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mysju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獵天爭鋒 線上看-第657章符印的價值(續)相伴-kvpof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喂,商大符师,你的那枚‘金剑符’符印有人看上了!”
楚嘉的叫声一下子打断了商夏与柳青蓝的交谈,也将二人的注意力一下子便吸引了过去。
柳青蓝脸色一沉,道:“你哪里来得二阶符印?”
随即柳青蓝又转头看向商夏,道:“你给她的?”
商夏愕然的摇了摇头,他目前仅仅制成了两枚“金剑符”和“金灯障符”符印,且都带在身上,还并未拿出来进行交易。
楚嘉叫道:“他没给我,是我与交易之人主动提及的。”
柳青蓝顿时怒道:“胡闹!符印一事关系重大,特别是二阶符印,怎可随意向人透露?”
楚嘉委屈道:“您都已经同意我拿一阶符印交易了,人家又不傻,既然能够制成一阶符印,自然也有可能制成二阶的。”
青春為何這麽傷
柳青蓝被楚嘉一句话反驳的心头抑郁,不由的看了身旁的商夏一眼。
商夏却笑道:“将符印用作交易本就是之前早有定计,老师将三枚一阶符印拿走原也是为了保护符印的出处,如今三合塔交易会足以遮掩所有人的身份,正是用来交易符印的最佳时机。”
虽说如此,柳青蓝却仍旧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时候楚嘉又急忙道:“老师放心,这一次我寻求的交易之人可是愿意出一件五阶灵物,我知咱们商大符师正在收集这些,自然不会无的放矢。”
柳青蓝微微一怔,便是商夏也是一愣。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便朝着楚嘉这里走进了几步,另一边的云亦晨和刘知道也知晓符印之事,闻言也凑到近前来。
柳青蓝道:“你用了符印?‘风箭符’符印,还是‘心动符’符印?”
禦劍無名 醉酒依劍笑紅塵
楚嘉道:“当然是‘风箭符’的符印。”
柳青蓝闻言“呸”了一声,道:“怎得不用‘心动符’符印?”
楚嘉连忙大声道:“那可是我的!”
说罢,这位通幽学院的大符师没来由的心头一虚,瞥了商夏一眼连忙转开了眼神儿。
柳青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看看你如今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怎得还是这么一副长不大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却不料柳青蓝这一句话出口,楚嘉顿时便如同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炸了起来:“老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柳青蓝此时已经走到她身边,顺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带着一丝宠溺道:“别闹,这里可还有你教过的生员!”
楚嘉一听越发的心虚了,不着痕迹的扫过一眼,却正见到与商夏似笑非笑的目光撞见,吓得她忙不迭的错开了眼神儿,嘴里嘀咕道:“他算什么生员。”
“好了好了,不好闹了!”
柳青蓝道:“你是怎么与那人说的,且快与我们说一遍。”
楚嘉闻言也不得不收敛了之前的情绪,将经过与在场之人说了一遍。
众人认真听了,柳青蓝先开口道:“也就是说你将‘风箭符’符印拿给他们,让他们亲手在一张一阶符纸上盖出了一张一阶的‘风箭符’?”
邪魅總裁很勾人 景兒
楚嘉道:“不这样的话,他们哪里肯信呀!”
云亦晨奇怪道:“能进三合塔的人,除去符师之外,谁的身上还会正巧带着一阶符纸让你往上盖印?”
楚嘉一怔,道:“你是说……”
柳青蓝叹了一口气,道:“你运气好,正巧便碰上了一位符师,或许并非是大符师,但没有人能够比符师更懂你手中那枚一阶符印的价值。”
商夏笑了笑,道:“小楚先生……”
楚嘉突然恶狠狠的看向了商夏,什么小楚先生,你全家都是小楚先生。
商夏却根本无视了楚嘉的警告,继续道:“小楚先生可有说明符印的来历?”
楚嘉没好气道:“你放心,我只说是从某座遗迹当中得来的。”
商夏闻言不由苦笑。
柳青蓝叹道:“你这是欲盖弥彰!那符印印章是不是新刻的一看便知,你却偏偏说是从遗迹所得,这不就是在明白告诉人家你是知道这些符印出自何人之手嘛!”
