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四十三章 人間蒸發推薦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不出朱棣意料,朱高炽刚坐下没多久,王谦来了。
详细汇禀后,朱棣问道:“北镇抚司没将三元楼的跑堂伙计厨师带回诏狱审问么,黄府那边呢,还有那个卞玉楼的家人呢?”
王谦摇头,“微臣不知。”
朱棣微微颔首,“你先到殿外候着。”
王谦行却礼退下。
朱棣想了想,对康宁道:“你去给殿外王谦和庄敬说,让他俩返回北镇抚司告诉纪纲,这件事真相未知扑朔迷离,不可惊扰黄府,三元楼那边暗中调查,卞玉楼的府邸那边盯着就行,主要是得把黄昏和卞玉楼找着。”
康宁立即出去通知。
朱棣看向朱高炽,“太子,你觉得这事会是黄昏做的么,姑且不论动机,他为何要逃,难道真是事迹败露做贼心虚?”
朱高炽心中一喜,知道是帮黄昏说话的时候,急忙道:“谋刺二弟和三弟是人是谁,儿臣不知道,但儿臣知道黄昏为何要逃。”
朱棣哦了一声,“为何?”
朱高炽道:“黄昏和纪纲之间的恩怨,这十年来其实不少,尤其是早些年庞瑛和赵曦两位北镇抚司镇抚使都死在黄昏手上,纪纲不可能忘记,要不然他无法给锦衣卫跟随他的人交待,所以黄昏的逃就很有必要了。”
朱棣懂了。
确实,在当时的情况下,要谋害老二和老三的人,他黄昏和卞玉楼有最大嫌疑。
换谁是纪纲,在新仇旧恨下都不会错失这个机会。
押回诏狱审问?
没有的事!
在这样的局势下,纪纲完全有权力先斩后奏,砍了他黄昏的脑袋在严刑逼供卞玉楼,所以黄昏不逃,就真得死,只是……
朱棣摇头道:“还有个疑点,为何那么巧,黄昏就准备了逃命的后手,黄昏要是没有谋害老二和老三的心思,准备逃路作甚,他这是不打自招!”
朱高炽心里郁闷,我的亲爹嘞,您是故意装糊涂的么。
黄昏准备好后路,显然是早就猜到了纪纲会对他动手。
这点事儿哪瞒得过您老人家。
也不接话。
朱棣这段话,就没想过要朱高炽回答。
果然,朱棣自问自答自抛自扣,“也就说,这件事有两种可能,一,黄昏主谋,所以他策划后路,失败逃命用;二,黄昏知道有人要在今天对他动手,所以提前准备后路。”
简而言之,今天不过是一场官斗而已。
如果黄昏主谋杀老二和老三,朱棣不会对黄昏手软,该杀的杀,改充公的充公——至于抄家就算了,小姨子也是无辜的。
如果不是黄昏主谋,那纪纲就过分了。
殿内一时间安静下来。
但朱高炽不知道,朱棣此刻内心的波澜,并不仅局限在三元楼发生的事情,而是京营那边的几个异常的人事调动。
朱棣隐然感觉到哪里不对。
片刻后,大殿外响起朱高煦愤怒的声音,“父皇,请您一定要给儿臣们做主啊……”
……
……
京畿的北镇抚司倾巢而出。
在北镇抚司镇抚使李春的率领下,除了皇宫当值的人员,北镇抚司所有人手尽数出动,时代商行、东郊试验田这些地方,全部大势搜查。
优美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四十三章 人間蒸發鑒賞
同时,北镇抚司派出人手盯住卞玉楼的府邸。
出乎纪纲意料之外,卞玉楼的家人并没有转移,而且也不知情,同样的还有黄府那边,徐妙锦得知三元楼发生的事情后,急急忙忙带着一双儿女进宫去求见徐皇后。
与此同时还,吴溥从文渊阁直奔乾清殿求见朱棣。
尚宝司的徐膺绪也恰好在乾清殿外求见朱棣。
应天府尹向宝正在乾清殿中,据理力争,说此事既然在京畿发生,那么北镇抚司可以负责,应天府衙也有责任,理应一起差办此事。
为此向宝还拉来了刑部尚书刘观。
刘观也同意向宝的说法,说刑部那边愿意派出人手,帮助应天府衙全城搜寻黄昏,朱棣被向宝和刘观闹了个晕头转向,最后没奈何的同意刑部和应天府衙插手此事。
然后被牵制住的南镇抚司也终于回过神来,打着负责本职工作的旗帜,全程监督北镇抚司,意思很明确,你们要全程搜查黄昏,没问题,这是你们的职责。
但仅限于搜查。
要想当场格杀黄昏,那就是不行。
这场风波很大。
几乎不到一个时辰,整个应天的官场都沸腾起来,仕途众人最是敏锐,谁都感受到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安静感。
今年这个年关,怕是要出大事了。
全城轰动。
风声鹤唳。
但是——
哪怕应天府衙、刑部、南北镇抚司都倾巢而出,几乎将整个应天翻了一遍,黄昏和卞玉楼、阿如温查斯三个人却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这一下所有人都有些懵逼。
一部分臣子甚至开始相信真的是黄昏在谋害汉王和赵王,要不然他躲起来干嘛?
但也有些人不信。
他们只是震惊。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八百四十三章 人間蒸發閲讀
震惊于黄昏的能力:在应天府衙、刑部、南北镇抚司如此强大的力量面前,他竟然能人间蒸发,这势力不可谓不强。
随着天色渐晚,坤宁宫那边开始折腾起来了。
朱棣好不容易把吴溥、徐膺绪以及黄淮等一大堆来给黄昏做说客的臣子打发走,听到内侍来报,说娘娘那边有点麻烦。
朱棣一问之后哭笑不得。
咱这小姨子啊……
徐妙锦当然没资格去乾清殿找朱棣求情,但她可以找徐皇后啊。
而随着时间推移,黄昏依然音讯全无后,女人的多疑让徐妙锦胆战心惊起来,她忽然抱着徐皇后大哭起来,说丈夫一定是已经被北镇抚司杀了,又把尸体藏了起来,所以才会找不到。
贼喊捉贼,这去哪里找嘛。
她这一哭闹不要紧,好家伙,黄豆芽和黄豆苗见母亲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也哇哇大哭起来,一时间坤宁宫只剩下哭声了。
徐皇后怎么也安抚不了,又不忍心呵斥三妹和侄儿侄女。
一时间坤宁宫闹了个鸡犬不宁。
实际上徐皇后心里也糟心,因为她觉得三妹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咱这三妹夫还真有可能已经被纪纲杀了,所以才会找不到。
咱老徐家命这么这么哭啊,好不容易要重振辉煌了,给老徐家带来希望的妹夫又死了……然后她也抱着妹妹哭。
好家伙,这下坤宁宫可就炸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