卖出远期美元、买入泰铢。二是联合新加坡、香江和马来西亚货币当局干预即期市场,耗资一百亿美元购入泰铢。三是严禁国内银行拆借泰铢给国际炒家。四是大幅提高隔夜拆借利率。此外,泰国还采取许多非常手段,包括威逼、利诱泰国的银行提供远期外汇合约的客户资料,扬言要打击刊登不利消息的媒体,并出动警察追踪发布负面新闻的人。但这一切为时已晚,泰铢已经落入炒家布好的圈套。
时间到了六月份,国际炒家继续对泰铢进行最后扑杀,同时散布泰国已经黔驴技穷的消息。一些外资银行开始在报纸上刊登广告,表示可以帮助投资者将外汇汇出泰国。泰国国内的贸易商也开始做出安排,加快将泰铢兑换成美元,加速了泰国外汇储备的消耗。
泰国一直坚守固定汇率,却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反击国际炒家。经过几轮交锋,六月还没有过去,泰国央行的外汇储备仅剩下不到七十亿美元。虽然泰国仍坚称泰铢绝不贬值,但却无法遏制市场的恐慌情绪,六月二十八日,泰国外汇储备进一步减少到二十八亿美元,干预能力几近枯竭,完全失去了抵抗。
泰国金融市场一片哀嚎,国内却一片喜气洋洋,全国人民都在庆祝,因为还有两天,香江就要回家了。尤其是京城,喜庆的氛围比任何一个地方都浓,而作为帝都老百姓,那种荣誉感也比其他人来的更强烈。
六月三十日,沈川一家子全部去了香江。七月一日,全国一片欢腾,而这一天,对研究所职工来说,还有一件大喜事儿,甚至在他们内心中,比香江回家更值得高兴和庆祝。因为职工楼已经全部完工,今天就是抽签的日子。
电梯楼,谁都想要高层,前两天因为选楼层,差点打起来,沈川就给巴农出了个主意,让职工抽签,抽中哪一层就是哪一层,这样各凭运气,谁也不会有意见。果然,这个办法一公布,得到了全体职工的支持。
赵丽云,是研究所的中级工程师,二十一岁参加工作,今年正好是参加工作第十年。而这十年,也正是研究所由盛到衰的十年。尤其是最近这几年,研究所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对上有老下有小的她来说,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艰难了。她不止一次动过辞职,到大街上摆地摊的念头。
每次跟她老公李民说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李民都会毫不犹豫的反对,可未来的日子怎么过,是他这个男人必须要考虑的。最后,他辞职了,因为他只是研究所普通职工,如果说他跟赵丽云必须有一个人辞职,也只能是他。毕竟一个中级工程师和一个普通职工,谁辞职,怎么取舍,小孩子都明白。
虽然他不是做生意的料,但在这个年代,只要放下铁饭碗的身份,抛开脸面,不管干什么,多多少少肯定能赚到钱。而李民就通过关系,在毛巾厂弄来毛巾,往大街上一摆。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不好意思,放不下身段,但时间一长,见到钱了,也就不在乎了,站在路边,扯着嗓子就吆喝。
李民练摊之后,家里的窘境彻底缓解了,当研究所被川禾集团收购的时候,他都没想过回来上班。因为他每天练摊,一个月都有一千大几百的收入,还真看不上每个月那三头五百的工资。直到研究所整合,公布薪资标准的时候,他才惊讶的发现,工资涨了那么多,尤其是他老婆赵丽云,月工资居然五千起步,还不算年终奖,要是算上,每年都有小十万的收入,然后他再一次做了决定,从新回到研究所上班。
这要是换做其他地方,肯定是不行的,你以为是你家啊。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但研究所缺人,李民这个老职工要回来,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此时,赵丽云和李民还有公公婆婆,包括跑过来给她站脚助威的父母哥哥弟弟,十几号人站在人群中,一个个紧张又兴奋的看着前面台上讲话的巴农。而像他们这样,全家老少亲朋好友齐上阵的很多很多。
“姐!”赵丽云弟弟赵军拉了拉她:“一会抽签,谁去抽?”
