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斬月》-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樓頂涼快,而且風大展示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会议楼层,阳台上,我独自站在高高的阳台楼层边缘,俯瞰远方的风景,心头乱成一团。
……
以精神力量方式存在于宇宙中的引导者,他们或许能进入天命主脑的程序,但其实他们并不能 直接篡改一些早就加了重重保护的核心程序,比如马鹿冲城这种最强归墟级技能的程序,他们是没有权限修改的,所以才有了这个局。
利用蓟北城的闹剧,利用风沧海、火星河、浮生万仞等能量巨大的玩家的投诉,直接对天命官方试压,最终逼迫天命集团的董事会同意削弱技能,同意授权对主程序进行修改,这才有了今天下午的这场听证会。
事实上,从头到尾,我和父亲、姐姐,还有林夕、偃师不攻、乱世奉先、宋言、薛景等人,都只是别人的棋子罢了,一直都在循着对方给我们定好的路线在向前走,为什么?因为在游戏里,我的各种技能,马鹿冲城、噬魂等效果,实际上已经对引导者造成一定的威胁了,所以真正想削弱我的人是引导者,而他们通过设下的这个局,目的确实已经达成了。
时至傍晚。
晚风吹在身上,格外冰冷,我站在阳台边缘,心头一片寒意,原本还在为保住了每天20次马鹿冲城而洋洋得意,原本还在为噬魂效果没有大砍而沾沾自喜,但现在这份喜悦却完全消失了,被别人当成棋子的感觉真不好受啊!
至于风沧海呢?
我皱了皱眉,看着对面的酒店楼,心头一片阴霾,其实答案已经浮现出来,风沧海肯定已经直接接触了引导者,甚至,风沧海已经变成了一个跟我一样的人了,跟我这颗棋子不一样,风沧海在这次整个事件中是自甘当棋子的,自然,当了引导者的棋子,是能捞到一定好处的,至于是什么好处,我则不太清楚。
说白了,《幻月》这款游戏创造了一个世界,然而这个世界是引导者眼中“千疮百孔”的存在,各种势力乱入,地球上的人类玩家、引导者,还有云师姐、师尊萧晨,那些看似是NPC的人,往往并不直接是游戏创造的,而是自行衍生而成,而所有人的目的又是什么?不得而知。
想到这里,心里更加乱糟糟的了。
转身,下楼,晚宴的时间快到了,不能让姐姐和林夕久等。
……
酒店宴会厅。
晚宴颇为丰盛,一共两桌,九位玩家,一个飞儿,其余的都是天命公司这边的高层作陪,其中级别最高的是姐姐欧阳喏颜,父亲没有参加这个宴会,此外则是策划部、客服部、技术部等几个部门的大佬也参加了,与玩家交流游戏中的一些设定之类的东西。
“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林夕放下手机,轻轻的握握我的手。
“因为本来就心事重重啊……”
我无奈一笑,说:“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眼前的困难总是能解决的,世上就没有什么跨不过去的坎。”
“看来不用我安慰的。”
林夕轻笑道:“那就多吃点。”
“嗯。”
就在这时,姐姐欧阳喏颜笑道:“阿离,你上次预定的三个腕表已经到货了,一会小白就送过来,嗯……权限不多,都是C级权限,不过可以跟幻月的账号捆绑使用,给林夕、沈明轩和顾如意用是绰绰有余了。”
“真的?”
我哈哈一笑:“什么时候到?”
“小白一会就送过来。”
“好。”
一旁,林夕也充满了期待,对这只腕表她期待不是一天两天了,能看时间,能全息成像,能导航,还能防水,并且可以绑定游戏账号,查询各种游戏里的东西,智能级别相当高,躺在床上就能用全息影像查游戏资料了,对于一个骨灰级的游戏大佬而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有吸引力的呢?
结果,不到五分钟第一轮敬酒还没结束的时候,小白就匆匆赶来了,手里拎着三个精致的包装盒,正是天命集团的高端产品腕表,只有内部高层才有资格拥有,毕竟涉及了不少核心技术,原本只有董事会成员与家人才能拥有的,而我们能弄到额外的三个,无非是因为姐姐是大权在握的CEO罢了,她非要,下面的人也不敢不点头啊。
下一刻,拆了其中一个,递给了林夕,直接进行身份扫描与游戏账号绑定,于是林夕饭都不吃了,直接伸手一拂召唤出自己的游戏人物,当她的手腕上浮现出游戏人物“林夕”的时候,风沧海、炼狱曙光、偃师不攻等人都震惊了,薛景的眼中则充满灼热。
“其实有个功能。”
姐姐笑道:“可以把游戏人物与自身重影的功能,对对对,就是最下面的那个按钮,林夕你可以站起来试试。”
“哦?”
