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f6acz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挑撥離間閲讀-vpucm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有实力的人都有野心。
尤其是九星门有了叶天诚之后。
上次鬼相事件。
三门之中,应天门最为惨烈,死亡大半,憾龙门因为早有防备损失尚可,而九星门,绝对是玄门之中实力保存最为完好的。
司徒哲判出玄门后,同辈之中,叶天诚几乎就是一枝独秀,在无敌手,至于老一辈的?除了极个别的,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有这么个人物在。
九星门理所当然的想在玄门大会上争一争。
“玄门大会这么重要的日子,岂能还在禁闭室里关着?”叶天诚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在盯着秦宁却是战意盎然,道:“听说你把司徒哲打败了,你我做过一场,如何?”
叶天诚一直将司徒哲当成最大的敌人。
所以此时自然理所当然的想和秦宁斗上一斗。
秦宁掏了掏耳朵,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区区一个司徒哲而已,打败了他有什么好骄傲的吗?”
原本战意盎然的叶天诚脸皮子忍不住抽了抽。
“秦宁,你装什么?”叶天诚身后九星门弟子顿时不满,道:“谁都知道你是怎么打败司徒哲的,你骄傲个什么劲?你还有脸了?”
秦宁抬了抬眼皮子,道:“张安白,戏挺多的?”
张安白冷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懂得我在说什么。”秦宁嗤笑了一声。
张安白皱了皱眉头,搞不清楚秦宁在说什么鬼把戏。
而叶天诚则是眯了眯眼睛。
眼神带着几分凌厉。
臨時妻約
“胡说什么呢?脑子坏了?”张安白骂道。
这时,一个带着几分玩味的声音却是传来:“他在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谁让你们九星门里的鬼相卧底藏的这么深,而要说最了解鬼相门的当属他秦宁了,我说的对吗?”
叶天诚也一直想要揪出藏在自家门派里的鬼相卧底,他手段霸道,但也心细,他不相信自己门派干净的没有任何杂质,所以秦宁的话也能引起他的注意。
张安白脸色有些发白,随后气急骂道:“秦宁,你够毒的!”
蠱魅三少:妖曾盛裝嫁給你 路癡闖天下
而后他又忙道:“师兄,你可别信他胡言乱语。”
叶天诚摆了摆手,示意放心,在冷声道:“秦宁,如果你只会这点把戏,依我看你这相门天尊的位子,就别在妄想了!”
“靠。”秦宁骂了一句,道:“单来雨,你不废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只是忍不住想拆穿你而已。”单来雨正走了进来,淡淡的说道:“毕竟我师兄,也只是区区司徒哲而已。”
秦宁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看。
而单来雨旁边的白狐狸则是嗤笑了一声:“你还真是一点没变,依旧这么卑鄙。”
“白姐姐。”许青青也跟着来了,拽了拽白狐狸,随后忙是走到一脸气恼的秦宁身后,忙是道:“别生气啦,白姐姐也只是随口一说。”
“你这胳膊肘往外拐啊?”秦宁更是不悦。
许青青有些尴尬,嘿嘿笑着吐了吐舌头,忙是给秦宁按着太阳穴。
白狐狸脸色不好,道:“青青,回来!”
“姓白的,你别给我装。”秦宁冷笑,道:“怎么?单来雨还不能让你雌性激素旺盛点?是你不行还是他不行?”
白狐狸气的双眼冒火:“你个混蛋!”
单来雨有些哭笑不得。
这厮的嘴巴,又精进了许多。
“简直可笑!”叶天诚冷喝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在讽刺秦宁,还是在嘲讽单来雨。
秦宁不屑:“单身狗。”
“秦宁!”张安白怒道:“旁人怕你,我们九星门可不怕,你若在敢胡言乱语侮辱我师兄,信不信我等与你不死不休?”
其余九星门弟子也是一个个怒目而视。
秦宁浑不在意,淡定的掏出了一份卷轴。
正是从童妖手里得到的鬼相门的花名册,他打开后,指着其中张安白的名字,道:“我就说你戏挺多的,你名字的确就在这上面。”
说完。
他不等其余人将卷轴上名字看的清楚,就一卷给塞回兜里去了。
“这是什么啊?”许青青问出了所有人想问的。
秦宁道:“鬼相门的花名册。”
“秦宁,你还真是丢了天相门的脸。”叶天诚冷笑,道:“你真以为随便拿出一份花名册来,我就会相信你?”
“对!”
张安白心中有些惶恐,但脸上却是冷笑连连,道:“小孩子的把戏,你以为我们跟你一样这般幼稚?会上当?”
秦宁没理会他们,而是道:“单来雨,想不想知道你们御神观都有谁在这份名单上?”
