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逍遙戰神》-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真假難辨展示

逍遙戰神
小說推薦逍遙戰神逍遥战神
张嘉宏的表情很凝重。
“你们这群废物,我让你们找的东西为什么现在都没有找到?”
台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都没有说话。
他们并非不想回答,而是根本无法回答。
南宁叮这个人十分的小心,就连证据也非常隐秘。
即便是有什么东西,也根本就没有要暴露的意思。
“我们并没有在南宁叮家中找到任何形式的物品,而且柏氏您给的那张图片实在是过于模糊,根本无法提取有用的信息。”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逍遙戰神-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真假難辨鑒賞
顶着压力出来说话的,是这个小组中的组长。
听到这句话,张嘉宏并没有着急发难,而是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
“也许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这个东西非常的特别,并不需要我告知你的具体的长相,只要你看到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也不知道南宁叮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竟然可以潜入它所在的实验室,将成果偷取走。
而且这个成果还牵连着其他的事情。
最奇怪的是,张嘉宏最近一直联系的组织,现在也根本就没有踪影,仿佛消失一样。
得到这件事情之后,张嘉宏就一直觉得非常奇怪。
“我记得之前不是派一个人出去寻找南宁叮,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思索无果之后,张嘉宏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不过他派出去的人并不是在这个小组中,即便是发了也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答案。
等到张嘉宏找到专业的人回答是那个人给出的答案,也非常的朦胧。
“当时是您亲自下发的任务,所以我们也没有过多询问,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上他”
听到了手下人的回答,张嘉宏的眼神中多出一些思索。
其实他也只是随便问一问,毕竟当时派人出去寻找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要跟着做什么。
而现在发生这样子的事情,他也只不过是想要找一个替罪羊而已。
不过张嘉宏并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个梯子洋,此时此刻正在医院里躺着。
邓心坐在丁小雨身旁,眼神中全部都是奇怪。
最开始发现他的时候,丁小雨整个人都被压在尘土之中。
看到那边的一切是邓心都觉得这个人可能活不成了,可是丁小雨的生命力竟然非常的顽强,在被认为不可能的情况下苟延残喘下来。
而且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也让人觉得怪异。
“你说王辰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去南宁叮的家中,难不成那里有什么线索?”香香陪着坦克。
听到香香的话,坦克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总而言之以目前的状态来说,有什么东西似乎正在不断的发酵。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南宁叮的死亡似乎造成一些改变。
原本应该会有一些线索变得明朗,可是南宁叮这意思又将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一层阴影,让他们难以去探查掩埋的真相。
以目前的这个状况来看,好像某些东西一直都在围绕着变化。
有些事情并不是要去做,而是要去看。
“要不然我们也过去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总感觉这件事情有些奇怪。”
说话的时候香香的眼神当中全部都是兴奋,反正不在那个破旧的村子里,他就觉得很高兴。
不过还没有等坦克回答,邓心那边就接到一个电话。
“你的家人已经抵达机场,马上就会接你回去,他并不会在这里停留。”
听到这句话香香本来是想要跑的,可是却被坦克阻止。
“我们接下来的重心应该放到哪里?”
“实验室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有解决,我都有点怀疑这实验室的主人,是不是有什么神通广大的本领。”
说话的时候邓心的语气并不是很好,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让他难以招架。
不过他也只是跟坦克抱怨抱怨,毕竟在他说话的时候,坦克并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应该回到丁小雨的身边。”
他们原本是打算回公司的,不过半路邓心要去看一看丁小雨。
毕竟丁小雨之前一直都在张嘉宏的手下打工,没准知道什么信息,只要他醒来就可以得知事情的经过。
不过让邓心没有想到的是,丁小雨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并没有任何要苏醒的意思,反而是陷入更深的沉睡之中。
与此同时,身处于南宁叮家中的王辰此刻也在寻找着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刚才的那个真的是南宁叮的灵魂吗?我还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他人的灵魂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怪”
南护孤仍然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他总觉得这一些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王辰倒是没有什么话说,他只是沉默的看着周围。
既然南宁叮出现在这里,那也证明这里对于她来说有非常的意义。
所以南宁叮的死亡,也肯定和这里有关系。
“也不知道南宁叮加钟以前的不知是什么样子的,这里会不会是有人翻找过复原的现场”王辰忽然说话。
原本正在沉思的南护孤,被王辰这句话吓一跳。
“怎么能看出这里被人翻找过,我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当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你没有在这里停留过”
说话的时候,王辰的目光仍然是在看向周围,他在寻找南宁叮的藏身之处。
只要能够找到南宁叮,并且让他开口说话,就一定可以知道这个房间究竟有什么不同。
可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南宁叮消失之后就像是躲藏起来,根本就没有出现的意思。
“你说南宁叮究竟是去哪里?他为什么一直都在停留?难不成这里其实是他的第一死亡现场”
南护孤开始发散自己的想法。
毕竟寻找半天也没有寻找到任何的痕迹,就让他有些丧气。
听到南护孤的话,王辰倒是有种被点醒的感觉。
“他之所以会存在,不一定这里是第一死亡现场,而是这里对他意义深重。”
这也就回到之前的问题,这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让南宁叮这么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