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上黨之戰 四讀書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并州,太原。
这里算是南下的中转站,从幽州,河北集合的兵临,都往这里的驻扎了,现在这里完成休整,然后在考虑南下。
召集而来的兵卒,必然是长途跋涉了,肯定需要做出休整之后,才能继续南下。
不过刘备是时刻准备南下。
他主要在等先锋军团的消息,先锋军团分两个方向进攻,其实是在试探明军主力的方向,等到先锋军团有了消息之后,他就会考虑,从那一个方向,率主军团南下,攻战关中之地。
等了数日,总算等来的前线消息。
但是意外的是,并非是张飞和关羽的回信,而是鞠义求援。
“上党?”
刘备目光栩栩,死死地看着兵力部署舆图,明军突然出现在上党,打乱了他很多的部署,让他不得不谨慎起来了。
“文忧,你认为明军所图何也?”
刘备深呼吸一口气,问起来了旁边的军师。
“大王!”
李儒一袭青袍,手握羽扇,一双锐利的眸子落在舆图上,半响之后才回应说道:“明军进攻上党,出乎意料之外,却有在情理之中,我们还是太过于低估明军了,明军向来进攻强于防守,战场上喜欢争先手的位置,这是我们一直都忽略的问题,我们在进攻他们的时候,却忘记了防守他们,所以才会让他们无声无息的突破了上党,连破三城之后,才让我们发现!”
这是他的失职。
掌控整个燕军情报网的是他,对这件事情需要负责的人,也是他,所以他的姿态很低:“此事亦乃属下的失职,未能打听他们兵力的动向,及时禀报,属下愿意令军法,请大王责罚!”
“我军斥候的确在某方面上,不如明军,让他们蒙骗,也实属正常,如今并非论罪之时,孤要的是,解决的办法!”
刘备大气的时候是很大气的,他相信一个人会相信到底,这和曹操是一样的,都是枭雄的心态,不然也难以成就如此霸业。
他低沉的说道:“明军出现在上党,已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事情,我们需要的是,怎么才能保得住上党!”
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若上党有失,河东的兵马还能退回河西,但是河内的主力肯定是没办法撤回来,到时候被前后夹击,二弟危也!”
“属下目前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办法!”
李儒拱手说道。
“说!”
“第一,二将军回防,率主力回援,在上党与明军决一死战!”
“不好!”刘备有些摇头,道:“明军在河内,已布置了主力,若是云长突然撤兵,恐怕会被明军杀一个突然,到时候形势更加难以掌控!”
李儒点点头,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希望关羽撤兵,一旦撤兵,造成的局势影响会很大的。
他继续说第二个办法:“第二,河东兵马直接转向上党,从河东杀入上党,抄了明军后路,先围杀明军!“
“那河东呢?”
“放弃河东!”
“为什么?”
“河东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意义,我们进攻河东,更希望从河东为跳板,进攻雒阳,但是明军只要有一支兵马进入河东,三将军想要突破河东,需要的时间太长了,很难做得到!”
李儒分析:“这时候,他与其退回来,不如转战上党,明军未必会想到我们敢于放弃河东,转战上党,只要在他们没有能反应过来,三将军能给予明军重挫,那么在上党这一部分的明军,将会被我们吃掉,只要吃掉这一部分的明军,我们在关中的战场上,就会多一份胜算。”
“为什么不是从太原增援上党?”刘备问。
“增援需要时间,而且就算增援了,他们也可以撤出去,这一战,毫无意义!”李儒摇摇头说道:“大王,你得记住,我们不是防守的,而是进攻的,我们要的是关中,而不是说抵御明军进攻,所以在想法上,我们最好偏向于进攻,而不是防守,一旦战略性出现问题,那么所有的战术都会乱套,整个战场都会崩溃!”
战场,也是一盘棋,这一盘棋,战略部署最重要,风格是进攻还是防守,也是非常讲究的,错一步,可能就满盘皆输了。
“言之有理!”
刘备还是一个能说得通的人,他迅速的转了思绪,道:“增援需要太长的时间了,未必来得及,而且就算来得及,也难有战果!”