楚嘉闻言也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的用求助的目光看了商夏一眼,然后向柳青蓝问道:“那怎么办?”
商夏笑道:“无妨,便是知道了也没什么,有着云海阻隔,其他人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身份。”
楚嘉闻言原本有些内疚的情绪也跟着缓和了不少。
柳青蓝眉头一皱道:“怎么,你当真要交易二阶符印?”
商夏笑道:“若是价格合适,便是拿来交易也无妨。”
柳青蓝担忧道:“你能确认别人无法仿制么?若是单单只是制作符印材料的限制,可着实不保险!”
商夏自信笑道:“插刀石的石料只是一个方面,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我自创的制符术,没有我的制符术,他们雕琢的符印将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柳青蓝仍旧有些不放心,开口正待要说些什么,却被楚嘉突然开口打断:“来了,那人附身的符鱼撞响了磬音玉璧。”
商夏示意众人退开了些,这样可以借助钓鱼台的遮掩,让上岸的符鱼附身之人的神意无法清晰的感知周围的一切。
然后商夏想了想,便将一枚二阶“金剑符”的符印连带着几张二阶符纸抛给了楚嘉。
一条青褐色的细鳞大头鱼借着钓竿之力跃上岸来,一道略显急切的声音便已经传到了楚嘉的耳中:“二阶符印在那里,姑娘可否让老夫一观?”
楚嘉下意识的看向商夏,却见商夏微笑着向她点了点头。
楚嘉心头一定,随即便取出二阶“金剑符”符印,一盒用二阶附魔亲手调配的印泥和几张二阶符纸,然而按照商夏的嘱咐,将自身煞元散花成为二阶两极元气,均匀的注入到了符印当中,并散布在每一道符纹的阳刻纹理之上,然后沾上印泥后,轻轻的盖在二阶符纸之上,然后在缓缓的加重力气,最终一张二阶符纸便这般轻而易举的成功了。
“妙,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也就是符鱼上附身的乃是一缕神意,否则此人定会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拍手赞叹。
“如何?”
楚嘉将声音和语气变得粗重了一些,言语也变得简洁。
海棠閑妻 海棠春睡早
那附身之人传音道:“老夫说到做到,五阶灵物定然奉上!不过老夫还是想要问一句,姑娘手中可还有其他符印,或者是更高阶符印?姑娘只需一句话,老夫身上所有之物任由姑娘挑选!”
楚嘉张了张嘴,可还没有等她说些什么,耳边便已经先后传来柳青蓝和商夏的传音。
“只有这两件,没有其他!”
“他在诈你!”
楚嘉怔了一怔,才答道:“抱歉,晚辈当初在遗迹当中只得这两枚符印,纵使有心换取更多宝物,却也再变不出来其他符印了。”
在三合塔特殊手段的遮掩之下,再加之楚嘉对自己声音的刻意隐藏,那附身符鱼之人也无法从楚嘉的语气声调当中分辨她所言真假,只得遗憾道:“可惜,太可惜!若真有三阶符印,老夫宁愿倾囊相换!”
这人说罢,见得楚嘉那里再无回应,知晓已经无法再从对方口中探听到什么,遂道:“如此,按照约定,老夫便以一件五阶灵物交换这两枚符印。”
商夏的声音适时传入楚嘉的耳中,只听她道:“先前虽以说定两枚符印换取一件五阶灵物,只是那五阶灵物却未必合我所用。若是不合,还请另换。”
那附身之人疑惑道:“姑娘,先前咱么可不是这般说的。”
許仙霸途
楚嘉面无表情道:“先前只是商议,并未定约,如今回想却有些疏漏,故而特意说明。”
那附身之人道:“老夫身上也仅只一件五阶灵物,若是不合你用,难不成老夫便无法换取两枚符印?”
楚嘉又道:“你可有元罡精华?若是合用,一缕元罡精华也可,虽说一缕元罡精华通常价值稍逊一件五阶灵物。”
那附身之人沉声道:“若元罡精华也不合用呢?”
楚嘉再道:“那便换一道天地灵煞!”
附身之人有些恼怒道:“便是一缕元罡精华再加上一件五阶灵物,也比不得一道完整的天地灵煞!姑娘你这是什么交易方式?”
楚嘉眼皮子都懒得抬,理所当然道:“你可以不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