赵丽云扫了一圈,然后看向抱着自己小闺女的婆婆:“妈,你说让谁上去抽签?”
婆婆拍拍怀里小孙女的屁屁:“让我孙女去抓。”
在这个年代,重男轻女还是很严重的,但这老太太却是个奇葩,喜欢孙女不喜欢孙子。孙女三岁多了,那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可孙子已经八岁,在出生的那一天,她就没有抱过。
“行!”李民也点头,“就让我老闺女抽签。”
因为赵丽云是中级工程师,她分的房子是跃层,二百三十多平米。等抽完签,就能拿钥匙看到房了。
精彩都市言情 完美重生 愛下-561章 不平凡的一年閲讀
“希望小丫头能给我们带来好运,能抽到十层以上,最好是顶层。”李民又说了一句。
赵丽云说道:“我听施工方说,顶层夏天不但会很热,还容易漏雨,要是保温做不好,冬天又会很冷。”
李民一愣,紧接着说道:“很多人都希望抽到顶层呢。”
赵丽云说道:“那是他们不懂。”
李民说道:“这么说,顶层和一层都不能要。”
这时老太太说道:“我倒是希望抽到一楼,还有个小院子,平时还能种点菜,多好。”
李民说道:“好啥,电梯楼,住一楼有啥意思。”
赵丽云说道:“我觉得妈说的没错,一楼有个小院子也不错。而且,楼的间距够,还不挡光挺好。”
李民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住一楼,但自己老婆和老妈都这么说了,他也不敢反驳。反正这事儿也不是你说要几楼就几楼,我老闺女的手气,肯定不会有那么差。
这时普通职工抽号已经开始,一个密封的大纸盒箱,里面是写着号码的纸条。拿到几号,就第几个抽签。真的是各凭运气,要是拿到靠后的号码,好楼层都被先抽的抽走了,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
张元挤在人群中,一脸的兴奋。他还没结婚,没有分房的资格,而给他老子分配的别墅不用抽签,等职工抽签结束后,会直接给钥匙。而且别墅都已经装修完了,他早就想进去看看,但因为全封闭,他只能远远的看看外面,里面什么样他根本就不知道。其实不只是他,所有人都期待了很久。这也是沈川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才决定在交钥匙的这一天,解除封闭。
“姐夫!”张元捅了捅薛海:“你激不激动,紧不紧张,期不期待?”
薛海在过完年的时候也辞职了,跑到了研究所。此时这个快四十岁的男人,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不停的点着脑袋。房子对这个年代的人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无论他们有什么表现,都很正常。
“姐!”张元说道:“到你了,快点过去抽号。”
张云快步走过去,站在箱子前深吸一口气,把手伸进去划拉了一下,拿出一张纸条,一看是76号,一脸的失望。
“姐,几号?”张元迫不及待的问。
张云把纸条递给张元,有气无力的说道:“76!”
看着自己老婆不高兴的样子,薛海笑着说道:“没有必要这样,两三百套房子呢,先抽的,不见得会把好楼层都抽走。也许,他们把不好的都抽走了,剩下的都是好楼层呢?”
张元跟着点头:“对对对,姐夫说的对。”
时间快速的流逝,抽完号就开始抽楼层,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抽到心仪楼层的,欢呼跳跃,抽到一二楼的唉声叹气。
到了张云抽签的时候,张元一拉她:“姐,让优优抽。”
张云没有犹豫,牵着优优的手走上前:“大闺女,你来抽。”
小丫头一脸的兴奋,把小手伸进去,拿出来念道:“二号楼一单元1202。”
张云愣了一下,紧接着一把抱起优优,狠狠在小丫头脸上亲了一口:“我老闺女太棒了。”
薛海也是咧着嘴在笑,张元翻了个白眼:“别傻笑了,快点领钥匙去看房。”
这时,一个青年人走了过来:“张云,我抽的是三楼,我给你两万,换你十二楼怎么样。”
张云一撇嘴,抱着优优就走:“不换!”
“哎,别走啊。”青年追了几步,“三万,三万行不行?”
