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29章 果然非同一般讀書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仅仅几分钟时间,慕远忽然大叫一声:“停!”
小朱差点被吓一跳,不过倒是立刻点了暂停。
“怎么了?发现什么?”陈大队急忙问道。
慕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小朱吩咐道:“小朱,你往回退十二页!”
小朱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照办了。
很快,后退十二页完成,屏幕上显示出三十多幅图片。
不管是在陈大队眼里,还是在小朱看来,这些图片与其他页的图片没有太大区别。
这种以图搜图结果中呈现的图像,不是完整的监控画面,而是从整幅画面中裁剪出来的。
所以,能看到的只是满屏的黄色外套、电瓶车,能让密集恐惧症发疯的那种。
陈大队同样认真地观察了一下这三十多幅图片,然后蒙圈了。
“慕支队,这有什么问题吗?”
慕远指着屏幕上,淡定地说道:“你看第二排的第三幅图片,那电瓶车的款式、骑手的体型,是不是与死者苗成化和他骑的电瓶车一模一样。”
“嗯……确实挺像的,没看出什么不同来,不过这画面不是很清晰,也不好确定吧。”陈大队有些犹豫。
慕远非常自信地说道:“就是这辆电瓶车!”
“哦!”陈大队没有再反驳。
其实他内心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花了这么几分钟时间就只找到了一个轨迹点,这要刻画出对方的轨迹路线,那还得花多少时间啊?
慕远接着说道:“刚才这些画面,时间线是从凌晨1点往前推的。通过观察,我看到过27次苗成化的身影,基本上每次间隔时间不超过三分钟,有时候甚至一分钟时间内出现多次。这也与城市监控的分布情况相吻合。而现在这副图像再往后,足足五分钟没有再看到苗成化的轨迹。这说明,他这衣服,应该就是在附近弄到的。”
陈大队愣了愣神,脑子里仔细思索了一番慕远的这番话,好像……有点道理。
只是,你刚才那么短的时间,就看出了这么多东西,还分析出了结果,这么牛逼吗?
还讲不讲基本法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质疑的时候,他也没那资格去质疑。
“慕支队,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们休息吧!我去那地方一趟。”慕远很干脆地说了一声。
陈大队一愣,问道:“你一个人去?”
“对啊!”慕远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别人也帮不上什么忙。”
陈大队感觉自己受了内伤,他清楚,自己就属于“别人”那一类的。
“慕支队,有人陪着也好嘛,这大半夜的,多个人……”
没等对方说完,慕远呵呵一笑,道:“怕什么?难道我还怕遇到坏人不成?”
陈大队表情有些凝固,慕支队会怕遇到坏人?坏人怕遇到他才对。
“好了!我赶时间,再见。”
说完,慕远也不给陈大队说话的机会,拔腿就往外走。
等陈大队跟着走出来的时候,慕远已经钻进了那辆二手捷达车内,只听轰轰两声,车便已经窜了出去。
陈大队一个人留在原地,颇有些凌乱。
“慕支队,果然非同一般!”
……
慕远开车!
