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小說

sfiu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線上看-第三千八百三十六章 漢堡熱魚,已經超神看書-udrav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小說推薦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老岳父面无表情的接过面包鱼(?),面无表情的塞到嘴里,面无表情的嚼着,像极了莫得感情的美食家评判。
“不是,哈迪大叔,这不是要给你吃的……”没想到会来这么一出,我根本来不及阻止。
“试毒,试味道。”面无表情的老岳父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你竟然是龙王的忠臣?
这一刻我震惊了,一直以为巨龙族最大的敌人就藏在饭堂里,天天想着什么让龙王对这个没有美食的世界感到绝望愤而自杀,没想到,哈迪大叔这个看似浓眉大眼的奸细,竟然是忠装反的设定?!
我肃然起敬,果然人不可貌相,胖子不可斗量,仔细想想,又有哪本小说主角身边没一个从小玩到大忠心耿耿的胖子死党呢?或许老岳父就是这样的设定,龙王身边的那位臭弟弟呀!
或许他在巨龙族里的地位并不高,但在龙王心目中的地位却是无可取代。
“您觉得味道怎么样?”感觉老岳父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我语气变得更加讨好。
“还行。”老岳父面无表情的抹抹嘴,一般货色.jpg。
竟然还行?!
不对,咳咳,我的意思是说,竟然只是还行?这可是我苦练多年的烤鱼技术,再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个地方多少个铜币买下以及放了多久的两片三无神秘面包片组合而成的船新美食啊,可以这么说,它在这个大陆是第一次出现。
唐門小師兄
“拿来吧。”他面无表情的冲我伸手。
“???”我黑人三个问号。
“你不是想让我去贿赂上头么?就要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给我重新做一份。”
“哦……哦哦,好的好的。”我这才反应过来,老岳父的意思是味道合格了,可以让龙王尝尝鲜。
竟然合格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竟然只是合格,不是优秀?
而且要的竟然还是一模一样的?我活了一千多年,从未听过如此奇怪的要求。
全球之英雄聯 魔道弟
问题来了,我发现我竟然没有面包了,之前那两片是不小心遗忘在角落里头之后翻找出来的,记得以教廷山为根基后,我似乎就再也没有买过类似的干粮了,所以我敢打包票,那绝对是面包界里的八二年拉菲,一口就是一个月工资,奢华无比。
现在,八二年拉菲没了,我还能拿出什么重现刚才的美味?
“表哥喵,表哥喵,菲妮这里有面包片喵。”看出我的窘境,我那热情好客的远房表妹立刻举手登场。
“什么年份?”我比了一个神秘手势,刚新鲜出炉的可不要,太掉价了,配不上我的烤鱼。
菲妮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凑上来附耳低声。
“放心吧表哥,是我当年去盗墓的时候准备的干粮喵。”
“这么狠?”我大吃一惊,原本以为八二年拉菲就已经够奢华了,结果菲妮直接给我一瓶五星茅台!
摸了一块,硬邦邦,砖头似的,可不就是我想要的八二年法棍,美得很。
再来一条烤鱼(临期),完美!
邪王強寵:至尊毒妃不好惹
眼看老岳父将我的创意礼物收起来,并飞快露出一抹蜜汁笑容,我觉得这事,成了。
“对了哈迪大叔,你来这里做什么?”
一小段插曲过后,我才反应过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老岳父这还是第一次来我们住处这,总不可能是事到如今才来串门拜访吧,这都快要走了。
“找你。”
“找我?有事么?”
“传达龙王的旨意,你们玩也该玩够了,没有其他要紧的事情就赶紧回去吧,别在这瞎耽搁了。”
玩可还行,你见过天天挨揍的玩法么?你见过被倒吊在屋门前的玩法么?这就是你们巨龙一族独特的款待方式?
我严重怀疑老岳父在龙王的话里添油加醋了,人家一定是好言好语,说联盟正逢危难之际,不宜久留,日后再访,定扫榻以待,奉三牲五果,祝教廷山旗开得胜云云。
结果到了岳父大人这,就变成别玩快滚了。
不过我转眼想了想,觉得我误会老岳父了,他可能是另外一层意思。
是时候送你上断头台了,刀斧手就是瓦尔特。
蝕婚囚愛:邪肆總裁撩火孽情 紅蕖染香
貓行天 五姑娘的眼
并不是真的想赶我做,而是想我快点去死,多单纯暴躁的死女儿控呀,吾道不孤。
只是未曾想到家门不幸,他的女儿为了一个臭男人,竟然想要唆使自己这个忠心耿耿的厨子去谋害龙王,真是气抖冷,这日子没法过了。
念头一转,我理清了所有思路,感觉自己的小命似乎能从狂躁的瓦尔特手中抢救一下了。
“好说好说,哈迪大叔,什么时候你从龙王大人那带来了好消息,我二话不说,立刻就收拾行旅,打道回府。”
“那就这么定了,你们现在可以开始收拾了。”老岳父颇为自信的神色,像极了主角身边的胖子臭弟弟。
等等,说不定龙王本身也是个胖子呢?两人胖胖相吸?
