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小蔥頭-第127章 洞房花燭展示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屋里,苏宝儿忙用粉扑补了眼周的妆,又赶在陆云深进门的前一瞬蒙上半透的红纱。
“宝儿,我接你回家。”
三年前她身着红衣从马上一跃而下,让他丢了心,如今她身着红衣,从此融进他的生命。
“大家都王妃美若天仙,你回头慢慢看,现在赶紧抱人回府!”关明朗提醒道。
“对,抱起来!抱起来!”
伴郎们跟着起哄。
陆云深毫不费力地将苏宝儿打横抱起,还一直把人抱到堂屋。
两人并排跪下,给苏家长辈磕头拜别。
林氏忍着眼泪,心里明明有千万句叮嘱,但到嘴边只剩下一句:“要好好的。”
“放心。”
苏宝儿重重地点头,不管什么时候她都会好好的,因为穿越一趟不容易,遇到好的家人和爱人更加不易。
之后苏三郎将苏宝儿背上花轿,还往她手里塞了一把玉如意。
这是他一点一点攒下的,承载着他满满的心意,希望她日后平安,万事顺心。
花轿一路摇摇晃晃,渐渐颠走了离愁,取而代之的是对未来的期待。
到离王府,苏宝儿接过陆云深递来的红绸,和他一起经过撒谷豆、跨马鞍、跨火盆三道下轿礼,再缓缓行至喜堂。
喜堂里宾客满座,苏宝儿一出现就收获了满满的夸赞声。
“太漂亮了!凤冠霞帔美,人更美!”
“你们知道都是哪里买的吗?”
“她先前开琳琅阁,首饰应该是早准备好的,嫁衣可以打听下,上面的金凤真是绝了,走起路来就跟要飞起来了一样!”
“京城叫得上名号的我都知道,一准给你们打听清楚。”
礼官就位后大声吟唱:“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三拜之后陆云深和苏宝儿被一群人簇拥着去了洞房。
“王爷,王妃请坐。”喜娘请两人坐在床上,然后将莲子花生等寓意好的干果抛向两人,这是撒帐。
撒帐之后还有挑盖头、喝合衾酒,至此婚仪暂告一段落,因为前面开席了,陆云深要去招待宾客。
等人散去之后,苏宝儿忙活动了下脖子。
她这一身行头有几十斤,压得她都快喘不过气儿了。
不过效果不错,拜堂的时候夫人小姐的关注点大多都在她的穿着上。
酒过三巡陆云深装出醉意,顺理成章地将招待宾客的任务推给伴郎,自己在陆五等人的搀扶下回了后院。
苏宝儿很意外:“怎么这么快?”
她一早就没怎么吃东西,还寻思着先找点东西垫垫呢。
“我酒量浅,喝不了几杯。”陆云深解释道,“他们今天被折腾得够呛,不会来闹洞房,你赶紧把衣服首饰卸掉,我看着都觉得累。”
苏宝儿乖乖坐到化妆镜前,三下五除二拿掉了凤冠,又脱去全缂丝工艺的嫁衣,她觉得整个人瞬间轻松了近半。
“陪我沐浴去。”
苏宝儿挑挑眉,潜在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陆云深内心很纠结,去洗漱间别有新意,可床上的元帕怎么办?
“快点!” 苏宝儿催促道。
陆云深抬脚跟过去,心里想着满足媳妇儿更重要,那元帕随便弄点血糊弄一下便是。
洗漱间热气氤氲,药味儿浓烈。
陆云深心头涌上不祥的预感,宝儿说他中了名为芳华逝的毒药,难道要在新婚之夜解毒?
“进去吧。” 苏宝儿半倚在浴桶旁。
陆云深弱弱地建议:“晚一个时辰行不?”
好歹给他一个圆满的花烛夜。
苏宝儿似笑非笑地看着陆云深:“不是你想的那样哦。”
不是解毒,难道是助兴的?
听说女子初次会疼,她应该是想用药浴缓解不适吧,想到这个可能陆云深又有了期待,他长腿一迈,走到苏宝儿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肢,暧昧地问道:“那是哪样?”
“你会配合吗?”
陆云深嗯了一声,媳妇儿的需求他豁出命也要配合。
反正他还没听说过谁因为那点事丧命的。
下一秒,苏宝儿一个巧力把陆云深栽进浴桶里。
陆云深反应迅速,一个旋转成功将胳膊耷在浴桶边缘,但满身是水的他有些狼狈。
他不由控诉道:“你……你趁人之危!”
“不想把毒渡给我就老实待着!”
苏宝儿把陆云深往下按了按。
“嗯?”陆云深蹙蹙眉。
“会通过亲密关系传到我身上,而且二次传染的毒更加隐秘,很难排出体外,所以为了我的身体健康,请你配合治疗。”苏宝儿严肃地说道。
陆云深老实地将脖子以下的皮肤没入水中。
他想要完整的新婚夜,但和苏宝儿的健康和长远的幸福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随着药液浸入皮肤,陆云深感觉无数蚂蚁在体内啃噬,疼痛难忍。
苏宝儿缓缓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
她说的是自己的前生,一个从出生就被父母讨厌的女孩,从小遭受重重不公平待,努力长大,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却永远得不到任何人的肯定,最后死在母亲手中。
陆云深听得心里犯疼:“这个小姑娘是你对不对?”
“是前世,今生我是苏家团宠,很幸福。”苏宝儿纠正道。
陆云深挤出个欣慰的笑:“以后还是离王府的宝贝,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好,那你加油,等熬过了这一关天天守护我。”
陆云深很想答应,可疼痛越来越剧烈,疼得他几乎失去意识,身体遵循本能要往外跳。
苏宝儿吻上他的嘴唇,重重地咬了一口,又轻吻安抚他。
“撑着,再撑半个时辰,以后就能继续做你想做的事情,再生一个小娃娃,三分像你,七分像我,我们一起抚养他长大……”
“好。”
陆云深几乎咬碎银牙,他从没觉得时间如此慢,每过一点就像生生从他身上剜去一块肉,可他必须忍着,因为他想要一个有她的未来。
次日,屋外的侍女窃窃私语。
“要不要喊一下?今天王爷和王妃要去宫里敬茶,误了时辰怎么办?”
“可王爷吩咐了天塌下来都不能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