车速很快。
别看刚才慕远一直在三大队的办公地点呆着,但实际上从进洗手间的那一刻开始,他的搜索工作就已经展开。
只不过替他搜索的是小毛和数据分析采集仪。
有了苗成化的个人信息,慕远很容易就能锁定其今晚的活动轨迹和运动规律。
有了这些数据,要判断出他是在哪个范围扒下那件外套的就很容易了。
比如路线的突然改变、停留时间长短等,都可以作为判断的依据。
有了这个大致的范围,要在找人,对慕远而言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了。
小毛出马,甚至都不需要时光回溯,就能轻松追踪到目标。
在这方面,小毛比自己更有优势。
而就在刚刚,慕远之所以如此急匆匆地冲出来上车离开,便是因为小毛已经有了发现。
一路开车疾驰,只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慕远便已经将车停在了一个巷子口。
慕远一拉车门跳下,径直冲进了巷子内。
这巷子光线不是很好,属于八九十年代的老巷子,周围的监控探头也相对比较匮乏。
慕远沿着巷子走了几十米,拐进了一处楼梯内。
化作第一形态的小毛正蹲在一角落里,看到靠近的慕远吱吱叫了两声。
慕远二话没说,钻到了那楼梯下,同时拿出了手机,打开手电筒。
借助着手电筒的光线,慕远看到了眼前的情况。
在楼梯下方,躺了一个人。
嗯,其实用趟这个字不是很合适,应该说是塞了一个人。
外套被脱了,上身穿着毛衣,整个人一动不动。
这人年龄应该不大,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此刻脸色有些苍白,估计是给冷得。
慕远伸手探了一下鼻息。
还好,有气儿。
活着就好。
他估计是被那苗成化给弄晕了。
也幸好他是晕了过去,要是醒着,此刻估计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了。
呃……他要是醒着,估计也不会挨冻了。
慕远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但仔细一想,自己在医术方面除了大师级心肺复苏技术,也就没其他的了。而眼前这小伙子,明显不需要心肺复苏。
于是,慕远拿起手机,拨打了120。
挂了这通电话,慕远并没有在原地带着,他还在继续忙活。
刚刚通过小毛搜索苗成化的轨迹,仅仅是为了找到这个受了无妄之灾的小伙子。
而这相对于这起案件来说,只是一个微小的细节。
虽然刚才对易玲审讯时,对方有些含糊其辞,但慕远还是能判断出,她其实并没有撒谎。
也就是说,苗成化确实是准备去杀人。
而苗成化在杀人之前还打晕一个外卖员,扒了对方的外套,肯定不是因为与对方有仇——真要有仇,直接就杀了——唯一的解释便是他需要这件外套进行伪装。
为什么需要一件外卖员的外套做伪装呢?
慕远想到了几个可能,但最有可能的,还是他需要借助“外卖员”的身份进入正常外人无法进入的场所,比如一些封闭式管理比较严格的小区。
当然,这一切只是猜测。
现在苗成化被易玲一车撞死,知道这一切答案的还有谁呢?易玲又在故意隐瞒什么?
这些,可以一会儿回去后询问易玲。
而现在,他需要再向前找一下苗成化的轨迹,看看能否发现一些比较有价值的证据。
比如哪儿动的手,现场是否有什么痕迹物证留下。
几分钟后,慕远发现了一件东西,脸上露出了笑容。
证据链这东西,必须得完善,否则一件案子就不够完美,特别是像这种案情复杂,而关键涉案人员已经死亡的案子更是如此。
他看到的是一根木棍,很光滑,也很长,用来敲人脑袋手感一定不错。
正在这时,慕远电话响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是救护车来了找不到地方呢,结果拿出来一看却是苏瑾秋打过来的。
“慕远,你怎么还没回来啊?”
慕远歉然一笑,道:“本来都在回来的路上了,结果遇到了一个案子,估计今晚是回不来了。”
“哦!”苏瑾秋有点小失落,但还是说道,“那你注意安全。”
“放心吧!”
挂断电话后,没几分钟大街上救护车警报声传来——以前慕远分辨不出火警、匪警和救护车警报之间的区别,可现在听得多了,便能分辨出来了。
慕远快步走到巷口,招呼着那救护车下来。
几人合力将那晕倒的青年送到车上,慕远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只要不出意外,那青年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搞定这件事情,慕远稍稍迟疑了一下,自己到底去哪儿呢?