不不不,这不可能,以老岳父的厨艺,能将龙王喂成胖子才怪,不得厌食症就已经是猛男落泪的是龙坚强了。
目送老岳父离开,我开始寻思着,该让谁帮我解开绳子了,那个……碧丝?该用什么理由拜托她好呢,有了,可以打感情牌,要不咱们喝个交杯酒,从此以后你叫我老爹?
……
另外一边,哈迪离开后便忙着复命去了。
“至高龙神大人,已经遵照您的旨意,告知对方尽快离开龙之乐园了。”
“嗯,你做的很好。”混沌黑暗中,亮起了三对炯炯有神的目光。
“可是,我有点不明白,既然至高龙神大人您有意栽培那位人类,为何又急着让他离开?”哈迪感觉上峰在下一盘棋,但他看不懂,咋一看似乎是步步为营,稳如老狗,飞龙骑脸,但想到巨龙一族每次大劫的遭遇,他又有点方。
虽然这么想有些大不敬,但是……该不会是闭着眼在下飞行棋吧?
“目的已经达到,何必强留,你无需多问,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三双眼眸忽明忽暗,自黑暗中散发出无边的威严。
“尊重旨意。”哈迪大喜,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一切都在老大的掌握之中,多么自信,多么骄傲,这次稳了。
“对了。”他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那份……呃。大宇宙什么什么的。
“对方说,十分感谢我们这次的鼎力相助,无以为报,特献上一份独一无二的创新美食,我想了想,这一切都是至高龙神大人的旨意,所以这份感谢之礼,也理应由您收下。”
“知道了,放下礼物,退下吧。”
目视哈迪离开,三对锐利的眼睛齐齐变得懒散起来,忽明忽暗的趴落在地,黑暗里足以毁灭六翼强者的风暴大作,三对眼睛的主人似在打着哈欠。
我还能怎么解释?难道要我实话实说,这么做是为了快点让圣剑大人以及那位琢磨不透的梦赶紧离开?省得让自己整天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好?
只不过,如果说圣剑大人的出现,让自己有了九成把握,这一次梦的出现,则是让它有了十成的肯定。
那个人类,就是那位大人没错了。
他又出现了。
这一次,自己已经提早发现了,无论出现什么状况也应该能从容应对了。
甚至还比安琪儿那个阴险狡诈的家伙提前一步布局,送公主,教武艺,不着痕迹的将那位大人绑在了巨龙一族的大车上。
天外飛仙:校草,請小心 月思暖
二婚老婆帶回家:你好,壞先生
安琪儿哟,现在可是我技高一筹,站在更高处俯视着你,唔嚯嚯嘿嘿。
笑够了,目光落到那份【独一无二】的创新美食上。
超凡勇士
漆黑中,仿佛陡然从虚空探出一根龙爪,这是一根怎么样的龙爪,哪怕是半截爪尖,就已经和数千米的龙巢一样巨大巍峨,指甲上面有着繁奥的纹理,如同毛细血管般密布着,每一根都蕴含着毁灭性的法则,哪怕只是看上一眼,也足以让普通强者从肉体到灵魂彻底泯灭。
这根巨大的,超越了【世理】的不可名状的爪子,其最最最尖端部分,亦如人类的指甲一般大小,轻轻地,轻轻地,在那块【汉堡热鱼】上面,复有节奏的轻敲慢叩了数下。
本不可能承受得了这般存在的汉堡热鱼,却只是如同被普通人敲了敲死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的,清脆声响,好像在说,我身儿梆硬。
于是,爪子的主人陷入了长达数分钟的沉思,随即,它用爪尖轻轻将【汉堡热鱼】捏起,山峰一样的巨大爪子,就好似一个大汉,在小心翼翼的用指尖捏住一只……阿米巴原虫?
随即,爪子轻轻一甩,汉堡热鱼消失在了混沌虚空之中。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龙之乐园某处山清水秀风景怡人的河边,一块汉堡从天而降,啪叽一下砸在了坐在河边大石上喝着茶的红白公主。
砸的她蝴蝶结都歪了。
“梦啊。”周遭响起了至高龙神的威严之声。
“吾之三妹,你来吾这,吾一直未能尽地主之谊,思来想去,大概也只有它才能配得上招待你,让你开心了。”
这么说完,留下一副懂的自然都懂的意犹未尽语气,龙神溜了。
红白公主捂了捂头,正了正蝴蝶结,不慌不忙啜几口热茶压压惊,随即才将目光落到掉在茶壶上面,将茶壶砸了个粉碎的汉堡热狗上。
沉思了一下午。
晚上……
“你有好东西要和我一起分享共食?”我无法抑制内心的震惊,嗓子拉的老高,这可是那个红白公主,那个穷的为了筹钱重建神社而出卖节操的节操巫女……哦,说错了,出卖节操并不是因为穷,而是本人唯一的兴趣爱好。
她能拿出什么好东西?该不会是地上捡到的半个馒头,或者是从京巴狗嘴里抢下的肉骨头吧(笑)。
看到红白公主缓缓拿出的八二年汉堡热鱼,我笑容渐渐呆滞。
重生之尋寶鼠
異世墨蓮
这……这这……
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个汉……哦咳,这个大宇宙银河德州汉堡热鱼,在短短半天时间到底走过了一段什么样的奇妙历程?
或许会比我穿越来这里之后所经历过的一切,更加神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