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起點-第524章 他已經成精了看書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其实我来找你的时候还没有这么高,但是我的身体每天都发生着变化,我也没办法。”他说完,望着我,似乎在等我有所表示。
我说:“我跟你回家一趟吧,我去看看。”
他连忙说:“好。”
所幸离得不是很远,半天的时间就到了他的家里。我看到他的父亲坐在沙发上,一眼看去,像是五六十岁的样子,可是他告诉我他才三十多岁。
我询问了他当时的事发经过,和李西宥说的基本无差,不过他也提到了在珊瑚上跳舞的野人。在问他,他说他只看到那么一瞬间,别的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推测是在某一个瞬间,阳光的折射下,他们看到的海市蜃楼。
在他们家里,也没有在问出什么。他们留我在他家住一天,我没有拒绝,因为李西宥身上还有另外一个人,他们可能不知道,但我一定要搞清楚。
晚上吃过饭,我去了客房休息,李西宥的房间在我隔壁。我等到十二点的时候爬起床,约莫着他们都已经熟睡了。推开他的房门,我凑近他说:“先生,你在吗?”我连问了十几遍,他才回答我,似乎才睡醒的样子:“大半夜的做什么?”
而李西宥确实是熟睡的状态,于是我就放心的和他对话了:“先生,我实在是不明白,你能给我稍微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他身上吗?”
“你不明白,那你以为我明白啊?我在家里睡的好好的,醒来就在这家伙身上了。而且,只要他醒着,我就说不了话,就像一抹残破的意识游离在他身上,而且还出不去,所以我现在在努力的占有他的身体。”
我瞬间惊讶了:“你要占有他的身体?你要怎么占有他的身体?”
“很简单,慢慢驱散他原有的意识,我原本就只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现在都已经能说话,离占有他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或者,我不必费力,等他死了也可以占有他的身体。”
虽然我更倾向于这个身体是李西宥的,但我也不知道该讲些什么,于是改变了话题:“你的家是哪的呢?或者说你来自哪里?”
他迟疑了一会,谨慎的说:“我们家族的情况本不能和外人讲,但我现在还是想讲,但你要答应我保密。”
我说:“好,我绝对不对外人讲,我发誓。”
“行,你把右手放在心脏上,左手伸三根手指对天发誓吧!”
我按他说的照做了,发誓道:“今夜我所听到的绝不对外人说一个字,否则天打五雷轰。”就在我说完后,我试到从我左手中指出传来一处弱电流,流经全身,最后到达心脏,我整个人一哆嗦,明白誓言已经成立了。而他即将要说的事情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接着他开始说道:“我们家族已经存在了五万亿年,我今年七千九百七十七岁,我们的家族就在海底,不是百慕大海底,而是所有的海底都都是我们的家族。”
我很惊讶,但也保留了足够的理智:“那为什么百慕大区域极易发生事故?”
“因为那一块是长老居住的地方,他们本身并不想对人类做些什么,毕竟那么长时间来,我们进水不犯河水,但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一头汗水,原来这么多事故只是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乌龙事件。
“你们都能长生吗?”
“当然…不是,最长的能活到一百万岁吧。嗯,大概是这样。”
我又问他:“为什么李西宥他们衰老的这么快呢?”
他说:“这已经是好的结果了,有很多人直接丧生或者被送到不知名的时空。”
“他们看到在珊瑚上跳舞的人是你们的人吗?”
“一般而言,人类是看不到我们的,可能是那一个瞬间,长老控制不住的显现了出来。”
“既然是长老,为什么还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呢?”
非常不錯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起點-第524章 他已經成精了推薦
“长老活得时间越长,力量越大,也就越不容易控制自己的力量。”
我简直是欲哭无泪。
“那眼前的事该怎么解决呢?把你送回百慕大呢?”
他叹了一口气:“没法解决了,出来的人永远回不去了。他们也活不久了,很快就要老死了。”
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又问道:“他爸爸身上有没有你们的人?”
“没有。”他有点失落。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ptt-第524章 他已經成精了讀書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24章 他已經成精了讀書
我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久久睡不着,捋了一下思路。生活在海底的古老种族,长老生活在百慕大,一不留神没控制好,误打误撞的伤着了李西宥一家,不知名的力量使他们快速老去,母亲也失踪了。一个本在家睡觉的人,也被这个力量送到了李西宥身上。现在这个局面,也没法解决,没法控制。至此,百慕大未解之谜已全部解开,但我却无法向别人诉说,只能烂在我的心里。
第二天,我安慰了他们一阵就离开了,还留下了我的电话,让他有事就联系我。我知道他们活不久了,心里还是有一些伤感的。
回到家后,我想把这件事写下来,可是,只要我心里想着,就写不了字,那一股弱电流控制着我的手,电着我的心脏,所以不得不放弃了。本以为这件事就到这结束,一个星期后,李西宥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妈妈回来了,我赶紧驱车前往。
到他家之后,我着实吓了一跳。李西宥的爸爸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佝偻着背,躺在床上,旁边同样一个十分年老的女人握着他的手坐在椅子上。他们相视微微一笑,眼里是说不尽的温柔。而李西宥俨然成为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他在一边哭花了眼睛。
我耐着性子等了一会,没有打扰他们的团圆。终于她擦干眼泪,看了我一眼,我问她:“你是怎么回来的?”
她很费力的说:“出…租…车。”
我并不是问她坐什么车回来的,我又问她:“你从哪里回来的?”
她咿咿呀呀的似乎想说什么,但说不利索,我看她手捂着胸口,心想她是不是和我一样发誓了。于是拿来纸笔,示意她写下来,可是她的手颤颤巍巍的就是落不到纸上。
我明白了她应该是去到了那个神秘的海底,待了很久,求他们放自己回家,最后被要求发了誓才回来的。我看了一眼李西宥,但是那个人并不能和我说话,我也没法求证。又待了一会,我就走了。毕竟他们团聚的时间少了,我不能再耽误他们的时间。
回家后不到一个星期,我又接到了李西宥的电话,不过不是李西宥的声音,是那个人的声音。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了结局。果然他说,我走没多久,那对老夫妇就相拥而眠,再也没有醒过来。李西宥料理了他们的后事,三天后也死了,吃了很多安眠药。他可能无法接受现实,也可能他知道自己快死了,就干干脆脆的死了,他死的时候很从容。就在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又迅速睁开了眼,只不过不再是李西宥。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笔趣-第524章 他已經成精了推薦
后来他成了我的朋友,因为在这个世上只有我知道他的秘密。他告诉我他叫瓦西那,他还告诉我,他会好好活下去,活到八千岁、一万岁、五万岁。
如果有一天你在街上遇到一个老爷子,他说他叫瓦西那,那么你别质疑,他很可能已经成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