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劍說 華表-第1732節-來歷鑒賞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BOSS?”
一身干练装扮的艾丽莎端着一只大托盘刚从后厨出来,就看到了与自家男人隔着吧台窃窃私语的李白,当即一怔。
她跟着赵爱国一块儿都称呼李白为BOSS。
只不过这个BOSS的性质却不太一样,赵爱国是来自于华夏本土的情报战线,在这里当酒馆经理是双重工作。
艾丽莎却是沾了赵爱国的光,得到了李白的庇护,因此老东家米迦勒防务承包公司没敢来找她这个叛逃者的麻烦,再加上ATP补充源得到了替代品,还不至于日渐虚弱,使自己陷入毫无反抗能力的危险处境。
所以艾丽莎的这声“BOSS”还要多一重含义。
赵爱国微微一皱眉头,这个瓜婆娘又欠收拾了,没好气地催促道:“别发楞,快送过来,我们正在谈正事,放下东西赶紧回去,不要瞎打听。”
几句话就将大老爷们儿的气势展现的淋漓尽致。
“噢!”
艾丽莎连忙走过来,把盛满猪头肉切片的碟子放下,又拿着托盘返回了厨房,连多一句话都不敢。
哪里还有原美军超级战士计划“使徒”战士的威风,只有一个低眉顺眼的受气包小媳妇。
“这婆娘,不管教管教,又要飘了。”
赵爱国哼了一声,拿出一个陶制酒坛子,给李白倒了一大杯女儿红,顺便拿了双一次性竹筷。
倒进杯子的女儿红有没有二两不知道,反正满满一大杯,二两肯定是不止的。
李白试探着说道:“她还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吧?”
这对狗男女勾搭成奸,双方的身份都有些敏感和特殊。
“哪能?这次的任务,我可是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怎么敢大意?”
赵爱国将公与私分的很清楚,也不愿意把这个好不容易看对眼的瓜婆娘牵扯进来,成为自己的软肋。
所以于公于么,他都不会将真正工作上的机密透露给这个枕边人。
“巴林岛的事情,你不用打探了,我已经把情报上交了。”
李白拿起酒杯浅啜了一小口,女儿红之类的黄酒,只有华夏本土送过来的,所以口感绝对正宗。
“您有渠道?”
赵爱国不由一楞,李白这个撒手掌柜完全不像这么勤快的样子。
李白淡定地说道:“我亲自参与的,第一手情报,详情保密。”
先把话撂在这里,免得赵爱国瞎打探,白花了力气和银子,还得不到可靠的情报。
“我懂得纪律!”
赵爱国当即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打探和追问,毕竟自己的情报工作是单向的。
“顺便帮我打探个人。”
李白夹了片猪头肉,就着黄酒下口,他亲手传的卤菜方子,味道自然不会差,如今已经有了自己手艺七八份火候的样子。
能够进厨房干活儿的员工,基本上都是各部落送过来最忠心最可靠的族人,所以也不怕被人挖了墙角,拐走这些卤味方子,更何况这些方子在华夏本土几乎满大街都是,根本算不得什么秘方。
“什么人?我一定能够打探到。”
赵爱国当即拍着胸脯,在负责经营酒馆的这段时间,他与经常来的那些情报贩子和掮客不止是混了个脸熟,能说上几句话,想要交易到一些情报,至少不会胡乱糊弄自己。
李白的目光投向酒馆大门外,仿佛穿过几百米的距离,落在一处院子里面。
“孙南正的女朋友,刘芙美,帮我问问,她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索马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一个弱质女流敢到这样兵荒马乱的地方做生意,恐怕没那么简单。
孙胖子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智商跌落250,会毫不怀疑的相信,可是这样的拙劣借口却糊弄不了李白。
听到李白提及“刘芙美”这个名字,赵爱国当即笑了起来,拍着胸脯说道:“呵呵,都不要打探,我现在就能告诉你。”
李白不禁惊讶地说道:“你认识?”
赵爱国摇了摇头,说道:“不认识,但是听说过她的一些事情。”
“哦!”李白当即作出洗耳恭听的吃瓜状。
要不是看在孙胖子眼下有点儿惨,天天被人打冲锋枪,否则他才懒得过问。
“刘芙美不是一个人来索马里的,她是跟着一个名叫达杰的黑人过来的,这个达杰也不是什么好人,实际身份是一个狡猾的毒贩子,不止是骗刘芙美当自己的女朋友,还打算骗她往马来西亚偷运麻药……”
赵爱国将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稍作整理后,便告诉给了李白。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为了所谓的“爱情”,被蒙蔽了理智的不止有男人,还有女人。
刘芙美这个“傻白甜”的天真女人傻乎乎的从不远万里开外的华夏本土来到索马里,完全没有将这里的兵荒马乱放在心上,一门心思的打算嫁给富有的杰达,从此成为不差钱的富豪太太,还能去法国香榭里舍大街或意大利米兰各种买买买。
至于肤色问题,刺鼻的体味问题,只要有钱,那么就统统不是问题。
谁能想到,杰达只是表面上的有钱人,暗地里却干着不人为知的非法勾当,可是千算万算,人算不如天算,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装逼过头,不知怎么的惹到仇家,被人一枪爆了狗头,横尸街口。
忽悠刘芙美往大马运麻药的这档子事情自然而然的无疾而终。
原本就是大手大脚,手上仅有的那点儿钱很快花了个精光,接下来更加糟糕的事情连续发生,多次暗偷明抢,连行李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随身的证件,流落街头的刘芙美无处可去,听说这里的华夏人比较多(其实是华夏维和部队),便辗转着一路寻过来。
又累又饿的她看到了“李白的小酒馆”,硬着头皮准备吃一顿霸王餐,大不了挨一顿打,或者洗盘子抵帐,可是吃着吃着就想起了一边串的倒霉事,扑在桌上埋头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准备拎两斤猪头肉回去下酒的孙南正恰好看到了她,过来询问和安慰。
接下来的事情倒是和孙南正告诉李白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