单来雨眯了眯眼睛。
他还真信。
思索了片刻,道:“可以啊。”
秦宁一指白狐狸,恶意满满的说道:“那就打她的屁股,打一下我给你说一个,放心,保证肿不了。”
“混蛋!”白狐狸气的面红耳赤。
欲要和秦宁玩命。
许青青无奈道:“你就少说两句吧。”
黑夜將至 溫言對酒
“晚上少不了得教训教训你,竟然一个劲的替外人说话!”秦宁恶狠狠的低声道。
许青青脸一红。
实在害羞,低声呐呐道:“我先去房间休息休息。”
然后跑了……
单来雨拦住了白狐狸,脸色发黑,道:“秦宁,你真该好好管管你这张嘴了!”
“切。”秦宁撇撇嘴,道:“给你机会你不中用。”
道祖巫聖 莫問天
单来雨深吸了一口气。
担心继续在这里呆着,白狐狸得气炸了不可,忙是先闪人了。
“你还在这干嘛?”秦宁瞥了眼叶天诚,道:“赶紧回头查查去,以免在被人背后捅了腰子。”
“混账东西!”叶天诚骂了一句,而后冷声道:“我绝对不允许玄门交到你这种人手中,今晚上玄门大会,相门天尊的位子,我要定了!我说的!”
说完。
气势昂然而去。
秦宁翻了翻白眼,嘀咕道:“狗咬吕洞宾。”
“你这挑拨离间计,有失水准啊?”笑盈盈声音在度响起,秦宁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韩心来了。
“怎么?”韩心一屁股坐在秦宁所做的沙发扶手上,道:“不会是最近和女演员玩的太嗨,脑子不好使了吧?”
“我是那种人吗?”秦宁挪了挪屁股。
韩心身上的香味有些诱人。
醫王霸寵傾顏妃
离的他近,有失自己高尚的礼仪。
韩心捂嘴,笑的不停:“那你今天怎么回事?靠这种低级的手段想要唬住叶天诚,可不容易。”
“叶天诚多骄傲,性格决定,不管真与假,他都不会去在怀疑张安白。”秦宁撇撇嘴,道:“他不信我就赢了。”
“嗯?”韩心脸色一变:“张安白真的是鬼相门的人?”
说着。
她手就是不客气的往秦宁怀里伸。
一溜烟的就把卷轴给摸了出来。
“我去,你从哪搞来的?”韩心看着卷轴上密密麻麻的名字,饶是心性如她也是忍不住冒出冷汗,道:“竟然藏的这么深?”
秦宁拿回卷轴,道:“童妖手里拿来的。”
韩心有些不悦,道:“那个女人的话能信吗?”
秦宁实在想说比你可信。
玄门之中。
秦宁坑人一向都是战无不胜,可就是在韩心手里是连翻栽了数次,几次入云梦山都被她害的差点找不着北。
每次秦宁都是打定主意坚决不信,可韩心的手段太花,他着实抗不住,哪次都是想着在去浪一把,被母老虎们围攻也认了。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夏侯沁月
但是想了想。
这话没敢说,而是道:“八九不离十,童妖想坑我,就不可能给我准备一份完全假的名单,这里面最少有一半是真的。”
“所以你这次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韩心问道。
秦宁摇头,道:“不现实,这些人在各门派身居高位的不在少数,除掉他们,鬼相不同意,各门派上下也不会同意。”
韩心也没在开玩笑,道:“的确,想来各门派掌门其实都能察觉到蛛丝马迹,只是不想去深究,以免引起门派动荡罢了。”
顿了顿,她又是问道:“你这次想拿相门天尊的位子,票数上你能保证优势吗?鬼相可不会让你这么轻而易举的坐上这个位子。”
相门天尊一般都是要玄门投票的。
其中相门占据九票,道门八票。
以往的时候,这个位子都是天相门以十七票绝对优势所占,但是此次玄门大会的时间段着实对秦宁不利。
老瞎子走了,鬼相又是天相门的叛徒,这次大劫说白了还真就是天相门内斗,各门派鬼相卧底一个个也是蠢蠢欲动。
秦宁捏了捏眉心,道:“大部分还是能保证的。”
校草大人請走開 閆妍
毕竟影视剧大法一出。
单昨晚上投诚的就占了一多半了。
“那你还得罪单来雨。”韩心戳了戳秦宁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道:“御神观单独占据一票,你这么得罪他有意思吗?”
“有啊。”秦宁笑道:“反正那一票也不会落在叶天诚的身上。”
“九星门这次保全最为完整,叶天诚可有足够理由保证他们九星门鬼相门渗透最少,铁板一块,这可是他的优势,你的劣势。”韩心忍不住提醒道。
靈墨訣 琴璃殤
秦宁不屑:“屁的铁板,霸道专权而已,多半就是他吓的那些鬼相门卧底不敢跳出来罢了,一群废物,呵,就算是真铁板,我也能给他钻成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