他想了想:“那还是让翼德率军转战上党,孤立刻密函一封,让人传信翼德!”
“如若这样,那就太晚了!”
李儒摇摇头。
“那如何通知翼德?”刘备问。
“这时候不需要通知了,大王只需要给出一道密令就行了!”李儒笑了笑,说道。
“哦?”
刘备有些好奇:“先生可是布置了后手!”
“后手不敢当,不过有一个人比较有智慧,所以在出战之前,吾提醒了他两句,他若能领悟,这时候就应该建议三将军放弃河东了,但是无军令而变策,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大王还需要提前爱惜好这样的谋士,方可让其死心塌地!”
李儒轻声的说道。
“汝说的,可是庞士元!”刘备眸子灼热而闪亮起来了,他对庞统一直都挺看好的,虽然年纪小一些,虽然相貌丑一些,但是能力不凡倒是真的。
“是!”
李儒点头,道:“此人颇有能耐!”
“能得先生赞誉,当为人才,此战过后,他若立功,孤当重用之!”刘备低沉的说道,他身边的谋士还是少,简雍之流,政务军务可担当,然而出谋划策,还是有些不足。
“大王,目前我们更加关心的是,兖州愿不愿意借道!”
李儒说道:“公孙度大军能不能从虎牢关入关,这是此战之关键!”
“魏王同意借道了!”
刘备脸上付出了一抹苦笑:“但是恐怕我们很难指望魏军和吴军了,明军这一次是来势汹汹,三线开战,已经拖住了魏军和吴军的主力,他们就算想要增援,恐怕都难以脱身!”
他没想到这一次明军会如此的大阵仗,不仅仅北上决战,还分兵三线,拖住两大诸侯的兵力。
“局势如此危险吗?”
李儒倒吸一口冷气。
“此乃魏王的密信,你亦非外人,看看吧!“刘备把曹操给他写的密函交给了李儒。
李儒看了看,眸子有些的凝重起来了:“魏王虽说击退明军之后,会率主力北上接应,骤一看,乃是推脱之法,然而能让魏王如此做作,明显豫州战线的局势并不算是很乐观,甚至魏王都没有绝对的信心能摆脱敌军的纠缠!”
他对明军已经很看好了,但是现在,却还是有些低估了,明军最大的缺点是兵力不足,但是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兵力,倒是已经超出了预料之外。
看来停战的这一段时间,明军绝非只是简单的休整,而是在不断的扩军,这才让明军有了足够的主力来应对三方战场。
只是他非常有些奇怪,那就是明朝廷的实力当真有这么强大,能养得起这么多精锐。
明军的确是精锐,但是精锐不是平白无故的来的,而是练出来,杀出来了,练兵需要钱财,精兵更是需要,一个精兵的消耗力,最少在两个兵卒的消耗力之上。
如果明军的精锐当真如现在所展示出来的实力,那么对于明朝廷的实力,他们也要重新估算过了。
“曹孟德虽然乐意看着孤死,但是在这种局势之下,难免会唇亡齿寒,所以他有心增援,却无力回天,倒是一个事实!”
刘备轻声的道:“我们现在,要么靠自己,要么撤兵,若是这样撤兵,孤实属有些的不甘心,而且……”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情绪低沉的说道:“我们若撤兵,明军未必会善罢甘休,最后反而是伤亡更大!”
“所以这一战,哪怕自己扛,也得打下去!”
刘备虽然更加精明,更加精于算计,但是能走到今天,也有自己的魄力,在战场上,亦有敢战之心。
当然,他是不会让自己走在绝路上的,他压低声音,对李儒说道:“不过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陛下的意思是,在太原留下接应兵力?”
李儒听明白了,他想了想,说道:“如若是这样,那我们需要的重新部署过战略!”
“去吧,两日之内,提交一份的战略计划给孤,孤不能等太久,上党之战若不能压住明军之势,孤必亲自率主力南下,不击溃明军一阵,吾等寝食难安!”