他也没想到自己找人这么顺利,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
正在这时,慕远接到了马宇的电话,今晚正好该他值班。
得知马宇已经从青龙街所接走了易玲,慕远顿时就不纠结了,直接开车往市局赶去。
现在已经凌晨三点,西华市局除了接警大厅还灯火通明之外,其他地方的灯光早已熄灭。
这说明了一点——马宇他们还没回来。
虽说自己刚才距离市局更远一些,但开车速度这方面,他确实拿捏得死死的,比对方更快赶回市局也是可以理解的。
慕远也没去办公室,就在院子里等着。
好在马宇他们也没让慕远等多久,不过几分钟时间,一辆帕萨特警车闪烁着警灯回来了。
马宇下车看到慕远时,眼中带着几分钦佩。
他刚刚在青龙街所那边已经大致听别人说了拿起交通事故的情况,这让他着实感到惊讶。
就开着车从旁边瞄了一眼,竟然就能从车祸现场中看出疑点,然后还能顺腾摸瓜牵出一起命案出来,这份能耐,想不让人佩服都很难。
“慕队,人已经带回来了。”
“行!一会儿你陪我一起审讯吧!”慕远笑笑说道,随后看了一眼后面押着人下车的郑丽霞,便也点了她的将。
倒不是为了人多热闹,主要是因为审讯的是女性,得有女民警参与。
郑丽霞也是欣然应许,整个重案大队,就没有不喜欢与慕远一起审讯的。
审讯是一项技术活儿,不仅仅是问话的语言,连审讯人员的表情、动作都有着很大的学问。
当然,这里的审讯人员特指慕远,其他人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水平,尚在学习的过程中。
易玲此刻整个人显得有些颓然,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成功人士的气场。
之前在现场的时候,她紧张归紧张,但面上至少还是绷住的,可现在,精神都垮了。
毕竟,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这罪可轻不了,哪怕是事出有因,那也只是从轻的一个情节,关键是这玩意儿十年起步啊!
换做是任何人,也无法在短时间里接受这样一个结果。
但现实没有后悔药,不理智的行为产生了危害后果,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很快,易玲被带到讯问室,慕远在其对面坐下,说道:“现在,你可以说说你所知道的情况了,我希望你不要隐瞒,当然,你想瞒也瞒不住。”
易玲干涩地苦笑一声,道:“都这样了,我还隐瞒什么?”
“那就说呗。”
易玲犹豫了半晌,苦着一张脸,说道:“我现在心里乱得慌,不知道从何说起,要不……警官您还是直接问吧。”
慕远看了她一眼,道:“之前你说你知道苗成化换了那外卖员的外套是要去杀人,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要杀的人又是谁?”
易玲道:“我是前两天,一次巧合听到我姐与另一个人打电话,让对方帮他找个人,杀人。”
慕远眉头一皱,道:“你姐?雇凶杀人?”
“嗯!”易玲一脸惨淡地点了点头。
“她要杀谁?”
“她丈夫,也就是我姐夫。”
“为什么?”
“呵呵。”易玲嗤笑一声,道,“还能为了什么?为了钱呗。他们两人结婚也差不多快十年了,一起开了家公司,也算是有些资产。后来,我姐知道他丈夫在外面有外遇,但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婚,所以就这样一直拖着。前些日子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她就联系了人准备把她丈夫给杀了。我……我知道这个消息后,也不敢与我姐说,她这几年变得越来越极端,但我又不想她走上这条不归路,所以就打算破坏她的计划。”
说到这里,易玲顿了顿,有了这个开头,她似乎也理出了一些头绪,接着说道:“我跟踪了她找的那个中间人,趁对方不注意在他车上放了监听器,听到了一些比较重要的消息,也知道了被雇佣来当杀手的人是谁,而且还知道了他们动手的方式。估计是我姐的要求,他必须在我那姐夫在他情人家里的时候下手,而对方所在的那个小区管理比较严格,外人进去得登记,还得与业主取得联系才行,只有外卖骑手进去比较容易。所以,那杀手才想办法弄了那件外套。我知道这些情况后,就想着只要把那动手的司机撞伤,让他去不了现场,这个坎就算过了。哪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