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有下落了閲讀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黄昏,新国,帝豪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一袭黑衣的唐若雪站在落地窗面前。
这是她第一次来帝豪董事长办公室,可对于她来说却没有太多欣喜。
如今的她渐渐懂得,站的越高,承受的就越重。
“得得——”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了,随后清姐无声无息走入了进来。
她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声音不带太多感情响起:
“唐总,三个消息。”
“第一,你恢复了帝豪银行的全部权限,可以自由调动资金和人事变动。”
“第二,我已经说服中小股东把份额交给你代持,部分硬骨头的股份我还直接收购了回来。”
“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临时冻结一事。”
“第三,唐三俊和端木鹰已经一窝端了,连带他们在内的五十多名匪徒已全部被杀。”
“你以后再也不会遭受这些宵小死缠烂打的袭击。”
“你在新国算是立足了。”
说话之间,她上前几步,拿出手机调出几张照片。
超棒的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討論-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有下落了鑒賞
正是唐三俊和端木鹰横死的场景。
超棒的都市小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有下落了熱推
唐若雪扫过一眼,眼里有些不忍,但很快恢复冷静。
她把目光避开,走到办公桌旁边,冲了一杯咖啡开口:
“死了就死了,先后袭击我这么多次,这样一枪爆头,算是便宜他们了。”
“当我决定接手帝豪银行的时候,我就没有再把这两个绊脚石当对手。”
她已经渐渐散去昔日的迂腐,不愿意主动害人,但也不会再想着以德服人。
敌人在商言商,她也会商业反击,敌人采取下三滥手段,她也会露出獠牙对抗。
“我现在更多顾虑的是,唐夫人动作。”
“如果猜测不错的话,端木鹰九成是唐夫人安排的,唐三俊跟端木鹰联手,也离不开她默许。”
“如今唐三俊和端木鹰死去,她间接掌控帝豪的算计落空,怕是恨不得掐死我。”
唐若雪坐在老板椅上望着可以信任的清姐开口:“你说,她下一步会怎样做?”
“唐总,你没必要担心陈园园发难。”
清姐很是坦然看着唐若雪,掏心掏肺说出自己的想法:
“唐三俊和端木鹰已死,聆讯也失败,陈园园已经不可能越过你掌控帝豪。”
“她也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
“她是聪明人,权衡利弊,肯定清楚此刻拉拢你比撕破脸皮要好十倍。”
“撕破脸皮,不仅意味着她失去对帝豪和十二支的掌控,也意味着她丢失谋取整个唐门的重要筹码。”
“陈园园已经三面受敌,再跟你闹翻就是四面楚歌,她不会这么傻的。”
“再说了,死掉的端木鹰他们对陈园园没有半点价值。”
“哪怕她此刻对你不满或恨之入骨,她也会维护你们关系结盟一致对外。”
“所以你只要发出一个正式公告——”
“帝豪银行和十二支全面支持唯唐夫人是瞻,陈园园就绝不会对你搞事情。”
清姐显然很是了解陈园园以及唐门局面。
“清姐所言甚是。”
唐若雪轻轻点头:“唐夫人担心的是我背刺,如我给她面子,她也就会消停。”
至少,没有撂翻三六九支之前,陈园园不会再对她下手。
想到这里,唐若雪拿起电话,让人发出一个正式公告。
“陈园园一局容易破,但梵国一局却有不小麻烦。”
清姐上前一步压低声音:“死当这一事,只怕已经被梵国看穿。”
“特别是你跟华医门的协议一公布,估计梵国王室都认定你算计了梵当斯。”
“我还听说,叶凡砍了梵当斯一双腿,抓了五千梵医去挖矿。”
“这些血债只怕也会分到唐总你头上。”
“这十天半月,你最后深居简出,还不要离开我的视线,不然很危险。”
“梵国除了神控术厉害之外,还有不少精神极端的死士,不好招惹。”
“我已经收到一些风声,梵国王室准备派出国师离开梵国。”
“一是救回梵当斯,二是报血仇。”
“叶凡在神州,高手保护,龙都禁制,国师不好下手。”
“我担心国师会拿你杀鸡儆猴。”
清姐提醒着唐若雪未来处境危险:“毕竟你是叶凡的前妻。”
“这王八蛋叶凡,就会给我添乱,自己窝在神州没事,倒是让我承受梵国压力。”
唐若雪喝入一口咖啡,咬牙切齿斥骂叶凡一顿:“我出事了,看他怎么给忘凡交待。”
“还有一个风险要小心。”
清姐考虑事情非常周全,又走前几步对唐若雪开口:
“你宣告支持陈园园,陈园园不会对你下手,十二支也没有人敢再叫嚣。”
“可不代表唐门各支也会安份。”
“三六九支他们这些日子一直没给你下绊子,不过是想要坐山观虎斗看你和唐三俊他们内斗。”
“现在十二支稳定,还支持陈园园,三六九支他们怕会按捺不住搞事。”
“毕竟他们不会允许你和陈园园慢慢蚕食壮大。”
“其中第九支主事人唐校长你要格外小心。”
“他们不如三支武道惊人,也不如六支情报精准,但他们桃李遍天下。”
“第九支做起事来都是四两拨千斤。”
“特别是唐校长为人老谋深算,一不小心就会设套给你钻。”
“所以这些日子你要小心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有下落了
“帝豪银行经手的大生意一定要小心,不然就会被唐校长钻空子。”
清姐对整个唐门了如指掌,分析起来能让唐若雪清晰看到危险。
“清姐放心,我有分寸的。”
唐若雪又抿入一口咖啡,眸子眺望着远方:“我不搞事,但也不怕事……”
“还有一点,我研究过你一番,你碰见叶凡容易情绪失控。”
清姐神情犹豫着开口:“所以没有必要的话,你尽量不要跟叶凡见面。”
“清姐放心,我对叶凡,情绪越来越稳定了。”
唐若雪轻轻摇晃着咖啡杯,嘴唇轻轻张启:
“他现在对于我来说,只是唐忘凡的生父。”
“除此之外,没有太多的亲密关系……”
说到这里,她拿出手机翻看自己发给江燕子的讯息。
还是没有叶彦祖的消息。
唐若雪一声轻叹,也不知白骑士人在何方……
“有点意思!”
此刻,千里之外,治疗完病人的叶凡,也正翻阅着新国的情报。
“聆讯成功,还一网打尽唐三俊和端木鹰,确实不同凡响。”
叶凡还顺手捏了捏唐忘凡的鼻子:“忘凡,你妈妈有长进了。”
“别把孩子鼻子捏坏了。”
宋红颜伸手拍掉叶凡:“这么好看的孩子被你捏成大蒜鼻,我非跟你拼命不可。”
“长得这么瓷实,捏不坏的。”
叶凡抓着宋红颜的手把玩:“唐若雪能过几天安稳日子了,咱们好像还有一个大患?”
宋红颜轻轻点头:“确实是大患,他太沉得住气了。”
“叮——”
就在这时,叶凡手机震动,拿起来接听,很快传来蔡伶之的低沉声音:
“叶少,有八面佛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