“三十万也不行。”张云毫不犹豫的拒绝。
青年没有再纠缠,而这样的事情,在这里不停的上演着。像这种三四楼,拿出两三万来换,很多人还是很愿意换的。毕竟,在这个年代,两三万真不少了。但一楼二楼就难了,想要换好楼层,只能拿出更多的钱,可又有多少人能拿得出来。
“哇!”张云几个人一走进单元大厅,就看到很多人都在这里流连。光可鉴人的理石地面,耀眼的水晶吊灯,休息区域的沙发以及儿童游乐设施等等,都让他们发出阵阵的赞叹声。
“姐,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吗?”张元声音有些颤抖,等他结婚之后,就算依然跟老爷子住在别墅,也有资格分房了。
优优蹬蹬蹬跑到滑梯前爬了上去,然后嗖的滑下来,乐得咯咯大笑:“妈妈,好好玩啊。”
“刘婶儿,干什么去啊,匆匆忙忙的。”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走过来,张云问了一句。
刘婶儿兴奋的说道:“我们的房子都已经装修好了,我回去取钱买家具家电,只要家具家电到了,今晚就能入住。”
“啊?”张云很惊讶:“都装修好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呢。”
刘婶儿脸上的笑一直都没有消失:“谁说不是呢,一打开门,把我吓了一跳,那个装修啊,真是太漂亮了。而且我们都是集中供暖,集中供冷,供冷时间是5月到10月,供热时间是10月到第二年的4月,全年室内温度保证在20-26℃之间。”
张元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刘婶儿回身一指:“电梯旁边贴着呢,还有那个小姑娘,就是物业的管家,问她也行。”
那里确实有很多人围着在看什么,还有一个穿着蓝色制服,二十多岁的女人,在不停的解答着什么。
“我先走了,你们快点去看看房子吧。”刘婶说了一句,匆匆忙忙的走了。
“我们过去看看。”
张云几个人快步走过去,就听到穿着制服,胸前别着川禾物业胸针的女人正在说着。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供暖和供冷费用,都是按照平米收取,至于多少钱,暂时我也不知道。”
听了一会,张元说道:“翻来覆去的,就这么点事儿,没啥好听的了,走吧。赶紧看看,一会也早点去买家具家电,争取下午就买回来,晚上就能搬家了。”
“不急!”张云嘴里说着,还是进了电梯,按了几下案件,居然没有反应,“怎么回事,是不是坏了?”
这时,又进来一群人,一名年轻人说道:“不是给你发了一个卡吗?要在这里刷一下,然后按自己家楼层按键,其他的按不了。”
“嘀!”年轻人刷了下卡,按下了十一层。
张云明白了,也刷了一下卡,按下了十二层。
年轻人一看,笑着说道:“我们居然是楼上楼下,以后就是邻居了,要多多走动。”
“一定一定!”薛海跟年轻人握了握手。
研究所几百号人呢,尤其是最近,又来了不少新人,也不是全都认识。
十二楼,张云看了一眼门牌号,然后拿出钥匙打开门,当她走进去的那一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就是自己的家吗?她做梦都想有一套大房子,可像这样的房子,她做梦都梦不到。
沈川这次确实下了血本儿了,但那只是针对硬件设施上。比如进口的中央空调系统,就花了一千多万。至于装修,还真没什么。就是后世比较流行的极简风格,简单的吊了个顶,做了个背景墙,贴了墙纸,但在这个年代人看来,真的是太漂亮了。
“姐,燃气灶和油烟机都有了。”张元眼睛都不够用了,各个房间转了一圈,最后来到厨房。
“妈妈!”优优拉着张云的手,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问道,“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吗?”
