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gqb59超棒的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我不就是勞碌命麼 (更新完畢)讀書-i78vs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在京城又逗留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向南就赶往了京城国际机场,坐上了飞往魔都的飞机。
在他隔壁的座位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许弋澄。
“老板,春节假期不够长啊。”
许弋澄一上飞机就开始“抱怨”,嘴里碎碎念个不停,“才十来天时间,眼睛一睁一闭,就没了,连亲戚都没走完。”
向南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知足吧你就,我在家里满打满算才待了五天。”
许弋澄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是老板,一天不休息都是正常的,可我又不是老板。”
“别扯淡。”
向南斜了他一眼,一本正经地问道,“上次让你去跟姜司长谈合作,谈得怎么样?”
“还好,你不都把细节谈妥了吗?”
特殊空間
许弋澄稍稍坐正了一些,说道,“我过去就是确定一下具体的合作时间之类的,基本上没什么变动,大框架还是你跟姜司长谈的那些。”
“嗯,那就照合同执行吧。”
向南点了点头,瞥了许弋澄一眼,说道,
“从姜司长拿过来的那份退休文物修复师名单,你回去之后,就尽快安排几个人去联系一下,然后确定一个时间,就可以开始筛选文物修复培训学院的教职工了。”
“嗯,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安排好的。”
许弋澄应了一声,说道,“包括文物修复培训学院教学楼改造工程这一块,等回去之后,我就联系施工队进场动工。”
向南点点头,笑着说道:“好,那这些事就辛苦你了。”
“辛苦什么,我不就是这个劳碌的命么?”
正事一谈完,许弋澄就好像被抽掉了脊椎骨一样,整个人又一下子瘫在了座位上。
向南一脸无奈地瞥了他两眼,摇了摇头,要不是老许做事还挺可靠挺踏实,他真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飞机去。
这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哪像个古陶瓷修复专家?
这就是个二流子嘛!
回到魔都之后,向南没有马上回公司,在家里休息了一天,顺便打扫了一下卫生,将阳台上的鸽子屋也给清理了一遍,换了新买的玉米粒和水。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小灰了,也不知道它还会不会来,不过向南也没有太在意,这是一只颇为精明的鸽子,想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1/14:必須犯規的遊戲
它没有出现,多半还是它的主人限制了它的行动自由。
在家里好好休息了一天,缓解了这一段时间四处奔波而产生的疲劳,第二天一早,向南又恢复了往常的作息时间表。
在楼下跑了步,又上来洗漱了一番,向南换好衣服,拎起背包,这才锁好门下了楼。
楼下早餐店的老板似乎还没有歇够,店门还是关着的,向南只好空着肚子往公司的方向走去,路过一家包子铺时,随便买了几个包子吃了,就算是吃过了早餐。
来到公司以后,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大概是年后第一天上班的原因,大家都没有太多上班的心思,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聚在一起聊着天,看到向南来了,“轰”地一下就散开了,开始假装忙碌起来。
“都别装了,今天就不上班了,大家把卫生打扫一下,明天正式开始上班。”
向南走进公司以后,看到焦佳开着电脑,眼神却是不知飘到了哪里,不由得感觉有些好笑,他从背包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沓红包,笑着说道,
“开门红包,一人一个,自己过来取!另外,大家尽快把卫生搞好,中午就聚个餐,下午就各自回去休息吧。”
黑道三千金pk校園惡少 冰晶月
“老板,你太好了!”
“老板万岁!”
“老板,你好帅啊!”
一枝紅梨壓海棠
“……”
一群人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向南摆了摆手,一脸嫌弃地说道:“行了,行了,赶紧做事去吧,焦佳,你先去订个大包厢。”
“好嘞!”
焦佳一脸欢快地应了下来。
这一天都没什么事,大家打扫完办公室卫生之后,中午在楼下的春天大酒店里聚了个餐,下午又各自散去了。
蝸居密愛
向南倒是没闲着,吃过午饭之后,他便来到了魔都博物馆文保中心小院,径直来到三楼的青铜器修复中心。
在春节之后,向南到各位老爷子处拜年时,唯独张春君不在魔都,他早早地就飞到了羊城女儿处过年去了。
张春君在电话里告诉向南,让他上班后到青铜器修复中心里来找他,正好他还有些事要跟向南说。
尽管向南不知道张春君找自己有什么事,但他还是上班第一天就赶到了这里。
向南走进青铜器修复中心里,这边虽然是刚刚上班,但已经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各个修复室里,文物修复师们身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坐在工作台前一丝不苟地修复着文物,丝毫没有自己公司里那群年轻人身上的那种浮躁感。
向南一边在心里感叹着,一边往里面走去,正巧碰到青铜器资深修复师卢国强从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匆匆走了出来。
“卢老师,新年好啊!”
向南连忙招呼起来,他脸上堆着笑,带着点好奇问道,“看你匆匆忙忙的,这是干嘛呢?”
“哎哟,向南来了?”
死亡兇界
卢国强抬头一眼就看到向南,他摇了摇头叹气道,
“还不是年前有一件青铜器文物没修复好,刚刚又被主任训了一顿。也怪我,看到要过年了,就赶了点,结果修复得有些粗糙了。”
顿了顿,他又问道,“你是来找主任的?那你赶紧去吧,他现在正好有空。”
“好,卢老师那我过去了啊。”
向南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等哪天空下来了,咱们一起坐下来喝几杯。”
卢国强笑呵呵地应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许耍赖。”
末世之女魃
等卢国强进了修复室,向南这才继续往前走去,张春君的办公室门正开着,一阵阵茶香从里面飘荡出来,沁人心脾。
没说的,张春君肯定又在那儿泡茶了。
向南走上前去,伸出手来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探头往里面看了看。
“门又没关,自己进来吧!”
张春君坐在茶艺桌前冲洗着茶壶,连头也没抬,说道,
“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像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