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贅婿神王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三章 咄咄逼人?!推薦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叶宁冷漠道。
“你血口喷人!”钟晓芹眼眉倒竖,脸色铁青,接着怒斥道;“区区一个病人的朋友也敢对我说教?你算什么东西?若再胡搅蛮缠别怪我不客气!”
“是吗?”
叶宁冰冷一笑。
“怎么个不客气?身为护士不仅没有一颗仁慈之心, 反而张口闭口让病人等死,这种恶毒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你对的起自己这个职业吗?对得起你身上的那件衣服?对的起你的父母?莫非你学的知识都喂狗了?!”
“你?!”
钟晓芹怒目圆睁,胸膛彼此起伏,被叶宁三言两语怼的无话可说。
心态都要炸裂!
双手十指死死攥紧。
“别拿你那死鱼眼瞪我,有时间建议你去多学学素质,别给这个行业丢人,若是我兄弟有个三长两短,我不敢保证对你做出什么残忍的事情!”
“哼!”
钟晓芹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眼神有一丝丝怨毒之色。
“宁哥!”
此时王倩交完费后回来了。
感激的看了叶宁一眼。
她不了解王君来和叶宁之间的关系,所以一直以为叶宁真的只是王君来的顶头上司。
叶宁拿过黑卡,冷冷的盯着坐下的护士钟晓芹,上前一步,说道;“现在给我的兄弟老婆道歉,这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道歉?”
钟晓芹眼神一缩,微微变色,扭头看了那个张大夫一眼。
有些不服气的样子!
“够了!”
那个张大夫沉下脸喝道。
“这位病人家属何必咄咄逼人?”
叶宁扭头盯着他,嗤笑一声,道;“我咄咄逼人?你脑袋被驴踢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不知道?还是在这装傻?”
“年轻人怎么说话的?!”
张平怒道。
他身为骨科大夫多年,在这方面是专家的级别,什么病人家属没见过。
可今天这个病人家属着实有些狂!
竟敢羞辱自己?
“你想让我怎么说?做错了事不该道歉?还是说你出来就是帮着你这个小情人的?”
叶宁讽刺的看着张平。
“你胡说什么?什么小情人?”
张平神色惊慌的斥责。
同时钟晓芹也是一阵脸色变幻,微微的低着头。
叶宁这句话无疑拆穿了俩人的羞耻之事。
一旁的林浅雪都有些惊讶。
她反正没看出来这个张大夫和这个护士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晓芹道歉!”
张平冲着钟晓芹斥责一声。
“凭什么?”
钟晓芹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快点!”
张平狠狠瞪了她一眼。
“对不起!”
随后钟晓芹看向王倩。
“走去手术室。”
叶宁拉着林浅雪的手,三人离开了护士站。
“哼!”
钟晓芹打翻了文件盒,起身走向后面的休息室。
随后张平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跟了进去。
“你疯了?”
刚进休息室,钟晓芹就怒斥张平,咣当一脚踹翻了椅子,骂道;“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没看出来老娘被欺负了?还让我道歉!你个怂逼!”
“再他妈床上的时候你那个威风劲呢?平时骚话情话说的那么溜,一出了事就怂包,老娘为了你都和男友分手了,到现在干了他妈的以年还是个小护士,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做护士长?!”
“小宝贝别生气嘛?”
张平猥琐一笑,偷摸的反锁了门,然后从身后抱住钟晓芹。
“滚开!”
钟晓芹怒斥一声,挣脱了张平的双手,现在她正在气头上,心里越想越气,被这个老怂逼白白睡了半年,自己却什么都没得到,每个月拿着微薄的三千工资。
交了房租水电费,连生活的开支都不够!
“宝贝。”
张平再度上前,色眯眯的样子,直接又抱住了她,并且把一张银行卡塞进了钟晓芹的兜里。
“干什么?”
钟晓芹脸色铁青的瞪了他一眼。
“宝贝别生气,这张卡里有十万,算是给你的补偿,何必跟一个病人家属置气?”
“十万?”
钟晓芹顿时露出一抹喜色,问道;“你没骗我?真有十万?”
“当然!我何时骗过你呢?”
张平推了推眼镜,一只手不老实的伸进了她的上衣内。
“嗯哼!”
钟晓芹妩媚的娇哼了一声,白了张平一眼,脸色羞红。
“还算你有良心!”
“嘿嘿……”
“别闹……啊!”
钟晓芹忍不住低呼一声。
“这是再医院!”
“就咱俩怕什么?”
张平一副猴急的样子。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老娘要报复!”
钟晓芹恶狠狠的说道。
“宝贝想怎样?”
张平问道。
“你不是认识一个东北洪门的人嘛?”
钟晓芹眼神闪过一抹怨毒之色。
“你说荀涛?”
张平眉毛一挑。
“对!”
钟晓芹应声点头。
顿时张平露出一丝凝重之色,说道;“最近省城不太平,地下圈子也是风声鹤唳,东北洪门最近接连出事,死了好几个人,这事有点难办啊!”
“我不管嘛!”
钟晓芹撒娇的抱着张平。
“让那个荀涛找几个人教训一下那个小子就行,总之这口恶气我咽不下去!”
“宝贝说得对,明天我联系荀涛。”
张平应了下来。
“你最棒……”
钟晓芹妩媚一笑,然后蹲了下去。
彼时。
叶宁和林浅雪还有王倩来到了手术室门口。
好看的都市异能 贅婿神王 君來執筆-第四百四十三章 咄咄逼人?!看書
“进去多久了?”
“半个小时了差不多。”
王倩轻声抽泣。
“别哭,一定会没事的。”
林浅雪心疼的抱住王倩,耐心的安慰着。
“具体怎么回事?”
叶宁冷漠的盯着手术室,双手插进裤兜,
王倩擦了擦眼泪,说道;“我和君来本打算晚上买一些结婚用的东西,刚走出小区门口就有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出现,然后对君来下死手,要不是小区的保安大爷报警,君来恐怕……”
“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在医院好好照顾他。”
叶宁说道。
“好的宁哥。”
王倩颔首,眼睛哭肿了。
“叶宁能查到是谁干的吗?”
林浅雪蹙眉微皱。
“除了凌家还有谁?”
叶宁反问一句。
“凌家?”
林浅雪微微变色。
“上次君来给我打电话,提及材料方提供的涂料有问题,当时我让他先联系新的供货方,这事暂时就搁置了。”
“如此说来,凌家是为了报复?”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