刘备的决心很大。
“诺!”
李儒点头。
…………………………………………………………………………
河东。
燕军和明军打了一仗,不过明军采用了游斗的方式,所以这一仗打的不是哪里淋漓尽致,反而让张飞有些难受。
“无胆匪类!”
营帐之中,张飞口吐狂言,怒声如雷:“这就是一个无胆之辈,不敢堂堂正正与某家一较高低,反而躲躲藏藏,实属无趣!”
旁边相貌奇特的青年文士穿着战甲,体魄虽不算壮硕,但是也有几分儒雅的风度,这就是燕军的新秀谋士,庞统。
他轻声的说道:“三将军息怒,待我几日,当能逼其与三将军正面交战!”
“士元可有良策?”
张飞铜铃般的巨目闪烁起来,一抹战意冉冉而生。
“攻之所守,必能引之决战!”
庞统幽沉的说道:“他们不敢应战,乃是不管兵力战力,都不如三将军,所以希望能把三将军缠扰在河东之上,我们若主动求战,他们必避而不战,但是我们可以直扑河南,只要他们察觉我们想要进攻河南,杀入雒阳,他们必会死战!”
“此大善!”
张飞眸子越发的明亮。
不过这时候,一个斥候闯进来,直接送上了一份消息。
庞统打开了这一份消息,面色微微一变。
“怎么了?”张飞问。
“三将军,上党出事了!”庞统把手中的消息递给了张飞,张飞接过来,仔细的看了看。
他的面色也有些难看:“明军直扑上党而去了?”
“这是我们很多人都想不到的!”
庞统苦笑:“低估明军的攻击性了,他们那会一直防守,出动出击才是他们一直以来的战法,是我们大意了!”
“上党能挡得住吗?”
张飞问。
“难!”
庞统道:“三将军,我们和明军交过手不止一次了,明军战斗力之强,恐怕放眼天下,已少有匹敌,若明军不顾伤亡,死战上党,上党必失!”
“那二哥岂不危险?”
张飞来回踱步,有些的烦躁起来了。
他虽有读书,但是脾气狂躁,对兄弟之情最是看重,无畏战场生死,却害怕兄长会有危险。
“二将军主力在河内,一旦上党被攻陷,他将会无路可走,不仅仅后勤断线,甚至会被困在一个地方!”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庞统说道:“到时候明军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击垮他们!”
“大兄必然会出兵支援!”张飞突然想到了,他叫着说道。
“时间来不及!”
庞统说道:“太原南下,主力出击,需要的时间,不足以让鞠义守住上党,鞠义虽强,可斗志未必,若是临阵降敌,那上党根本不需要非一兵一卒就会被攻陷!”
“他敢?”
张飞怒瞪。
“三将军,生死之际,难保他没有这样的心思,毕竟燕军大将之中,能如同二将军和三将军一样,死忠大王之将,并不多!”
庞统轻声的说道。
燕营倒是有不少忠肝义胆之臣,但是也有不少降将,这些降将,敢投降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忠诚之心,还是差一点的。
“那如何是好?”张飞有些着急了。
“事已至此,唯有一侧,可破敌!”庞统说道。
“快快道来!”
张飞急躁的说道。
“我们转战上党?”
“这如何行,攻战河东,从河东进攻雒阳,乃是兄长订下的战略部署!”张飞还是有一些原则性的,他不愿意违背兄长的军令。
“将军,战场讯息万变,将在外,当有机变之才!”庞统轻声的说道:“若上党失陷,河东将会没有任何威胁力,到时候我们继续攻战河东,也没有意义了,哪怕能杀入雒阳城下,雒阳就没有明军吗,以雒阳规模,收住一两个月,问题不大,到时候明军主力已经攻陷北境了,我们还有进攻雒阳的意义吗?”
张飞闻言,顿时有些犹豫起来了,他沉默了半响,也挣扎的半响,才有了决断,道:“汝言之有理,战场需变,吾等也不能墨守成规!“
他深呼吸一口气,道:“你安排一下,我们立刻集合主力,连夜转战上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