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五十四章 軟軟的大哥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走出人潮拥挤的区域,楠哥仰起头迎向阳光,伸了个懒腰,凸显出少女毛衣下的圆润小巧,并发出一声长长嗯咛,似乎是之前打麻将坐太久了导致腰酸背痛,她一边活动着颈椎、扭着腰做转体运动,一边对周离说:“我明天就要回老家过年了。”
“明天?”
“团子大人也要去!”
“明天都28了,差不多了。”楠哥说,“本来前两天我就该回去了的。”
“这样啊。”周离想了想,“回去也好,你家人多,热闹。”
“带上团子大人!带上团子大人!”
“是啊,还可以去山上烤香肠,就是我的弹弓被我弟弟弄坏了,不然又去打鸟玩。给你打一只烤熟带上来。”
“我不吃。”
“团子大人要吃的!”
“放心。”楠哥转身拍拍周离肩膀,“我过完年就上来陪你玩。”
“那是什么时候呢?”
“你们都不理团子大人哼!”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五十四章 軟軟的大哥看書
“初二三吧,到时候咱们去看电影,我想看唐探3和李焕英,都好久没看过电影了。”楠哥说着顿了下,又埋怨道,“今年雁城居然不可以放烟花,别的城市好多都解禁烟花了,不然我三十晚上上来看烟花。”
“可以去市郊放。”周离抱着团子抖了下,以抱得更舒服,“去年我就带着祝双和祝冰去市郊放的。”
“也没意思。”
“哦。”
周离还记得以前城里允许放烟花的时候,整座城市都笼罩在烟火之下,那种场景会让人有窒息感。
前方有排石凳。
楠哥蹦跶两步走过去,一屁股坐下:“唉坐会儿……”
周离放下团子,却没有坐下,而是绕到她背后,手搭在她肩膀上开始捏动起来,同时摇着头说道:“晚上坐着打游戏、白天又坐着打麻将,天天都坐着,肯定会腰酸背痛的。”
“乱开腔。”楠哥不满道,“我就今天才出来打了麻将,我之前都在上班的。”
“舒不舒服?”
“舒服。”
大哥的性子很硬,身上却很软,周离捏着她的肩膀,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还滑溜溜的,捏起来非常舒服。
看似是楠哥在享受……
其实不然。
这时团子也爬到石凳上,仰头看周离一眼,稍作思考,她也将小爪子按在楠哥腿上、一下一下的踩按起来,口中还说:“团子大人也给你按按,超级舒糊的!”
周离目光往下一瞥。
楠哥今天穿的是一条打底裤,看起来很有弹性的样子,勾勒出双腿的修长曲线,下面穿着一双中帮靴,更加显腿长了。
不知是团子脚脏还是怎么,团子一按上去,上面就显出一个带灰的梅花印。
“团子大人都给你踩脏了。”
“团子大人才没有!”
“没有,我这条打底裤本来就脏,干活穿的,穿好几天了。”
“看吧!团子大人才没有!”
“你昨晚是不是也穿的这条裤子?”
“对啊,懒得换。”
“好邋遢。”
“嘿嘿。”
楠哥闻言不仅丝毫没感到不好意思,还回头冲他咧嘴一笑,似乎很光荣的样子——
“你看。”
只见楠哥捏起打底裤,将之提起来,然后忽然把手松开。
“蓬~”
阳光下荡起一小团灰尘。
周离眨巴了下眼睛。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五百五十四章 軟軟的大哥相伴
团子也愣住了,眨巴着眼睛,有几分茫然。
楠哥便哈哈大笑。
又给她捏了一会儿,周离收回了手,转而在她身边坐下,挨得很紧,并把团子抱到自己腿上来。
“唉,我都还没享受够呢。”
周离却充耳不闻,只低头看着她的腿,然后伸出手,学着她刚才那样轻轻捏起打底裤,将之提起来,扭头打量一下她,见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便将手一松。
“蓬~”
又是一小蓬灰尘。
楠哥很不在意的说道:“这种打底裤就是很吸灰,正常的。”
精彩都市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五十四章 軟軟的大哥熱推
周离依然没听见。
继续弹。
优美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五十四章 軟軟的大哥展示
楠哥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连着让他弹了两下,楠哥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在他再一次伸手过来的时候,伸手将他的手拍开了:“你要实在好这一口,下次我给你买一条,你自己穿,穿脏了自己弹。”
周离满脸都写着‘有趣’两个字,虽然这一次没弹成功,但他并不气馁,瞄一眼楠哥,继续伸手。
“啪!”
又被拍开了。
周离用商量的语气:“我再试一下。”
“嘭!”
周离镇定的收回手,似乎刚才什么也没发生,扭头看向四周:“那里有卖风筝的,明天买个风筝来放。”
“走了。”
“哦。”
到超市里买了两箱舒化奶,再拿上老周摆在酒柜上只用作观赏的一瓶酒,他们很快到达马老爷子家里。
要过年了,马老爷子家的儿女都回来了,还有几个孙子辈,最大的和周离差不多大,最小的也都上初中了,热闹得很,本身足够宽敞的房子也显得有点拥挤了。身处其中的周离不由感到几分局促,早知道就换个时间来的。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幸好身边还有个楠哥。
想到这里,周离下意识瞄向楠哥。
正巧楠哥也转头看向他,满脸的笑意,还对着他眨了下眼睛,意思很明显——
知道为什么大哥要和你一起来了吗?
周离抿了抿嘴。
马老爷子的儿女听说周离是他的小雕友,都对周离很热情,毕竟大过年的,周离还提了礼。
况且还有邻居楠哥作保。
于是进屋不久周离就收了好多小吃糖果,两个衣兜都装满了。
至于其他小辈,楠哥也都认识。
于是在一番闲谈之后,周离开始和马老爷子一起玩木雕,楠哥则带着一群年轻人围坐一旁摆龙门阵,同时观看雕刻过程。这番场景可能比周离和楠哥来之前还和谐一些,马老爷子全程都很开心,下刀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笑意。
“你雕的什么?”
“弹弓。”周离拿着已初具雏形的弹弓晃了晃,“你套上皮筋就可以用。”
“哎呀……”
“有什么要求吗?”
“雕好看点。”
“哦……”
雕一个粗糙的弹弓是很容易的,没多少技艺可言,当着他的半个雕刻老师的面,周离当然不能做这种事。于是他在雕好弹弓后拿起了马老爷子家最小的印刀,开始在上面雕起敦煌壁画,飞天人物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