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xiav2精品都市异能 第九星門 起點-第四百四十九章 我是撒謊的呀分享-yza78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凌逸根本没去理会,这一刀依旧狠狠劈过去!
但那葫芦却突然爆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宏大吸力,凌逸突然发现自己竟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这太过荒谬了!
什么样的法器,在同境界人手里,能将他收进去?
再说老子不是没答应吗?
轰隆!
凌逸一刀劈在这个紫色小葫芦上面,爆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
葫芦并没有碎裂,反倒里面那股吸力……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凌逸运行造化法,对着这个小葫芦,直接用了时光术。
这名大圣千防万防,终究还是没能彻底防住。
他身上有强大的防御法器,可以抵挡时光术这种恐怖的大术,但那个葫芦并没有啊!
葫芦威力的确是大,算是这名大圣生平仅见了。
在得到这葫芦之前,他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世上真有这种可怕的法器。
使用之前,还必须得知道对方姓名,并问一句——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弄得蛮有仪式感的。
问这一句,就已经是激活了,根本不需要对方的回答。
如今在凌逸的时光术之下,这小葫芦嗖的一下……回到了这名大圣身上。
接着,周棠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这名大圣身侧,一拳打向这名大圣的脸。
凌逸手中的玄阳刀,劈在这名大圣身上。
一阵光芒爆闪中,无数法器碎裂,但对方身上的护体战衣……却生生挡住了这一刀!
凌逸皱眉,这人,不对劲!
从见面那一刻起,他就有这种感觉,相信周棠也是一样。
这人……不像是来自星门的修行者!
整个星门世界,如今需要两人联起手来对付的大圣,几乎已经是不存在。
包括他的应对手段,也跟星门世界的修行者有很大区别。
星门世界,几乎不存在这么厉害的法器!
一开始还以为是在后面这座仙王殿内得到的,但现在看来,却是要画上一个问号了。
凌逸和周棠心中疑惑且郁闷,这尊大圣境巅峰的修士比他们两个其实还要郁闷,而且更是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这两人的战力……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
他用的……可是真正的仙王级法器啊!
很早以前就知道星空世界出现两个惊才绝艳的顶级年轻强者,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怀着轻视之心而来。
可以说准备得非常充分!
一点都不夸张的说,他几乎武装到了牙齿!
身上的战衣,仙王级别的!
头顶的盾牌,仙王级别的!
手里的葫芦,仙王级别的!
他自己……大圣境界巅峰,甚至已经隐隐触碰到仙道!
他这一生,除了少年成长时代,几乎从来没败过!
那段粉身碎骨的戀情 悠若羽
如今来寻凌逸跟周棠,也并非有什么冤仇,更没有想要替星门出头的意思。
烏金血劍 黃易
他只是……想要寻找合适的踏脚石!
想要登山,无路可不行,修行者……到了渡劫那个领域还好些,一旦进入圣域,就必须得自己开路。
可以学习前人的法,可以学习先贤的术,但终究,还是要将其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要自己亲手开辟这条路!
如何才能让这条路更好走?
自然是脚下有垫脚石!
凌逸跟周棠,都是他眼中非常合适的垫脚石材料。
是他漫长修道生涯中,至关重要的两块垫脚石!
所以他来到这里。
通过强大的推演能力,加上对星门世界的了解之后,计算到这两人必然会来这座仙王殿!
即便凌逸跟周棠两人联起手来,他心里面也没怎么怕。
若是这两人太弱,那他才要失望。
但没想到的却是……这两人,出乎预料的强!
甚至有些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了!
他没有动怒,只是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
仙王级别的紫色小葫芦被凌逸用时光术给控住,头顶那面黑乎乎的盾牌也需要挡住周棠那恐怖的星陨大术!
结合了星图的星陨,已经成为真正的……更加恐怖的大术!
身上的战衣被凌逸用手中刀狂砍。
这名大圣境巅峰的修士咆哮着,身上飞出了更多法器!
但这些法器并非仙王级,而是大圣级。
功能多种多样,可以组合起来,形成类似法阵的合击,也可以分开,各自轰出恐怖杀招。
他的手段,几乎尽出!
凌逸跟周棠两人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对手,但两人之间的默契,却是无尽岁月培养起来的。
根本不需要任何交流,便能形成真正的互补!
这座仙王殿外,瞬间被打得天昏地暗!
宇宙虚空仿佛都被打沉,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深渊。
能量汹涌,光芒涌动,各种可怕的致命射线纵横。
凌逸一手捏着拳印,一手持玄阳刀,一头已经留长了的长发迎风飞舞,身上爆发出无尽血气!