张元擦了一下湿润的眼角,点头说道:“对,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太棒了!”优优兴奋的蹦了起来,“以后我就有大房子住了。”
这个时候可没有公摊,虽然只是九十多平,但都是使用面积。而且沈川都是按照后世设计的,室内格局布置非常合理,整个空间看起来相当大。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完美重生 愛下-561章 不平凡的一年分享
薛海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的悠悠河水,还有两岸已经栽种好的樱花树,内心涌起一阵无法言说的感慨。
“姐夫!”张元站在薛海旁边,很是向往的说道:“客厅这么大,弄把摇椅摆在这,在整个茶桌,没事儿的时候,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欣赏风景,那日子真是没谁了。”
“走!”张云突然喊了一声,“去买家具,晚上就搬过来住。”
一家人匆忙的下了楼,张元说道:“别墅的钥匙也快发了,我们先去别墅看看,然后一起去买家具家电。”
“也好!”薛海点点头,一家子又往小广场走。
这时候,抽签已经结束,一些单身没有家属的职工正在领取单身公寓的钥匙。因为单身公寓不需要抽签,所以很快就把要是交完了。
“所长,我们的钥匙什么时候给?”张元问了一句。
巴农笑着说道:“现在就给你,B区,15栋4号。”
“好嘞!”张元兴奋的拿过钥匙,“怎么这么多钥匙?”
巴农说道:“有车库的还有前后屋门和院门的,一个门五把钥匙。”
张元没有在废话,转身就说道:“回去叫爸妈,一起过去看看。”
老爷子和老太太不愿意凑热闹,只是告诉他们,拿到钥匙在叫他们就行。张云拿到钥匙,太兴奋了,也是着急看房子,就把老爷子和老太太忘了。
张丽云的运气相当不错,抽到了八楼。一大家子坐着电梯上了八楼,打开房门一进去,所有人的眼角都瞪大了。二百多平的房子,不要说这个年代,就是后世,那也是豪宅了。一群人,楼上留下看了好几遍。
“真好,真好!”张丽云的母亲,抬头看着屋顶的吊灯,喃喃的嘀咕着。
张丽云深深吸了口气,笑着说道:“一共五个房间呢,妈,以后你跟爸过来,就可以在这住几天了。”
“对对对!”张丽云的婆婆说道:“亲家,你看看这里的环境多好,以后你们一定要经常来住一段时间。”
张元回家叫上自己父母,又去了一次张云的房子,然后才去别墅。
本来刘慧珍还想着,别墅有院子,以后种点菜什么的,可当张元开了锁,推开厚重的紫铜大门时,她的那点想法算是完全破灭了。院子里,水系绿植都已经建好了,哪还有她种菜的地方。
“太漂亮了!”这句话,薛海都不知道说了几次了。
张元打开入户门,众人进了屋,古色古香的装修,可比高层装修好太多了。而且全屋家具家电一样不缺,根本就不需要再去买。
张元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我艹,居然还有电梯。”
一家人坐着电梯到二楼三楼和阁楼看了一遍,接着又走楼梯看了一遍,然后来到了地下一层,这是多功能层。不但有娱乐室和茶室还有一个小型吧台,居然还有一套卡拉OK设备,一看音响全都是进口的。
张元已经兴奋的脸色通红了,打开电视和VCD,拿着话筒就开唱。张云和薛海也把买家电家具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开始了家庭卡拉OK演唱会。
这一夜,对研究所的所有人来说,是真正的无眠,新房的灯光,大多数都亮了一夜。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二号,乔迁新房的鞭炮声就没断过。
而对泰国来说,这一天,将是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也是亚洲危机真正爆发的一天。泰国当局被迫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导致泰铢暴跌。这标志着东南亚货币危机全面爆发。国际炒家攻占泰国金融市场后,携得胜之威横扫东南亚,菲律宾比索、印尼盾和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贬值,紧接着新加坡也受到了强烈冲击。
香江,川禾资本,水晨骏亲自操盘,双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击着:“日韩那里有没有反应?”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完美重生討論-561章 不平凡的一年鑒賞
“日元和韩元已经开始下跌,但是跌幅不大,我怀疑有人在托市。”
水晨骏一笑:“日韩市场可不是泰国和菲律宾这些国家能比的,想要拿下来,肯定要费点力气。”
“我们要不要添把火?”
水晨骏拿不定主意,回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沈川:“老板,你的意思呢?”
沈川说道:“这块肉也跑不了,没有必要抢索罗斯的风头。而且,我们真正的战场是在香江,不能过早的暴露,让索罗斯有所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