林夕一愣,便起身站在一旁,轻轻点下了那个按钮,下一刻腕表上光辉攒动,转眼间就化为一件件精致铠甲覆盖在林夕的身上,身后一袭斗篷自行飞扬起来,腰间也出现了一柄流光转动的佩剑,一头秀发如瀑,身旁则立着一头白鹿,与游戏里的林夕一般无二,而且林夕本身的底子就好,脸蛋漂亮,身材绝佳,与游戏人物完美重合,有种天人合一的感觉了。
“厉害的。”
欧阳喏颜直接竖起了大拇指,笑道:“放眼这款游戏里的女性玩家,大家多多少少创造游戏人物的时候都有所夸张,唯独林夕你啊……现实中的颜值居然能直接驾驭游戏人物,厉害的……”
已经有人拍照了。
我咳了咳:“林小夕,别秀了,这样是很耗腕表电量的。”
“嗯嗯。”
林夕笑着关闭了效果,再次坐回我身边,然后将脸蛋朝我的肩膀上轻轻一靠,笑道:“这个礼物,我超级喜欢的!”
“喜欢就好。”
我哈哈一笑,再看风沧海时,他的脸色已经极其难看了。
当初,风沧海不断对林夕献殷情,对林夕这位国服第一女神几乎已经达到了“志在必得”的心态了,毕竟风沧海的个人实力可谓不遑多让,外貌俊朗,游戏实力过硬,如果说林夕是游戏里的第一女神的话,那风沧海就是第一男神,两个人如果能走到一起,就是传说中的珠联璧合了。
可惜风沧海没有想到横空杀出一个“七月流火”啊,直接打乱了他所有的安排与布局,于是风沧海的一切殷勤和设计都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嗡~~~”
我握着酒杯的那一刻,心头就涌起了一抹涟漪,明显的感受到愤怒与力量波澜,甚至当我抬头看向风沧海的时候,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体内澎湃的气息。
果真,没有猜错啊……
我皱了皱眉,风沧海终究也走上了这条路了,或许这就是引导者对于他这可极为听话的“棋子”的“馈赠”吧,风沧海的气息波动十分强烈,至少也是御气境界巅峰了,甚至,有可能已经跨过阳炎的门槛,只是他没有刻意运劲,所以我感受不到阳炎劲罢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了。
……
晚宴结束。
林夕和姐姐靠在一起研究腕表的各种功能,玩得很开心,而风沧海则走上前,冲着我微微一笑,说:“游戏里虽然有各种过节,不过用游戏里的话来说,大争之世罢了,各种资源还是要争一争、打一打的,不然游戏还有什么意思?过往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太介意,有空就……一起聊聊?”
“可以。”
我伸手一指上方,道:“顶楼风大、凉快,而且没人?”
“正合我意。”
于是风沧海拿起了外套,而我则走上前一边一个搂住了林夕和姐姐的香肩,道:“姐、林夕,我和风沧海掰扯一下游戏里的过节去,你们一会直接回酒店房间吧,姐你今天就别回家住了,在这里陪林夕好了,我怕她一个人睡得不习惯。”
“可以啊,林夕你需要吗?”姐姐笑问:“需要的话,我让那边给咱们换个奢华超级双床房好了,可以一夜聊到天亮。”
林夕轻笑:“嗯嗯,好的!”
……
于是我拿起外套就跟着风沧海上酒店顶楼了。
顶楼,风确实大,不是一般的凉快,而是很冷了,好在胸中一口阳炎劲,这种级别的冰冷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连外套都穿。
前方,风沧海一样没有穿外套,只是一件衬衫罢了,转身将外套轻轻搭在了楼层边缘,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次马鹿冲城和噬魂的削弱,是我设下的一个局,故意坑你的?所以你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对我更是心怀不满?”
我直接将外套扔在了身后的管道上,笑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对你有任何的不满,而且我也知道设局的人是引导者,至于你,你一个棋子有什么资格设局?”
“哈哈……厉害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斬月 失落葉-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樓頂涼快,而且風大展示
风沧海不怒反笑,道:“人人都说你七月流火是国服的第一号聪明人,看来确实不假,不过我和引导者之间不存在什么棋子与下棋人的关系,只是一种合作罢了,虽然现在国服看似一片平静,但实际上却暗流涌动,随时都有可能乱成一团,这时候难道不该有一个人出来制定规则吗?”
我摇摇头:“风沧海,你如果想跟我说大道理的话,我觉得你还是省省的吧,直接说你想说的话就行了。”
“可以。”
他对着我伸手一指,笑道:“说真心话,你欧阳陆离除了家世好之外,你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么优秀的林夕?”
“打一架?”我笑问。
他点点头:“可以,如果你输了,林夕以后就属于我了。”
我笑着摇头:“即便是我输了,林夕想跟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你更没有,如果你觉得自己拳头够硬,就能勉强别人的话,风沧海,我今天不介意一拳打死你。”