当年服用血脉果之后,他的身体始终在吸收着那种惊人的力量,也一直在不断成长,不断变强当中。
所以尽管凌逸身上没有仙王级的战衣,但他的肉身强横程度,却已经超越了大圣这个层级,就算还没有达到仙王肉身的那种强度,但却依然让这名对手心中升起无尽的震撼。
太可怕了!
这种人,若是生在自己那个年代,谁能与其争锋?
幸好……他还年轻,还没有进入仙王级,只要干掉了他,相信一定可以把他身上的气运全部夺来!
这人怒吼连连,身上的法器简直不计其数!
每个人间关于远古神话的传说里,几乎都有一个“多宝道人”的形象。
重生,嫡女翻身計
眼前这位,就是一个活着的多宝道人!
他身上的法器简直太多了!
真要说近身格斗的能力,他并不是很强,但这人驾驭法器的能力,却是一等一的强大!
双方一时间打了个平手。
看上去势均力敌。
不过实际上双方心理都清楚,这位“多宝道人”如果没有那些法器护持的话,面对凌逸和周棠,他可能连一个都打不过!
但法器同样也是自身实力的一部分。
不然让那些顶级的练器大师怎么活?
这人越打越是心惊,越打越是没底气。
之前的那种淡定,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被消磨掉。
他有些不稳了。
因为头顶的星陨大术,一直在持续中,容不得他半点马虎!
凌逸的近身搏斗能力也太强悍了!
他祭出的那些大圣级法器,不但被凌逸接连用玄阳刀斩碎,甚至还在被疯狂掠夺!
不是凌逸在掠夺,而是玄阳刀!
每劈碎一件大圣级法器,凌逸手中的玄阳刀便会从中汲取最精粹的一部分。
每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凌逸都会动用时光术,让玄阳刀尽可能多的……从那些破碎的法器中汲取精粹能量!
“你是个强盗吗?”
这人终于有些吃不住劲,又一件法器被劈碎之后,冲着凌逸发出愤怒的神念波动。
凌逸根本不理他,毫不犹豫的继续劈,继续抢!
“你我无冤无仇……我只是想要找你切磋!”
这人终于说了实话,他用神念波动大喊:“我没有参与过猎杀神族,我来自三十三层天!我是跟你们撒谎的呀!”
轰隆隆!
周棠的星陨大术,终于轰开这人头顶那面黑漆漆的仙王级盾牌。
没有轰碎,是给轰得移位了!
随后,可怕的大星虚影,直接朝这人当头砸去。
“我说的是实话,你们不要把我当成仇人一样对待啊!”
源世界之天衍
这人终于有些崩溃了。
凌逸跟周棠还是不说话。
盾牌都已经砸开了,空门大开的时候,你跟我们说大家其实无冤无仇?
那你是把我们当什么了?
锵!
凌逸再次一刀斩在这人身穿的仙王级战衣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金铁交加之声。
但这件坚固无比的战衣,却随着凌逸这一刀……终于被斩开了一条口子!
玄阳刀上,那澎湃汹涌的杀意,顺着那道口子,轰然而入。
噗!
这人直接喷出一口鲜血,眼神中露出无尽的惊骇之色。
他受伤了!
他竟然被破了防御!
肋下伤口处,鲜血汩汩流淌出来,迅速染红了外面的破了条口子的战衣。
接着,无数大星虚影将他淹没。
兵败如山倒!
这人刹那间就彻底崩盘了!
撒丫子就跑。
身上一件不知名的法器,爆发出无尽的强光,带着这人,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被时光术定住的紫色小葫芦也来不及带走,包括那面黑漆漆的仙王级盾牌,同样也来不及收回,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给他。
跑的那叫一个快!
凌逸:“……”
周棠:“……”
两人面面相觑,对视一眼。
此时那人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甚至连句狠话都来不及放。
然后,两人的目光落在那两件仙王级法器上。
“一人一个。”周棠说道:“我要那面盾牌。”
凌逸点点头。
周棠的肉身虽然同样无比强大,当年那么多大圣炼化千年都无法破防,但跟凌逸此时服用两枚血脉果的肉身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所以她拿那面盾牌,很合适。
这个紫色小葫芦凌逸很喜欢,外表油光铮亮,一看就是被盘了很多年的。
看不出什么材质,但这玩意儿真的挺可怕!
虽然被时光术给定住,但却依然散发着强大的吸力。
稍有不慎,还是会被它个吸进去。
不过现在没事了,主人已经放弃它逃之夭夭,那汹涌的可怕吸力,此时也已经消失。
“来吧,一人炼化一个。”
綠洲中的領主
凌逸脸上露出微笑。
周棠点点头,然后道:“他应该真的不是当年追杀我同族的人。”
凌逸点点头,道:“当然不是。”
周棠又嗯了一声:“但他活该。”
凌逸一脸认同:“对,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